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普京归来 无悬念?(20120304)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4日 22: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a6926d1a95a493281407aae999d891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鲁健):今天俄罗斯总统选举的投票正式举行,初步结果有望在5号也就是明天公布。那么俄罗斯总统大选之前,是接连的遭遇了反对势力的机会,还报出普京遭遇“暗杀门”,同时西方也给俄大选贴上了“舞弊”的标签。所以普京的支持率一度是不超过50%,而最新的民调则显示,普京的支持率最高已达到了66%。普京是如何迅速力挽狂澜的?普京当选总统是否已无悬念?另外普京提出的改革理念能否一一实现?他是干满下一个任期的六年?还是说像有些人猜想那样再干20年?“梅普组合”还会不会继续上演?

    这些话题,我们今天请两位嘉宾进行分析评论:一位是嘉宾是本台特约评论员吴学兰女士,您好!

    本台特约评论员 吴学兰:您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嘉宾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教授吴大辉先生,您好!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员教授 吴大辉:您好!

    主持人:欢迎两位嘉宾。在节目开始,我们请嘉宾一起来看一看俄罗斯大选的最新情况。

    俄罗斯总统选举正式投票今天举行,俄罗斯全国有超过一亿选民将在9.1万个投票站投票。据俄中央选举委员会称,大选共发放1.11亿张选票和260万张选举专用封条。为了保证选举公平公开的进行,总理普京建议在此次总统选举投票中首次使用监控摄像头,4号将有9.1万个投票站内的活动通过18万个摄像头进行网络实时直播。而来自56个国家的685名国际观察员已在俄中选委登记,监督选举公正,俄国内各党派也各自派出观察员对各投票站进行全程监督,此外还有7个国际组织也向俄罗斯派出观察员。

    参加这次大选的5名候选人分别为,普京、久加诺夫、日里诺夫斯基、普罗霍罗夫,以及米罗诺夫。出口民调和初步结果有望在5号公布,正式结果将在17号之前予以正式公布,而选出的总统将于5月7日正式就职。

    在正式投票的今天,3月4号,莫斯科一家书店,一本名为《嫁给普京》的书被摆放在显眼处,书名立刻让人想起了几年前那首风行一时的歌曲——《嫁人就嫁像普京一样的人》。尽管支持率已不如12年前首次当选时,但普京还是在总统候选人中人气最高。目前他的民意支持率最高已达66%,有政治人士预计普京将在第一轮选举中获得六成以上选票直接胜出。

    俄罗斯总理 普京:我们现在胜利着,我想问你们,我们将来会胜利吗?

    群众:是的!

    主持人:第一轮投票只要是选票过半的话,就可以直接胜出。那么普京现在的支持率已经是66%,两位觉得是不是意味着他第一轮可以直接胜出?

    吴学兰:我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像包括选举之前的一些民调,还有各个媒体通过采访专家得出来的结论,大家现在基本上对普京第一轮胜出没有什么怀疑了。

    主持人:吴教授您也这么认为?

    吴大辉:媒体间也有一次隐忧,用去年12月的杜马选举做比较,当时统俄党的形势也非常好,认为统俄党可以拿到65%到75%的选票,结果统俄党没有到半数。作为统俄党推出的候选人能不能达到半数,是个谜。另外我们知道66%的最高的支持率是指,所有选民的准备支持的人是普京,但是想去投标的这些人的支持率是43%到46%,一般这种民调的误差在3%到5%之间。

    主持人:俄罗斯的法律对投票率没有限制?哪怕只有10%的选民去投标,过半数也算?但这个会不会太不严肃了,哪怕比如说只有1000万人去投票,也算数?

    吴大辉:最早的宪法规定是要有最低投票率是在50%,后来又修改到25%。2006年7月份进行修定,不论多少人没有最低投票率的限制,1万个人去参加投票,有5001个人投了某一个种种候选人,他也是总统,当仁不让。

    主持人:也就是那次根据总统任期进行变化的那一次修宪带来的变化。所以,大家也说这次普京当选是不是又没悬念了?到底是普京太强?还是说他的对手太弱?我们通过大屏幕,来看一看普京这次选举的这次选举的几个对手。有大家熟悉的,也有不太了解的,比如像久加诺夫。现在如果说在这四个对手里面,能够对普京有点挑战的是不是也就共产党久加诺夫了?

    吴学兰:久加诺夫在俄罗斯还有一个别称叫首席共产党员,他已经是第三次参选了,但是有分析说他从来就没能够真正挑战过普京。他演讲很不错,口才很好,但是你真让他搞外交、搞经济,他其实是不行。

    主持人:被称为是千年老二吗?

