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刘路:中国最年轻的教授(20120401)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1日 22: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57c75c6cd7b49b39ffc696ea553674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串场:今年的3月20号,中南大学年仅22岁的在校生,因为破解了世界数学难题,被学校聘任为正教授级研究员,这一新闻迅速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热议。有的人为学校不拘一格的选拔机制鼓掌叫好,但也有的人认为这样的方式过于草率,并不利于人才的健康成长。 面对种种不同的声音,新闻当事人将会如何回应呢?《面对面》今天专访中国目前最年轻的教授刘路。

  人物封面

  刘路

  1989年出生

  大连人

  2010年10月破解世界数学难题之一西塔潘猜想

  2012年3月被中南大学破格提拔为正教授级研究员

  解说1:3月20号,中南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聘任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2012级研究生刘路为正教授级研究员,22岁的刘路因此成为中国目前最年轻的教授,与此同时,他还获得了学校给予他的100万元奖励。一时间,刘路成为各个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人物,但媒体的关注显然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在接受《面对面》专访的时候,刘路就执意要求在学院的办公室里进行,他并不希望在公众场合接受访问。

  主持人:在学校里面只要是公开的场合你都很拒绝媒体和你的接触?

  刘路:对,因为就是,一个是影响不太好。

  主持人:哪方面会有影响呢?

  刘路:因为会造成一些负面效应什么的。

  主持人:你很在意别人的眼光吗?

  刘路:不是很在意。但是这个的话你也不能完全不考虑。

  主持人:你一直是这样吗,就是一直是在一个很坚硬的外壳下保护着自己吗?

  刘路:我觉得我没有什么特别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就是其实大部分的情况下,我也没怎么,一般都是比较算是比较挺好的,也不跟别人犟或者怎么回事儿。但个别的情况下,如果要坚持就一定要坚持。

  主持人:这是你的原则吗?

  刘路:也不算是原则,可能是有点钻牛角尖吧。

  主持人:是这一段,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期才有的这样的习惯还是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刘路:一直以来都,因为有的时候别人会越说我越不想去改变一下。

  主持人:但是可能你这样一个身份,又是这样一个热点的新闻人物,大家会觉得对于刘路来讲膨胀了架子大了。

  刘路:我觉得我这人还真没什么架子,只是有的时候会比较坚持。但如果是,别人这么觉得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主持人:你不在意外界这样评论你吗?

  刘路:我是没想那么多,可能一时比较犟吧。

  解说2:走在校园里,刘路和在校的大学生并没有太大区别,惟一不同的是,他现在出门更喜欢带上一顶帽子。即使不想引人注目,但22岁就当上了正教授,刘路的一举成名还是让中南大学的同学们感慨万千。

  采访刘路的同学:我觉得是好事。就是他至少证明了学术,学术上的成就跟他的年龄没有很大的必然联系,我觉得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最大的一点就是你只要感兴趣,只要能继续做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会成功的。

  但也有人质疑,这个正教授的头衔对于刘路来说是否言过其实?

  主持人:但是突然给了你正教授级的研究员的话,大家就会觉得可能有一些过了。你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刘路:首先评教授的话,他是要考察你的资格阅历,他分几部分,一个是看你在学术上的一些成果什么的。另一个就是看你的学历,包括工作经历什么的,还有之前所做的一些项目什么的。 如果是从这些方面来讲,我主要欠缺的是在阅历这方面,所以说这次,这次评教授是破格体现,很多人都觉得破格是破在阅历这方面的,还有就是之前做过的项目也很少,因为我学生刚毕业,然后没做过什么项目。

  主持人:但你认为现在自己的能力能够支撑起正教授级这样的荣誉吗?

  刘路:能力是看哪一方面,如果我是继续做数理逻辑这方面的话,继续沿着我之前的道路前进的话,我个人觉得,我个人觉得我这个,因为我可以这样说。很多人从博士毕业到他们评为教授这期间,他们的水平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主持人:你有什么依据做出这样的判断呢?

