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奥运】不忍见女举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2日 11: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东方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阿丁

  按照达尔文的观点,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就是一次永不停歇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人类的祖先都是一些金牌选手,那时的兴奋剂是对食物的攫取、对危险的规避、对健美母猿的追逐,等等一切,皆可归结为满足生存繁衍之需。

  因此,从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到现代奥运会的各个项目,依然有最原始的生存目的依附――比如标枪的鼻祖就是一根削尖的木棍,远古时代的标枪手,其任务是猎杀野猪和其他什么野兽,有准头的猎手,因为猎物多伙食好身体强壮,求爱的成功率也会大大增加;短跑的最初功用不是比谁第一个撞线,而是逃命,冠军就意味着可以避免成为狮虎的午餐;马拉松的初始就是迁徙,人类要逐水而居,长途跋涉后的奖品是丰沛的水源。再说多遛遛腿儿,亦是保持种群活力和基因传承的手段;体操相对特殊一点儿,这项运动的产生可能是发纫于我们的祖先对自己从树上下来之前的纪念――你我皆知,我们的近亲黑猩猩和大猩猩都是体操全能高手,吊环让人想起人猿泰山挽着藤条荡来荡去,单杠和高低杠上的动作则起源于在树上的攀援,平衡木的前身当然是一根独木桥,若干年前,我们一定有位口渴的祖先发现了对面山崖上鲜艳饱满的野果,他在树干上的攀爬不亚于千万年后的子孙在平衡木上的难度。

  也就是说,奥林匹克的肇始,不外乎都是人类的各项生存技能。在远古的部落中,说不定在篝火之旁就有一些精壮男子在饱足之余进行竞技,成绩好的,基本上就是生存冠军。当生存不成为问题后,运动的属性就由生存技能的竞赛迁演为游戏,球类运动的诞生就是游戏成为奥林匹克运动核心的标志。

  然而有些项目让奥林匹克变味儿了,比如女子举重。我们的祖先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需要能举起巨石扛起巨木的大力士。由工业时代再到如今的电子时代,重体力劳动已大多被机械和机器代替,大力士不再是族群中的必需,智力却一直是。举重也就随之失去了原有意义,只余比拼力气的终极意义。作为体育迷,我不喜欢看举重。原因有三,一是不忍看选手们被杠铃压得青筋暴露眼球外凸的样子,不仅全无美感,还不乏残忍;二是无趣,假如让我前半生都与冰冷沉重的杠铃为伍,每日单调地把那没生命的重物举起放下,多半会疯掉;三是因为替那些选手们不值,假如不从事此项运动,我想他们的身材一定颀长、健美得多。因此我尤其不喜欢女子举重,那不是竞技,是戕害。

  当然,我不是外宾,我知道这个国家的女子举重运动员百分百出自穷苦家庭,举起别人举不起来的铁家伙,是她们改变命运的途径。但肯定不应该是唯一途径。怎么说一个健全的社会也不该漠视苦孩子靠戕害自己来改变未来。

热词:

  • 女子举重
  • 女举
  • 祖先
  • 人类
  • 冠军
  • 平衡木
  • 标枪
  • 体操
  • 杠铃
  • 大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