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奢侈的“废园”(20120418)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8日 22: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5dcc56e03854ce287011f9251964c4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7名国际顶尖的建筑师、艺术家操刀设计,曾经名动一时、备受瞩目,如今却风光不在。

    金华市市民:慢慢看到这些房子、这些设施这么破坏下去,觉得非常遗憾,实际上现在很多房子变成流浪汉的房子了。

    2007年高调亮相,五年时间,浙江金华建筑艺术公园为何一片荒芜。

    吕路平 金华金东新区重点项目建设办地政规划负责人:是可惜了,因为这块东西管理上也需要基本管理的一些人员,当时显得力不从心。

    是规划太过仓促,还是管理投入不足,一张城市的新名片,为何却迅速折旧?

    金华市市民: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不投好了。投入之后没去维护,那不要把它造出来不是一样吗?

    拔地而起的虎头,无人问津的蛇尾,建设不是一建了之。

    《新闻1+1》今日关注:“奢侈的'废园'!”。

    CCTV消息:在2007年的时候,包括鸟巢的设计师在内的国内外17个顶级建筑设计室在浙江金华参与其中一个建筑艺术园正式开园了。当时可是相当轰动,夸赞之声也非常多。我们来听听当时都有哪些非常高调的话语。

    金华市代市长当时说,这提高了城市的知名度和城市品位。金东区委书记说,在中国城市建筑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金华市规划局的局长说,一个前卫的建筑群会潜移默化影响人的思维。建筑学家说,领导的眼光和城市的开放意识。哈佛大学的建筑系主任说,金华会在世界的版图上亮起来。怎么样?这个建筑艺术园应该相当的恢弘和牛吧。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当我回头再看到这些夸赞的语言的时候,我笑出了声,但是再笑出了声,依然是苦涩的笑,为什么呢?来,五年后的今天,我们再去看一看。

    孔茜 本台记者:这栋建筑叫做“餐饮”,是来自荷兰的设计。这个是这个建筑的大门,我们可以看到它的玻璃已经碎掉了。现在我们进去里面看一下是什么状况。

    我们上到了这个建筑的二层,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确实损坏比较严重。这个餐厅如果能够维护好,并且可以真正地利用起来的话,这将会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但是现在看来的确有些可惜。

    杂草丛生,惨败零乱。这栋名为“餐饮”的建筑丝毫让人感受不到艺术的气息。而看看公园宣传册中,对于这一作品的介绍,建筑作品“餐饮”是一个能提供多种不同的就餐速度和就餐方式,使中国餐饮传统与当今国际饮食趋势相结合的立体餐桌和活动空间,小建筑与公园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像一个人工森林,伸出的枝桠提供遮蔽,也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在浙江金华浙江建筑艺术公园,类似“餐饮”这样的小型公共建筑作品有17个,他们都是由来自国内外的17名优秀顶尖的建筑师、艺术家操刀设计。2007年10月公园建成开园后,它们就一直散落在这片长2200多米,平均宽80多米的地带里,如今近五年的时间过去,当我们的记者来到这里发现,类似作品“餐饮”颓败的情景并非个例。

    “禅空间”,由瑞士设计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担任设计,两人的另一身份是北京奥运会主场馆鸟巢的设计师,然而在这里,他们中国的第一个建筑品已经看不清其原本的红色,通往入口的地板破旧不堪,建筑内部被蜘蛛侵占,这样的场景很难让人和它原本的功能阅览室联系在一起。

    这栋独特的建筑是一个书店,由美国设计师迈克尔·毛赞设计,在设计之初,他考虑到建筑未来经营空间,还为公园的游人设计了休息的开放区域,然而在今天,建筑呈现给我们的却是一片颓败。

    “咖啡屋”,由中国建筑师王澍担任设计,就在两个月前,他刚刚获得被誉为建筑学界诺贝尔奖的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而如今面对自己作品的如此境遇,王澍坦言表示遗憾。

    王澍 建筑师、金华建筑艺术园“咖啡屋”设计者、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这个房子没有被正常的使用,大家会觉得遗憾、无奈,肯定有。建筑师做完设计之后,这个建筑的命运其实就不掌握在建筑师的手中,因为它就进入社会了。

    “金华会因这个项目在世界的版图上亮起来”,这是2004年公园刚刚开工建设时,有国外专家教授的评价。如今回看这样的评价,公园不仅达到这样的高度,更是连普通的维护都没能够维持,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半成品。而这样的现实也让当地市民心声感慨。

    金华市市民:公园刚刚建好的时候,我们来看过,当时觉得这个比较震撼。后来慢慢地看到这些房子、这些设施这么破败下去,真的觉得非常的遗憾,有点痛心的感觉。

    而对于更多的市民来说,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这座公园的存在。

    记者:听知道金华的建筑艺术公园吗?

