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是强拆 还是“黑社会犯罪”?(20120320)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0日 22: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213872946134fa7b25187b86900f046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年的3月14日是一个什么日子呢,大日子,今天上午今年的人大闭幕,而且通过了把保障人权都写进入的新版的刑事诉讼法,多大的事。之后温家宝总理开了一个长达三个小时的记者招待会,这个记者招待会谈到了改革包括尊重人,很多远景目标。整个这一上午过去之后,让大家感觉非常的温暖和充满希望。国的事很大,但是对于普通的居民来说,家的事一点都不小,同样是天大的事实。因为就在这一天晚上的十点半,哈尔滨的六户居民却感觉不到温暖或者希望,他们感觉到的是寒冷甚至是绝望,因为他们住了40年的家,突然间就没了。来我们去回到那一天。

  解说:

  积雪未化,天寒地冻,位于哈尔滨市道里区,新阳路与通达街交叉口,松拖家属楼院内的棚户区一片狼藉。已经被铲车推倒的这间平房,就是张胜利生活了40年的家。

  居民张胜利:

  14号晚上十点半,我都睡觉休息了,就听见外面轰轰隆隆响,完了(听见没人)砸门,我刚一点开灯,我家外边厨房的玻璃,就被镐把子一群人给砸碎,接着就是砸我家门,我还没等开门的时候,就把我家门楞给拽开了。

  解说:

  张胜利告诉记者,那天晚上,五六个彪形大汉强行把他从屋里拖了出去,架到了大院内的一处车库旁。

  张胜利:

  就架到这个位置,把我按在地上,脸朝那边。你吱声他就用脚踹你。

  记者:

  那你还看到了什么?

  张胜利:

  还有我们邻居,一个女的,同样也是穿着线衣线裤,连袜子都没穿,光着脚就给拖到这来了。

  居民 滕春茂:

  强行拽开,我媳妇在被窝里被拽出来,光脚、穿着衬裤、衬衣。

  解说:

  居民们回忆,3月14日参与这场暴力强拆的大约有数十个头戴面罩,手持镐把、斧头和菜刀的人。

  张胜利:

  临走的时候就告诉我,你们赶紧搬家,不搬家我们还整你。

  解说:

  据了解,3月14日晚上只有张胜利和滕春茂的妻子两个人在现场,他们分别被人强行从家中拖出,并不同程度受伤,而其他不在场的居民赶到后,他们的房屋已经被铲车推倒。

  居民 窦连伟:

  14号晚上11点回来的,回来一看这房子,门都找不着了,就进不去了,一看房子也塌了。

  解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平房的部分窗户玻璃碎裂,大门被破坏,许多破损的红色砖块堆落在地面上,而且拆除痕迹明显,从倒塌的墙间可以看到被损坏的水池和散落的生活物品,现场一片混乱,那么这些深夜闯入居民家中实施暴力手段强拆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呢?与强拆事发地一墙之隔,就是新阳路通达街转角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指挥部,指挥部公示的开发商名称为,哈尔滨中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该公司的项目负责任刘桂华表示,14号晚上的暴力强拆与开发商绝对无关,并怀疑强拆事件是有人做秀。

  哈尔滨中青分界线开发有限公司 刘桂华:

  这个事我知道我们没做,开发商没做,那谁还能做呢,那肯定是有利益的人才能做,现在还有利益的就是他们,他们会不会想,我创造一点情况,之后炒一下,作一下“秀”。这样呢,我们会不会能被迫的答应他们的条件。

  解说:

  暴力强拆到底有没有发生,闯入居民区的强拆者到底是谁,目前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已经组成了专案组进行侦查。

  白岩松:

  开发商方面说不是他们干的,甚至怀疑是被强拆的这六户居民自己可能找人干的,就是话里行间透露了这样的一个意思。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觉得还挺有政治意识,等两会开完了之后,当天晚上才动手。但是我一直不认同媒体这几天在报道的时候用了强拆这样一个字眼去形容这个事件,即便加强暴力两个字,变成暴力强拆也无法界定这个事件各性质,为什么呢,大家想想看,此时的哈尔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零下十二度、十三度、十四度这个样子,天寒地冻,而且蒙面,几十个人,带凶器,斧头、镐把、菜刀,大型的铲车,把人给逼出来,把房子给拆了然后威胁别人等等,这一系列行为不是拆迁或者也不是暴力拆迁这样的字眼能够衡定的,这是不是属于带黑色会性质的犯罪。尤其在我们有了拆迁条例之后,这更是一种犯罪,而且可能是黑社会性质的犯罪。

