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蹲点日记:眼镜大王胡福林披露“出走”心路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1日 08: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76cc937c6a54b4f9e90c57931917c1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从今天开始我们推出走基层温州蹲点日记,去年温州爆发了局部金融风波,部分企业老板跑路、甚至跳楼的消息不绝于耳,温州怎么了?一年之计在于春,眼下企业纷纷开始了新一年的生产经营,走基层记者来到余震中的温州,蹲点近一个月,倾听旋涡中的温州人是如何看待这轮风波的?观察被这轮风波洗刷后的温州当下正在发生的变化。

  在温州蹲点一个月,我们问过许多大老板、小老板同一个问题:“温州人现在到底有钱还是没钱?”回答几乎都是斩钉截铁的:“有钱!”“有钱为什么还会跑路?”“资金链断了呀!”资金链断裂,这个词在温州家喻户晓,一份数据说,温州70%以上的家庭参与了民间借贷,因此,资金链断裂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还牵涉千千万万普通家庭。关于这个词,温州人给我们做了形象的比喻,资金链断裂就像一个健康的人被一口气呛住了,这口气如果缓过来,人就跟过去一样好好的,要是缓不上来,身体再棒的人也会被一口气活活憋死。胡福林,去年9月第一个被媒体爆出因资金链断裂而跑路的温州老板,20天后从美国回到了温州,这一幕极具戏剧性,也因此名声大噪。可胡福林除了回国后接受过一次公开采访,从此便拒绝媒体,销声匿迹。现在的胡福林在做什么?欠下十几个亿债务的他能翻身吗?许多媒体都和我们一样试图采访到他,却无功而返,胡福林更加神秘了。

  在温州蹲点期间,我们几经周折,总算敲开了胡福林的门。

  记者:去年10月以后你还是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

  胡福林:我几乎没有 不知道讲什么好 说实话 你这个重组还没有成功 还没有走出来 说什么呢? 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等于说我们像一个在医院抢救室里急救的濒危的病人,应该说我们刚刚从急救房里出来,还是个高危的病人,需要社会需要周边的人来关怀来帮助。


  忆往昔幸福时光 有人送钱上门

  这一次胡福林“病”得不轻,一共欠下15个亿的债务。15个亿,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是个想都不会去想的数字。让我们好奇的是,眼前这个欠下巨款的“病人”是连续20多年全国第一的眼镜大王。

  胡福林:风湿比较重,以前累嘛,八几年到九几年不是开摩托车嘛,我们晚上都是做到2、3点钟,两点钟开始把货送给客人,客人住在旅馆,下雪天什么,货放在摩托车后面,好几箱,回家冻得那个脚呀冰冷冰冷的,现在好了跟你算帐。

  30年前的胡福林不到20岁,那时候温州满大街都是他这样白手起家一腔热血的创业者。

  胡福林:我九几年就是靠他一下子起来,当年就做到四千多万,97年就做到一亿多了,从那个时候我就感觉,你只要质量好,开发能力强,生意不怕没有,客人会找上门的。我到现在为止生意基本上都是国外的大客户,这个客人也合作了十年左右。

  胡福林得到了第一枚眼镜制造业的中国驰名商标。2008年,他打算把产业链延长,开办品牌眼镜的连锁店,而眼镜产业升级需要资金,这时候,他看上了既符合当时产业政策又来钱快的太阳能光伏产业。

  胡福林:你想想看,从这头进来的(太阳能)片到了那一头,一副副的利润就是5、8块,像印钞机一样,那种特别有成就感,一进来你看,(太阳能)一个月做得好(产值)一二个亿就出来了,眼镜一年(产值 )才几个亿。

  胡福林想让高科技的光伏产业赚到的快钱帮助他实现眼镜王国的梦想。2008年对于许多企业来说都是一段幸福时光,市场、政策、资金要什么有什么。银行、风险投资都愿意帮他,民间主动来送钱的也不少。一直做轮胎外贸生意的老付,是胡福林多年的朋友,他也看好光伏产业,拿来1个多亿,成为最大的一笔民间资金。

  付紫幸:我连条都没有写,就凭着他的一种诚信,他没有乱花,确确实实把钱投入实业体。

  15亿债务缠住眼镜大王

  两年过去了,印钞机还没转动起来,去年6月份开始,欧债危机、太阳能出口遇冷、国内银根紧缩,亲戚朋友凭着温州人的嗅觉灵敏又上门来找胡福林。

  胡福林:放我这里1000万的朋友,他可能有500万是他的,有500万是另外人的,整个一紧张。他的亲戚朋友向他拿回去了,或者他是借的,他拿回去向我至少500万拿回去。这个500万那个500万,我每天坐在这里,挤兑一样他骂我也好,不骂你,眼泪一哇你就心情很差嘛。

