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外媒唱衰俄总统 普京“硬”对西方(20120306)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23: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0526ee69adb469a9eaa6d79891d60e6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环球视线)消息:

  主持人 劳春燕:欢迎继续收看环球视线,今天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的消息仍然是占据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除了将普京流下眼泪的照片定格在最显眼的位置以外,一些西方媒体对普京胜选纷纷加以冷嘲热讽唱衰普京,恩在讨论之前,我们先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莫斯科时间3月5日凌晨,在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中得票率以大幅领先对手的候选人普京站在马涅日广场面对11万支持者登台演出,语未出,泪先流,这一幕被全球媒体捕捉和记录下来,同时这一幕也成为媒体正像报道的热点,普京在庆祝时强调,俄罗斯人通过行动挫败了敌人妄图借大选挫败和分裂俄罗斯。

  11个小时后,俄罗斯联邦中央选举委员会发布了普京赢得大选的消息。然而随之而来充斥在西方媒体上的却是不约而同或多或少的冷嘲热讽和集体失态。美国《新闻周刊》发表评论称,普京赢得选举只是一次脆弱的胜利,反对者的呼声和紧张的政府财政已经削弱了普京,俄罗斯可能迎来政局动荡危机。美国《华盛顿邮报》文章则强调,作为对普京“帝王般回归”的“明智应对之举”,美国应该继续对俄施压,制裁普京体制的代表。

  其实早在选举开始几天前,西方媒体就开始唱衰普京的新一任总统任期,认为他重返克里姆林宫,但是未来执政之路并不会一帆风顺。路透社发表分析文章说,普京上任后并不轻松,因为他不仅要面对与西方国家的冲突,还要面对国内的压力,面对西方媒体不顾礼节的冷眼评价和失态之举,也有分析认为,究其原因是,西方在惧怕担忧甚至恐惧,他们惧怕一个普京归来的俄罗斯,因此对新普京时代本能的头疼和反抗。

  在竞选中,普京曾多次表态,在诸如叙利亚和伊朗等最尖锐的重大国际问题上,俄罗斯决不会随声附和,当西方的“应声虫”。

  劳春燕:我们来看一幅漫画,是英国《每日邮报》有一幅漫画,这是一位父亲对病床上的孩子说了一番话,他说:“生活中没有什么是确定的,孩子,确定的只有死亡、税收和普京赢得选举”。我觉得还应该再加上一件确定的事,就是普京赢得选举之后,西方的一些媒体一定会是唱衰他的,一定会对他选举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的。我们也来看看有一些什么话,英国《每日电讯报》说,俄罗斯动作总统选举不乏戏剧性事件,但是最终结果,几个月甚至几年前就可以预期到的。还有普京的选举只是一次脆弱的胜利,反对者的呼声和紧张的政府财政已经削弱了普京,俄罗斯可能迎来政局动荡危机。普京真的是面临一场危机吗?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很难说,其实刚才英国《每日电讯报》是套用了富兰克林的一句名言,就是生活中没有什么可以确定的,除了死亡和税收以外,好多人都认为是马克?吐温说的,其实不是,这句话是富兰克林去世前一年写给一个法国朋友,那时候他前面的一句话是美国通过的宪法,也就是说,这句话本来是美国人用来解释自己的政治渊源的,现在用来我们把这句话套在俄罗斯上,其实发现是一样的,俄罗斯出现这样一个局面是俄罗斯政治发展的一个结果,并不让让人感到意外。关键的问题在于说,现在普京归来以后,西方如何去处理或者面对普京,这是一个建构或者互动的一个过程。现在只是说普京会反西方,但是回过头来看,来普京的这几年,在梅德韦杰夫的这几年,在往后推,西方是怎么对待俄罗斯的,俄罗斯今天之所以会有一个所谓的反西方的“普京体制”,究其原因是因为在苏联解体之后,西方根本没有给俄罗斯任何融入西方的机会,才使得普京的出现成为一个俄罗斯万众一心的现象,如果说这是一个脆弱的选举,60%的得票率还叫脆弱,那不脆弱的是多少

  劳春燕:西方怎样来对待普京的新一个任期呢?比如美国《华盛顿邮报》就提出,美国应该继续对俄罗斯施压,西方怎么来对待未来的俄罗斯?

  专家观点:西方会对俄反对派会提供全面支持

  尹卓 特约评论员:西方肯定会加大对俄分队派支持的力度,会全面的提供支持,西方国家的目标就是肢解俄罗斯,肢解俄罗斯最大的障碍就是一个稳定的俄罗斯,因为普京会带来稳定,稳定就会带来强大,而这个强大是俄罗斯人长期祈求的,俄罗斯人的大国心态非常根深蒂固的,只有普京带来稳定,然后带来俄罗斯强大才能满足俄罗斯绝大部分人的需求。而西方支持的真正的政治反对派,主要是在莫斯科在圣彼得堡,在这些大城市的中心里头,这些人人数并不多,基层和中层基本上都是支持普京的大国梦想,西方不遗余力支持这些政治反对派,提供全面支持,比如通过NGO,通过其它的手段来唱衰俄罗斯,在外交上会破坏俄罗斯。

  劳春燕:您说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希望能够肢解俄罗斯,美国《洛杉矶时报》似乎已经看到了肢解的希望了,俄罗斯在1918年后从来没有明显地分裂成为对立的两大阵营,真是这样吗?现在已经分裂吗?