  好,假如说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到想跟哈尔滨的警方聊聊天,哈尔滨的警方立案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个强拆,还是真的能够意识到这是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犯罪行为,我们先别去管谁干的,是开发商或者是被拆的居民等等。从14号的晚上一直到现在,6天的时间过去了,对哈尔滨警方这支队伍来说,他们也破过很多的大案,而且应该也是有能力的,6天过去了立案之后究竟是谁干的还没有动静,我不知道会不会有点不好意思,我希望尽早的能给大家一个交待因为这件事情不是一个拆迁或者说强拆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尤其是拥有了在拆迁条例之后。好了,这个话先说到这儿,接下来我们还是要去关心人的,因为究竟这六故居民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受到如此惊吓和这种打击之后,他们现在的如何呢,

  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下央视驻黑龙江哈尔滨记者站的记者,顾金平。

  顾金平你好。

  记者 顾金平:

  您好岩松。

  白岩松:

  现在这六户居民家里的人怎么安置,因为其实现在大家都知道,此时此刻哈尔滨的温度还并不是很高。

  顾金平:

  是的,我当天采访的时候,我进到被拆的屋子里面,实际上看到温度计就已经是零度了,在这样的屋子里面是没有办法住人的,之前也了解到这六户居民,他们都在打游击,是借助在亲朋家,或者是今天晚上有的就已经在附近的小旅馆进行住宿。

  白岩松:

  透过你的介绍,是不是他们白天经常还有人要到这里来?

  顾金平:

  是的,他们会带着小孙子,或者带着老伴到这个房子里看看,是否有人找他们,是不是有相关的部门找他们进行了解情况,他们在期待的这些调查工作的开展。

  白岩松:

  有关部门在做些什么?在帮助他们一些什么吗?

  顾金平:

  的确事之后是有工作办公处的工作人员,为了担心被拆的房子有倒塌现象,所以用了临时的木桩把房子进行了加固,同时用了彩色塑料布和白色的透明辅料布,把被拆掉的房子边上进行了遮挡,因为用东北话说这个房子已经点露天了。

  白岩松:

  有点形象工程的意思,但愿真的给大家送温暖,而不是为了形象。接下来一个问题可能不太好回答,但是大家都在关心,透过采访或者说周围人的分析,有没有一个判断或者大家在议论,谁干的,看着开发商接受采访的时候显得很无辜的样子。

  顾金平:

  实际上是这样的,我们也曾经两次到达新阳路与通达街怪拐角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指挥部,但是都被保安人员以负责人不在为借口进行了阻拦,但实际上我们在了解到过程当中,是指挥部实际上就是道里区房屋征收办公室下设的临时机构,在他们办公室里面的公示墙上总指挥的名字叫做赵瑞青,实际上是由区征收办的主任来担当的。

  白岩松:

  其实他是政府工作人员的一部分,一会儿还有问题可能要向你来咨询。

  这个问题依然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谁该为这样的一个强拆,不,谁该为这个深夜发生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来负责呢?

  解说:

  据了解,遭遇强拆的几户居民住房建于上世纪70年代,是当时的哈尔滨市松花江拖拉机厂,为解决职工住房而修建的平房,由于历史原因,六户居民中只有一户有房产证。2010年春节期间,尽管动迁单位曾召开过一次会议,但关于于赔偿等相关事宜却一直未能能谈妥,就这样两年过去了,直到现在补偿协议仍未签订。

  市民 唐玉华:

  我说这个房子按照你们没有房产证处理,就800块钱一米,就这样回答我们,我们肯定是接受不了。

  解说:

  开发商介绍,他们与这六七户居民的动迁补偿一直在商谈,但由于只有一户有1997年办理的房产证,其余几户居民都没有提交合法的房屋证据,对于没有房产证的住户,每平米800元的补偿标准,是当地棚改政策所规定的。

  顾金平:

