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增收的脚步(20120407)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7日 22: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05a5eb9323d40c294fcbc5925245fa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采访人物】

李强  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山羊交易市场 董事长

朱立稳 中共海安县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主任

张文悦 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 退休兽医

卜则晚 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仲洋村 村民

储纪录 中共江苏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副主任

周茂生 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星河村 村民

吴沛良 江苏省农业委员会 主任

章祥美 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仲洋村 村民  

吴宏敬 江苏省农业委员会合作社处 副处长

江苏省阜宁县古河镇 村民

张正昌 江苏省阜宁县古河生猪合作社 理事长

邱同飞 江苏省阜宁县羊寨镇单家港村村民  

王锦胜 中共阜宁县委 书记

单晓鸣 中共海安县委 书记

储呈平 江苏省海安县鑫缘集团 董事长

花盛云 江苏省海安县海安镇自由村 村民 

王文根 南通康德禽业有限公司 董事长

王广庭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台上村 村民

陈祥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跃进村 村民

丁长夫 中共铜山区三堡镇台上村支部 书记

陈洪利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 副镇长

李长洲 中共徐州市铜山区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主任

毕于瑞 中共徐州市铜山区委 书记

【正文】

    解说:每天上午十点,江苏乃至华东最大的山羊交易市场开门营业,到处都是骑着自行车、摩托车,开着汽车买羊、卖羊的人。今年行情不错,小羊能卖到400块钱左右。他们卖羊的方式很特别,只凭手感和目测议价。

    记者:来交易的都是一些什么地方的人?

    李强(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山羊交易市场 董事长):附近方圆300公里左右的都到这里来交易。

    记者:每天大概交易量有多少?

    李强:大约每天的交易量正常在5000头左右。

    解说:实际上,去年这个市场的日交易量不止一次超过了一万只。

    李强:公羊到浙江、温州到宁波,母羊到上海,到苏州。

    解说:根据当地农业主管部门的介绍,最近几年养羊成了海安县重要的养殖业,使农民提高了数百元的收入,而促进农民增收的工作目前是海安县农村工作的重点。实际上,帮助农民增收也是目前江苏省农村工作的重中之重,因为去年江苏省提出了七年收入倍增的计划。到2017年,农民人均收入要比2010年增加一倍,全省各地都在为这个目标想办法。海安县以山羊为核心的畜牧业就是最近几年迅速发展起来的。

    朱立稳(中共海安县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主任):目前变成我们县里的一个主产业,叫发羊财了,老百姓真的发羊财了。

    记者:发羊财了。

    解说:其实,海安县历史上并不盛产山羊,这里地处江苏省北部地区,连像样的草场都没有,在人们的印象里,这里根本没有养山羊的基本条件,为什么在这里却形成了大规模的山羊产业呢?朱立稳,中共海安县委农工办主任,他当过十几年乡镇领导,对山羊市场的发展过程非常了解。

   朱立稳:这是政府引导的。

   记者:政府怎么会想到去发展养羊这个行业呢?

   朱立稳:富余劳动力多了以后,年龄比较大,或者说知识层次比较低的这一部分,那他就在家中利用家庭的这个闲散的这个生产用房,有的是生活用房来进行养羊。经过了市场调研,山羊的这个效益比养鸡要高得多,比养猪要高得多。

    解说:在海安县政府部门寻找新的农民收入增长点的时候,发现在这个县大公镇有一些零散的农户在养羊,他们养羊的收入明显比其它农产品利润高,而江浙沪一带几乎没有形成规模的养羊产业,山羊的市场需求量比较大。于是海安县农业主管部门考虑,是否可以在全县发展养羊产业。但是,一方面这里没有足够的青草饲料,另一方,山羊圈养的难度又很大,怎么解决这些技术问题成了当务之急。正在这时,大公镇一个退休兽医的养羊经验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张文悦,今年67岁,家里六代兽医。

    张文悦(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 退休兽医):我退休以后,首先是自己养羊,自己养羊首先是秸秆养羊。

    记者:这个方法是你摸索出来的?

    张文悦:对。   
记者:就是用秸秆养羊?