    金华市市民:不清楚。

    金华市市民:艺术公园,不清楚。

    金华市市民:没去过。

    金华市市民:不知道。

    金华市市民:可能是在北面吧。

    白岩松:五年前开园的时候夸赞之声好像声由在耳,但是这种破败和荒废的气息却在今天扑面而来,这是一个非常有中国特色的浪费方式吗?除了金华在全国还有其它的地方会有多少呢?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不过我们的感慨先暂且放在一边,参与其中人的心情应当是相当复杂。也许很多的老外走了,也就忘了,但是参与其中的很多中国建筑师他们的感慨会是什么样呢?

    首先我们来听刘家琨,他的作品作17件里面的名字叫“茶室”。

    刘家琨 建筑师、金华建筑艺术园“茶室”设计者:设计本身可能完成得还不够,但是也许整个地方并不是当初设想的那样。当时有一点怀疑,因为周围并没有多少居民,离城也比较远,是不是有人会经常去,但是我们并不熟悉当地的情况,也不太熟悉当时或者以后的发展情况,这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左右控制的事情。我都习惯了,计划的时候挺美好,后来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形成以前的目标,也许当初计划就是一个比较不是很实际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

    白岩松:很经典的一个语言,我已经习惯了,当初计划的时候可能还挺美好。这是刘家琨作为参与其中的一位建筑设计师的感慨。接下来再听下一位的,王澍,最近这个名字非常火,因为他是中国第一个获得被称为建筑界诺贝尔大奖的一个建筑设计师。多年以前,他的作品也在这17件作品当中,听听他现在的感慨。

    王澍: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我觉得这个项目有特殊性,不是这个项目本身的问题,这个项目本身的初衷是很好的,但是问题出在中国现在城市发展很快,很快的过程当中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很难预料的情况。比如说这个地方原来是设想很迅速地发展起来的区域,需要公共设施来支撑。但是接下来可能这个区域没有发展起来,那么它就会出现这样一个窘境。 一个建筑被设计起来,我经常说,尤其这种带有探索性、带有创新型的建筑,它会有一个问题,人们得学会使用它,人们得学会评估它的价值,尤其是建在金华这样小城市里,观念上冲击是很大,当地是不是做好准备接受它,如果认识到这个项目价值会主动去做。不光金华,中国各个城市普遍都不具备这样充分的准备。

    白岩松:我们绝不能去埋怨建筑设计师,因为他们恐怕心里有很难过。就像王澍自己说过的那样,一个建筑一旦建完了之后,命运就不能再由建筑设计师来掌握了,其实两位建筑设计师都非常善良,并且也非常纯真,而且都认为当初的初衷可能是好的。其实我现在是非常怕这句话的,要知道有多少事情最后产生了恶果是由最初还算不错的初衷造成的。我想这样一个建筑艺术园恐怕也与此有关。

    听听我的同行、《北京青年报》的评论员张天蔚的说法:说到底建筑是建来用的,不能投入使用的建筑只能有两个下场:一,成为昂贵的展品,点缀于某个更大的文化项目;二,沦为昂贵的废墟,变成盲目决策的见证。“盲目决策”这四个字是不是说的有些重了呢?咱们接着往下看。

    三千万的投入,集结17名建筑师、艺术家参与设计,八年时间,从开工建设到高调开园,再到沉积残破。浙江金华建筑艺术公园为何变成这般模样。

    吕路平 金华金东新区重点项目建设办地政规划负责人:整个公园最初建设的,不是以公园的形式,先是我们义乌江的一个防洪设施,在做这个防洪设施的时候结合了一些景观。

    “把一个防洪设施建设成建筑集群,创意让人期待。一扇门都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做成,我们对于施工的认真程度可想而知。”这是金华市规划局局长2007年公园开园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段描述,而在他看来这样一个项目能够在金华落地生根,说明城市文化底蕴的深厚与博大。由于设计师们在世界范围的影响,以及这个项目的特殊性,大力推动了金华在国内外的影响。

