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治理红十字会,难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3日 08: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山西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红会副会长赵白鸽称,加拿大红会因输血问题导致2万人感染艾滋病,相比之下,“郭美美事件”这样没有根据的故事没什么好担心的。红十字会的治理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赵白鸽表示,最大的挑战是社会和公民对红会的要求不断提高,这是过去没有的。(1月10日《中国经济周刊》)

  不管是“赚钱请远离红会”论,还是“坚定慈善信心”论,这位上任不到四个月的赵副会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媒体向公众吹风,讲话精神不外以下几个方面:和之前红会的表态类似,不断撇清和“郭美美事件”的关系;承认存在问题,承认存在信任危机;提出了建立透明的信息系统的解决办法。应该说,这些言论大体是诚恳和务实的,代表了红会在危机当中的痛定思痛。

  可是,仔细考察这些观点的根茎,其中所透悟出的朝向可能并非正确的理路。比如,赵副会长一而再,再而三,甚至几乎是念念不忘地声明和商红会没有联系,和“郭美美事件”并无纠葛。这其实是有悖于客观事实的。从目前披露的情况看,商红会和红会确实没有隶属关系,但是红会绝对不是代人受过。正因为其自身运作和管理上已有的漏洞,才使“郭美美事件”这点火星,能够燃起有燎原之势的信任危机。这时候即使再去扑灭火源,为时已晚,情境已迁。

  再比如赵副会长最新提出的“红会治理是全球性难题”论。言下之意是,大家都做不好,我们做不好也无可厚非。这样的论调像极了鲁迅的“臭虫论”: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假使世界上只有一家有臭虫,而遭别人指摘的时候,实在也不太舒服的……最好还是希望别家也有臭虫,而竟发现了就更好。

  可是,外国的那只臭虫和中国的一样吗?赵副会长之所以得出“红会治理是全球性难题”的结论,是因为上世纪80年代加拿大红会因输血问题导致2万人感染艾滋病。首先要说明的是,加拿大红会的输血问题是源于技术上的不足和人为的疏忽,这和红会长期以来关门收钱根本不是一回事。我们承认,世界各地的红会组织可能都有一些共同存在且难以解决的弊习。可是,如果不透明不公开成了全球性难题,如果捐赠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钱去了哪里,那么世界各地红会又凭什么募捐呢?

  另外,赵副会长说“最大的挑战是社会和公民对红会的要求不断提高”,听上去,似乎是公众有对红会刻意为难之意。其实,这话对,也不对。“郭美美事件”导致的信任亏空,确实让公众对红会透明度的要求前所未有地高涨。可是,过去因种种历史遗留造成的不公开不透明,并不能成为现在继续不公开不透明的借口。就像我们在一家饭店就餐,一直没出问题,某一天发现饭店使用了地沟油,便要求饭店公开饭菜的制作过程。这能说是我们对饭店的要求提高了吗?安全卫生是对食品最基本的要求,就像公开透明是对慈善公益组织最基本的要求一样,何来“提高”呢?

  事实上,治理红会是不是难题,最大的挑战从来都在红会自身。如果红会能够开诚布公,发自肺腑(宋丹丹语)地向公众交底交心,无应付舆论之念,无虚与委蛇之意,公开所有的捐赠过程,使其成为一只真正透明的口袋,“难者亦易也”。如果只是一味地打造话语声势,一个劲儿地为自己的错误找补,“易者亦难也”。(赵清源)

热词:

  • 红会
  • 郭美美事件
  • 臭虫
  • 治理
  • 中国经济周刊
  • 感染艾滋病
  • 讲话精神
  • 地沟油
  • 理路
  • 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