    张文悦:对,我原来学过用秸秆,并且是氨化啦,有一点点效果,这样子我们就用我们的老技术来搞了。

    解说:张文悦的养羊技术不仅解决了饲料问题,还解决了山羊圈养的问题,在他的羊舍一批能养三百只羊。记者采访的时候他刚刚卖掉一批羊正在消毒羊舍,准备迎接下一批。2009年,在考察了张文悦的养羊方式之后,海安县政府决定在全县推广这种养羊技术。

    张文悦:养成功以后,周围群众就陆续不断地来看,我们的副县长,他先后三次到我家来。

    记者:到你家来三次?

    张文悦:不容易了,一个县长到我这边来三次。

    记者:他到你这来想让你干什么?

    张文悦:他跟我谈心,中心任务就是海安山羊要发展到一百万只,请你,张老汉把这个技术能够教大家,你能不能为海安“百万山羊”作贡献,我说行,我就跟县长拍胸口了,我说这个事情你放心,我有什么讲什么,有什么教什么。

    解说:在主管农业的副县长的一再恳请下,张文悦和他做兽医的儿子开始向乡亲们传授养羊的经验知识。卜则晚就是张文悦最早传授的对象。

    记者:一年呢能养多少只羊?

卜则晚(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仲洋村村民):去年养了120只。

     记者:120只能挣多少钱?

    卜则晚:挣了5万。

    解说:5万元只是一批羊的利润,按照他们的养羊方式一年至少可以养两批羊。

    记者:今年准备?

     卜则晚:今年准备养500只,现在我们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羊。

    记者:要是没有张先生的话他给你指导的话,你自己敢养吗?

    卜则晚:不养。

    解说:海安县电视台把张文悦的养羊经验制作成节目,在电视里反复播出,推广他的秸秆养羊技术,但仅仅靠宣传推广,还不能说服更多的农民养羊。毕竟养羊在海安县是个新鲜事儿,人们心里还没有底,怎么才能让更多的农户行动起来发上羊财呢?

    朱立稳:政府在扶持发展的过程当中在进行政策的引导、政策扶持。

    记者:有哪些具体的扶持政策?

    朱立稳:鼓励大户,鼓励养羊大户,一百只就给你1万块,给他补贴。

    解说:农业补贴在现在的中国农村非常普遍,但是记者发现在海安县农业扶持的资金会更多地向有具有一定生产规模的农户倾斜,这种政策的目的是什么呢?储纪录,长期从事农业政策制定与研究工作。

    记者:先富起来的那部分农民,他们其实本来都不需要补贴了,而真正那些现在没发展起来的人,他真正需要补贴你们没有提供。

    储纪录(中共江苏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副主任):财政的支持可能更加注重改善农村的发展条件,改善农民创业就业的能力。

    记者:比如养羊,到了1000头,政府补多少钱,到了10000头,政府补多少钱,那你说这个补的是收入还是他的发展?

    储纪录:你一个劳动力如果只养一只羊的话,劳动生产也很低,比较效益也很低,但是如果我养到一万只羊,那么它通过规模经营,达到规模效益,很有可能农业的劳动生产力,就不低于工业的劳动生产力。

    解说:海安县大公镇星河村的周茂生养了一千多只羊,得到了政府部门十万元补贴,这一千只羊平时只有他和父母三人照看,去年收入大约五十万左右,劳动生产率确实高于小户,但是如果要再想扩大规模,周茂生就很难找到土地盖更多的羊舍了。怎么解决扩大生产和土地限制的矛盾成了他首要考虑的问题。情急之下,他想出了一种不用自己盖羊舍也能养更多的羊的办法。

    周茂生(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星河村村民):乡里乡亲的,要小羊的比较多,我给母羊最好,让他自己发展,这样的话能带动他们。

    记者:把母羊放到?

    周茂生:把母羊放到外面去,生下来的小羊,母羊可以留给他自己,公羊他是卖给我,我再把它养大,变成商品羊,再销到市场上面去,都是这样的。

    记者:那你买的时候一只羊多少钱?

    周茂生:比市场价要高一点,高20块钱,人家以为你这样做的话,做生意不是亏了吗?实际不亏的,我要的是数量,我数量大了以后利润就大了。

    记者:现在一共给你养羊的下线加起来有多少人?

    周茂生:成规模的有几百户。

    解说:这种方式后来被很多人效仿,居然带动了很多没有能力规模养羊的小农户,并且在海安县推广开来。章祥美夫妇去年就开始帮大户养母羊,他们俩都已经快七十岁了,现在养着26只母羊。

    章祥美(江苏省海安县大公镇仲洋村村民):一年大概是两三万块钱。

    记者:两三万块钱,养这么多羊你们俩吃得消吗?