    吕路平:第一,当初作为城市功能上来讲,设立公园一些基础配套设施必须在前期先做,做了以后紧接着开发其他一些项目,这个跟招商引资,引进一些开发商,应该有一定关系。

    第二,配套设施能够达到一定的基础条件,能够把金东区人气这块能够做起来。这也是一个主要的目的。

    但预期中的人气并没有随之而来,目前公园周边的普通住宅楼盘已经卖到了每平米15000元,但是真正入住的居民并不多,同时由于建筑艺术公园离市区较远,这里并没有能够吸引更多市区市民的前来。而公园本身对于注入水、电等配套设施并没有建设到位,加之管理人员的缺乏,这个公园的命运也就此改变。

    金华市民:当然可惜了,与其这样还不如不投好了,投入之后没去维护,还不如不要把它造起来,造完了变成一堆没人来玩的,钱不是白花了,也没用在那个上面。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到底该如何复活,对于被损毁建筑的修复工作,公园管理方表示,这项工作存在难度,很多特殊的原材料在市场没法购买,必须定制。从工艺技术上也需要达到一定的水平,资金不足也是一个瓶颈。对此,公园管理方表示,下一步计划让开发商来承担修缮,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公园维护管理。在王澍设计的“咖啡屋”旁边,记者看到了正在施工的配套建筑。这里还是由王澍设计,将来对外开放,投入和经营都由开发商负责。

    吕路平:一个是原有设施的维护,由他们来负责,包括周边的这些绿化、基本一些设施的维护上,都由开发商来承担,我们限定了一定区域,由他们承担管理,实际上就是参与管理。

    这种引入社会力量共同管理公园的模式,接下来将在这里推广。目前,管理部门已经启动水、电等配套设施的建设和公园内基础设施的修复。

    吕路平:我们作为金东区来讲,本身完全是一个新建城,这块东西我们在整体规划上,当初也考虑了这个因素,适度要超前。

    白岩松:没水、没电、没公厕,于是很多前卫建筑成了公厕,当地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其实投资三千多万,但是三千多万也不是一个小数。我估计现在当地的决策者在面对这样一个建筑艺术园的时候很尴尬。一方面如果继续往里投钱,水、电、公厕建起来,继续维修等等,依然是一个无底洞,万一没有起色怎么办?可是另一方面要是不修它,不让它重新活下去的话,这个面子工程越来越让人觉得丢面子,所以很尴尬。究竟这里的相关情况会是如何?接下来我们要连线采访这件事的记者孔茜。孔茜,你好。

    孔茜 本台记者:岩松,你好。

    白岩松:首先我先关心一下,当地的老百姓如何议论这件事,我相信当初的老百姓无法参与到这件事的决策当中?

    孔茜:因为这个公园离市区比较远,其实来这儿的人几乎没有,在周末的时候才可以有一些人来,而来这儿的居民都是以附近的居民为主,他们一般都是来散布、跑步,或者带孩子出来玩。通过对他们的采访,传递给我们的信息是,对于绿化带总体的环境还是很好,但是对于破败的建筑来说有些遗憾和可惜,甚至觉得有些浪费。

    白岩松:其实看到这儿的时候,大家自然很关心,究竟什么原因造成这样一种局面,究竟谁该对此负责任。

    孔茜:我们在当地的采访中,金东区的地政规划负责人告诉我们说,其实一个重要原因由于资金投入转向,当时2006年底的时候,建筑品基本完成,由于一些宏观政策的调控,导致资金投入上一些变化,他们给我们的说法是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民生方面,后续的资金没有,所以他们在管理、维护上处于一个空白状态。

    另外,我们了解到金东新区整个绿化带规划,由市里做决定,具体的在绿化带上怎么建,该建什么,是由区里面来负责出具体的方案和实施,然后交到市里面去审批。

    白岩松:最后一个问题,现在似乎很尴尬,如果几乎投钱的话,有可能打水漂,不投的话丢面子,下一步怎么办?

