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2012两会 >

[张莹两会速递]冯东明:技能人才是企业发展的强心针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冯东明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9日 17: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e8b898bf55d4d4e9e4948fddd3d516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记者张莹)3月9日,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冯东明。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网络电视台,两会特别节目,张莹两会速递,本期嘉宾我们邀请到的是全国政协委员,美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东明,冯委员您好。
       冯东明:你好。
      主持人:冯委员,我们想首先提问的就是,您今年的提案是什么样的,给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
       冯东明:我今年的提案主要是,我们要打造世界一流的制造业,首先我们要培养世界一流的、具有国际技能的这种技能型人才。这个提案实际上牵扯到我们现在的用工荒,牵扯到我们现在的就业和用工荒的“鸳鸯火锅”现象,还牵制到我们的择业观。尤其现在、刘易斯拐点以后,现在大量的技能型的这些人才已经进入了退休的状态。现在新加入的这样的一个劳务大军,尤其是我们制造业,现在是在世界上已经排列第一的这种状态下。90后的这种年轻人,他们进入这样的一个择业和就业的状态的时候,所以说整个的一个择业观是非常重要的,是这样一个提案。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您前几天讨论的时候也发表过这样的一个观念。就是认为在中小企业发展中,人才培养的环节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能不能具体阐述一下您这个观点?或者说怎么样解决这些问题?
       冯东明:对,我记得在我们上大学那个年代的时候,我们其实分得挺清楚的,有大学、本科,还有一些大专。最关键有一些中专,当时中专都是技能型的,有些机电的中专,石油系统的中专,轻工业的一些中专学校。
       当时那些人才,和我们基本上比方说他们三年两年。我们是三年到四年,我们同时走向社会。所以说,那些人在走向社会以后,就变成了我们在80年代的时候,尤其到了90年代我们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中国的制造业开始,很多出现了一些出口型的企业,一些国有企业的一些改制。所以说,都带来了这样的一个。当时的时候,我们迅速的加入世界的这样的一个制造的行列,形成了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基础。而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一些中专,我们现在叫中职和高职。现在尤其是一些中专学校,现在好多都根本都不存在了。有的就基本上被一些房地产公司收购,土地这些院校也不存在了,有的是把这个技能型的,培养技能型人才,进行高职化,高职又进入三本。所以说,最近我也注意到我们有一些委员也提到,把这个三本,要回归到过去的职能性的中专和高职的这种学校去。
        所以说,在我们现在就面临了我们现在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说,一流的公务员的经营的团队,一流的管理人才,三流的技能型的这种员工,就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您认为加大这种技能型的这种人才的培养,也是非常重要的,解决我们这些问题的一个关键所在是吧?
      冯东明:并且它不接地气了,现在,它整个是空中楼阁。
      主持人:太注重这些虚化的东西,什么本科学历什么的。
      冯东明:你看现在它是这样,我们这样的一个13亿的一个大国,我们又是以制造为大国的,我们培养出来的你看。大家都是在本科,就是说是中专,就是这种技工学校也变成高职,大家都是学的管理型的这种学科,所以说就变成我们思维在天上飘,我们真正的制造,我们做事情,我们实操的时候,行动在地下爬。所以说这样子的话,我们就没有这样一个生态链,这样多可怕。我们拿瑞士,瑞士它是在教育在中学教育的时候,上高中,它的高中就叫预科大学,也就是他在上高中的时候,70%就分流到技工学校了,它只有30%才去上预科大学。
       30%上完预科大学后,又30%分流到这种技能型的专科学校去了。所以说它本身的话,瑞士的这个制造,到现在瑞士精工到现在还是世界一流的,当然德国、日本,这技工学校做得非常好的。他们都是保持了这样的一个教育体系的,和实际在这个国家的制造的竞争能力的,这样一个生态系统。我们要有管理者,比方说我们要有影视方面的专家,我们还要有主管餐饮的这样的懂业务这样的管理者。同时我们还要有厨师长,我们还要有大厨吧,大厨是师傅。我们还要有徒弟,师傅带徒弟这样的一个系统吧,所以说,这是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我们现在在择业观上面,社会是有责任的,政府是有责任的。尤其是包括咱们媒体的导向也是有责任的,但是现在就带来了大家学而优则仕,官本位。
       所以说,那我们现在有好多农村的孩子,实际上他不懂得种地,他家已经没有地了,本身他看到的东西,他的父母亲也是在做工。所以说对他们来讲的话,技能型的人才,实际上按道理他们应该去好好的学门手艺。到底是需要一个手艺?还是需要做一个什么管理者,思想家呢?所以说都去往那方面挤的话,其实社会的结构是不允许的。所以说,我们真正的要发扬像雷锋时代的一个螺丝钉的作用。而不是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当思想家,当哲学家,那谁来创造我们生活的物质文明,所以说那也就是出现这样的一个问题,说是谁来创造财富。
        大家说了财富是什么?只要换一种思想就会获得一种财富?不是的,咱们政府报道也在提到,一定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那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的话,那实体经济谁来做啊?