    吴学兰:这个说法尽管不那么雅,但的的确确是个事实。

    主持人:因为有普京在,好像总压着他一样?

    吴学兰:他曾经败给了叶利钦、普京和梅德韦杰夫。

    主持人:久加诺夫的支持者是不是都是一些中老年人比较多?

    吴大辉:俄罗斯共产党现在有党员15万人,其中48%是60岁以上的退休经营者,43%是30到60岁这样年龄段的人,只有7%是不到30岁的。而我们知道俄罗斯的平均寿命是63岁,男人的寿命可能更短,这是一个老人俱乐部。而且我们理解的这个俄共已经不是传统共产党的含义,它最多我认为不过是社会民主党。

    主持人:所以相比,久加诺夫可能年轻人要是比较推崇他,大家其实从这几张面孔上也能看出来,可能对普罗霍罗夫 是不是有很多年轻的选民支持他?

    吴学兰:的确是,因为这个人非常的帅,而且是“钻石王老五”。并且的的确确给你看就这五个人他带来了一种政治上的新风。但是这个人的出现其实也有一点怪,大辉教授知道,这个人以前是只延商,不从政。为什么突然之间改变这么大,并且还很顺利的拿到了门槛200万张选民的一个签名,其实这事儿不是很容易。因为我们知道“亚博卢”党的亚布林斯基都没拿到这200万签名,他怎么就拿到了,并且得票还不少,后面可能还有一点点疑问。

    主持人:所以像你刚才说的这个普罗霍罗夫,他46岁180亿美元的身价。甚至有人说其实他是在选举阵营里普京埋伏下的一个棋子。

    吴学兰:一个托,有这个说法。

    主持人:大辉教授您怎么看?

    吴大辉:现在他自己有一个服务器的公司,好多俄罗斯的一些网站在这服务器上注册。前两天他做了这样一件事情,所有攻击政府贪污腐败的公司,都要被关闭。另外,他所领导的这个党,正义事业党,突然在前天宣布,我们要在投票的时候把票投给普京,这可能更从侧面说明了这个人目前的身份。另外还有传闻,说他曾经被普京邀请进入政府当中做财政部的副部长,他自己放弃了。他自己有一句话“商业是信仰,政治是游戏”。所以很多人认为他就是埋在候选人当中的一只鼹鼠,究竟是为谁服务的,大家都清楚。

    主持人:另外两位日里诺夫斯基和米罗诺夫,这两位应该说肯定当选的可能性都不大了,日里诺夫斯基应该他在俄罗斯是不是口碑也不太好,好像是一个极右翼的人士是吧?

    吴学兰:有一种说法他是一个很不靠谱的候选人,就前两天2月28号,他跟普罗霍罗夫搞一个电视辩论,当时他和普加乔娃有一场对话是非常精彩,普加乔娃当时就说“你这个性格也不适合当俄罗斯的总统”。我们也知道普加乔娃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一个歌手,很多俄罗斯人是非常喜欢她的,他也被普加乔娃说急了,就很难听的说“你是个妓女,你只想着没几天换一个男人”,这种攻击出去,让很多俄罗斯人一片哗然。

    主持人:所以他是一个极右翼的这个败者。

    吴学兰:是的。

    主持人:相比一下,米罗诺夫选民形象还可以,因为他反腐败等等。

    吴大辉:米罗诺夫也来自“圣彼得堡帮”,也应该是普京打造出的一个政治家,他当了十年的议长,但是由于他攻击圣彼得堡地区的经济发展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在当了10年的议长之后被拿下来了。基本认为它的这个党曾经是普京想打造的两党制的一个基础的这样一个党。

    还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在2004年的时候,他参加了总统选举。但是他却呼吁自己的选民投给另一个总统候选人普京,也可以看出它的政治倾向来。

    主持人:所以刚才我们从大屏幕看到,普京一共是4个主要的选举对手,但是其中有两个相当于他的伙伴。或者说是埋伏的棋子。我们可以由此也分析出,普京其实在第一轮胜出的可能性确实非常大。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从去年底开始选举之前,我们就发现俄罗斯国内出现反对派游行示威,等等这样的一些并不利于普京的这个情况。曾经普京的支持率一度是跌到了42%。但是今年在选举之前,我们注意到普京支持率上升到66%,普京都做了些什么?使得他的支持率开始不断攀升?我们通过短片来看一看。

    在2011年年底俄国家杜马选举之后,俄罗斯国内就掀起了反对“统俄党”及其领导人普京的浪潮,反对普京及现行体制的抗议集会频繁出现在莫斯科的街头,普京的支持率也一度跌至42%,以至有舆论开始怀疑,他能否在首轮中胜出。

