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看见]方家的战争(20120506)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6日 23: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00b7a8ce0f54ca7b22149d98e6061d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这是一个大家庭,曾经的,全家福。大姐方玉敏、姐夫马亨伟,一年前遭遇意外,去世了。但这只是这个大家庭一场大变故的开始,一年前的那场意外,让这个家还失去了另外三个生命,而之后的一年里,大姐和姐夫唯一的女儿,更和家里的其他成员,几乎成了不共戴天的敌人;更耐人寻味的是,所有纷争围绕的,正是已经离开人世,曾经是这个大家庭里核心和支柱的,方玉敏和马亨伟。

    主持人:方家的战争,这就是今天要讲的故事。

    方家,上海的一个普通家庭,兄弟姐妹5个,4个姐姐、1个弟弟,这张全家福是方家20多年前的旧照,如今,这个大家庭早已又壮大了很多,但一年前的那场变故,让这个曾经让很多人羡慕的家庭,失去了5条生命,更由此陷入了一场祖孙三代人、六个小家庭无一置身事外,并且愈演愈烈、越陷越深的,战争。

    和腿比起来,这一年马菲菲心里的伤,更难愈合。

    她就是那张20年前的全家福里,还被父亲抱在怀里的孩子。

    马菲菲:我天天在想,两个是生的我人,一个是我生的人,最亲的都走了,我该找谁。

    一年前,2011年4月10号下午,沪蓉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辆依维柯客车,和同向行驶的一辆货车发生刮擦,冲出了护栏。而客车里,是方家的12口人。

    交警:当时车就侧翻在,高速公路下面的排水沟上面,人呢,人都躺在外面,有里面的伤员,翻车以后从车里面甩出来,甩在了坡上也有,这里应急车道里面也有。

    客车里的方家12口人,11人被甩出了车外,其中两人当场死亡,随后被送往医院救治的过程中,又有三人不治身亡,而幸存下来的七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张栎(马菲菲的丈夫):岳父给卡在车座上面,岳母当场也没有了,孩子走在我的旁边,基本上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一个场面。

    张栎,马菲菲的丈夫。他说,他和妻子至今都不敢回想一年前的那一幕。因为车祸中,马菲菲的父母,马亨伟和方玉敏,当场死亡,后来,他们4岁的女儿,也不治身亡。而灾难来临时,他们一大家子,刚刚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假期。

    这是车祸前一天,一家人在扬州瘦西湖拍下的照片。马菲菲说,妈妈方玉敏是家里的大姐,同时因为爸妈开公司,在5个兄弟姐妹中家境最好,所以每年,爸妈都会开自家车,并自己出资组织姨妈、舅舅几家一起出游。

    马菲菲:妈妈都照顾家里人比较多一点,一般带家里人每年都出去(玩)。

    谁也没想到的是,就在一家人回来的路上,灾难发生了。

    姥姥:要抢救,我说我的,我老头的棺材本,我的棺材本,把它都拿去,快点去救他们。

    马菲菲的姥姥,车祸夺去了她的五位亲人,除了大女儿大女婿和重外孙女之外,他唯一的儿子和儿媳,也就是马菲菲的舅舅和舅妈,也最终不治身亡。老伴瘫痪在床,车祸发生后,是姥姥拿出了自己和老伴的棺材本,张罗大家出钱出力,让活下来的亲人及时得到治疗。

    姥姥:不管哪一家,我女儿家也好,我儿子家也好,让他们留一个下来。

    张栎(马菲菲的丈夫):第二天我早上带了1万多元,我带了一张银行卡,现金带了5000块,先救人,我说需要多少,他们说15万元,我说这样,我说我叫我妈,从卡里面先打15万元到你们卡里,打了这15万元,先打了15万元,后面再陆陆续续拿了六七万元出来。

    三姨四姨:就是砸锅卖铁,他(马菲菲丈夫)都会处理好的,他还这样说,那个张栎他很好的,他说他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主持人:最终,车祸中受伤的 5个小家庭的7位伤者,伤势趋于稳定,一家人最大的难关,渡过了。

    马菲菲说,这次事故里她的家庭受伤最深、父母和孩子都去世了、她自己也受重伤,但她考虑到这次出游是父母组织的,而且事故发生的时候又是父亲开的车,所以她觉得对于舅舅舅妈的去世、以及姨妈们的受伤,自己的家庭多少应该承担些责任,于是,她主动拿出20多万元用于亲戚们的治疗。

    不过,事情远没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共同经历了生离死别、死里逃生的家庭,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三姨四姨:我们就是(希望)她伤残费能给点,医药费能给我们报掉已经很不错了。

    马菲菲的四姨说,车祸之后,每家后续的治疗费用压力都很大,车祸对每家的影响也很大。所以她们觉得,尽管大姐姐夫已经去世了,但他们毕竟对事故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她们希望马菲菲小两口,能继续负责后面的治疗,并且从自己父母的遗产里,拿一部分补偿给大家。

    而就在事情开始出现微妙变化的时候,警方的事故认定结果也出来了:警方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故,原因是方家乘坐的依维柯客车突然发生爆胎,撞到了同向行驶的货车,货车和依维柯的司机,也就是马菲菲的父亲马亨伟,均无责任。