  叶海林:别忘了还有苏联解体,那个分裂比现在要大得多,很难说在俄罗斯有像样的对普京的挑战者,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回过头看普京的这几年来,他带给俄罗斯的东西是其它任何人没有做到的,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一定程度上这是西方帮助普京在俄罗斯赢得人心。如果不是这种咄咄逼人的挤压俄罗斯的态势,普京的政策未必在俄罗斯那么畅通无阻的受欢迎。

  劳春燕:您的意思是说,外部的挤压反而让俄罗斯人更加团结。

  叶海林:我们回过头去看,从1812年到1941年,俄罗斯是一个越挤压越强的一个国家,不会在挤压下分崩离析,无论是拿坡仑还是其它的都是已经证明这一点。现在也是,实际上北约的东扩散一定程度上给了普京的外交和内政路线已在俄罗斯选民当中是合法性的,也就是说,俄罗斯选择普京是在应对西方的压力,当然普京自己很明白,他不能够每次都谈论反西方牌,因为他真正要解决问题就是要俄罗斯国内的问题,特别经济增长严重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问题,这个事是明白的,但是他嘴上不能说,而且尤其是面对西方压力,普京没有路可退,这恰恰是俄罗斯人需要有一个人去领导他们,去面对西方的压力。在这个问题上不是俄罗斯在挑衅西方,而是西方不断地挤压俄罗斯。

  劳春燕: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受到的挤压越大,压力越大。

  叶海林:反弹就越大。

  劳春燕:普京的硬汉会越硬。

  尹卓:反作用越大,当然是这样的。我们举个例子,车臣问题上,他能够把杜达耶夫当做一个合法的总统,杜达耶夫当时拥有7万多部队,有10个旅左右,俄罗斯政府军正在作战,这时候他把杜达耶夫作为一个合法总统在白宫接见,把杜达耶夫以后的伪政权外交部长作为一个合法的外交部长在国务院正式接待,这种作为任何主权国家都不能忍受,明显他是要肢解俄罗斯,把车臣等这些资源最丰富的共和国分裂出去,这种司马之心,路人皆知的事情美国和西方一二再二三的做,俄罗斯人民看的很清楚,走西方这条路是走不通,因为西方拒绝他们进入,只有走另外一条路,现在普京带他们走的就是另外一条路,不都当时西方希望他走的一条路,因为西方把这个路堵死了。

  正在评论:“新普京时代”将面临哪些难题?

  劳春燕:对普京来说,赢得这次选举可以说是比较容易的,但接下来执政之路还是会有相当大的难度,你们两位的观察,最难的是什么?

  叶海林:对于俄罗斯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他的经济太过单一,依赖于丰富的石油资源,如果这个局面打不破,俄罗斯的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很有问题,我们可以说,接近三百年来全球崛起的强国没有一个是靠原料出口的,不管是崛起还是复苏靠原料崛起是做不到的,普京的俄罗斯到目前为止靠的就是这个。

  劳春燕:也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叶海林:对,是一样的。但是重新拾起他的工业化对于俄罗斯来说有一个十年的人才培养政策,十年前,俄罗斯的技术,俄罗斯的工艺还是说得过去的,但是十年以后,它的工业能力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个才是摆在普京面前最大的问题。

  劳春燕:尹先生的观察呢?对普京来说最难的是什么?

  尹卓:最难的是把俄罗斯统一起来,因为俄罗斯本身整个俄罗斯联邦里头已经基本上没有优势的,它跟其它民族基本上一半对一半,这些民族非常容易受到西方的挤压的影响,产生分崩离析的倾向,这是俄罗斯一直非常担心的问题,就是西方极力在肢解俄罗斯,首先压缩它的战略空间,然后加上肢解它。北约东扩知道不会打仗,但是它施加巨大的军事压力,就让你保持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比如大量地资源投到军费上,投到战略核武器上,然后让你没有精力去雇着你经济的发展,使你的经济处于低迷的状态,这时老百姓就会生不满,然后国内会产生纷争,最后演变成政治动乱,西方一直在挑动到正中,这些是普京最主要解决的问题。

  劳春燕:也就是说,让你在强军跟富国之间必须要做一个选择,要不然很难平衡。

  尹卓:是的。

  劳春燕:好,这个话题我们先告一段落,稍后继续。

  很多俄罗斯人把普京看作是一位强力领导人,认为他有能力让俄罗斯不再处于屈辱地位,正如普京第一次入驻克里姆林宫时那样,普京是谁这个问题再一起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俄罗斯的又一个普京时代已经开始了,而无论普京带来什么,未来几年的俄罗斯注定将会打上深深的普京烙印。

  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环球视线》,再见,谢谢两位专家。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