  说建筑面积50平米以内的面积部分,救助补贴标准为建筑面积是每平方米800元,超出50米以上的面积救助补贴按建筑面积每米是300元进行补偿。所以对他们来说是觉得不可思议的,有一个最大面积的滕先生家,两处房子是60多平,才得48000元,还没有达到哈尔滨最低的房屋补偿标准,所以现在被拆迁这六户都没有具体跟开发商谈拆迁的补偿协议。

  解说:

  而据无房产证的居民讲,虽然他们没有房产证,但的确是松拖厂的公住建房,他们能提供厂里当时的相关手续,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为,他们的房屋应该参照哈尔滨市政府2010八号文,及哈尔滨市处理整地拆迁中违法及历史遗留建设问题的若干意见中的照房屋给予补偿。

  顾金平:

  开发上认为你是无产权的,无手续的这样的房子,我只按800块钱一米给你做价,居民是说我这个房子属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应该按照八号文的条例上,历史遗留的建设应该给予这样的补偿,我们是在办理了这些手续以后,然后交了相关税费以后,按有证的来进行补偿,他们的焦点就在这儿。

  解说:

  未补偿,甚至未签订补偿协议,也没有评估机构确定房产价格,居民房屋就被暴力拆除,这是国家法律所不容的违法行为,严重背离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中,关于先补偿后搬迁的规定。而手持凶器,深夜强拆更是违反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强拆的规定。按照新的拆迁条例,超时不搬迁,由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北京大学法院教授 王锡锌:

  即便是法院,即便是有权的实施强制拆迁的部门和人员,都是决定不允许这么做这个在我们《行政强制法》当中是有非常明确的规定,这个就是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当然了如果你无权的人来做更是违法犯罪行为。

  白岩松:

  强拆这个词是可以存在,但是变成一种行为,它必须是通过司法程序最后来法院来执行,任何其他的部门和人都没有权利这么干,但是这件事情毕竟还是发生了。

  接下来我们就要继续连线在前的记者顾金平,顾金平您好。

  顾金平:

  岩松。

  白岩松:

  这个棚户区改造,如果要论拆迁的话,究竟该是谁负责?好像是拖了很久了?

  顾金平:

  棚户区的改造,整个拆迁在2011年的时候哈尔滨市政府发了一个文件,应该是由全市统筹,由各区房屋征收部门,也就是所在区的道里区的房屋征收办公室来负责行拆迁的。

  白岩松:

  为什么拖了这么久,因为我们注意到2010年就开过会,到时候现在也一直是拖而未决,为什么协议一直达不成谈不笼?

  顾金平:

  的确,在拆迁须知我们看到了拆迁的期限是自2011年的1月12日起至2011年2月11日止,实际上现在已经过了拆迁须知上过了整整一年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我们也跟居民沟通了,居民采访告诉我说,拖迟了一年多是因为没有任何的第三方对他们的房屋进行评估,做价评估,另外同时也是他们只是进行了一次的拆迁通知通告,后面就没有再下文了,也没有任何的部门跟他们签署拆迁补偿协议。

  白岩松:

  非常感谢顾金平给我们带来的介绍,谢谢。

  其实还有媒体的报道是价格谈不笼,比如说附近的房子都是8000一平米,但是说给你们800就完了,原因节是其中只一个房产证,其余没有房产证,但是在哈尔滨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也是比如说被征收房屋的价值要具有相应资质的房地产进行评估,评估决定。但是也是有关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大家想想看,这六户居民住的房子,已经住了40年了,这个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所以哈尔滨也专门出台了针对历史遗留问题的若干意见,这里也有一个相应的做法,但是显然没有照这些相应的做法去做。

  更让人会感到格外的触目惊心的是,在去年的1月征求过两次民意的拆迁条例正式出台之后,我们都觉得松一口气,因为终于有法律的雨伞给我们带来的更多的安全,但是谁也没想到去年1月开始实施这样的条例之后,强拆的新闻依然在我们的眼前不断的出现,直至发生这种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来我们再关注为什么?

