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桑植模式:穷县“富”医改!(20120420)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0日 22: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b42cb9978514277ba70261db3846eb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只要缴纳150元,可在乡镇卫生院享受住院全报销。湖南桑植,一个贫困县,一个开风气之先的医改试验。

  湖南桑植县官地坪乡村民 向延翠:得病了以后非常担心、参加这个医疗合作就不怎么担心

  药品没有差价,检查费、手术费、物价部门严控、住院全报销,乡镇卫生院能否适应这角色变换?

  官地坪镇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一个担心病人比较多了,医务人员忙不过来了,产生一些矛盾了。会不会人满为患?会不会不堪负担?能不能满足需求?能不能持之以恒?备受肯定的桑植模式究竟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湖南桑植县副县长 王云才:就这项制度来说,这个县委对我是有信心的。《新闻1+1》今日关注:桑植模式: 穷县“富”医改!

  CCTV消息: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八个月前,在湖南西南边的一个叫做桑植的小县城,搞起了一改革。是什么样的改革呢?在桑植县,只要是参加了新农合的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的话只需交纳150院前的起步费,其他不需要再花一分钱。那人们自然会问,桑植是很有钱吗?不是,它只是湖南的一个贫困县。是它有什么政策优惠吗?也不是,它是湖南最后一批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县。也因此,这样的一个地方的实验,所给予所有老百姓都关注的医改难题,启发意义,或许更大。

      今年已经六十多岁的张大妈,是湖南桑植县林溪河乡四围村村民。由于儿子和儿媳常年在外打工,老两口和两个外孙女生活在一起,种地是一家人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一年下来八千元的收入在当地不算低,但是一谈到看病的问题,老两口还是心疼钱。除了去场镇卫生院那要给外孙女用,对于自己常年的头晕、头疼,张大妈选择了忽视。

  张大妈和她老伴:没钱,没钱看病。病不是看好的,都是抗好的。

  “小病拖,大病扛。”新农合的推广,普通门诊报销30%,住院报销80%,这样的保障,在缓解着农民就诊率低的问题。但类似张大妈老人的例子,依旧让人担忧。被称作农民“健康保护伞”的新农合,能否把伞张得更大些呢?湖南桑植县去年开始进行了自己的探索。

  湖南桑植县官地坪乡村民 向延翠

  向延翠:我是这里疼

  记者:胃疼?

  向延翠:是胆囊炎,胆结石。/(接点)每天在这打点滴,好了。

  记者:打了几天点滴了?

  向延翠:十来天了。

  记者:这十来天打点滴收费吗?

  向延翠:打点滴没有,我们在这里住院。

  记者:您整个的这个治疗过程交了多少钱一共?

  向延翠:交150。

  向延翠,湖南桑植县官地坪乡村民,因为正值农忙时节,眼下她最着急的,是赶快出院回家种地。而住院十几天,花费150,过去对于费用的担心,现在似乎已经不是个问题。

  湖南桑植县官地坪乡村民 向延翠:得病了以后非常担心,怕没有钱,参加这个医疗合作就不怎么担心,因为我们这个政策好。

  向翠萍提到的政策,指的是湖南桑植县去年8月份开始试行的《桑植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合农民乡镇住院全报销实施细则》。

  桑植县卫生局局长 陈俊文:实际上我们全报销制度核心的内容一个就是参合农民在乡镇卫生院住院,就是交150元的起付费以外,基本的医疗费用实行百分之百的报销,全额报销。

  实施细则中规定,报销范围包括国家和省、市公布的基本药物目录;住院期间的一般检查费、治疗费、手续费、普通床位费、护理费;以及内置材料费。同时,来自当地卫生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全报销制度”实施半年多以来,乡镇卫生院的就诊人数比之前平均每月增加500人。过去很多不被重视的常见病和多发病,诸如高血压、慢性支气管炎、摔倒所致的外伤等,老百姓现在更多的愿意走进医院去治疗。

  记者:您以前生病了之后,想过会马上去住院吗?

  病人:没有,没有钱,没这个政策,用草药治,治不好,原来没这个政策,我就吃草药,不行,我疼得受不了,才来医院检查,先做个CT,动手术,20天就可以出院,就可以走了,这个腿就不疼了,那个可以。

  记者:现在就是说您也敢住院了?

