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黑车高价垄断市场 扎堆土桥站6公里要价35元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30日 06: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黑车高价垄断市场 扎堆土桥站6公里要价35元

  8月18日,地铁八通线土桥站出口外,排着长长的黑车队伍。这些黑车有组织地长期在这里盘踞,并阻止其他车辆拉客。

  近日,多名市民反映,地铁八通线土桥站外黑车扎堆,垄断了站外地面换乘,导致正规出租车几乎“绝迹”。

  记者调查发现,黑车盘踞土桥站约有两年之久,垄断价格,甚至用暴力手段排斥外部车辆停车载客,而黑车扎堆的原因,除了地铁与公交衔接存在时间断档,相关部门的打击不力也受到市民的指责。

  土桥站外难觅出租车

  “你别无选择。”15日,从土桥地铁站出口通向地面的天桥台阶上,乘客陈威(化名)指着辅路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车说。

  陈威说,每次走出土桥站,会立刻被黑车司机围上。这些司机的报价几乎一致,却比正规出租车高出一倍,自己曾尝试坐正规出租车,但等了近1个小时,虽然很多出租车都空着,却没有车愿意停下拉他。

  黑车6公里要价35元

  15日中午,土桥地铁站外,停靠在辅路边趴活的黑车不下百辆,其中以夏利、奥拓、捷达居多。

  “打车吧,上车就走。”见乘客们出站,七八名黑车司机一拥而上,一名乘客表示要去梁各庄,围上来的黑车司机不约而同报价,“35元,都是这个价。”

  据了解,土桥地铁站距离梁各庄不足6公里,坐出租车大约18元,这名乘客质疑价高,黑车司机反驳说,“这儿没有出租车,公交车你也等不起。”

  当晚,出地铁站后在土桥公交站等车的刘女士说,已等了半个多小时,“站牌上说20时20分还有车,可我等到20时30分,还是没车。”

  公交地铁衔接存断档

  记者发现,公交车到站时间并不稳定,尤其晚间即便靠站,部分乘客也挤不上去,只能坐黑车回家。更重要的是,地铁末班车到达土桥站的时间为23时30分左右,而站外大部分公交车的末班车为21时,时间衔接上的断档,导致了黑车拥有载客市场。

  昨日,通州区城管局表示,治理黑车需要取证,目前取缔存在难度,此前曾多次执法,但效果不理想,目前执法行动会定期开展;八方达客运通州分公司表示,由于公交车线路繁复,与地铁协调运营时间存在难度。

  ■ 暗访

  黑车暴力排外 高价垄断市场

  黑车霸占黄金地点

  18日上午,土桥地铁站出口辅路,一字排开的黑车自西向东延伸,一眼望不到边。

  地铁站出口,黑车司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身后的黑车大都敞开车门,不停地问出站乘客“打不打车”。

  一辆捷达车驶入黑车队伍里,几分钟后,一名刚出站的女士问捷达车司机范立(化名)能不能去燕郊,范立刚要谈价,车旁突然出现三个年轻男子,一把将女士拉开,“这地方我们交了停车费,只有我们能在这儿拉活,你赶紧走。”其中一人冲范立喊。

  范立说自己也想拉活,问该向谁交钱。三名男子立即将范立围在中间,“这你不要问,赶紧走。”一名男子将拳头搁在捷达车上。

  黑车司机刘志祥(化名)说,在土桥地铁站拉活儿的黑车超过百辆,其中大约60辆彼此相熟,只有这些互相熟悉的司机,才能停在“黄金地段”地铁出口载客。

  他说,把着地铁口,每个司机每天赚两三百元没问题。

  7月28日,刘志祥载记者去距离地铁站两公里的太玉园小区,要价15元;7月29日,刘再次载记者去距离地铁站六七公里的东方化工厂,要价35元。

  记者质疑黑车要价高于正规出租车,刘从后备厢拿出一把弹弓和钢珠子,朝远处弹射一发,“这就是给正规出租车准备的,远了拿弹弓打,近了拿砖招呼,他们敢来吗?”