  刘路:因为就是,我不知道作为记者这一行。比如说您作为访谈的主持人的话,我不知道您有没有这种体会,就是可能你做一年的时候,你访谈了10个人之后和你访谈了一百个人,水平差别也不是很大,因为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我想差不多是这样。

  主持人:但是是盛名之下难以承受之重?

  刘路:你是说我会不会考虑它给我带来的压力什么的。首先在当时他们说要评副教授的时候,因为当时也没有提到新闻发布会之类的事儿,如果只是评为教授或者副教授,而不对外公布的话,那么压力就只是说要对得起这个职位,负得起这个责任。/因为只要我去努力学习做研究,我觉得就对得起这样一个职位。 当然很多人会说你必须要做出怎样怎样的成果才能对得起这个职位,可能有,就是在公布之后,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期待,那么这种期待是一种压力。

  解说3:刘路的一举成名得益于他破解了世界数学难题之一的西塔潘猜想,虽然这一猜想的破解发生在两年前的2010年,但好运因此不断地降临到刘路身上。2011年,刘路本科提前毕业,破格录取为硕博连读生。今年3月20号,中南大学又破格聘任刘路为正教授级研究员。

  采访刘路的导师:因为一个体制问题,人的习惯等等,就像我当年从副教授提到正教授的时候,我也感觉到很突然、很震惊。

  但也有人不禁担心,如此一帆风顺是否对于刘路今后的成长不利?

  主持人:当时校长告诉你要评你为教授级这样一个研究员的时候,你自己的内心有没有犹豫?

  刘路:这个犹豫指什么?首先它评这个东西,再加上这些奖励的话对我的学习还有生活是有极大的改善,学习条件是很大的改善,对我以后的发展是有很大的益处的。

  主持人:那接受奖励就够了嘛。

  刘路:因为这个决定首先,一开始跟我说的是评副教授,这首先是别人对你的一个,别人是想要对你好,对你好的话,你去拒绝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道理去拒绝,而且这个又是校长决定的,不管是谁做出这样的决定,这都对我是有利无害的,所以我觉得没有道理去拒绝,我为什么要拒绝呢。

  主持人:正因为是破格的,所以很多人觉得对你有一些“捧杀”,甚至是拔苗助长这样的一种担忧。

  刘路:他们所担心我是这样理解的,他们就是这样想,可能是一个年轻人突然给他这么多的荣誉还有物质奖励,可能他会觉得有一种自我满足感,然后就觉得不需要再奋斗了,我个人确实没有把这个当做是一个最终的一个,没有把这个当做是已经功成圆满了。如果我现在,如果把它当功成圆满的话,其实一条很方便的选择是继续做,计算里面继续沿着我现在所做的方向继续走下去,这对我来说是最轻松的一种选择,但是我个人的性格还不甘于这一生只做这么一个领域。

  解说4:2010年,刘路还是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这一年的8月,他开始自学反推数学。通俗地说,反推数学是数理逻辑的一个小分支,通常数学大致是从公理到定理的研究,而反推数学则恰好相反,是从定理到公理的研究。就在自学反推数学的过程中,刘路接触到了拉姆齐二染色定理,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证明强度一直是海内外学者研究的重点,尤其是1995年,英国数理逻辑学家西塔潘提出了关于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证明强度的猜想,这便是西塔潘猜想。

  主持人:你当初是怎么接触到这样一个猜想?

  刘路:就是在看一些文献的时候,这些文献跟多都会提到这个问题。

  主持人:那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一个猜想感兴趣?

  刘路:我当时并不是在做这个问题,但我确实还算比较关注它了,因为这个问题大部分论文在提到它的时候,都会说它是数学中最主要的问题之一。 所以说它的地位在反推数学上还有计算理论中还是很明显。

  主持人:在国际数学这样一个领域,到底它是一个多么难的这样一个猜想,是多么难的一个题,很多人没概念。

  刘路:这个没有谁能说清楚。如果从解决的时间来看,它并不是一个特别困难的命题,因为在数学界有一些命题是甚至是300多年。但是说一个命题的重要程度,通常并不是说仅仅取决于这个命题它存在的悬疑的时间,包括有一些得了菲尔兹奖的数学家,他们的命题也是20几年,或者是20年左右这样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除了这个的话,其它的因素,其它的标准就我也不是很清楚,再一个就是看研究这个人的人数多少,这样。

  解说5:与大名鼎鼎的哥德巴赫猜想相比,西塔潘猜想不过是众多数学猜想中的一个,尽管知名度与影响力都与哥德巴赫猜想相差较远,但西塔潘猜想自从1995年提出之后,却一直未能被数学家们所破解。那么刘路这名数学专业的本科生又是如何来破解西塔潘猜想的呢?

