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张莹两会速递]温建民:呼吁"养虎取骨" 探讨多赢模式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1日 20: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ab80fd86e334eb68463a14863c0c1e5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记者张莹)3月11日,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网络电视台,两会特别节目张莹两会速递。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您好,温委员。
    温建民: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温委员今年的提案,是和中医,还有中医医院有关的,这个应该跟您的专业相关,您能不能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您的这个提案具体内容。
温建民:我今年大概五六个提案,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类,一个是立法问题,中医的立法问题,这个我们历届的全国中医界的政协委员都会提到,从董建华老先生开始,已经快30多年,接近30年。现在立法已经呼之欲出了。
温建民:另一个就有关今年中医医改的问题。我写了一个提案,就关于加大对我们县级中医院的投入的问题。因为县级中医院原来底子薄,条件也不好,政府对中医院的欠债也太多,那么在“十二五”或者医改当中,又加大对中医院,特别是县级中医院的投入,我觉得是政府的责任,要把这个债还回来,也体现我们中西并重的医疗方针。
温建民:还有我写了一个有关于提高我们中医药服务价格的收费标准的提案,因为我们现在的服务价格,西医,医疗价格就偏低的,中医更是低得可怜。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一个按摩,也就20到25块钱;一个推拿,那这个得学多长时间才能够学到,咱们到外头去做个足底,得几十块钱,几百块钱都有。那你做一个专业的一个医生,看一个病,做一次手法,做一次按摩,才20多块钱。20来块钱,的确很难提高这个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也很难鼓励后来者学这个技术。依此类推,很多我们的中医的绝招,假如没有一个合理的收费标准,没有体现掌握这个技术的价值的话,就没有人学了,慢慢就失传了。
主持人:没有积极性,也会耽误我们这么一门技术的流传。
    温建民:对,另外一个也不利于病人,不利于老百姓,所以我今年实际上医改很复杂。我就说涉及了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政府观念的转变,方方面面很复杂,但是现在能做到这一点,就是赶紧把服务价格给提高了。要么你要取消以药养医,你服务价格不提高,医生没有积极性了,没积极性大家不干了,那时候不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没人看病了。
    主持人:这个是您在中医服务价格方面的一个想法,您在接受这个媒体采访的时候,其实你也提到过,十多年来中医医药服务费用价格太低,无法体现临床中医人员价值体现,那您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中医和西医的待遇不同的问题呢?
    温建民:它是这样,西医的价格也低。比如说一个手术,我是搞中西结合,一个手术我也做,我换个膝关节,这么五六个大夫,包括麻醉,还有手术的护士,忙活了半天才一千多块钱,这个合理吗?这也很不合理,我们整个医疗收费价格就是不合理。那么中医更低,中医的还不光服务价格低,它收费项目还少,很多收费这个技术还收不了费,等于白送,白送就没人学了,年轻人他现在很实在。
    温建民:那么他就不学,不学就慢慢失传,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出台一些什么抢救,您这个价格不调整的话,你再去怎么抢救,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所以为什么我特别的提出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毕竟中医这个行业,这么多年虽然是政府一直很重视,因为中医的发展,从鸦片战争1840鸦片战争以后,西方侵入到我们中国以后,对中医中西医一直就存在着争议。从国民党时期就有,解放初期又有一段时间。那慢慢这么多年,国家才真正提出了中西医并重,才开始来更加重视中医,但是因为我们历史欠债比较多,就是我估计当时定这个价格的时候,没有多少的中医人员参与。
     温建民:我查过北京市的,依照北京市的医疗的收费标准是,1999年定的那个版,西医好几千,中医才有70多项。
    主持人:您觉得这种价格的定制的标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应该重新去考虑它的这么一个行业标准了是吧?
    温建民:对。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我也想问问您,因为您作为中医的从业人员,您觉得中医也方面有很多自己的困难,但是作为我们的患者来讲,现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很难解决。那么您觉得怎么才能真正调和这种矛盾,让我们的老百姓觉得看病不难,看病不贵,我们从业人员也能得到我们价值的一个体现呢,这个问题解决的关键,你觉得在哪呢?
    温建民:我觉得首先我先纠正一点,你想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只是个理想,任何一届政府,古今中外,都没有办法解决看病贵,看病难。再说在中国说看病贵,看病难,我这有不同的观点。看病难,看什么难,你有看名医难,你要看一般的医生还是不难的,比如说我们北京三级甲等医院人满为患,车水马龙,我们的一级医院门口罗雀,没人去看。所以就说我们的体制有问题,我们老百姓的就医观念有问题,你看社区有很多社区病人没什么病人的,老百姓去看吗,不去看。所以你说看病难吗?是你要看名医名院难,应该是准确来讲这么说,你说看病贵吗?