  病人:敢住院,肯定要住院。

  “全报销制度”让桑植县备受关注,这个湖南省最后一个推行基本药物制度的地方,一跃成为典型。而更让人惊讶的是,桑植县自1984年,就一直被列为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2010年全县的财政总收入为1.9亿,2011年也只仅仅增加到2.3亿。3021元,这是2011年桑植县农民的人均收入,而同期湖南省和全国农民人均收入已经突破了5000元大关。为什么是桑植,一时间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桑植县副县长 王云:应该说与县财政没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县财政也还是给了一定的支持,加大了投入在这方面。主要投入在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的全额保障上面。

  记者:跟贫困不贫困没有太大的关系?

  王县长:应该说没有很大的关系。

  农村地区,长期困扰之一,就是就诊率低。“小病养,大病拖”。这里有观念的问题,所以我们还是要提醒类似片子中的朋友,如果觉得不舒服,早点去检查。病,不是抗好的,是治好的;第二,就是费用。尽管实施了新农合,有了极大的改善。但那不能报销的20%,依旧会让很多人对医院,对看病望而却步。但一般而言,这种类似“桑植”的实验,我们更多的是在富裕地区看到。但他们却说,不是钱的问题,和贫困不贫困关系不大。到底怎么回事呢?下面我们来连线采访这件事的记者,孔茜。

  张羽:一说到报销比例增加,就会想到投入的问题。但显然当地表示,和贫困不贫困关系不大。这点据你了解是怎么回事?

  孔茜:其实是国家新农合基金,补贴的钱足够。而且实施了基本药物制度,地方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

  张羽:当地有没有担心过,负担不起。农民目前对这个政策的态度怎么样?实际效果又怎么样?

  孔茜:实际效果是这里条件特殊,一是路途即便到乡里,也不近,所以不会那么积极去看病;二是,大量的人在外打工,大概占了二分之一,所以负担并不明显;三是农民其实对时间看得很重,不会普遍的去占着病床不走。

  感谢记者的连线。这件事,其实给了我们两个启示。第一,钱不是问题,运用新农合的资金就够了。这就说明的确是做不做的问题。也因此,它的推广意义就很大。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地方能够跟进。如果说神木我们学不了,桑植真的可以学;第二,就是当地农村的实际状况带来启发。农村地区,农民,它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都与城市和市民存在一定的差异。当把这样的具体差异考虑进来,有些不可完成的任务,也就变得简单。医改,也不是一刀切。

  关注完病人,再来关注医院。桑植医改要成功,核心之一,也是要破除医院的盈利冲动。怎么办呢?我们接着看。

  记者出镜:

  我们在这个乡镇卫生院的大厅里看到了这样的一块公布栏,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公布栏都有什么内容,这个表叫做官地坪镇卫生院住院补偿汇总表,表的信息有这几个,姓名、家庭住址、疾病名称,包括住院的日期,最重要的是治疗的总费用,这个患者治疗的总费用显示的是1592元,他的实补费用是1442元,也就是说他报销了1442元,他实际的费用只花了150元。这样的一些表贴在这里主要是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防止医疗机构捏造患者的信息来套取新农合的补偿资金。

  按照规定,每到月底的时候,桑植县所有的乡镇卫生院都要把当月的住院报销信息在明显的位置贴出来,供大家监督。在150元全报销制度实施之前,桑植县乡镇卫生院都是自负盈亏,盈利冲动大,而新制度的实施,能不能控制住乡镇卫生院的盈利冲动?是一个难度不小的考验。

  官地坪镇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

  从我这的感受,首先合作医疗管理办跟你签一个服务协议,把你这个医院定为合作医疗的定点医院,你要怎么做怎么做才符合我的规定,如果违反哪一条该怎么罚、该怎么处理,这我们都签了协议的,也就是为了更好地给老百姓服务了。

  王云才,桑植人,已经在乡镇卫生院做了六年的院长,做基层的医务工作者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之前的经营模式,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赚了都是我的,赔了也是我的,自己负责”。如今上级对于医院的种种限制,在他看来也是生平头一次遇到,最初多多少少还有些不适应。

