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控烟失控?!(20120322)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2日 22: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a662bf2e2154011a73cfde5fd393d6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在今天节目的开始,先来回顾一段并不愉快的往事。2008年的时候,全球在南非德班召开过一个国际控烟大会,在这次会议上有200名与会的NGO代表,给中国评出了一个奖,什么奖?叫“脏烟灰缸奖”,不妨看一下这个图片。这个奖项我们也是第一次得到。

    再来看一个数字,这是去年的时候,由中外专家发布了一个“中国烟草使用与烟草控制联合评估报告”,那么在评估我们国家控烟政策执行力度的时候,专家评了一个分数37.3分,满分是100分。由此可见,从2008年那次获奖到去年控烟的状况并不乐观。

    为什么要提这两次并不愉快的往事?因为在眼下的新加坡正在召开第15届世界烟草和健康大会,中国的控烟状况自然就成为各方关注的一个焦点话题。为什么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国的控烟的进程并不理想?中间的障碍和阻碍到底又是什么呢?

    “迈先无烟世界:全球规划,本地实行。”这是正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5届世界烟草和健康大会提出的口号,这也是该大会40年来第一次在东南亚举行,举办地新加坡是吸引率全球最低的国家之一,目前约为14%,他们计划将在2020年,把这个数字继续降到10%。

    洪合成 新加坡保健促进局首席执行官:在未来几年,我们将把更多精力放在年轻人身上。因为有调查显示,大约有80%的吸烟者是从21岁以前开始吸烟的。

    烟草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目前唯一合法害人的产业”。从1967年开始,世界烟草和健康大会就一直致力于全球范围内的控烟行动,过去的14届大会中,虽然主题从关注女性、青少年吸烟等问题,到增加烟草税收和禁止烟草广告等不同,但是他们每年都会积极地宣传“禁烟要从最基层做起”。

    洪合成:在控制烟草方面,光立法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自下而上的行动。为了做到这点,必须做好社区的工作,要这样做的话,就需要举办一些公众的和群体的社会活动,更需要建立一个本地化的无烟生态环境体系,最后不仅政府不希望民众吸烟,就连民众自己也不愿意吸烟了。

    吸烟虽然被世界烟草和健康大会反对了40多年,但直到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的192个成员国,才通过了第一个限制烟草的全球性公约——《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从那儿之后,一个无烟世界的目标被反复提及。虽然很多国家在烟草的成份、包装、广告、促销、赞助、价格和税收等方面均做出了明确限制,但全世界的吸烟状况并没有得到很有效的遏制。

    每年全球因为吸烟致死的人数达到了600万人,如果不加遏制,这个数字在2030年将会达到800万。这是世界卫生组织2011年7月在其报告中所提出的担忧,而在全球超过10亿的烟民中,80%是来自于中等和不发达收入国家,其中中国的统计数据尤其值得我们警惕。目前,我们已经是全世界烟民数量最多的国家,超过3亿。作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缔约国,六年来,我国的控烟效果也并不理想。在去年发布的“中国烟草使用与烟草控制联合评估报告”中,在评价我国对控烟政策执行情况中,平均得分仅为37.3分,满分为100分,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履约情况也处在一百多个公约缔约国的最末几名。在今年的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就对记者说,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们的进展良好,中国需要做许多工作。

    主持人:这次在新加坡召开的会议,大概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两千个多代表参与,会议的主题是“向无烟世界迈进”,主要就是希望各地进行多渠道的控烟,而且要结合本国和地区的实际来制定禁烟的政策。在会议一开始的时候,第一天陈冯富珍女士就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必须加大努力劝阻吸烟的行为”,显然人们非常关注中国当下正在进行的控烟的行动。本台记者阿力木斯也在现场进行采访,我们来连线他。

    阿木,你好。首先你通过这几天的与会,你觉得大家对于中国的控烟进程关注度是什么样?你观察到的细节都是什么?

    阿力木斯 本台记者:在这几天的会场上,对于中国的关注是非常多的。举一个例子,我们的证件上有“中国”的字样,所以很多与会代表会看到我们证件,跑过来向我们要中国方面材料,因为他们以为我们也是与会代表。另外,在这几天会议中,我们看到跟中国有关的权威发布也好,或者一些研讨也好,往往会有很多形容词,比如说“第一”、“最大”、“最快”,但是这些形容词形容的事情往往是我们的烟民数量、我们的烟草业现在创立的往上升的增幅,还有我们跟世界其他烟草吸烟人群下降趋势,我们可能跟这个趋势反而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些形容词往往都跟中国有关系。

    主持人:那么既然是很多国家和地区参与的一次世界性大会,免不了会有比较,那么在比较的过程中,你作为观察者、报道者,你的体会是什么?