       主持人: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实打实的有经验的人,有实践经验的人。
       冯东明:什么叫技术人才,我觉得技能型的人才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保洁,过去叫打扫卫生,今天叫保洁。那么保洁的话,它的技能性要求是非常高的,你拿一个扫帚这样扫大街肯定现在是不行的。所以说它要机械化要系统化,所以说360行,行行出状元,我们这个古训现在都丢掉了。
       主持人:这个需要我们不断的去反思,找到一个真正切实可行的方法,大家不要一窝蜂都去考大学。提到这个择业观的问题,我们还注意到一个现象,就说现在很多个地区都出现了这样的用工荒与就业难,同时并存的这么一个现象,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您的企业是不是也遭遇过这样的这种?
       冯东明:对,所以说这让人很尴尬,你比方说。
      主持人:一边缺人,一边找不到工作。
      冯东明:这个好像我跟你在谈的时候,你我还都容易理解,或者我给你讲讲比方说在我们企业发生的事情你都能听得懂。但是,我今天要在给我的美国的公司,你像我们美克我们做家具的端对端的上市公司的产业链,我们美国东岸、西岸我们都有公司。他们是负责设计营销,到全美国的家具连锁店,你给他们讲的话,他们就很难听懂。他们看到的报纸上是,你们13亿人口用工荒啊,你怎么说你最近出货冲击来了?你出货老延误,你的品质也不能保证,说你的流动率高招不上工人。
       他说这个是不对的,你有一部分人没有工作,刚好这个工厂需要人,这不是刚好就是能协同上,你为什么是这样子的,这就是这种畸形。这就是我们国家真正的我们对年轻人没有营造出一个正确的择业观,现在说这个择业观,反而是城市的小孩,他上了大学,或者上了高职,他们找份工作反而是比较容易稳定。因为比方说他们在这个城市,他从小生长在这个城市,他去做这份工作,他就觉得他应该去好好的去做.但是农村来的,他觉得他不属于这个城市,所以说他们往往是到这来了以后,他们找份工作试试看,甚至是现在的年轻人来去找工作,不叫找工作,他们不存在温饱问题了,他们好像是用一个旅游的方式.这干上几个月,再换一个另外一个城市,再去几个月,这种鸳鸯火锅。最关键的是我们社会,我们政府,尤其我们教育体系没有去培养出一个正确的一个择业观。现在谁讲说是工人阶级有力量,谁去讲我们国家的竞争力,其实就是我们的,我们是制造大国,就是我们国家的制造能力。
       我们要想变成制造强国,必须要培养出遗留的,有技能的人才,有技能的人才,而不是有理想抱负就完了,他必须要有技能。
       主持人:这两年我们也特别关注到这种小微企业的一个发展困境的问题,我们知道小微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的轨迹,其实也就是一个公司创业,逐渐发展壮大的一个编年史。美克集团现在成长为亚洲最大的家具制造企业,可以说与创业初期的这种艰辛努力是密不可分的。
       我们特别想问问您结合您这样一个创业经验,可以给我们当下的这些小微的企业主们,一些比较好的建议,给大家分享一下您的创业经验。
       冯东明:其实我们现在是两块,还有一块我们做经济化工。但是,尤其是我们做家具这个产业链的时候,我们国家是鲁班之国,家具的产业链最早就是我们国家。鲁班就是木匠,木匠最大的特点就是技能。小微企业还要谈到前面的话题,小微企业它要真正的发展好,它要能自己首先能做起来的话,它就应该用他本身的技能。这样,国家给你一些财税政策的支持,你才能用得着,否则的话,其实有好多小微企业,我们要支持它的话,有好多小微企业你都找不到。
       小微企业要在西方国家的话,小微企业不需要工商局的那一套。你要有一个固定的场所,你要有地址,现在的国外的小微企业,尤其是他们提倡的是家庭办公,甚至是中小型企业都是家庭办公。现在因为网络时代的到来,包括今天你们的网络。
      主持人:条件非常宽松。
      冯东明:它是因为网络就可以解决,我们通过网络,我们没有必要集中到一块来。现在很多大公司,跨功能,跨时空,都是可以在家庭去办公的。所以说小微企业的话,对它的管制,这一块应该给它给一个适合于现代文明,利用IT技术,让它成本最低这样一个工作环境。完了以后,在今天大家所有都讲的这个,等于小微企业是个热门话题了。大家都讲的在税收上的支持,信贷方面的支持,我想这个我就不多说了。
       但是,还有一块就是小微企业,自己怎么选择,自己怎么选择创业,这又很重要。当然创业最大的一个,就是激情是工作的灵魂,你有这个创业的激情,你有靠自己的双手去发展,去创出一片天的话,一定是靠自己的双手。所以说,小微企业千万不能有一个空中的理想,一夜之间要变成一个通过什么样的一个创新,而不是非常务实的,完后突然一夜之间就暴富。我觉得这个也会可以支持小微企业相关的这样的一些部门,或者信贷,会带来一些什么风险。所以小微企业一定要通过自己的技能。你像我,我们刚才说了,是不是把我的经验分享。