    章祥美:还可以,还养猪呢,还有粮田。

    解说:海安县主管部门发现这种大户育肥,小户育苗的养羊方式,有利于带动更多的小户,特别是老年劳动力增加收入。于是从今年开始,决定对养母羊的小户也进行补贴,这样章祥美家可能拿到大约两千六百元的母羊补贴资金。

目前海安县有42户,养1000只以上的养羊大户,100只到一千只的有300户,还有71000100只以下的养羊小户,这些小户中老年人占了很大比例。2011年,养羊使海安县农民收入人均增加了600块钱,但是任何农产品都会出现市场波动和风险,养羊也不会例外。

    记者:随着你扶持农户去发展这些养殖业,那万一由于市场将来出现了变化,亏了,那么你不担心?老百姓来找你们吗?

    朱立稳:这个不担心。

    记者:将来如果是市场行情发生变化的时候,有可能变成全年都亏损,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

    朱立稳:这种可能性有,但是不可能永远亏下去,反而市场规律就是亏损的时间越长,后面的反弹的价格越高,他们老百姓都知道这个规律,所以他们这一块都能承受了。

    记者:就是老百姓在这种市场经济中慢慢也能摸索出一些规律?

    朱立稳:对。

    解说:农业经营中的风险是近年来农民最关心的,仅仅依靠农民个人的经验显然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有没有一种方式,既能在农业生产环节发挥作用又能更有效地让农民参与市场,并且增强抗风险能力呢?

2009年,当张文悦答应副县长把养羊的技术传授给其他农户后,他和他的儿子在大公镇成立了山羊合作社,这是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一种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农民自愿组织的一种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全国已经有五十多万家。张文悦的这个合作社有四十多个农户组成,这个合作社的理事长是张文悦的儿子,张文悦担任名誉理事长。

     记者:平时你们都怎么开展活动,工作?

    张文悦:谁家养羊,把羊笼、羊舍搞好了以后,我们再帮他选择优良品种的苗羊,我们都到现场教他们怎么喂食、怎么防疫、怎么消毒、怎么治虫。

    解说:这个合作社有五个理事各有分工。

    张文悦:负责进羊和买羊。

    记者:技术辅导。

    张文悦:技术辅导,假使那个羊场发现什么问题了,电话一打,我们都能在很短的时间中把羊治好了。

    记者:你们其它还有什么其它的合作没有?

    张文悦:成羊上市,我们都有一班人帮他们搞,我们合作社也有一个副理事,他是山羊经纪人。

    解说:按照张文悦的描述,这个合作社的成员除了入社时交200块钱入社金外,几年来都是免费互助的,那么合作社的正常的运营靠什么呢?

    记者:这个合作社是政府给你们一些什么样的政策。还是就是你们完全自发攒在一起做的?

    张文悦:我们是自发搞起来的,结果呢,政府给了我们合法手续。

    朱立稳:政府对山羊合作社有一定的扶持和补贴,我们的山羊合作社,有的多的一年(补贴)15万到18万,有的是20万。

    记者:就是一个合作社。

    朱立稳:一个合作社

    记者:那这个钱补给他们主要是做什么?

    朱立稳:良种的选定、知识的培训、基础设施的建设、添置、必要的生产条件的改善。

    解说:海安县目前有多个山羊专业合作社。在江苏,农民专业合作社或多或少都得到了政府财政一定的补贴。吴宏敬,江苏省农委合作社处副处长。

    记者:在我们去采访过程中,发现有很多合作社不论建设的过程中,还是生产的过程中,都有不少来自政府这方面的补贴,如果有一天政府这些补贴撤了,那这些合作社还会呈现出现在发展这个局面吗?

     吴宏敬(江苏省农业委员会合作社处 副处长):合作社这一块扶持资金,政府扶持在初期是肯定必要的,但是随着合作社的做大做强规模化发展以后,我觉得合作社自身它就有了造血功能,并不需要再去扶持。

    解说:随着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一些地方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不再仅仅依靠政府扶持。那么,这些合作社是怎么运作的呢?

   记者:为什么到这儿买?

