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动车实名制难治“黄牛党” 铁路部门称无暇核实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1日 08: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北京西客站的工作人员展示动车实名制车票。李文摄

为方便乘客实名购买火车票,乘客可以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王振摄

  自6月1日动车售票实行实名制以来,“黄牛党”依然出现,“信息泄露”困扰着人们,动车售票实名制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记者作了深入调查。

  调查:检票员无暇逐一核查票面信息

  7月25日下午6点左右,记者来到北京南站高架候车大厅观察检票情况。

  这里设有22个站台,每个站台又分为两个检票口,各检票口前设有四台自动闸机,旅客需要通过闸机通道到达站台。

  此时16号检票口亮起灯,准备检票。检票口各闸机通道前排起队,有近50人。为了缩短乘客进站时间,一名检票员一边提示旅客“出示有效身份证件”,一边在队伍中穿行,提前抽查了10余名旅客的票面信息,核查车票与证件信息是否相符。

  正式检票开始时,检票员一边疏导持蓝色车票的旅客通过闸机(即把票塞入自动闸机,从闸机另一端取回车票后,闸门自动开启,旅客可通行至站台),一边对持红色车票的旅客进行人工检票,并引导其从没有闸门的通道进入站台。整个过程,检票员基本没有抬头,核查信息也只限于核对证件和车票,相比“既要核对信息,又要看是否本人持票”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

  记者事后了解到,由于制票机不同,动车车票存在蓝色和红色两种。蓝色属磁卡车票,是在车站内销售的车票,代销点售出的基本是红色纸质的车票。由于纸质车票无法在自动闸机上检票,所以需要人工检票。而自动闸机的功能只是取代了人工检票,核查票面信息的工作仍然需要人工操作。也就是说,目前检票员只对代售车票实现了信息核查,大量站内购买的车票并没有被审核信息。

  据一位检票员透露,查验信息目前只能核对到身份证后三位数字,如果逐位核查的话,时间根本来不及。记者看到,平均一个检票员要盯四五个入站通道。在确保旅客准点上车的情况下,很难实现逐一审核票面信息。

  回应: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旅客按时上车

  “实名制购票之后,至少过去1个人买30多张票的情况没有了。”一位铁路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说,现在一个证件只能买一张票,这对打击票贩子发挥了一定作用。对于媒体报道的检票把关不严、难控“黄牛党”的情况,该工作人员也表示无奈:“因目前火车站的安全保障、技术力量和人力数量所限,检票方面根本没办法跟航站楼比。”

  京沪高铁开通60多趟车;京津城际列车一天最多开110趟,间隔时间最短5分钟,最长不过20分钟。一趟列车五六百人,要求检票员在十几分钟之内逐一核查票面信息,确实很困难。

  记者了解到,北京南站现有职工200人左右,其中检票员就有100多人。一天分三个班次,减去站台服务员和咨询员,一个班次只有十二三名检票员。因为根本无法实现1人持守1个闸口,不得不采取机动作业的形式。即检完票的工作人员赶紧去支援比较繁忙的检票口。

  目前的客运量相对平衡,如果在春节期间,检票工作将会面临更大挑战。这位铁路工作人员坦言,“如果一趟车运载1500人,上车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挨个审核车票的话只能上去800人,700人上不去车。我们工作的目的是让乘客按时上车,而不是查验证件”。

  质疑:怎么有了实名制还有“黄牛党”?

  实名制购票的初衷是打击非法贩卖火车票,解决售票难、买票难等问题。然而,从6月1日实施至今已满两个月,即时出票、提前预订、代购动车车票,已成为“黄牛党”的经营项目。人们将此归罪为车站检票环节的失守。

  “如果一项制度没有得到严格有效的执行,这项制度就是形同虚设,客观效果比没有这项制度更差。”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实名制购票之前,必然经过充分的调研和可行性分析,飞机场能做到实名制且没有“黄牛党”,火车站也应该能够做到。

  对于各界的质疑,铁路部门是否也有苦衷?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长期从事铁路工作的人员。他说,实名购票之后,售票员的工作量大幅增加。二代身份证还好办,仪器可以直接读取身份证号码,可是另外22种证件都需要人工输入号码。过去不到一分钟可以卖一张票,现在至少需要两三分钟。在技术力量没有变化、人员数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要承担翻倍的工作量,确实力不从心。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琴岛律师事务所主任杨伟程并不认可这样的解释:“这是‘铁老大’多年形成的粗放式管理模式。关键看愿不愿意下决心解决了。”

  实名制究竟能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党”炒票的问题?对此,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回答是:“这需要时间来检验。”

  知名法律学者郝劲松认为,“实名制可以杜绝售票最末端的‘黄牛党’,使原有运力得到有效发挥,避免排队排第一却买不到一张票的情况,实现买票的公平。”郝劲松同时认为,实名制的试行,应配套票源公开制度。比如卧铺多少张、坐铺多少张,车站及其代售票都要在电子屏幕上显示出来,不能让某些“大黄牛”通过铁路内部关系,拿着上百张旅客的身份证复印件,买旅游团的团体票。