  砸窗扎胎阻止生人载客

  范立不是第一个被威胁驱赶的司机,事实上,在土桥地铁站周围,曾多次发生车辆遭到驱赶乃至打砸。

  年初的一天晚上,家住通州的出租车司机郭振平收车回家,途经土桥站见一女士路边招手,他停了车。女士上车后,郭振平正要踩油门,突听“砰”的一声,轿车前挡风玻璃被砸碎了。

  “是半截砖头。”郭振平说,被砸中的玻璃右下角出现了10多厘米的裂痕,女乘客也被吓得发抖,建议郭报警,“每天都从这儿过,我怕车再被砸,就走了。”

  出租车司机张江也有类似经历,今年4月,他途经土桥站想捎个乘客回通州城区,刚驶进辅路,车胎就瘪了,“我下车一看,车胎上扎了好几个不倒钉。”

  苏先生说,今年6月到土桥趴活,无意间闯到了地铁口,正遇下班高峰,“我跟一个乘客谈好价,领他上车时,车窗被砸碎了。”

  站外多名摊贩证实了上述司机的说法,称经常看到现场有车被砸。

  末班出站无公交可坐

  距土桥站最近的土桥村公交站,共有8趟公交车,其中6趟为连通市区和通州区的长线运营车辆,两趟为通字头的通州区内公交车。

  由于连通市区和通州区的公交车大部分属长途客运,站数多路线长,所以末班车较早。其中最晚的是806路,到土桥时间约23时,其他均在20时30分前后收车。八通线最后一班地铁到达土桥时间则在23时30分左右。

  乘客朱先生说,遇到加班或出外办事,坐地铁末班车出站后,除了黑车没有其他交通工具。他称,自己也想坐公交回家,但每次等半个多小时才来车,“好不容易等来了车,却经常挤不上去,还是要坐黑车。”

17日下午5时许,土桥地铁站外黑车在排队趴活

17日下午5时许,两名乘客在黑车司机的游说下上了车

18日,土桥站外,两名黑车司机在驱赶一名趴活者

据多名黑车司机证实,扎堆土桥站外的黑车群体是一个固定的组织,每月交固定的“份钱”,组织者就会允许靠站载客,即使被执法者扣留车辆,组织者也会帮忙协调“捞车”,降低罚款;在赶走外部拉客车辆,垄断运营市场的同时,组织内部则分工明确。

黑车群体秩序井然

在土桥站天桥的两侧,每隔几步便有一至两名黑车司机揽客。这些司机有的打伞遮阳,有的挥着扇子,不停劝说乘客打车。

7月24日,一对出站情侣在一名中年妇女的劝说下,同意打黑车。而这名妇女没有开车,而是示意桥下排在第一的夏利车司机,喊了声,“这是去太玉园小区的。”

情侣遂在指引下进入夏利车。

车辆驶离后,原本停在后面的奥拓赶紧往前提,后面的车也都依次往前提了一个车位。不到10分钟,夏利返回,排在整个车队的最后一个位置。

组织内部分工明确

黑车司机刘志祥介绍,黑车群体有一个组织,里面的成员都有比较明确的分工:一般成员负责守在出口揽客,“就是那些打伞和拿扇子的人”;另有三四名跟组织者关系好的黑车司机负责上下协调,“根据距离远近,安排给不同的司机”。资格老的司机可以在黄金地段拉客,新来的只能自己揽活。

车队尾部还停着四五辆轿车,刘志祥正是其中之一。他介绍,这些车主要负责路途较远的“大活”,“其他地方开黑车的也过来拉活,我们就用两辆车把他夹在中间,他如果不走就砸车。”

如果组织内的黑车被扣,组织者会出面协调。“罚款金额是一个月的活钱。”黑车司机老项说,如果组织者帮忙捞车,罚款也能减少一半。对于该说法,记者未获得交管部门证实。

交“份钱”保平安

十多名黑车司机说,土桥附近的黑车“组织”已形成近两年,成员约有60辆车。

“以前没有组织,一群人天天为抢活打架,最后谁都赚不到钱。”刘志祥说,因为有了“组织”,拉活也有了保障。

7月27日晚,记者包下司机老项的车前往大兴。老项说,内部成员虽然没有出租车,但也需要交“份钱”。他表示,每月四五百元的“份钱”主要是“保平安”,车辆被扣要看是否交过“份钱”,组织者才会决定是否捞车。

刘志祥和老项均表示,因为市场有限,组织会控制成员数量,不是谁想交钱就能进的,“大部分在组织的都是熟人,再加新人的话需要有人介绍。”刘志祥说。

■ 影响

面对众多乘客 出租车绕着走

几乎所有受访的出租车司机都表示,为了躲开站外的黑车群体,自己只能对站外众多的乘客“视而不见”,甚至“绕着走”。

张江说,如今自己每次经过土桥站,都加速通行,“再大的活,再多的钱,招手打车的人再骂,我也不停车。”