   村民:这是合作社。

   记者:合作社的,这个地方的饲料比别的地方的便宜吗?

   村民:便宜。

    解说:江苏省阜宁县古河镇上有一个饲料批发市场,旁边是兽药店,这都是属于古河生猪合作社,附近的农民都在这里买饲料和兽药,生意很红火,张正昌是这个合作社的负责人。

    记者:像刚才那种饲料一般的市场上卖多少钱?你们卖多少钱?

    张正昌(江苏省阜宁县古河生猪合作社 理事长):我们正常是比市场低10%15%

    记者:就是一袋230元,市场上正常比你们贵10%

    张正昌:对,贵10%

    记者:但是你们这个也不亏损,你们自己经营的时候?

    张正昌:合作社不亏损。

    记者:也能稍微赚一点儿?

张正昌:可以,我们厂家直销,销量越多 厂家对我们利润进行返还。解说:给合作社返还,合作社也增加收入,跟张文悦的养羊合作社一样,古河生猪合作社的社员也能免费享受到合作社的服务。不仅如此,对养猪户,古河生猪合作社还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

     张正昌:三头以上的每头母猪我们还补50块钱。

     记者:那这个补贴是你们合作社出的钱,还是政府出的钱?

     张正昌:合作社出的钱。

     记者:合作社补的。

     张正昌:合作社我们积累资金,补的。

     记者:这个不是政府出钱吗?

     张正昌:不是政府我们合作社的,我们合作社已经积累固定资产达到1000多万元了,我们前面是综合服务楼,这儿是综合办公楼。

     记者:你们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固定资产有多少?

     张正昌:刚开始我们是白手起家,白手起家。

     记者:现在变成有1000多万了?

     张正昌:1000多万。

     解说:古河生猪合作社拥有四个经济实体,分别负责农户的饲料、技术、防疫和销售,由于成员规模比较大,所以即使是微利,也能获得一定的经济效益。古河生猪合作社已经经营了十几年,它是阜宁县最大的一个农民生猪专业合作社,有一万多成员,古河镇95%以上的养猪户都加入了这家合作社,这个合作社现在已经可以不再依靠政府财政扶持资金自行运作,从无偿互助型转向了经营型,服务的内容也由单纯的技术支持转向了组织和引导。

2006年,猪肉市场剧烈波动,猪肉价格降到了每100200元,猪贱伤农,全国许多养猪户不再养猪。但是奇怪的是这家合作社的养猪总量却增加了3000只。

    记者:你当时怎么说服他们的?

    张正昌:就是把从1994年到200613年,把生猪的价格变成示意图,电线杆上贴,广播进行宣传,弄得铺天盖地,让老百姓都清楚:哦,市场是这么回事儿,这个变化有周期三年一次,低潮肯定就有高潮的到来,低潮时下手,高潮时才能得手,2007年猪价回升了,卖16块一斤,苗猪,肥猪卖900多一担,就是100斤。那么2007年、2008年,我们合作社发上了猪财。

    解说:古河生猪合作社成员的猪苗和生猪都是由合作社统一销售的,一万多农户的猪怎么才能卖出好价钱,关系到每个合作社成员的切身利益。

    张正昌:合作社成员跟我们合作社签订销售合同,我们成员生产的猪,我们合作社保证把它销掉,而且价格还高于周边地区,就是抱团进入市场,就是我们合作社在价格问题上有话语权、有定价权,大家组织起来了,上万个成员我们生产的猪,我们说这个价格,你不要的话,低了我们不卖。

    解说:一万多农户饲养的猪在市场上,以合作社的方式参与竞争,无疑增加了谈判的砝码,而合作社的规模效应正是其优势所在。

吴沛良(江苏省农业委员会 主任):我们现在正在推进的就是说,一个是合作社还要壮大规模。

    解说:吴沛良,江苏省农委主任。

    记者:这个合作社是规模越大越好吗?

    吴沛良:就是一个适度规模,第一它要买的生产饲料,比如农药、化肥,比如养殖业搞饲料,它去采购去,它有谈判能力,可以还价了,第二个统一技术指导,统一用同一个品种,同样的技术指导,产量就提高了,他有谈判能力了,议价能力了。

    解说:生猪合作社在阜宁有63个,几乎所有养猪的农户都参加了合作社,有了这些合作社,一方面提高了农户的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也为阜宁县推动新型养猪方式,提高养猪的收益提供了可能。羊寨镇单家港村的村民邱同飞,今年58岁,在村里养了几十年猪,从去年开始他搬出了村子到村集体盖的大棚式猪场里养生态猪。

    记者:那当时谁告诉你要养这生态猪?