    孔茜:这也是我们比较关心的问题,当地区地政规划负责人告诉我们说,他们现在进行改造修复,大概投入一千万资金,这个资金做基础设施建设,水、电、公共厕所,包括修复这些受损的建筑,在这之后,他们准备引入社会力量加入进来,包括对建筑的维护和经营,这块的费用都由引入的社会力量来承担,政府在这一块不会再投入。

    在我们的采访过程当中,现在也正在进行这样一个常识就是王澍“咖啡屋”建筑,有扩建、经营,承包经营的是对面楼盘的开发商。

    白岩松:非常感谢孔茜给我们带来的报道。接下来大家当然希望它能够活过来,可是也别扛着,别成为新的面子工程,如果用第二个错误掩饰第一个错误,第二个错误危害性可能更大,所以最好进行科学的评估,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全国恐怕不少见吧。

    五年前人们讨论的是它的意义,而五年后人们聚焦的却是它的复活。浙江金华建筑艺术公园何时能够像当初预见的那样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浓重一笔,成为启迪人们思维的前卫所在,人们还在等待,但大手笔的尴尬并不仅限于这里。

    袁芳 大理市公共汽车国有独资有限公司调度员:星期六、星期日我们一般都不上来了,因为办事的人少,因为在上面也没有什么开发项目,也没有什么旅游项目,所以我们很少上去。

    大理龙山公园,一座造价近六千万的公园,却被人称为史上最奢华练车场,因为今年2月有人曝出,这里常年闲置,导致不少驾校教练带学员到此练车,到处都画着教练车练习的各种标志,树立着教练车练习用的各种标杆,有五六辆教练车,两三两私车,正在这些标志内练习倒库、起步、侧方位停车、限速、限宽,这里的描述和反差立刻吸引了媒体的关注,而事实上记者也的确看到有人练车。

    占地60亩,自1999年至2004年,时间跨越六年建成,建筑的标准不可为不高,附属设施不可为不齐全,但是这里的游客、市民却寥寥无几,走进公园的主题标志建筑,耗资3900万元迎风塔,通过玻璃门看到里面已满是施工遗留下的垃圾和杂草,屋顶的部分顶板也垂落在空中。

    李利彪 大理经济开发区建设局局长:这个公园主要是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处于我们规划当中的城市核心区,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就现在阶段来看它还是处于城市的边缘地带,随着整个大理市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整个龙山公园即将会变成一个成为一个城市的中心公园。

    自从建成至今已经过去了六年,龙山公园还在等待着城市发展的步伐,建起来颇费心思,建成后却遭遇窘境。类似的例子最近吸引人们目光的还有一个小健身点,它变成了私人菜地。

    当记者今年3月走访绍兴市西湖新村小区西侧的清甸湖健身点时发现,这个约有三个篮球场面积大小、原本各类健身器材齐全的健身点早已面目全非,生锈严重的健身器材孤立在菜圃里,更有些器材已因长久腐蚀而残缺不全。据称这些菜是西湖新村小区内一些居民种植的,2007年这里建成健身点后,因缺乏管理致使一些居民霸地种菜。从大公园到小健身点,初衷也许都是为了服务市民,为城市增添一笔色彩,但如今曾经的可期却变成了让人觉得可惜,这究竟该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白岩松:一提到奢侈浪费,我们就会想到公款吃喝,其实多领导瞎拍脑袋、胡乱决策所带来的规划上的浪费,一点都不少见,危害也同样很大,针对这一点。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副院长杨保军。杨院长,您好。

    杨保军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您好。

    白岩松:我们提到规划要科学规划,经常会出现权力规划,怎么看待城市规划当中的这样现象?

    杨保军:的确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因为从规划来说,有三个“尊重”是我们必须要把握的:第一,尊重自然,就是要根据当地的地形地貌、植被水文、气象气候,使得我们规划指导城市建设,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第二,尊重历史文化。第三,最重要一点,尊重人,就是当地人的实际需求,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习俗、生活需求,以及生命情趣等等。在这三个“尊重”的基础之上,接下来就要尊重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和阶段性的特征,来谋划多少城市建设,而不能根据自己的主观愿望、主观喜好来开展所谓的大手笔、高起点、高标准、国际化的建设,换句话说,我们赞成更加实用的建设标准、基础等等。

    白岩松:非常感谢杨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析。

    其实我们当然应该提倡这三个“尊重”,但是现实生活中经常有人不尊重这三个而是尊重权力,“面子工程”终究有一天会像我们看到的很多事情那样,变成一个丢面子工程。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