  主持人:真正有核心突破这样一个关键的环节用了多长时间?

  刘路:它是这样的,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月,如果你要把这两个月,你要让我统计哪些时间是一定和做这个猜想有关系的话,我首先肯定能排除掉吃饭睡觉这个时间,因为我当时虽然是在做别的问题,做好几个问题,但是这几个问题相互都是有一定关联,它们用的方法其实和这个解决这个西塔潘猜想这个问题所用的方法都有相似之处,有思想上也有相互可以借鉴的地方。可以说我解决西塔潘猜想,就是解决这个猜想的时候,所用的这个方法是得益于我那一段时间的思考。

  解说6:在普通人眼里,数学总显得乏味而枯燥,但喜爱数学的人却能从中发现乐趣,当年致力于攻克哥德巴赫猜想的大数学家陈景润就曾经被称为“痴人”。在《面对面》采访的现场,刘路在黑板上写下西塔潘猜想的相关内容时,他几乎是信手拈来。

  主持人:就是你们看到这些数字和普通人看到这些数字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吗?

  刘路:对一个数学的一个定理,或者是一个内容,在一个懂行的数学家,他看的时候脑海中想到的东西和外行肯定是不一样的,外行肯定会看不懂,但是他脑海中肯定会想一些他思考的时候想的一些,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是很生动,他思考的东西。

  主持人:数学带给你的乐趣是什么呢?

  刘路:它本身就是一个很优美的东西。

  主持人:你称之为优美,从哪儿能感受到这一点呢?

  刘路:就比如说这个哥德巴赫猜想,它说的就是每个偶数都分解成两个质数的和,然后那个,然后验证了很多很多类的,几百万的好像,然后都没有出现。 但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东西,就是一个小学生都能够看懂的命题,却很难证明,已经几百年了,都没有人证出来。曾经有人证了一个近似的命题,最接近的一个命题吧,但是这个命题,这个哥德巴赫猜想还是没有解决,就是这个命题内容很简单,看上去就是觉得是对的,经过验证也觉得是对的,但是就是没法证明,这也是它数学让人着迷的一点。

  解说7:即使不是刻意去破解西塔潘猜想,刘路对于数学的着迷也足以让幸运之神降临到他的头上。2010年10月的一天,刘路突然想到,利用之前用到的一个方法稍作修改就可以证明西塔潘猜想。

  主持人:在想到那样一种破解方法之后你当时的心态是一种怎么样?

  刘路:就是当时意识到这个方法可以解决这个猜想的时候,当时是很兴奋。

  主持人:有和别人去交流过这个事儿吗?

  刘路:当时没有。

  主持人:在你想到这样的一个西塔潘猜想的破解方案之后,你用多长时间把这个完成的?

  刘路:写论文是一周,改论文用了很长的时间,就是后来写稿的时候发回来然后改。

  解说8:刘路对国际数学界十几年来悬而未决的“西塔潘猜想”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将证明过程用英文写出来后,投给了美国芝加哥大学主办的《符号逻辑期刊》。但是在投稿的时候,他的署名并不是刘路,而是刘嘉忆。

  主持人:那后来为什么决定把这样的一个论文直接寄到国外

  刘路:这不是什意外的或者是什么不可理解的决定,因为学术都是这样,就是想一些问题,然后觉得直接写出来,就写成论文投稿,大部分都是这样。

  主持人:为什么在国外发表论文的时候会用另外一个名字,而不用你现在的名字。

  刘路:因为我当时想改成刘嘉忆这个名字,但是公安局不让改,所以我就想先使用一段时间,因为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主持人:很多人觉得担心或者是没采用的话,可能会,可能会这样的话,就是不至于太尴尬。