    面对如此不乐观局面,普京及其团队接连出招,从1月23日开始,到2月29号,在俄罗斯不同派别的媒体上,普京亲自撰文,分别就民族经济民主与国家素质军队改革外交等一系列问题,连发七篇文章。

    同时,普京还一改前两次竞选总统时自信满满坐等支持的态度,放低身段,开始了自己从政以来的首次“政治性休假”,并利用这些假期展开全国“拜票”:与人民接触,与反对者谈话,与支持者联谊。在电视上,普京一贯严肃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笑容;一贯喜欢以黑色西装示人的他,也开始尝试穿着红色的粗线毛衣坐在支持者中间;一贯以强人形象印刷的竞选画报也被以在雪中漫步的低调姿态取代。甚至,一贯以英雄形象出现在民众面前的普京还打起了多次遭遇“暗杀”的悲情牌。

    短短两个月,普京的支持率再度攀升。据全俄社会舆论调查中心的民调显示,普京的支持率已达58.7%至66%之间,远远领先于其他竞争对手。

    有分析认为,在俄罗斯选民的心里,3月4日的大选没有悬念。他们不过是期望用手中的选票警示一下普京:他们在那里,他们需要更多的关心。

    主持人:我们看到针对反对派的集会和西方的指责,普京是出招非常的积极,先是针对内政外交连发7篇文章,然后又和反对派谈话,和支持者对话,去接近他的这些选民等等。包括可能还报出了他遭到暗杀这样的新闻,您觉得这些主动的作为,为什么就会使得选民转而继续支持他呢?

    吴学兰:我觉得其实普京之前的两人总统和一任总理干的还是很不错,尽管说在杜马选举之后,社会上有了一些反普京的声音,但是其实里面很多人,他们是说不让普京干了,觉得你们两个人总是在搞一些历史政治,我们心里不爽。但是真的要投票,要最后决定谁来领导俄罗斯的时候,他们觉得除了普京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人。更何况你刚刚提到了,普京这7篇文章是很有分量的,7个媒体都是极其有分量。普京告诉你了我们以后经济要转型,强军这都是很多俄罗斯老百姓心中的一个梦想。再加上这些反对派,其实也不成气侯,并没有说能够推出真正的一个对手来真的和普京抗衡那么好,其实俄罗斯选民也没有更多的路可选择。

    主持人:他在不同的媒体上发表不同方向的文章,显示出他在各个方面治理国家的专业性,这可能也是他的一个主动的策略。这个对选民的影响你觉得大吗?

    吴大辉:对选民的影响非常大,以往认为普京是当仁不让总统的人选。但是没想到9月24号,王车易位以后,大家觉得你们事先都安排好了,国家的政治前途、我们的命运,几个人的鼓掌之中就决定了。所以,老百姓有一种不安全感,这时候普京就放下身段,连着在7个最也影响力的平面媒体上发了7篇文章,阐述自己的经济、政治、国防、文化、民族等等各个方面的政策。而且这些政策也确实切中了老百姓的需要,比如说他要在未来的10年之间,让每一个老百姓的住房面积达到33平米。他要强军,在10年之内要为俄罗斯重新装备400枚洲际弹道导弹等等。这一系列的措施,让老百姓看到了这个普京还是那个普京。

    同时,普京还和统俄党拉开了距离,我们知道普京支持率的下降,跟统俄党在杜马选举的过程中有一些舞弊行为是相关的。他作为党的主席,为这个党背了黑锅,所以我们看到这一次普京选举的时候,所依靠的竞选班底不是统俄党,而是全俄人民阵线,不排除未来未来它对统俄党进行政治手术,另起炉灶的这种可能性,所有的这一切都为它赢得了很多加分。还有一点我们应该注意到,在这个时候,美国的过多干预,客观上为普京赢得了加分。俄罗斯的老百姓有这样一种心里,这是我们俄国人自己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北非式的革命。俄罗斯人在对普京的支持率在下滑的同时,对美国的敌意也在增强,所以我们看到,西方所希望的这种颜色革命,在俄罗斯不存在土壤的。

    主持人:但这也说明普京其实主动出击起到了作用。因为我们也注意到去年底的时候因为希拉里当时针对俄罗斯的议会选举,然后指责说既不只有也不公正的这个选举。我们看到普京做出回应说,你美国的这个大选也不让外国代表团观察家进入。美国的选举实际上也是十分困难,根本没有自由可言。坦白的说,俄罗斯比如说去年所发生的一系列反对派的集会,有没有西方的势力的介入在里面?