18日,一辆接人的私家车与停靠的黑车发生剐蹭,十多名黑车司机将私家车团团围住要求赔偿。私家车主准备报警,黑车司机才离开。

黑车挤满站台 公交无奈甩站

黑车不但占据了辅路,部分黑车为了抢客,直接将车停在了主路公交站处,导致公交车无法靠站停车,而被迫停在快车道上等乘客上车,部分公交车实在无法进站,只好甩站而过。

等在公交站台上的乘客不得已,只能跟公交车一起跑,这种现象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黑车自定价格 乘客无奈挨宰

“有些时候着急回家,虽然黑车确实能解决问题,但价格太贵了,起步价15元,高于正规出租车,再远的路程由于不打表,价格都由黑车司机自己定。”住在附近太玉园小区的刘先生说,坐地铁末班车出站后,因为没有公交车,黑车更不给议价,“他说一百你不敢说五十,否则人家扭脸就走。”

- - - - - - - - - - 分页符 - - - - - - - - - -

■ 追问

黑车盘踞两年为何无人管理?

暗访期间,记者在土桥站出口的天桥上看到,不时有穿城管制服的工作人员巡视,但并未阻止黑车揽客的行为。据黑车司机刘志祥介绍,车站派出所民警和城管队员曾多次联合执法,但执法者一来,黑车就会一哄而散,没有实质效果。为何黑车盘踞两年,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回应】通州区城管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城管局曾多次针对黑车运营展开整治活动,但最大的问题是取证难。“虽然土桥站排了很长的黑车,但是实际查处的时候,他们说是私家车在等亲戚,也无法查处。”该名工作人员表示,查处黑车,一是发现司机与客人有现金交易,二是客人打车时直接向城管局举报,也需要当场抓获。

昨日下午,通州区交通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针对土桥地铁站附近的黑车,联合执法部门会加大执法力度,并将开展一次集中整治活动,打击黑车。

公交地铁衔接时间能否调和?

几乎所有受访乘客均表示,地铁末班车与公交末班车的时间衔接存在盲点,当初规划的缺陷导致了黑车猖獗。

【回应】昨日下午,北京八方达客运通州分公司服务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土桥站和北京制线厂站经常被黑车挤占,公交车被迫在快车道上停车载客,“但是公交公司没有行政执法权,我们只能提醒司机注意安全,以及向执法部门投诉。”

土桥站和制线厂站双向共有16条线路,大部分车在21点前停止运营。该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八方达公交车的运输线路长,站点多,路况复杂,与地铁的衔接难以操作,“806公交车从大北窑南到太玉园总站共23站,末班车22点20分,开到土桥也23点多了。”

■ 专家说法

黑车组织可由政府规范管理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表示,黑车组织作为一种非法运营形式,其存在表明该地区对运输服务有需求,公共交通服务的触角不足,“黑车不比出租车便宜,民众也都了解坐黑车出现纠纷后难以理赔。一个规律是,黑车多的地方,公共服务就不足。”

由于治理黑车涉及多个管理部门,相关部门也开展过多次整治活动,“黑车运营流动性大,且取证难,单纯地打击取缔无法彻底消灭黑车。”

“从源头解决黑车运营问题,应加大对公共运输服务的投入。”王丽梅说,非法运营完全可以变为合法经营,比如黑车组织向政府申请成立公司,在政府的规范下合法经营。

■ 北京近年整治黑车行动

●狂飙行动

2006年4月24日,为了整治黑车,北京16部门掀起为期一个月的“狂飙行动”。此期间查获的黑车一律处以“极刑”,即不论车型全部按照上限50万元的标准予以罚款。

●“双清”行动

2007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双清”专项整治行动,打击长途客运站及周边的“黑车”和非法揽客的“黄牛”等违法行为。

●脉冲行动

2010年7月14日,北京市治理黑车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针对城区内黑车、黑三轮的“重灾区”,进行了代号为“脉冲行动”的全面整治。

共查处各类非法运营车辆4059辆,查获违法人员4059人,320人被治安拘留,3737人分别处以罚款、警告和批评教育。

●百日整治行动

2011年6月10日至9月20日,北京市公安局开展“全市城市秩序百日整治打防管控一体化专项行动”,对群众反映突出的黑车问题进行整治,目标是三环路以内及长安街延长线无黑车;六环路以内的地铁站口、大型交通枢纽、主要道路无黑车扰序。(采写/ 张永生 王瑞锋? 摄影/杨杰 王贵彬)

热词:

  • 土桥
  • 黑车司机
  • 黄金地段
  • 梁各庄
  • 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