    邱同飞(江苏省阜宁县羊寨镇单家港村村民):合作社说的。

    解说:所谓生态猪是指用发酵床养的猪就是通过木屑和猪的粪便协同发酵,快速转换猪的粪便,消除恶臭、抑制害虫、病菌,同时有益微生物菌群,能够将木屑和粪便合成可供猪食用的各种营养物质,增强牲畜抗病能力,促进牲畜健康生长。

    邱同飞:(合作社)说你自己养这个猪,你不如养这个生态猪,我就说生态猪那有  什么好处,我一看真是好,真好,它不用冲猪圈,冲猪圈不是冲水吗,它这个省,样样省,省电、省水、省劳动力。

    记者:当时你做这个生态猪的时候,这些比如说这里头放这些木屑,这些技术是谁告诉你的?

    邱同飞:全是我们合作社技术员嘛。

    记者:那你们卖,卖给谁?

    邱同飞:卖是卖给集体合作社。

    解说:生态猪生长期长,不能用抗生素,对环境的要求相对较高,因此销售价格必须高于普通猪,这对生态猪合作社的销售方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让生态猪专业合作社,尽快开拓市场,县委书记王锦胜曾写信给南京市市长。

    王锦胜(中共阜宁县委 书记):我说,南京市是省会城市,南京市市民也需要绿色产品,我们作为苏北生态农业产区,我们自愿为南京市做一点贡献。同时,我们也想把我们的农产品推到南京市。

    解说:经过考察,阜宁生态猪合作社的猪肉顺利进入了南京市场。目前,南京市有22个阜宁生态猪的销售点,而价格比普通的猪肉高三分之一。邱同飞原本在猪圈里养普通猪,一年收入八九千元,现在批量养生态猪,他的收入增长了十几倍。根据江苏省农委提供的数据,目前江苏省有四万八千个农村专业合作社,参加农村专业合作社的农户已经达到七百多万户,覆盖了全省一半的农户,占全国参加合作组织农户总量的二分之一。参加合作社的农户比没有参加的农户收入高20%,有了合作社,农民参与市场的能力得到了提高,跟市场的关联度更加紧密,在去往农业现代化的道路上,一些已有的农业经营模式在合作社的组织下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而如何发展现代农业,是增加农民经营性收入的必经之路。

海安县有悠久的种桑养蚕的历史,到了春天,全县11万亩桑田蔚为壮观。但实际上,如果不是走产业化的道路,这样一种传统的种植业很难发展到今天。

单晓鸣(中共海安县委 书记):农业要现代化,它的根本的出路还是在于农业的产业化。

    解说:单晓鸣,中共海安县委书记。

    单晓鸣:我们现在还有十几万亩的扶桑,从育种、栽桑、养蚕到整个的织造,一直到最终的成品,像床上用品,像服装等等的,包括文化创意产业,整个一条龙,我们说叫吃干榨尽,形成了一个很好的海安的特色产业。

    解说:以发展工业的思路来谋划农业是记者在江苏采访期间听到的最多的用词。但是,如何让这种思路变成切实有效的方式,各地都有自己的做法,海安县首先选择了公司加农户的做法,重点扶持了加工企业鑫缘集团,以它来带动全县11万多户农户种桑养蚕,这几乎占全县所有蚕农的90%以上。

储呈平,鑫缘集团董事长。

    记者:你们跟那种养蚕户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合作关系?

    储呈平(江苏省海安县鑫缘集团 董事长):我们跟蚕农应该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就是公司加工厂,加产业合作社,加农户,我们公司都给我们所有的栽桑养蚕的蚕农签订了。

    记者:合同。

    储呈平:合同,一个方面是承诺蚕农技术指导,由我们来进行服务;第二个就是我们承诺,就是老百姓按照政府的规划,农业片区发展的规划来进行栽桑、培桑的话,我们的鑫缘集团来给你补助;第三就是承诺,行情正常的时候,按照这个蚕茧的价格就高不就低,就是说行情万一不正常,那么我们确保老百姓的收益,在我们海安县范围之内栽桑养蚕的收益要有这么一个保证,不低于其它的任何一种经济作物的收益。