    阿力木斯:首先,我回到主持人最开始说的问题。这次大会名字应该叫“烟草或健康大会”,因为这是从英文直接翻译过来的,它说明这不是一个烟草业和健康领域合作的大会,它是二选一的大会,要不然选择健康,要不然选择烟草。

    另外,我们还发现这次对于青年的关注也是非常多,对于青年人群,包括12岁到16岁,甚至于是潜在的客户的人群,对于他们的争夺也是非常激烈。

    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是今天下午也有我们中国的专家也进行了一些演讲,在演讲的过程中,有一个事情我印象很深,当专家们提到在中国控烟工作和发展烟草行业的工作,都会来自于同一个政府部门的时候,与会代表都发出了一些笑声,甚至发出了很惊讶的声音,因为在其他国家往往控制烟草工作可能跟烟草业并不是由一个部门来执行。

    最后一点,给我们另外一个亮点,东盟在这次会议上专门派来了东盟秘书长,在这次大会上宣布的东盟要做一个“无烟东盟”,因为东盟由十个东南亚国家组成,人口将近6亿,在这么大一个范围内,要提出“无烟东盟”的口号来讲,说明各地政府现在重视程度非常多。

    主持人:谢谢阿木。非常羡慕他,因为他能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全世界最低的吸烟率国家进行常住。反观我们自己国家的数字又是什么?中国烟民数量是3.5亿,占世界烟民总数35%,超过1/3。2011年中国卷烟销量上升到2.4万亿支,比2004年增加了28.76%,中国也是全球烟草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

    当我们看完这组数字的时候,如果站在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角度,这绝对是一份非常漂亮的成绩单,但是如果我们站在民众的健康和公众卫生条件改善的角度来说的话,完全反过来了。

    刚才我们说到,2004年到2011年卷烟销量上升了28.76%,在这几年间,我们国家的控烟进程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步骤呢?2005年的时候,我们国家加入了世界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1月9日正式生效,而在2011年1月9日,中国承诺室内公共场所和室内工作场所实现100%的禁烟,但是我们遗憾地看到这些目标都没有实现。

    因此,在回顾这些年的控烟进程的时候,只能说是遗憾。我们的问题是在过去几年,中国的控烟进程到底是控还是没控?控又是怎么控的呢?我们继续往下看。

    这些数字正是作为全球烟草最大生产国及消费国中国的现状,控烟急不可待,而行动其实早已展开。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全球约150个缔约方加入了该公约,按照公约要求,我国要在五年内实现公共场所禁烟,广泛禁止所有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而我国也承诺,三年内,即到2009年,做到香烟包装的健康警示标签大而清晰,占主要可见部分50%或者以上,至少是30%,不能简单标注“吸烟有害健康”,而是要提示消费者吸烟可能导致肺癌等严重疾病。从我国2006年1月正式实施公约至今,六年过去了,这些约定及承诺完成得怎么样呢?  

    这些触目惊心的香烟包装都是在国外销售的香烟,与之相比的是我国的香烟精美包装上的几个警示的文字。近年来,我国有150余个城市都出台了地方性控烟条例,但一些城市五年来,甚至没有开出过一张关于禁止吸烟的罚单。

    根据2010年中国控烟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在履约的五年内,不仅全民吸烟率没有下降,二手烟的受害者却在三年内增加了两亿人,吸烟导致的死亡率比例,已经由2000年的12%跃升至16%,每年120万的死亡人数,已超过艾滋病、结核、交通事故的总和。

    然而伴随着中国控烟效果不佳的,却是中国烟草经济的快速发展。从2008年开始,在中华等高档烟之外,不少超高档的天价烟不断出现在市场上,泰山儒风,云烟软礼印象,典藏金圣,境界玉溪等,零售价都在每条千元以上。在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一份卷烟市场分析中显示,2010年上半年,全行业实现卷烟销量2519.5万箱,同比增长3.5%,卷烟批发销售总额4461.4亿元,增长16.7%。其中黄鹤楼、玉溪、云烟、真龙、中华、芙蓉王等这些一类烟销量更是同比增长近30%。而从2003年起,烟草行业利税基本保持两位数增长,2011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烟草行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达10111.4亿元,而中国烟草总公司1177.01亿元净利润,也仅稍稍落后于A股三大巨头的工行、中石油和建行,可以排在A股赚钱机器的第四位。