  官地坪镇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

  药品的话,进多少卖多少,销售,床位费、护理费这些,物价局下来文件,都按照文件标准执行,包括我们一些检查费,上面都下来文件,都是合作医疗保险给我们制定了一些制度,必须要按照这个制度来执行,确保这个医院不乱收费。

  因为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王云才要进药的话只能按照目录上来买,没有差价,除去药品,医院还能收取的费用就是门诊费、检查费、手术费,但是这些价格也必须要按照桑植县物价局的指导价格来定价。此外,医院的账户也被取消了,当天的收入必须要交到到卫生局的专用账户保管,需要用的话要先打报告审批。

  官地坪镇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

  以前的盈利方式,病人进来以后,因为原来药品有差价,再就是你做的一些护理、治疗,这些都是有一些相应的收费,拿这个钱用于医院的一些工资,还有其他一些开支。

      尽管减少了工资的压力,王云才依然不得不要面对的一个事实是,他所领导的这个乡镇卫生院职工有47人,其中不在编制的有二十多个,这部分人的工资依然要医院来完全承担。目前官地坪镇卫生院共有50个住院床位,在所有乡镇卫生院中算中等规模,但要承担近两万人的基本医疗。面对医院要补充的人力、物力,王云才还是有些压力。

  官地坪镇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

  最主要的担心,如果这种政策实施下来以后,因为我们这边确实老百姓讲求一个实惠,一个担心病人比较多了,医务人员忙不过来了,产生一些矛盾了,再就是因为这一块补偿主要是靠新农合基金,担心新农合基金就是不够,但病人确实又是有,有怎么办。

  记者:现在医院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王云才:我们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基本医疗,还有公共卫生服务,最主要的两个事。

  记者:公共卫生服务是指什么?

  王云才:公共卫生服务比如说全民健康体检,普查普治,打预防针这一些,这就是公共卫生服务范畴里面的。

  王云才口中的公共卫生服务,也是如今桑植县乡镇卫生院的一个主要任务,根据规定,做包含九大公共项目在内的卫生服务,可以申请相应的经费,做得多经费申请的就会越多。

  桑植的试验,改革之一,就是让乡镇医院更多的回归到公益属性。现在的功能,一是提供基本医疗,但恐怕赚钱很难。二是公共服务,去给大家体检等。这听起来,无疑是很理想的状态。但这样的做法,效果如何呢?接下来,我们来连线国务院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评估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的李玲教授。她也和卫生部的专家一起去桑植做过长时间的调研。

  电话连线: 国务院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评估专家组成员 李玲

  张羽:之前以盈利为主的乡镇卫生院能适应这种转变吗?

  李玲:桑植改革是在基层改革里具有学习意义,因为是穷县完成富改革。改革8个月来,各方都比较满意,特别是老百姓得了实惠、医务人员积极性也很高,破除了以药养医的旧的制度,建立了新的制度。

  张羽:现在的这些政策是已经完全能控制盈利冲动了吗?

  李玲:老百姓得福利最根本的是让医务人员受到鼓舞。改革实际上是把医务人员的收入和待遇由政府的财政和新农合的资金直接支付,对医务人员的考核转为如何用最低的成本维护老百姓的健康。

  谢谢李玲教授。病人,医生和医院,是医疗之中的核心关系。但一个制度要良性运转下去,三者的利益,必须都尊重,也有一个平衡。对于医生和医院而言,我们要兼顾他们的利益,同时也要更好的为他们提供一个平台,能够安心的提供这种服务。而现实的桑植,其实也和其他地方一样,在乡镇卫生院这个级别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接着看。

  记者:这个是一个病房?

  医生:这不是一个病房,也就是临时的,注射室,因为这里面不是很规范,因为我要把这里搬到那面,那一栋新的业务楼里面,暂时就是这里,先用一下。

  记者:这个是放中药的吗?

  医生:对。

  记者:但是这里面还有吗,看来?

  医生:这个已经是老古董了。

  记者:现在还在用吗?

  医生:没有用了,准备用新的,因为这里面的药物,还有这个柜子都不要了。

  记者:这个药现在也不用了是吗?