        因为我创业的时候,我是学艺术的,我是学美术的。翻过来我能干什么呢,所以我就成立一个艺术研究所。那我学油画的,那我可以成立一个绘画工作室。但是,根据我的工作,我又搞过电影美术、舞台美术,那我就成立一个室内设计工作室。我还搞过博物馆设计、陈列设计,我又成立一个室内设计室,我本身又爱雕塑,我就成立一个雕塑工作室,也有这方面的技能,同时还成立一个环球艺术研究所,关于建筑艺术,室内设计这方面的融合。都是跟自己学的专业,和自己掌握的技能所相关的。完了以后其实小微企业更多的应该是在第三产业,在服务行业,或者是一产农业,二产工业,刚开始启动它就会比较。
       主持人:资金比较庞大。
       冯东明:所以说通过你这样的一个技能,哪怕是研发也行,通过你这样一个技能。一开始可能就你一个人,然后你再有一个助手,再变成几个人,所以说从一点一滴去做起。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您是这个新疆工商联界唯一的一位全国政协委员。也看到您这两年,除了关心一些小微企业的发展生存问题,对于西部整体的开发建设也是谏言颇多。所以特别想了解一下,据您的观察和了解。您认为想要平衡局域经济,这种东西部经济发展失衡的状况,国家还需要哪些政策去扶持,或者说您自己有什么样的一些建议吗?
       冯东明:我觉得促进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尤其是这几个自治区,举个例子,我们西藏自治区和西藏。大家都知道,它牵扯到我们国家的一个民族团结、稳定这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这样严肃的话题。也就是西藏和新疆,总是收到国际上的关注。所以说,区域之间的这种经济之间的发展的平衡,在内地中原和沿海,它是个经济发展的平衡。在我们新疆、西藏和内地沿海和东岸,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之间的发展的平衡,而是牵扯到我们国家的统一、稳定。所以说这个区域之间的这种经济之间的促进经济之间的平衡的发展的话,要站在历史的高度,要识大局。所以说在我们来讲的话,这个问题是应该是非常的要进行,不仅仅是关注,应该立即付之于行动的。
       这两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的话,它的这个速度,发展的速度它不能过慢,它不能和内地和沿海之间的经济发展,它有一个很大的叠差。这个叠差就带来了一个贫富差异,这种贫富差异的话,就会带来一些误解,会误读,甚至是国外对这个贫富差别也会误读,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所以说这时候我们对少数民族地区,怎么样进行这样的关爱,我们的贫富之间的差距,不能让它复杂化。所以说我觉得像这些地方,这种叠差,就应该迅速去弥补。如果是不仅仅是站在经济的环境,如果站在政经环境。站在国际上,我们都看到了中东的这种动乱,在这种高度下来看的话。我觉得新疆我们去年开了什么,前两年开了中央的新疆工作会议。我希望中央各大部委,不是关注,而是给一些切实可行的,让新疆和西藏迅速发展起来的这些政策。当然这些政策要适合这两个地区的地缘,适合他们的资源植被,当然也适合他们的资源。包括人口、民俗,自然资源,矿产资源等等这方面的。这样的一个所适配的这样一些政策,所以说这样子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到西方的那些文明。
       他们根据不同的洲,给一些不同的政策,我们国家一开始开放的时候,到今天我们都会看到,深圳,咱们上海的浦东,当时给的一些特区政策。到今天我们新疆的这些政策的力度再大一点。我们虽然新疆做了一些民生的工程和西藏,叫做援疆项目,或者是援藏项目,但是这样都是输血,我们还要给一些造血的支持。
       比方说一些产业政策,一些税收政策,让大家愿意到新疆去,也能按照市场化的杠杆去调节,让大家感到到那个地方去发展,会有利可图。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冯委员今天接受我们的访问,那我们的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看。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