  也有观点认为,实名制再好,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打击“黄牛党”最有效的做法就是继续提高运力。只要火车票不再稀缺,自然会斩断“黄牛党”的“生财之道”。

  遭遇信息泄露

  实名制购票,意味着要把个人身份信息写入车票。但信息安全却成了人们最担忧的事情。

  “您能把显示屏转转角度吗?我这儿都能看见身份证号码了。”7月26日记者到北京南站售票大厅采访时,遇到一位“较真儿”的旅客。旅客的提醒确有必要,记者在其他售票口观察了一会儿,工作人员电脑显示屏的摆放角度刚好会暴露旅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

  不怪旅客挑剔,按照动车购票实名制新规,一张有效身份证只能购买同一乘车日期、同一车次、同一乘车站(含同城车站)的一张车票。也就是说,一旦信息被泄露,很有可能会被“黄牛党”冒名订票,而自己如果再想订同样的车票,很可能会被拒绝。

  最近,北京的张先生就遭遇了这样的尴尬。

  据北京交通广播电台报道,7月19日下午5点半,张先生通过北京铁路局公布的95105105订票电话,订了两张7月29日从北京到哈尔滨的动车票。当时已经预订成功,而且告诉了车厢号。因为全程都是语音服务,张先生没听完电话就挂断了,疏忽了语音系统提示的取票时间。结果,第二天下午4点下班后,张先生去售票口取票时,工作人员告知其错过了取票时间,订单已被取消。7月20日,张先生重新订票却被拒绝,理由是后台显示张先生名下已经订了四张从北京西到贵阳的软卧,票价2900多元,而且已经出票。

  张先生是通过铁路部门公布的语音电话系统预订火车票的,整个过程没有人工干预,那么他的个人身份信息又是谁泄露出去的?是谁盗用他的身份证预订了其他车次的火车票?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订票系统出了故障,还是原本就存在安全隐患?张先生没有找到答案,北京铁路局相关人员只是一再强调,铁路方面不会泄露旅客信息。

  网上订票要小心

  在感受网上订票方便快捷的同时,您考虑过自己的身份信息可能被网站长期留存吗?

  采访中,记者就在某知名订票网站体验了一下实名订票。

  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以及购票相关信息后,记者提交了页面,因为没有付款,所以交易处于等待状态。几分钟后,记者接到该网站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问交易是否继续,记者明确告知取消交易,并问其是否会保留填写信息。网站工作人员回复说:“公司会替客户保留信息,这样可以方便客户下次订票。”据该工作人员透露,如果客户没有特殊要求,一般不会删除上传信息。在记者的再三请求下,对方才答应删除上传的信息。但是,信息是否真的被删除了,无从查证。

  据了解,信息泄露的隐患无处不在,有些计算机病毒就是专门为窃取个人信息而设计的。某网站调查显示,88.8%的人表示自己有因为个人信息泄露而遭遇困扰的经历。为了把信息泄露的风险降到最低,建议您还是到车站去买票。如果在网上订票和电话订票,要尽量选择铁路部门的官方站点。

  实名制车票因为记录着身份信息,所以只有保存好车票才能增加信息安全。一位铁路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破译实名制动车车票的二维码并不困难,网上就有免费下载读取二维码的软件。他提醒乘客一定要保存好车票,一旦实名制车票丢失,只能重新买票,而且受订票信息所限,不可能补到同日同车次的车票。对于用过的车票,也要妥善放置或销毁。

  实名制之后,买票和乘车都要出示证件,这既增加了证件丢失的几率,也增加了信息泄露的机会。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铁路每年捡拾证件的数量相当可观。所以,旅客还要增强保护意识,保管好证件。

  数百名代表建议加快信息安全立法

  个人信息安全也是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普遍关心的问题。记者注意到,从2003年至今,几乎每年全国人代会上都有代表和委员呼吁信息安全立法。据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孙丕恕介绍,早在2003年,国务院信息办就委托中国社科院法学所个人数据保护法研究课题组承担个人数据保护法比较研究课题及草拟一份专家建议稿。现已形成了近8万字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及立法研究报告。

  “其实我们并不缺少这方面的法律法规,缺少的是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意识。”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研究员胡伟武告诉记者,我国目前有宪法、民法通则、合同法、居民身份证法、商业银行法、互联网电子邮件服务管理办法、短信息服务规范等十余个涉及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法规。但是,由于缺乏保护意识,加之这些规定过于原则、缺乏统一主管机构,操作性不强,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俗话说,七分管理三分技术。在胡伟武看来,如果出台专门的法律有困难,由国务院制定法规就够用了。因为中央保密局的信息保护体系是相当完善的,关键看相关部门是不是愿意把这套体系用起来。胡伟武认为,尽管动车实名制实施以来暴露出一些弊端,但仍然是很好的发展趋势,应该尽快完善并逐步普及。

  在法律法规出台之前,杨伟程建议,当务之急是由铁路部门将实名制车票有可能泄露旅客身份信息的环节和情形进行风险告知,并明确泄露信息的社会责任,以提高公众的防范意识和法律意识。与此同时,建议铁路部门尽快完善技术,确保旅客的信息安全。

责任编辑:张毅

热词:

  • 动车实名制
  • 黄牛党
  • 铁路部门
  • 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