  刘路:没有什么尴尬,首先这个事情知道的人顶多也是为你投稿,然后当时顶多也是主编知道,我自己知道,也没别人知道。

  解说9:2011年,刘路破解西塔潘猜想的论文在数理逻辑领域的国际权威杂志《符号逻辑期刊》上登载,该杂志的主编在向刘路表示祝贺的同时,也邀请他于当年9月前往美国芝加哥大学,参加数理逻辑学术会议并做专题报告,刘路也成为这次会议上惟一一名来自亚洲高校的参与者。

  主持人:为什么这样一个国际难题,十几年之内,很多大家都在不停地投入精力在研究,都没有破解,为什么是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呢?

  刘路:我做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不是说看着这个问题,我就是想要解决它,我当时完全没有注意这个问题,而是在想别的一些问题,再想别的问题的时候,然后发现了一些方法,然后后来才,然后又突然发现自己发明了这个方法可以用来解决一些其它的猜想,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当然别的专家,肯定做研究的时候也是做,它不可能说十几年,或者是整整几年都一直盯着这个问题,他可能也是一会儿换这个、一会儿换那个问题,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像这样的问题没有人会去,很少有人会专门盯着这个问题去做。

  主持人:/很多人都是很好奇,所以就是会觉得这种灵光一现突然顿悟的方式,怎么就会那么容易地就发生?

  刘路:这个我觉得真的没有什么,真的说不出来这个为什么,那为什么,为什么JK罗琳就写出《哈利波特》,这个怎么说呢,真的没法去说。

  解说10:刘路在短时间内破解出西塔潘猜想,让身边的人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因为在中南大学就读期间,刘路的成绩算不上优异,在学院里的排名一直是中等水平。即使是在中学阶段,刘路的表现也与成绩优异的学生也相差甚远。

  主持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在班里?

  刘路:波动挺大的。就是比如说我们学校的话有600多个人,然后我考过500多名,也考过30几名,就这样的。

  主持人:那这完全是一个波谷和波峰的一个关系了?

  刘路:对。

  主持人:那你有思考过为什么会反差这么大吗?

  刘路:它主要跟,就是我觉得跟什么状态,有的时候就是考试多了的话会比较厌烦,我进校第一次考了30多。

  主持人:那不挺好的吗?

  刘路:进学校第一次考的。然后中考的那次在学校考,我中考的时候那次排名在我们高中都是500多名,后来就是,考试的话,后来因为考试次数越来越多,然后可能就,可能是有些厌烦,对这个,然后考试的名次是越来越靠后的。

  主持人:但是对于很多学生来讲,考试是一个必须要过的坎儿,

  刘路:现在考试是一个必须要过的坎儿,是这样的,我认同。

  主持人:那为什么会那么厌烦啊?

  刘路:厌烦不是说主观上厌烦,它像你总吃一个东西就会腻一样,假如说世界上就只剩下一种食物可供你吃,然后你每天不吃它就饿死了,然后你天天吃,难道就不会厌烦吗?

  主持人:那厌烦以后怎么办呢,怎么去调节自己呢?

  刘路:没有刻意去调节。

  主持人:可能像你这样,能够在这么年轻就有这样成就的人,在学习的阶段应该是非常刻苦的,

  刘路:我个人觉得我学习是刻苦,但是要看哪方面,为考试做准备是一方面,学习又是另一回事儿,我觉得为考试做过多的准备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所以我通常情况下,我不会为考试刻意去做特别的准备。

  解说11: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考试往往成为检验学生学习能力的惟一标准,但因为内心排斥考试,刘路的数学天赋并没有过多显露。在高中阶段,对数学感兴趣的刘路并没有参加学校举办的奥数班,也不打算通过奥数比赛夺得名次,来为自己赢得高考加分的砝码。

  主持人:既然感兴趣,为什么不愿意参加这样的一种专门的学习呢?