  医生:这个药不用了,因为现在全部中药的话,这些东西,那个药都已经放很长时间了。

  临时的注射室、只有两个床位的住院病房、没有科室的划分、只能提供简单的注射和药品、包括院长在内一共只有六个工作人员,这些就是林溪河乡镇卫生院的全部,好在上级卫生部门提供资金建了一个两层的新医院楼,这让林溪河乡镇卫生院的院长钟伟稍感安慰。

   记者:这个楼准备什么时候启用?

  医生:可能就在五月份。

  记者:您有什么设想吗,对于这样一个比这个要强很多的这个楼?

  医生:这个一楼的话,有医生的办公室,输液室,合作医疗办公室,还有注射室,X光室,还有公共卫生办公室。楼上的就有三间病房,那边上面还有手术室。

  林溪河乡镇卫生院是桑植县规模最小的乡镇卫生院,它要承担乡镇4700多人的基本医疗。去年一年,这个乡镇卫生院的总收入是33万,用钟院长的话说,这在全县是一个很低的水平。而像林溪河这样小规模的卫生院,在桑植县占了大多数。人员缺乏、设备缺乏、服务缺乏,是他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湖南桑植县副县长 王云:

  随着我们现在只要我们乡镇卫生院服务能力,要是能够更进一步加大投入,能够把服务水平提高、服务能力增强的话,那么这个制度会更好的,老百姓会更喜欢。现在我们乡镇卫生院主要缺人、缺设备,这个基础条件前几年国家投入还是比较大的,现在缺人、缺设备,主要是这个方面。如果这个方面解决的,那这个制度会更好,今年2月中旬,桑植县就“全报销制度”运行半年来的情况做了一次总结。名为《桑植县乡镇住院全报销工作动态》的总结材料认为,半年来,这一制度实施顺利,但是人均住院天数延长了1.6天也引起了关注。本就单薄,急需增强的乡镇卫生院力量。会不会因为全报销,而人满为患,负担加重呢?

  记者:像这种胃炎、眩晕症这种为什么是需要住院呢?比如说可能我有胃炎,会开点药回家养去,就可以了,为什么这要住那么长时间的院呢?

  医生:胃炎的话,他有好多种,有糜烂性的,因为这个病人,以前他是在县里面做过胃镜的,我根据他胃镜的情况,他刚来会很痛,呕吐,精神也不好。

  记者:那眩晕症、牙周炎,这些都需要住院吗?

  医生:有时候他的症状比较重,牙周炎肿起来了,不能说话,也不能咀嚼。

  根据统计,今年1月和去年同期相比,当地的县级住院人次比重下降了6.3%,乡级住院人次比重上升了9.4%。这样的变化,说明了把更多的常见病,多发病在基层医疗机构解决的初衷得到实现。而随即,今年2月份,湖南省卫生厅召开卫生工作会议,决定在全省推行“参合农民乡镇住院门槛费外全报销”的付费机制。随后,蓝山县、麻阳县开始相继执行。但是,在该县的总结之中,也明确提出,它存在不足。而如何改善并坚持下去,也广受关注。

  湖南桑植县县委书记 龚明汉:

  就这项制度来说,这个县委对我是有信心的,因为当时我们做出这个决策,我们就是已经想到了它一些发展的可持续性,我们是写进了党代会的报告。至少这五年时间我们是认真思考的。

  桑植的试验,无疑效果显著。但不足,当地也明确的提出来了。到底该如何进一步的改进,我们继续来连线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的李玲教授。

  电话连线: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李玲

  张羽:在您看来,桑植的试验,推广的价值有多大?

  李玲:很有推广价值,实际上桑植模式是在全国基层医改基本完成了第一个阶段后后来居上,把各方面的力量综合起来,给老百姓定心丸、给医生定心丸,下一步要往县级医院、村卫生室延伸,形成一个给老百姓保健康的模式。

  张羽:再往县级医院推广,会面临一个费用的问题。

  李玲:如果我们想把这个钱用好,就是要让更多的老百姓不得病。这需要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县医院形成一个有效的合作体,为桑植的老百姓保健康,如果等到病了以后再来治这个费用永远是不够的。

  无论如何,一个贫困县的医改试验,的确值得尊敬。而这样的医改试验,也在说明医改绝非易事,还需要更大范围的推动。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