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体工队“分”教练奖金,为何理直气壮?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4日 17: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齐鲁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教练汪成荣的两名运动员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获得3金1银。2011年中残联奖励汪成荣149.91万元。得知消息后,汪成荣所在单位、青海体工一大队多次要求汪把奖金上交组织,汪不同意。而后,单位给予汪成荣停职处理,体工队大队长杨海宁称,再不交钱组织还有其他手段。(《新京报》3月1日)

  虽然体工大队发出公文索要教练的奖金,并用“停职处理”和“还有其他手段”加以威胁,实在可恶。但是,从情理上讲,我是支持体工大队索要奖金的,理由很简单:其一,教练汪成荣是体工大队的教练,不是运动员的私人教练,拿着国家的钱,干着本应该干的本职工作,即使干得出色,一下子获得149.91万元的奖金,是否合理,是值得商榷的。其二,就如体工大队说的一样,运动员的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两名获得3金1银的运动员,并不是从起步到获奖都是汪成荣一个人的功劳,其他教练员和相关保障服务人员也有功劳,奖励应该作出贡献者都有份,只是多少的问题。如果仅由汪成荣独享149.91万元奖金,那些“栽树人”、“养树人”情何以堪。

  但在现实中,汪成荣独享149.91万元奖金,又似乎有合理性。其一,中残联的奖励很明确,是“教练员”奖金,汪成荣咬定“只要拿出相关文件,说我该上交奖金,那我多少都交,要是拿不出文件,我一分钱也不交”也说得过去。其二,教练独享,也有行业惯例,上海田径教练张敏珍、教练员金帆都说“奖金已打到了我自己的卡里,这是个人收入,我的上级单位没和我要。在汪成荣之前,我也没听过这样的事。”问题的纠结就在于,教练获奖,组织要求分享,是组织“公说公有理”的潜规则;奖金独享,却又成了教练“婆说婆有理”的潜规则。

  在国外比较普遍,在我国网球领域也已经开始实践的职业化与自主性相结合,李娜、郑洁、晏紫、彭帅“四朵金花”选择举国体制之外的单飞,自主训练、自主参赛、自负盈亏,获得奖金交够12%给国家,剩下都是自己的。实践证明,单飞之后并没有导致这些运动员的竞技水平下降,没有减少奖牌,李娜还在2011年法国网球公开赛中获得女单冠军,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位站在法网冠军领奖台上的中国选手。如果“四朵金花”依然在体制内,也许李娜创造历史之后,也得来面对奖金分配的明规则与潜规则。

  实际上,以奖牌为奖励标准的“面子体育”越来越受到了质疑,汪成荣的奖金分享问题,只是“面子体育”怪胎下的一个呈现而已。对一个运动员来说,“千银不如一金”;对一个民族来说,全民健身不如一人获得奖牌,这是对真正体育精神和本质的扭曲,对此,著名体育评论员黄健翔曾经质问:“给群众带来了什么?给学生带来了什么?学校里学生还有多少运动空间?城市里还有多少运动场地?游泳、打球方便不方便?要花多少钱?多少时间在路上?”

  是的,解决汪成荣奖金分享的争议并不难,拿出有明确的规则的奖励办法和利益分配办法就可以了。但是,“面子体育”的思维方式不改变,本是风光的奖励变成丑闻与争议的事情,就还会不断地发生。有人算过一笔账,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每枚金牌的国家投入相当于俄罗斯的28倍,奖牌数量在激起民族自豪感的同时,巨大的投入也在不断地激起国人的不满。也许,应该从汪成荣奖金分享的争议开始,思考一条适合我国的竞技体育与全民健身的结合之路,让体育理念真正回归。

热词:

  • 汪成荣
  • 体工队
  • 支持体
  • 法国网球公开赛
  • 晏紫
  • 法网冠军
  • 女单冠军
  • 运动员
  • 奖金分配
  • 彭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