    吴学兰:坦白的说应该有,并且这次西方用的是手段还比较先进,用的类似推特twitter这种比较先进的东西,渗入性特别强。因为我们知道这次其实反普京最多的还是集中在中产阶级,包括莫斯科、圣彼得堡这些大城市里的人,他们受教育程度更高,掌握这种新技术的手段也更多。然后有一个消息说曾经有很多被截获的情报也是俄罗斯情报部门报出来的,是发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有是从美国发过来的。而且也不排除美国人是给钱,比如说让你去上街,我一天给你发多少钱。因为我以前在俄罗斯工作的时候,知道这种事情是有的。西方的干预这一点我不排除,刚才大辉教授也说得特别对,在这次拉升普京支持率的过程中,其实他那天选举之前,最后一次卢日尼吉体育场普京亲自去了,并且他打了外国牌,这点是很对的。就是美国现在在给俄罗斯的这事儿,给普京帮了一个倒忙,它不想让普京上,结果反而是触动了俄罗斯那根敏感的神经。

    主持人:另外我们看到短片当中提到的一点很值得关注的就是,在大选之前突然报出来一个消息,说普京遭受了“暗杀门”事件,而且是三名试图行刺的武装分子,在自己的公寓里面制作炸弹的时候,一个人被炸死,两个人后来被捕了。这个事儿应该也是发生的时间比较长了,这个时候报出来有何意味在里面?

    吴大辉:第一,案件不是俄罗斯安全部门首先发现的,而是乌克兰安全部门发现的,而且抓住的这三个嫌犯是国际刑警组织一直在通缉的人物。这三个嫌犯来自车臣地区,我们知道车臣地区仅剩下的一个匪首叫乌马洛夫我们2010年3月份知道地铁爆炸案就是他来带头搞的。当时他确实有手谕发给了这三个人,而且2007年的时候,在某一个普京车队可能通过的地方埋下了定时炸弹。按照他们的交待,到这个地点把炸弹也取出来了,但是有一点确实,这个案件已经被破获了,有了20天的时间,但是20天前为什么不宣布出来呢?为什么引而不发,偏要等到这个时间呢?

    主持人:有一些分析甚至说,这就是普京自导自演的?

    吴大辉:自导自演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选择了这样一个时间,我觉得是有特殊含义的。乌马洛夫是俄罗斯最大的、最疯狂的敌人,乌马洛夫要暗杀的对象应该是俄国最大的民族英雄。所以造成选民的一种心理,敌人不喜欢的,我们一定要爱护,一定要喜欢。这也证明了普京在俄罗斯民族当中的那种境地。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就是从“暗杀门”事件透露出来的这些细节来看的话,这确实是一起暗杀未随事件?

    吴大辉:我认为是这样的。

    主持人:但是这个时候把这个消息报出来,可能显然对选举…

    吴大辉:有针对性。

    主持人:对,尤其对普京当选还是有积极因素的。

    吴大辉:是的。

    主持人:普京如果说他当选的悬念不大的话,他当选以后对于俄罗斯的内政外交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针对俄罗斯所面临一系列的难题,能不能够一一的公克?我们接下来通过短片,再来了解一下这方面的背景。

    “强盛的国家,强大的领袖!”“一起走向强盛的俄罗斯!”这是莫斯科街头普京竞选广告中使用最多的语句,这其中,最明确的政治承诺就是“强盛”与“强大”。事实上,国力强盛和国际地位强大,既是普京的政治抱负,也是俄罗斯人的终极诉求。

    12年前,当普京从叶利钦手中接过总统“权杖”时,他曾承诺: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如今,12年过去了,虽然普京在其总统任期内,很大程度上兑现了承诺,但有分析认为,由于都市选民的变革诉求日渐强烈,普京的支持率在各中心城市都有所下降,就算胜选后领导力也将会弱化,普京这次回归注定不会轻松。

    更有舆论指出,普京真正的挑战在于选举之后如何解决社会、经济发展面临的长期问题,在政治稳定的基础上实现经济现代化,提高不同阶层人群对现状的满意度。

    据俄媒体报道,目前,俄当局已经发出了稳定前提下实施改革的信号,部分改革法案已经提交议会审议。普京也表示“愿意与反对派对话”。

    正如有评论所说,其实俄罗斯不需要“新总统”,但需要“新普京”。普京在给予大众“稳妥感”的同时,也不得不求新、求变。

    俄罗斯民众:我们希望普京能够明白,他需要做出改变。我们从2004年就开始期待改变,我们希望普京能够实现这些改变。

    主持人:我们看到普京其实他还面临一系列的难题,但是从支持率这么高来看的话,普京是不是还能够再干一个任期,然后再接着比如说连任。如果按照现在宪法的话,它可以干12年的时间,可能吗?