  刘路:我觉得就是奥数的话,它总的来说也是,它主要还是以提高分数为目的的,/总之我对这样的活动就不是很感兴趣。

  主持人:我发觉你特别厌烦分数这两个字。

  刘路:对。

  主持人:但是如果没有分数来衡量你,你靠什么来证明你的价值呢?

  刘路:分数它的确某种程度上可以证明一个人的水平,但是我觉得为这个东西过多地去把精力浪费在提高分数上是不值得的。

  主持人:那应该耗费在什么地方呢?

  刘路:我觉得就是能学到了知识就可以了。

  主持人:但是你学到知识为什么在试卷上不能够反映出来呢?

  刘路:我觉得我个人的话,就是跟我的习惯有关,就是比较马虎,有的时候厌烦的话,读题目不是很认真,然后就是各种漏什么的。

  主持人:这样一个马虎的性格是不太适合搞数学的,因为数学这样一个领域,别人认为是很严谨的。

  刘路:我不认为学数学需要很严谨,我不赞同那句名言。

  主持人:你不在意严谨的话,那在意的是什么?

  刘路:首先一点,数学家在工作的时候都是靠直觉的,它表面上看那些东西都是很枯燥、很冗长,但是在数学家的头脑中很快就会完成,他们的头脑中都是形成了一些东西的时候,并不是严谨的,一步一步的,都是靠一些直觉,都是靠不严格的直觉去进行推理的。

  解说12:凭借着直觉或者兴趣进行推理思考,在学习的过程中,不追求分数甚至结果,这使得刘路的数学考试成绩一直都不理想。但2008年高考结束之后,刘路又偏偏选择了数学作为自己的专业,他的父母当时就表示反对。

  主持人:他们反对的理由是什么呢?

  刘路:因为学数学的话不太好找工作,尤其当时我是喜欢纯数学,他们觉得如果是学纯数学的话,一个是不好找工作,再一个如果学纯数学应该是成绩比较好的才适合学纯数学,所以他们就觉得我不适合学这个。

  主持人:父母的这样一种思想对你没有影响吗?

  刘路:父母是劝过我,但是我有的时候是,就是,因为一个是我的风格就是自己喜欢什么就做什么,然后所以对父母的劝说可能会,就是可能这段时间,父母说了我,然后我就稍微改变一下,但是慢慢慢慢地又回到了原先的那种状态。

  主持人:可能你在父母眼里这是一个很叛逆,不太听话的孩子吧。

  刘路:是。我父母有的时候,举一个例子,他们希望我在考试上多花点功夫,但是我可能就是他们说的时候然后说完之后,我可能会稍微朝这方面努努力,但是因为他们各有各的工作,因为平常高中的时候我也是住在我姥姥家,他们也不在我的身边,所以我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自由,就是托管状态。

  解说13:因为刘路的坚持,这种相对自由的状态一直延续到他考上中南大学。按照刘路自己的规划,他准备在大学毕业之后出国留学,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刘路会用英文写下破解西塔潘猜想的论文,并直接将它投到国际权威学术期刊上。而这篇论文的最终发表,让刘路觉得自己选择数学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主持人:当时什么样的感觉,能告诉我吗?

  刘路:当时比较欣喜跟父母一说,然后觉得这样的话父母就不像以前反对我学数学了。

  主持人:那次是主动告诉他们的是吗?

  刘路:我当时跟他们提了一下,/因为那会儿也没有什么新闻报道,他们觉得就是发了一篇论文。 我当时跟他们说,主要就是发这篇论文对申请出国留学是有很大帮助的,他们属于将信将疑这种情况。

  主持人:那对你学习数学的态度他们有变化吗?

  刘路:当时还变化不是特别大,/因为我当时打算做纯数学,然后因为我的成绩的话,申请出国不大好申请,你比如说我的GRE、托福什么的都不是太好,所以说他们就担心,说这一篇论文会不会,就是能起到那么大的帮助作用。

  主持人:你今天破解了这样的一个难题,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如果说纯数学的路走下去,可能有很多人是干了一辈子没什么成就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会觉得自己的选择当时是正确的吗?