  危机刚冒头时胡福林还心存侥幸,因为他手上还有不少物业和房产,这些都可以卖出去,换成现金渡过这个难关,把这口气缓上来。

  胡福林:这一轮危机一出来,物业没人要,上海的写字楼都没人要,包括我们的厂房也卖不出去。

  胡福林只能不停地借钱、还钱、再借钱、再还钱。

  胡福林:因为本来就讲信用,条子都没打,这样下去就很累,利息在往上涨,比如一分五,两分的,慢慢涨到三分。人家利息会往上涨,你既然这样,另外的人说我借给你,可是我借给你这个是短期的,你说只能借你这个月周转一下,那我算你利息高一点。

  资金链越绷越紧,雪上加霜的是这时候银行也开始抽贷、压贷,胡福林快顶不住了。

  胡福林:平时我们一天能调动一个亿,等你资金一紧张的话就是一二百万也调不动了,那现金就是没办法了,所以说整个资金链就断掉了。

  资金链一断,资产10个亿的信泰瘫痪了。

  胡福林“出走”前后

  9月20号,胡福林出走的前一天,老付跟他在一个咖啡馆里商量如何扭转局面,一直聊到凌晨四点钟。第二天,老付听说胡福林走了。

  付紫幸:一下子像地震波一样,波及了以后,大家一下子就蒙了。

  胡福林:本来我以为是可以挺过去的,我去美国这段时间一样,反正大家商量商量,不要再抽(贷)了。

  9月21号开始,眼镜大王出走美国的消息铺天盖地地涌来,他的出走引爆了全国对温州局部金融危机的关注。

  胡福林:有些人说你跑到美国不回了,各种各样的话,银行也跑过来了,等于说这样子形成一个恐慌。我的供应商也过来了,这样子的话整个企业,按原来的想法,还能活吗?活不了了,就算你第二天就飞回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活,脑子里傻掉了,傻掉了。

  “傻掉了”的胡福林关掉了过去常用的手机,用一个新手机号跟温州的几个密友以短信单线联系,寻求帮助。

  《温州日报》主任记者 吴敏:10月6号的将近12点钟给我发了短信“吴兄,我出来只带了2000美金,所有资产都在企业里,唯有政府帮助盘活资产才有出路。”我当时给他的建议就是马上找当地政府和温州市政府。

  胡福林:书记给我回短信,千头万绪,总有一解,只要心诚,总有解决的办法。

  吴敏:10月7号晚上又发了一条消息“吴兄,这几天因为我关联的企业因为我名誉受损都会坚持不住了,节后几天都可能会倒下去,那会是一大批企业,请你帮助如何可以解救他们。我只要能够归还他们的借款,归零也心满意足了。”

  胡福林说信泰像是自己花了20多年养大的孩子,起名信泰,希望他一生讲信用。

  胡福林:像我们个人一样,从爷爷到爸爸到我这里,给人家印象都是很讲信用的,而且我周边的朋友也是很讲信用的。这一轮跳楼也好跑路也好,其实是一种精神上一种脆弱。碰到这种事情,信用失掉了,恐慌了,不知道怎么办好。

  胡福林:温州市工商联主席王振滔 他打好几个电话 他说胡总现在不是你个人的问题 现在关于是温州人信用的问题 就冲着这句话 其他都不用说就飞回来不可 赶快要回来

  “出走”20天重回温州求翻身

  10月10号,出走美国20天后,胡福林回到温州。

  胡福林:现在他跟我捆绑在一起了。

  胡福林回国后,老付的一个亿的债务转成了信泰的股份,由大债主变成了大股东,他的新头衔变成了信泰集团的金融总监。老付关掉了自己原来的企业,天天到信泰上班,

  付紫幸:把自己的一切东西都扔了,在这里开自己的车,吃自己的饭,相信他能够还有翻身的日子,所以过来慢慢地帮他。

  老付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帮着胡福林这条大船恢复动力,只有胡福林翻身,他们这些大大小小的债主也就有救了。

  信泰开始了艰难的重组之路,这样的重组案例在温州还是头一回。

热词:

  • 走基层
  • 蹲点日记
  • 眼镜大王
  • 胡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