    主持人:在我们国家烟草业一直是一个重要的产业,连续15年,在创收大户里面名单上都有它。我们不妨看一个数字,全国烟草行业2011年实现的利税是7500亿元,上交国家财政6000亿元,增长都是百分之二十几。在我们国家加入《烟草控制公约》的第一天起,到底是要健康还是要经济发展,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参加这次新加坡“烟草或者健康会议”的中国专家杨功焕。

    杨主任,您好。根据我们通过一系列的数字也看到了,我们政府一方面是加入了联合国控烟公约,我们也承认要控,但是另外一方面,数字显示,我们也在支持烟草业快速发展,到底我们的态度是什么?是控还是不控?

    杨功焕 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我想如果我们政府签署和批准公约,基本的态度应该是控,但是事实上表现出来控得并不好。原因在于像去年发布的报告中,事实上烟草业的干扰导致这次控的结果不佳的表现。

    主持人:想控,但是控得并不好。

    还有一个现象,因为按照《烟草控制公约》的话,中国作为缔约方,应该两年以前开始执行公约第11条,关于烟盒包装标签这样的要求,就是在眼盒上印制的警示信息应该占可见部分50%以上面积,最少也不能少于30%,但是我们看目前中国市场上流通的这些香烟包装非常华美,甚至在中南海香烟上还有这么一句话“每消费一盒中南海牌香烟就向希望工程献一份爱心”,如果看到国外还有境外销售的香烟,香烟盒上来都是触目惊心的毁坏健康和和肢体一些标志。一方面我们要履行公约,应该鼓励大家不吸烟,为什么在我们的烟盒包装上如此华美,似乎又是鼓励大家去吸烟,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杨功焕:这就是我刚刚说到的,这是由于烟草业的干扰,因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按照履约机制的分工,把执行11条的功能交给了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同时也是烟草总公司,所以要把标签改成健康警示语,交给一个烟草企业来做,他自然不做,所以这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中国为什么控烟控得不好,那就是鉴于来自于烟草业的干扰。

    主持人:而且有一个现象,工信部既是我们国家主导控烟的部门,同时又是行业的主管部门,所它这样一个角色也是让他很矛盾,这个劲都是拧着的。

    杨功焕:你说的很对,所以中国如果要控好烟,最关键的是要把政府部门的功能和烟草业分离开来。如果暂时做不到,至少要把公约的履约机制从这个部门移走,烟草公司或者国家烟草专卖局不能够来主导公约的履行。如果再保持这样的形式不变的话,那么再过五年也很难谈到中国的控烟有实质性的进展。

    主持人:我们也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这些年烟草企业不断加大在公益活动方面的投入,比较有争议、比较有名的这么一个现象,在几年前,就是世博会的时候,上海烟草集团公司曾经向世博会,给了两亿元,大家关注下,因为违背了联合国公约,所以又退回来,这只是比较极端的例子。

    还有一个数字能够显示,2009年9月到12月,以这个为例,有52家烟草企业捐赠公益和文体活动79起,覆盖非常广,覆盖15个省份的40个市县。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当烟草企业不断地在一些公益方面加大投入的时候,带来的后果会是什么样的?

    杨功焕:实际上应该看国家的政策怎么管,目前以公益活动或者企业的社会责任为名义,事实上带来的是烟草的促销。2010年很著名的中南海蓝色风尚,表面是一种公益活动,但实际上是一种促销,所有的公益活动都是以打着烟盒品牌的名字在进行,而且这种促销活动不仅在一般的人群中,甚至深入到小学生中间,所以这个带来的实际上就是把品牌和对烟草好的这种形象植入到年轻人中,使他们成为未来的烟民。

    主持人:好的,谢谢杨主任。

    我们再回到新加坡召开这次会议的主题“烟草或是健康”,这不是一个能够共生的现象,只能是选择,要么选择烟草,要么选择健康。有人说,禁烟是一个几代人的工程,但是我们的确希望在我们这一代人也能够看到成效,而且我们国家把控烟已经列入到“十二五”规划中,我们也特别希望,不要再过五年之后,我们收获的还是一种无奈。

    最后,我们作为一个不吸烟的人,也要提出自己的权利,我们要主张自己的权利,当我们身边有人吸烟的时候,恐怕我们要站出来说:“请不要吸烟了”。

    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