    温建民:看病贵相对来说,同样的价格,同样一个病,你要跟发达国家比是不一样的,只不过说我们老百姓掏的钱多了,自己掏的钱多了,那就看病贵,假如有人给你掏钱,你都不觉得贵,比如说有人请你吃顿饭,吃一顿上千块钱的饭,你又不掏钱,你不觉得贵,你要自己掏钱200块钱你都觉得贵,这比吃这个盒饭贵多了。
    温建民:所以这个贵是谁掏钱的问题,假如政府掏钱,老百姓就觉得不贵了。假如自己掏钱,前几年,的确我们报销比例太低,所以老百姓觉得太贵了,那么这几年我觉得就好点了,政府还是在改进,还是好点了。
    主持人:我们现在也注意到,目前国内对于中医本身的批评也有很多,很多人觉得中医不够科学,有一些还觉得中医不是说特别能治病,您作为中医的一位从业人员,您怎么去对待这样的一个?
    温建民:这个问题,我觉得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他本身就不是中医,他起码就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医。我可以在网上跟他辩论,怎么说中医不科学,科学是凭借一些东西的标准,我们科学只是一种评价事务的一个方法之一,一个标准之一,但是不是唯一的标准,现在很多人已经有,有些科学家已经提出了,科学并不是判断一切事务的标准。
    温建民:它只是一个评价体系,只不过我们就几百年城镇的评价体系,它中医是几千年,你让你的孙子来评你的祖先的祖先对错,你能评吗,你评价不了,中医发展的历程,经历过时代很多,几千年,它能存在到现在,而且还受老百姓的欢迎,它有它的道理。
    主持人:存在既有合理性,你西方医学才几百年的历史,你来说它一切都很科学,科学只是他们说的一个标准,那只是评价中医的一个标准,但是中医还有很多目前的科学技术解释不了的东西,但不着急,慢慢随着我们人类的社会进步,科技的进步,我们可以慢慢来解释它。
    主持人:最近归真堂上市的事件,我相信您也注意到了,这个活熊取胆引起了大家的广泛热议,在我们的医学界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温建民:我看是这样,首先纠正活熊取胆,这几个字,这是有人在操作,我知道我们目前国家已经养熊取胆,不叫活熊取胆。
    主持人:听着有点触目惊心。
    温建民:好像把熊给杀害了取胆。不是,现在我们不允许这样,法律也不允许这样,现在我们的中药这些厂家也不是这么做了,现在是人工饲养熊,通过一定的技术给在熊胆里面造一个漏,或者用一些技术,把这个胆汁给引流出来,熊还活得好好的,但有些人说那个熊疼不疼。有人问我,我说疼痛的问题我不知道,我又不是熊。
    主持人:您太幽默了。
    温建民:我举个道理,我是骨科大夫,我天天给人家做骨头的手术,我还把人家的骨头给打断了什么,你问我疼不疼,我不知道,本身我没骨折过,但是肯定会疼,我说但是肯定会疼,我说我又不是熊,你问熊疼不疼,我不知道,但是会不会疼,会有点疼。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是最人性化了。
    温建民:已经让熊到了疼痛降低到最低最低一个标准了,养熊我们只要按照国家的法律,国际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业,养熊事业是可以发展的,它有利于我们人类,有利于黑熊野生动物的繁殖,另外我还呼吁国家开放虎骨、麝香,这些我们人工的养殖,有利于我们为人类的健康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也呼吁过要开放虎骨,我们现在虎骨都是用代替品,我是搞中医的,临床效果没有真虎骨好。
    主持人:虎骨的药用价值非常的高。
    温建民:它特别对于一些骨骼疾病,关节疾病非常好,我们能把这一些珍贵的野生动物,我们能够利用起来,能够做成一些有利于人类治病一些,这些药的话,能有利于虎骨其他野生动物的繁殖,其实对保护野生动物是一个正面的作用,他是又能治病,又能保护你动物,又能促进我们经济发展,又能给我们很多就业机会,又能弘扬我们中医中药,他是好几赢的,为什么不可以呢?
    温建民:有人说,我们只能说到,用我们现在的技术,从原来杀了熊,到后来就是养熊,凿漏水还痛苦,还插根管,现在已经我们一种基本上,一个微创很小的一个技术了,所以我觉得人类我们也慢慢在跟野生动物,我们也来建立一个比较友好的这么一个,互相共存这么一个机制,这么一些事情来做,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而且没有什么道德上的,要受到良心的谴责。
温建民:我再举个例,我们输血,你说你的血输给我,你是没病我是有病了,从你身上扎根针,你把你的血输了,你这事怎么解释,这道理是一样的,再说反而推之,有些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用他们的话来说,假如这样,咱们以后我们医学上,我们不做动物试验了,小白鼠我们都不能养了,狗我们都不能养来做动物试验了,那医学怎么发达,那人类怎么办,人类这些疾病怎么来研究,再推而广之,我们现在吃的猪肉,我们现在吃的羊肉,我们现在吃的牛肉,他也是动物啊,那都不能吃了,那咱们人类干什么去,咱们还回到原来原始森林,所以这个保护不能太极端。
主持人:总结来讲,不要用极端的方式去对待一件事情,大家要全面去看。
    温建民:权衡利弊。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温委员今天给我们带来的关于中医发展,他的一些观念,那我们本期节目就到这,感谢大家的收看,再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