    解说:企业加农户的方式使鑫源集团拥有11.4万蚕农稳定的原料供应,在当地政府各种优惠政策的扶持下,企业壮大了起来;与此同时,农民的收入也得到了相对的保证。2011年,海安县农民人均11000元的纯收入中,有1000元来自于种桑养蚕,这种工业化思路下的企业加农户的生产经营方式,让处于产业链最底端的农民成了工业生产的组成部分,而抵御风险的能力也明显区别于农户自己面对市场的情况。

海安县是著名的禽蛋之乡,去年农民的人均收入中有1200元来自于养蛋鸡的鸡蛋收入,花盛云去年收入七八万元,比她外出打工的丈夫还多。可是,当记者采访的时候,适逢鸡蛋行情回落。

    记者:你刚才你卖的鸡蛋,大概是多少钱一斤?

    花盛云(江苏省海安县海安镇自由村村民):两块九。

    记者:两块九的话,现在赚钱吗?

    花盛云:不赚钱。

    记者:你要是比如说要保本的话,大概需要卖到多少钱?

    花盛云:要到三块。

    记者:三块。

    解说:跟花盛云所在合作社签订鸡蛋购销合同的是南通康德禽业有限公司,它是海安县的省级农业龙头企业以生产鸡蛋精加工产品为主。按照约定,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每斤一毛钱收购花盛云的鸡蛋,但即使这样还是没达到成本价,花盛云为此很担心,但因为是为公司养蛋鸡,她还不想轻易解除合同。

    王文根(南通康德禽业有限公司 董事长):波动比较大,农产品本身它就有这么一个特性。

    解说:王根生,南通康德禽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目前有600多养鸡户在为他提供鸡蛋。

    王文根:我们还有一个反哺。

    记者:怎么个反哺法?

    王文根:我们除了现在给他高出一毛钱一斤之外,那么到年终,有一个反哺的红利分配,这个实事求是地讲就是根据公司自身形成的效益这个状况拿出相应的反哺的这个数额,资金数额去按照每个养殖户,就是每个给我们的这个(合作社)社员,给他们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反哺。

    记者:你过去哺过吗?

    王文根:哺过,去年测算下来,按照每斤鸡蛋反哺大概2分钱。

    解说:因为成了公司生产环节的组成部分,花盛云这样的农户除了可以以高出市场价出售鸡蛋,还能分享公司的红利,如果没有去年跟康德公司合作而带来的经济收益,花盛云很可能就会放弃养鸡,而现在她决定再等一段时间。农民收入分四部分组成,目前工资性收入,也就是劳动力转移后的工资收入占了人均总收入的近一半,农民的农业经营性收入占百分之三十多,其它两项分别是转移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目前占的比重都很小。

    吴沛良:如果是搞单纯的传统农业,农民的效益很难上来,这么多耕地,怎么来提高它的土地产出率、劳动生产率和资源利用率?那这一块就是说,我要调整农业结构,在稳定粮食生产的基础上大力发展高效农业、设施农业。

解说:发展现代农业离不开高效地利用土地资源,那么怎样才能在有限的土地上产出更大的利润呢?

    解说:王广庭是江苏省北部徐州市铜山区的一个普通农民,今年四十七岁,三年前在当地村委会的号召下盖了几个标准温室大棚种草莓。

    记者:那你这一亩地纯收入现在算下来多少钱?

王广庭(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三堡镇台上村村民):纯收入就是在一万八九,两万块钱。

    记者:两万块钱,四亩地就差不多七八万块钱。

    王广庭:对,七八万块钱就这个数。

    解说:两年前,另一个村的陈祥也开始在标准温室大棚里种蔬菜,现在种的是黄瓜。

    记者:一个棚能产多少斤黄瓜?

    陈祥(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跃进村村民):一个棚一万多斤,黄瓜和西红柿产量都高。

    记者:纯收入呢?

    陈祥:这一个棚子就是两万多。

    解说:陈祥自己家有两个大棚,又租种了村里其他人家一个,年收入六万多。

    记者:这个收入在你们村里头算是一个什么水平呢?

    陈祥:算中上等的 一般化,比一般化稍微高一点点。

    记者:最高的有多少的,一年收入?