    吴学兰:是,这一个任期(6年)问题不大。因为从杜马选举之后,他绝对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采取了一系列的手段,国家他已经提前进行很多的政改。比如说地方行政长官的选举,他做调整,包括杜马门槛降低了,更多的小党能够进去,显得更加民主公平。当然也有很多的挑战,但是这六年,总之普京干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再说远一点,之后20年,我觉得现在不好说。因为普京自己也承认,现在他面临未来的6年也好,12年也好,跟他作年2004年比起来变化太大了。

    主持人:这个20年的意味是什么?比如说普京干了两届,干了12年。然后把权利再交给梅德韦杰夫。

    吴学兰:以前曾经有这种说法,他们俩能干到2036年。但是我觉得以现在这种国际形势的变化,以俄罗斯这种政治的发展,恐怕我们先不要把目光放得那么远,这6年能不能干得好,是让我们应该打一个问号。

    主持人:所以也有一种说法,套用一句歌词来说“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用俄罗斯人来说的话“普京还是那个普京,但是俄罗斯不是那个俄罗斯了”。您同意这个说法吗?

    吴大辉:是的,我同意这种说法,最主要的今天的俄罗斯,一是中产阶级力量迅速崛起;二是公民意识的快速增长。所谓中产阶级,虽然它只占到俄罗斯人口的10%到15%,也就是1500万到1800万之间。但是这些人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都是国家的白领,另外有很好的社会地位,他们希望能够进入到僵化的权利经营阶层当中来。铺节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执政这12年当中,权利阶层的固化和僵化,没有新面孔、没有新力量、没有新血液,中产阶级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另外,俄罗斯社会整个公民意识的成长,我们知道俄罗斯着大火的时候,老百姓自发的上街。就这一次选举,100万的观察员当中,有很多人是自发的我要监督这次大选,我希望这是一场诚实的选举。但是反普的力量,我认为可以分为几块儿,一块儿希望诚实的选举;第二块儿就是希望有自由的发展空间;第三块就是希望普京能够进行自我改良,我给了你这么多权利,你应该把事情做得更好;第四块就比较极端了,你下台走人,我要来一场革命,衍射革命,要改天换地,这是它面临的四种力量。

    主持人:但是不管怎么说,可能期待改变是俄罗斯选民的一个共同的要求。俄罗斯媒体的话,说我们暂时不需要新总统,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新普京。普京确实在选举之前也做了很多的承诺,比如说提出十年强军计划,比如说让大家拥有更高的养老金,还有俄罗斯的媒体不受约束,放宽俄罗斯的政治环境等等,这些许诺,您觉得能做到吗?

    吴学兰:我觉得他首先要保证稳中求变,马上把这一些全都兑现我觉得有难度,尤其很多东西都跟钱有关。我们也知道俄罗斯要挣钱不是那么容易。它是一个能源依赖型经济,以前是依靠能源的价格很高,但是今后它要改变能源型经济为一个创新型经济,这个过程中也一个保增长还是保转型的问题很难。所以普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经济问题,如果没有钱怎么样强军?怎么样买400枚洲际弹道导弹?怎么样去给老百姓盖房子、提福利?所以很多问题恐怕不是说到就能做到。但是如果普京真的做不到,6年之后恐怕老百姓不会再给他机会,所以他现在是路路漫漫其修远兮。

    主持人:但是外交上,普京会不会依然保持以前那种强硬?比如说像叙利亚问题上,他会非常强硬的和西方对抗吗?

    吴大辉:普京从来不是一个反西方主义者,他应该说是一个欧洲派,在自己的竞选过程当中,他一再说俄罗斯与欧洲有血脉上的这种关系,我们天然的属于欧洲。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俄罗斯未必就是普京上台以后,不会在叙利亚问题上和西方直接进行针锋相对的这种对立。

    吴大辉:这种擦抢走火的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因为俄美关系有自己的连续性,有自己的承接性。我们知道一方面双方在叙利亚在打嘴仗。但是同时在反导问题上,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每星期都在谈判,这种谈判从来没有放弃过。另外关于新签署的和柴军条约的这个核查的问题,每个月都在进行。我们看着面上好像波涛汹涌,其实私下比较弱小。

    制片人:战丽萍

    策 划:张梦溪

    编 辑:马 敬 高佳鑫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