  刘路:这个我觉得我不会觉得是错的,/因为我现在在纯数学里面,其实做得也是很小很小的贡献。 但是即便我在这个领域奋斗了一生,也没有做出我想要做到的那种成果的话,我会比较奥恼,但是我不会后悔我这样的选择,是,我不会后悔这样的选择。 因为我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主要的。

  主持人:我不知道父母看到你今天拿到了这样的一个荣誉,身份上的变化,当时父母的反应怎么样?

  刘路:一个是告诉我,不要太骄傲,然后他们当然也是为我高兴吧,就是说,就是祝贺我。

  解说14:因为破解了西塔潘猜想,从2011年开始,刘路被破格录取为硕博连读生,师从著名数学家侯振挺教授。刘路的生活似乎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大多数时间,他还是会去图书馆,或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进行学习和研究。有时候,他也会跟自己的导师进行一些交流。

  主持人:就是你有了这样的一个教授级的身份之后,你再去和师长辈交流的时候,可能师长辈都会觉得你都是教授了,我怎么再和你进行这样的一种传授,

  刘路:教授与教授之间相互讨论,甚至相互学习我个人觉得也是正常的,我能够我只要去向别人,如果是向别人去请教的话。那因为我现在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至少我导师对我的态度是没有变化的,因为大家已经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也不会说你突然评为教授,然后我对你就会态度上有一个很大的转变,如果有的话,我个人觉得这个两个人接触多了就会,就好了。我其实不太知道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你。

  解说15:即使已经成为一名正教授级的研究员,刘路和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两样。思考数学问题的时候,他可以安安静静,但是来到运动场上,他也享受着奔跑的速度,他还曾经在学院举行的运动会上获得400米的冠军和1000米的第二名。在刘路的大学宿舍里,有些凌乱的衣柜,随意摆放的书籍,悬挂着风铃,还有哈利·波特的贴画,都传递出刘路的个性特征。

  主持人:去了你的宿舍,看了你的衣柜,我觉得和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

  刘路:像衣柜还能怎么弄出花来。

  主持人:哈利波特有各种各样的魔法,如果说你有魔法的话,你特别希望在现实中拥有一种什么样的能力呢?

  刘路:这个它首先是一个创造性的问题。

  主持人:你不是喜欢创造性的问题吗?

  刘路:首先这个你没有规定这个说,就是你问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如果我可以拥有一种魔法,我想要这个魔法能做什么,但是你没有规定这个魔法的框架。

  主持人:不给框架,你的空间不是更大吗?

  刘路:如果没有框架的话,可能我学数理逻辑有这么一个习惯,没有这个框架的话,这个问题我只能是做自己的理解,自己给他施加一个框架,没有框架的问题是回答不了的。

  主持人:就是所有数学研究领域的学者都会先思考一个框架,然后需准备和回答吗?

  刘路:即使很模糊,但也会有一个,他脑海里会局限于一个范围,然后在这个范围里面去回答。 他会自己去想象一个框架,就算他没意识到,他也是有那样的一个框架。

  主持人:那比如我施加一个框架,在一个现实生活里面,你希望拥有什么能力,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发生很大的改变,或者让自己的事业发生很大的改变?

  刘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希望我自己能够更聪明一些吧。

  主持人:你现在已经够聪明了。不是吗?

  刘路:就是某些方面吧。人总是就是说希望自己更好一些。

  主持人:如果拥有了这些东西的话,可能对你的事业会带来更大的帮助,意味着你还有新的目标是吗?

  刘路: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说学习数据挖掘这个领域,就是想在这个领域做出一些,做出一些工作来。

  解说16:当人们以为刘路将继续沿着数理逻辑的道路前行时,刘路却将数据挖掘作为了自己新的目标,这个决定就和当时刘路破解西塔潘猜想一样出乎人们的意料。对比曾经将全部精力用于攻克哥德巴赫猜想的大数学家陈景润,刘路的选择也让人们对于他今后的学术研究有些担心。

  主持人:你对自己有这样的担心吗?