    陈祥:高的能达到,毛收入达到八九万。

    记者:他们是比你棚多?

    陈祥:对,最多的有4个。

    解说:王广庭和陈祥都不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种草莓和蔬菜的,但以前并不怎么挣钱。

    王广庭:原来种那个工棚的时候,一场风连棚都挪人家地里去了,挪人家地里去了,都刮很远。

    记者:你当时是什么情况?

    陈祥:我原来是小工棚都是小蒙古包,种上芹菜,那个菜不值钱。

    解说:原本在小棚里种蔬菜,每年只能有三千元的收入。

    记者:为什么在这个大棚里种比在小棚里值钱?

    陈祥:它温度高,这个它中午都达到35度以上了。

    记者:那个温度高对菜意味着什么呢?

    陈祥:温度高提前上市。

    记者:提前上市?

    陈祥:对,早上市一个月。

    记者:那上市之后,这个黄瓜能卖多少钱?

    陈祥:一块三四。

    记者:假如说你要是错过一个月,这黄瓜能卖多少钱一斤?

    陈祥:那就便宜了,只能卖到八毛左右了。

    记者:差一半。

    陈祥:对。

    解说:因为标准温室大棚可以保证温度,陈祥在卖完黄瓜后可以接着种西红柿,王广庭以前种草莓的小棚人进去后连腰都直不起来,可在现在的大棚里,每周还能迎接来农村郊游采摘的城里客人,这种农业观光旅游的收入比直接卖给草莓商贩还可观。

    王广庭:我说一句,就是咱那个草莓,我一天就卖8000那四个棚子。

    解说:依靠标准温室大棚里的收入,王广庭和陈祥都已经给自己的孩子在城里买了房子,这种以标准温室大棚为生产环境的农业生产,被称作高效设施农业。在铜山区,这种高效设施农业的面积已经占耕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而在三年前说服农民改用这样的大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每个大棚都需要数万元的建设资金。

    记者:你们当时怎么做工作呢?

    丁长夫(中共铜山区三堡镇台上村支部 书记):逐家逐户给他们探讨,给他们谈、引导他,通过上面的各级政府给一部分资金,一个大棚建好了要两万四,两万四,区政府、市政府、各级政府能补到一万二。

    解说:蔬菜大棚的投入更大,陈祥家的大棚一个就需要六万元左右。

    记者:那一般的农户,有的可能也出不起这个钱?

    陈洪利(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 副镇长):最近几年,区政府对我们整个发展设施农业政策扶持力度比较大,像我们几年标准温室每一亩地的补助在一万五左右,像这一个温室来讲呢大约占地是两亩地,就补助三万块钱。

    记者:那就是这个钱是补给农民的项目是吧?

    陈洪利:按项目进行补助。

    解说:即使这样,农民毕竟还是要投入大笔的资金,风险依旧很大。

    记者:现在很多农民都建起了一种大棚,那从某种角度来讲呢,农民本身他实际上经营的风险也变大了,那么在这个方面你们政府有没有什么措施啊?

    李长洲(中共徐州市铜山区委农村工作办公室 主任):在整个产前、产中、产后都有一些其它政策,像农业保险,农民拿20%,大概只有80块钱,其它的都由中央和省、市这几级财政,也包括区财政来进行负担。

    记者:它这个80块钱,它保的是什么?

    李长洲:比如像塑料棚,像里边的农作物,如果说整个大棚完全,比如遇到什么灾害出现问题了,大概最高能赔到7000多块钱。

    解说: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铜山区把发展高效设施农业当做农业产业化的一个重要环节,而在农业产业化方面,给予了大量的财政资金扶持。毕于瑞,中共徐州市铜山区委书记。

    记者:这方面补贴一共大概是多少钱?

    毕于瑞(中共徐州市铜山区委书记):我们到2011年的话,我们就达到了一点五个亿。

    记者:如果要是算上,比如省里的配套资金、国家的配套资金,你们这边整个农村在三农这块能够得到的补贴大概有多少钱?

    毕于瑞:这样来讲的话,我们每年从上级过来的转移支付,大概在13个亿。

    记者:假如说,你们现在没有提供这些补贴,你认为现在铜山区这些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能有今天取得的这个成绩吗?