  解说:

  去年1月21号,两次征求民意被各界寄予厚望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开始正是实施。

  画面提示:

  2011年1月24日新闻

  主持人:

  在新拆迁条例当中,行政强拆已经成为历史了,被取消了,规定政府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进行强制拆迁的必须得向法院进行申请,由法院来审核并执行。

  解说:

  但是就在新拆迁条例实施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包括哈尔滨的此次事件,一些违法的暴力强拆事件依然不断出现。在长春,在位于182户居民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一家名叫科信的房地产公司,节非法采取暴力手段拆迁,去年3月26日晚九点,数百名有组织的人员采取投掷砖块,破坏门窗,将居民强行拖出等暴力手段,用沟机对多栋楼房进行强拆,在此过程中48岁的刘淑香,因为没有能及时撤离而被掩埋在了瓦砾之下,在被掩埋的一个多小时内,刘淑香四次用手机拨打110报警,并多次向其亲属求救,其亲属也多次报警,并向市长公开电话求助,事发50分钟后才到达现场的警方,却听信强拆人员“楼内无人”的说法,并未采取救助的措施。直到28号下午,市公安局才组织人员将刘淑香挖出,此时,刘淑香已经窒息死亡。

  在辽宁盘锦市,去年5月2号,盘锦市兴隆台区拆迁办,既没有按照规定与承租人签订补偿协议,又没有申请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就组织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和民警实施了强拆,最终引发承租人与强拆人的激烈冲突。

  去年7月,在黑龙江甚至连续发生三起暴力强拆事件。

  受害人 于有:

  拿棒子拿扫帚就出来就整死你,打死你,他(王德军)先跑出来,被(打)一棒子,后来我俩要出去,没等出去呢,挖沟机就上来了,扒房子,这就么扫上去,就这么完了。

  画面提示:

  2011年7月23日新闻

  主持人:

  6月26号到7月9号短短的15天里在黑龙江竟然发生了三起暴力强迁事件,其中多人受伤。

  庆安县县委书记 刘凤歧:

  连续三起这样的事,我们感觉我们也是有责任的,我们没有把这个市场管理好,没有真正使这件事得到遏制。

  解说:

  拆迁新法既然已经实施,各地违法强拆为什么还是不断出现。今年1月中央纪委监察部就通报了,2011年全国监察机关查办的违法违规强制整地拆迁案件。

  画面提示:

  2012年1月6日新闻

  解说:

  全国共查处违法违规强制整地拆迁问题1480个,责任追究509人,按照国务院领导批示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严肃查处了2011年发生的11起强拆致人伤亡案件,给予57人党纪政纪处分和问责处理,31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

  白岩松:

  在20年前,黑龙江警方在公安部的领导下,打掉了一个黑龙江的团伙,也就是哈尔滨的,领头的人叫做乔四,乔四一个重要的“英雄业绩”,就是用暴力的手段来强拆,来获取相关的利益。整整20年过后,在哈尔滨又初恋这种带黑社会性质的这样的暴力的强拆,这座城市是不是应思考。

  其实样该思考的还有我们每一个人,为什么去年1月份已经有了拆迁条例开始实施了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呢,听听参与到整个拆迁调离的起草过程的我们的专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锡锌:

  尽管法律上我们有了这些禁止暴力强拆、野蛮强拆的规定,但是在实践中,可能这些这种规定,特别是暴力强拆、野蛮强拆的责任在落实方面还存在很大的折扣,所以大家会觉得(强拆)成本比较低,如果通过这种方式能拆了的话,一了百了,收益很大,于是就铤而走险,要加大这个成本的话,其实我们主要通过公安(机关)的大力介入,迅速的调查,使得这种案件能够很快的侦破,使相关的违法犯罪人员能够得到及时的,足够的制裁,这个我认为,应该说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这种黑强拆不仅仅对公民的人生和财产是一种侵害,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都是一个威胁,它更是对法律的挑战。

  白岩松:

  没错,不管是哪一方干的,都要尽早把这个案给破了,因为有人会担心,说这个事情会不会向另一个方向去走呢,我们来看看立此存照,《珠江晚报》的马先生说,发生在黑龙江的案子,会不会继续重复只有立案没有破案,最终一切全都归平静的无言的结局,无论是以往的经验还是基于逻辑的推断,我看十有八九是跑不出这样的结局的,笔者之言不妨立此存照,大家拭目以待好了。

  因为他觉得以前的事都是这样的,我也把他的这段话特意念到这儿,就是衷心的希望他说的是错的,错了。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