    接到认定书,马菲菲的丈夫马上将消息告诉了几位姨妈。

    二姨:晚上张栎就打电话给我,他说阿姨,通知书下来了,这个是意外事故,我们没有责任的,他当时就跟我这样说,我说怎么会没有责任的,他说这是意外事故。

    张栎(马菲菲的丈夫):我也问警官,什么叫做意外交通事故,认定为一个意外事故,警官是这样回答,警官说打个比方就是说,如果是有一个天灾人祸,如果是打雷,人站树下。

    二姨:我说那么死的人怎么办,他说这就像天灾,天上打下一个雷,砸在谁的头上谁就倒霉,就跟我这样说的。

    张栎(马菲菲的丈夫):当时她们(姨妈)也打电话来问我,说这个应该是怎么一个认定法,我说我不知道,但是警官确实是这样跟我说的,我只是进行了一个转述。

    马菲菲的姨妈们都是工薪阶层,三姨在幼儿园打工、四姨是幼儿园的会计,出事以后因为伤残都失去了工作,没有能力负担后续的治疗。

    姨妈们说,其实她们的要求并不过分,因为马菲菲的父母生前留下了四五套房产,其实卖掉一套的费用基本上也就够他们用了。

    但马菲菲觉得,父母好心开车并出资请大家旅游,而且事故明明是一场意外,父亲作为司机没有任何责任,按说就不该赔,即便如此他们之前还是拿出了20多万元,她觉得于情于理都没有赔偿的道理?

    马菲菲:我实在搞不懂,我父母该赔他们什么,我三姨跟我说,她说我以前还打工,现在我工也不能打了,我儿子还没结婚,房子还没买,我找谁去,说老实话我听得莫名其妙,我就跟我三姨说,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我就觉得我能帮你的我肯定帮你,你说弟弟结婚,房子的事情,我怎么去,这个事情我怎么帮你。

    主持人:这个大家庭就这样,出现了裂痕。

    去年10月份,也就是那场车祸的半年之后,马菲菲夫妇要给父母和孩子办追悼会。而围绕着这个追悼会,亲人之间积累多时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二姨说,是外甥女夫妇在丧事的很多细节上激怒了她们,于是她决定要在追悼会的现场,把事情说清楚。

    二姨:我连夜就写了这个东西,写了这份答谢词,而且我还是本着谢谢大家的意思,把大概的情况讲一讲,我就写了这份东西、

    这就是追悼会的录像,当天,双方的亲朋好友来了300多人。

    鞠躬仪式过后,马菲菲的二姨突然上台拿过了司仪的话筒。

    当时还坐在轮椅中的马菲菲,显然没有什么准备。最后,二姨说了这样一句话。

    马菲菲:对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人家说,以前爸爸妈妈给他们买的是小单,以后就要买大单,当时说老实话我当时就想上去。

    二姨:在这里也有,这次出去姐夫买单的,是姐夫请客的,那么我就说,你这个大单也要继续买下去,没错啊。

    张栎(马菲菲的丈夫):我太太要上去跟她对抗地说,说这个事情应该是怎么样怎么样,我太太想上去说,我太太要还父母一个公道,上去说很正常,我太太就拉着轮椅就想推上去,最后给我和她的同学拦住了,不让她上去。

    追悼会上,双方的矛盾最终激化,甚至后来发生了肢体冲突,直到警方到来才平息。

    马菲菲:那天到了最后,说实话,破了我的底线了,我不可能原谅她们,她们已经把亲情扔了,我还跟她们谈什么。

    姥姥:我真舍不得,我不想告他们。

    年过80的姥姥说,告自己的外孙女是情非得已,因为她还要对家里的另一个孩子负责。

    14岁的方心悦,马菲菲的表妹,舅舅和舅妈的女儿。和马菲菲一样,她在那场车祸中也成了孤儿,而她的体内,至今还有钢钉没有取出来。

    如今,方心悦的直系亲属,只剩下了80多岁的爷爷奶奶和年近60的姥姥,而且爷爷还瘫痪在床。经过大家协商,心悦的监护权,暂时给了她的姥姥。

    方的姥姥:最伤心的是我们3位老人,你听得懂吗,没有了子女,尤其是我什么都没有了。

    心悦的姥姥是退休教师,一个人担起养育外孙女的责任很吃力,于是她同意和马菲菲的姨妈们一起,起诉马菲菲夫妇索赔。

    而对于马菲菲的姥姥,尽管左右为难,但面对孙女的抚养问题、女儿们的压力,老人最终还是在起诉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终,方家共6人起诉马菲菲夫妇,要求就车祸的损失赔偿金额200多万元。

    不久前,法院进行了判决。判定车祸事故中:与方家客车刮擦的货车负10%的责任;司机马亨伟负20%的责任,由马菲菲在父母的遗产中赔偿40余万元;而法院认为死者和伤者当时都没有系安全带,是车祸发生时11人被甩出车外的主要原因,所以判定其余约70%的责任,由原告6人负责。

    而法官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还特意强调了判决时考虑的这样一个因素。

    庭长:他(马菲菲父亲)是出钱出力,找车,把大家组织起来,我们认为这是善意的,是增强家庭团结,应该在责任平衡的时候,适当地要减轻,不应该加大。

    主持人:一辆车,当它正常行驶时,满载着天伦之乐,当它意外停下时,却是另一番情形。从欢声笑语走向对簿公堂,让人感慨、唏嘘。如何在亲情与法理之间、在分享和分担之间,找到平衡,找到结点,找到曾经最熟悉的东西,是对这个大家庭的考验。既然已经失去了,就不要再失去更多,对那辆不幸的车来说,你们的角色,是乘客,但更是亲人。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