    毕于瑞:有些项目可能会慢一点,因为它确确实实,这个设施农业,还是一个高投入的,高投入的一个产业。现在呢,中央和上级对三农非常重视,应该说这一块的转移支付的力度是越来越大,那么因此在这一块的话公共支出的水平是差不多的。

    记者:你是说江苏省和其它省和其它省?

    毕于瑞:在这一个点上是差不多的,在这个情况下,就要看你政府这个钱怎么花?往哪里投?我们的观点还是保重点,重点在哪?重点还是在三农、在民生。

    解说:但是记者调查采访时还发现,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资金只补贴项目,而不是按人头平均补贴。

    记者:那么为什么当时这些补贴要补贴在项目上?

    毕于瑞:农民他只有实施了项目,他才可能有收益,他才可能致富。

    记者:一个是授人以鱼,授人以网,是吧?

    毕于瑞:对,主要是起到一个引导作用,它主要还是不能靠政府的补贴,还是要靠通过土地的流转,实现我们产业化的规模化,通过规模化、园区化,这么一种生产产生的一种效益。

    解说:规模化是走向农业现代化的另一个要素,但规模化发展需要连片的土地,铜山区发展高效设施农业必须统一规划园区,统一配套建设沟、渠、路,才能让那些标准温室大棚真正发挥作用;土地承包以后,如果要把土地集中起来统一规划发展,就需要动员承包土地的农民流转自己的承包地。

    记者:那这个老百姓在这个过程中间有没有一些抵触情绪?

    陈洪利:有一部分农户有一定的想法。

    丁长夫:当时我们也是搞这个土地流转不大认识。原来都是种的小麦,种的玉米,改种这个大棚,把土地流转过来,也有人说不同意。

    解说:土地流转的问题在江苏省发展高效农业的过程中很普遍,同样地处江苏北部的阜宁县,也是高效农业发展迅速的地区也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记者:土地流转不太容易吧?

    王锦胜:应该说很艰难,就是老百姓有一种自给自足的思想,他宁可抛荒,他不愿意流转。

    记者:但是说到土地流转,一般人又两个方面的担心,是不是跟国家的18亿亩红线这个基本的土地这样的制度相冲突?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也是担心政府在插手这种土地流转的过程中,有一些强制农民进行流转的这样一个问题。

    王锦胜:对,这两个担心应该说是很现实的,总的粮食产量,我们主要是提高复种指数、优化种粮品种、提高机械化作业的水平、提高劳动生产力,这样它的单产就提高了。

     解说:近些年来,江苏省因为大规模发展高效农业提高农业生产的适度规模而流转了很多土地,但粮食生产依然呈现了连续八年的增长态势。

     王锦胜:第二个方面,我们是叫依法、有序,再深入细致地做好政策宣传工作,你需要要棚的,我就给你一个棚,不需要棚,我给你调出去,你愿意种农作物你继续种。

     陈洪利:把土地流转好,按照标准日光灯温室建设的面积统一进行规划,统一进行建设,然后老百姓按照分地的面积进行搞承包。

    解说:根据铜山区政府部门提供的数据,2011年铜山区高效设施农业亩产平均利润4500元,比种粮食作物提高了四倍左右的收入,以温室大棚为设施的高效设施农业是高效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高效农业在江苏省耕地中所占的比重已经达到了42%,高效农业给农民带来的经济收益每亩地大约增加2000元。从农民收入的组成来看无论是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还是发展现代农业都是在增加农民的经营性收入,而农民经营性收入只占农民收入结构的三分之一左右,其它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以及转移性收入增加也对七年收入倍增计划产生决定性影响。

     储纪录:目前我们江苏的农村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的比重已经达到67.5%

     记者:这个应该说是比例很高。

    储纪录:比例还是比较高的,同时制定了一些最低工资标准。

    吴沛良:我觉得我们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这快空间很大,从深层次来讲,还是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农民和市民的公共财政的保障水平还是差距比较大的。

    储纪录: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就是怎么推进农村的股份合作改革,把集体资产通过量化给农民,农民能够得到集体资产的分红;同时发展其它多种形式的合作经济组织,使这个土地等资源的要素价值化,能够体现出来,让农民得到财产性的收入。怎么提高农民的转移性收入?江苏主要功夫下在怎么提高农民的保障水平,农村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包括这个低保医疗保障、养老保障。

    解说:2011年江苏省农民收入的增长已经超过了城市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过了一万元,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