  刘路:我对自己没有这样的担心,因为我是想要就是说换一个新的领域,这个决心是很(大),如果你现在说让我继续去研究这个方向一直做几十年都不改变的话,那对我来说是一件,我自己都觉得我个人很难接受这样的现状。因为我就是喜欢兴趣很广泛一个,就是喜欢在各个领域里面都去尝试一下,是这么一种状况。

  主持人:但是有很多大家都是在一个领域内做到了极致最后才有的成就啊。

  刘路:是这样的,就是说这是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风格,/但是有的领域,比如说某些领域它可能是交叉学科和各个学科都有交叉,然后它这个领域里一做就影响比较广泛。数理逻辑的话它是纯数学,在实际应用当中没有什么应用,以前的话是在计算机,对计算机的发展曾经一度起到过很大的应用。但是在实际应用方面也不是特别的突出。所以我想这个领域的话,我想不是很大。

  主持人:但是对于很多做数学领域来讲的话,他们不去考虑这种意义上的东西,他会考虑我在这个学术领域能不能拿到更多的成就。

  刘路:因为我现在是把自己当成这样一个正在奋斗的年轻人,然后我觉得趁年轻多学点知识也好,这也是一个因素。 我想再学一些别的领域的知识。而不是一直一直地去做数理逻辑方面的研究。

  解说17:作为刘路导师,侯振挺教授又是如何看待刘路做出的选择呢?

  候教授:我只是感觉这个孩子很有发展的空间,因为搞数学的人,尽管年轻都有这么好的表现,应该是罕见的。

  解说18:3月23号,在中南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的第三天,刘路正式办理了正教授级研究员的手续,这意味着在100万元的奖励之外,他还会有自己的工资收入。而这个时候,刘路的同班同学即将大学毕业,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忙于找工作。

  主持人:但是刘路突然就功成名就了,达到了许多人很多年都难以达到的这样一个位置。

  刘路:这个就是要看你怎么看,就是我觉得还是个人还是站在一个起点上,因为我觉得既然如果我是想做一个全新的行业的话,那我在这个行业上,现在只是刚刚开始一点,所以我是站在一个起点的问题。

  解说19:面对这位就出现在身边的教授,不少同学对于刘路的成功也有所感悟。

  同学刘洋:那天我看了一个演讲,我觉得他说得特好。里边说,你填了你父母最喜欢的大学,你选了最容易拿学分的课程,你拿什么来说我要过上自己最想要的生活。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的,他不像我们,就是在中国的这种教育之下,我们把梦想抛弃了,就是屈服于现实,失去了自己的兴趣,然后不再追求这些,只是一味地追求,我拿个文凭,找个好工作。

  解说:20:到目前为止,刘路依然是按照自己的兴趣在选择学习、研究的方向,他的未来发展会怎样就如同许多尚未破解的数学猜想一样,悬而未决。近段时间,新闻媒体对刘路最关注的,也是他未来的发展。

  主持人:如果你想和媒体沟通的话,你最想告诉媒体的是什么?

  刘路:对,其实我是想让媒体知道我学习这个数据挖掘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和我原来做数理逻辑这个领域是不怎么相关的,然后我申请了新的数据挖掘领域的一个,申请了伊利诺斯大学的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的项目,但是没有成功。因为上次媒体在讲完之后,国外有一些华人老师,个别的华人老师,还有国内的个别一些几个老师,跟我联系了一下,问我愿不愿意去学习某个领域,去深造一下。所以这次我也是想借这样的一个机会,就是给自己做这样一点点宣传吧。

  主持人:其实我挺喜欢你这样直率的性格。

  刘路:因为就是做这样一篇学术论文,如果不是宣传的话,那可能也并不会在业界,数理逻辑以外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这其中有一些巧合的因素,有一些幸运的成份在里边。

  主持人:可能对于你的未来来讲,授予这样一个教授级的研究员是利还是弊,可能也是一个猜想。

  刘路:因为我现在也刚刚接受这些,正教授级的,然后我感受的就这个头衔还有现在什么,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变化。

  主持人:看来对于你未来的猜想,只能用时间来破解了。

  刘路:自己的努力肯定是最重要的,而且也是全新的领域。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