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草案公投今揭晓 叙上空阴云未散(20120227)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7日 23: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8333c30aad64f8c94a315a8eaa2255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路透社援引叙利亚国家电视台报道,叙利亚新宪法草案的全民公投已经结束了。结果显示,新宪法草案的赞成率高达89.4%,先请两位分析一下。如何看待这个赞成率?应该说是比较高的。

    最新消息:路透社:叙利亚新宪法草案赞成率高达89.4%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是这样的。具体地投票人数现在可能还没有出来,确实是按时公布了。首先有一点,当时大家认为可能处在一个战乱期间,比如:霍姆斯、伊德利卜是不是投票不太好,即便是西方记者传回来的消息,至少没阿富汗投票那么乱。再有,传出来的消息有两个国内的反对派公开说要拒绝投票,自然投票的人都是赞成的人,赞成新宪法草案的人肯定是支持巴沙尔的人,这就相对比较高。

    劳春燕:一般拒投票的人一般都是举投赞成票的。

    宋晓军:对。

    劳春燕:赞成率自然会相对比较高一些。宋先生,给我们简单地来介绍一下,这部新宪法草案里边,巴沙尔·阿萨德他做出了哪一些方面的让步?哪些方面又为自己留了一手?

    正在评论:新宪法草案是阿萨德重大让步?

    专家观点:叙草案公投是政治上的先发制人

    宋晓军:必须是穆斯林,再有是它取消了阿拉伯复兴党的一党制的称呼,这是一年多来国内温和的反对派、要求对话的或者是妥协共存的这一拨人的政治诉求,他这方面做了让步。另外一个,他强调总统一定是穆斯林,也是对整个逊尼派或者西亚北非的伊斯兰世界的一部分的政治诉求做了让步。还有一个,他没有接受,无论是美国还是西方说,还有海湾国家说你走人,这件事他强调了他的政治合法性,最关键的这份草案,他是政治上的先发制人,叙利亚虽然开完会了,但是没有整合出来一个政治纲领,没有整合出来一个未来、社会的政治蓝图、有统一领导的情况下,他拿出一个政治改革蓝图,这是很重要的。从技术层面、战术层面上来说,在国际上他拿出来了,反对派没有政治蓝图。

    劳春燕:拿出这份政治蓝图的目的还是要争取民心。

    宋晓军:对。

    劳春燕:然后能够分化瓦解反对派。但是我们也看到在这次全民公投之前,几个主要的反对派都已经宣布抵制这次全民公投,一点儿都不买账。咱们也来了解一下,现在叙利亚的反对派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当地时间2月26日,叙利亚就新宪法草案举行了全民公投,大约1400万名符合资格的选民进行了投票。但在叙利亚的中部城市霍姆斯,反对派武装人员仍在同政府军激战,而他们的战主则是躲藏在楼宇之间,同拥有重火力的叙利亚政府军展开巷战。这些武装人员大部分来自反对派组织自由叙利亚军,很多人此前也在叙利亚政府军中服役,该组织领导人叫利亚德·阿萨德,总部设在土耳其境内。

    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自由叙利亚军大约3万人,他们主要是用AK-47自由步枪和RPJ-7掷弹筒,还有老制的苏式机枪。叙利亚政府军拥有20万人组成的陆军,5000多辆坦克以及35000人的现代化工具,反对派武装根本无法与之对抗。面对武器上的悬殊,叙利亚反对派已经开始从境外偷运武器。

    据路透社的报道,一名叙利亚反对派人员日前透露,一些西方国家开始向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武装走私武器,包括通讯设备、夜视仪以及自动步枪。路透社还援引这名反对派成员的话说,这些武器很容易就能从周边国家进入叙利亚。美国官方虽然没有明确表示,是否会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但他们暗示叙利亚反对派将会找到武装自己的方法。希拉里·克林顿在24日的叙利亚之友会议上就说到,反对派武装的力量还会增强,他们会找到自己的渠道来武装自己。

    然而,美国情报部门一直在暗中监视叙利亚反对派,并通过监听通话了解到,在霍姆斯的反对派内部,已经有基地组织成员渗透进来,这一事情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注意。不久前,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莱波在出席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时就说到,伊拉克的基地组织正在向叙利亚渗透。一些专家也认为,由于无法了解反对派内部的构成,现在提议向叙反对派提供武器为时尚早。

    安全问题专家: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目前我们无法确定将向什么人提供武器,那样将会使大量武器流入,充满不稳定因素的地区。

    劳春燕:现在反对派的诉求似乎是非常地明确是巴沙尔·阿萨德必须要下台。反对派的实力似乎正在增强的过程当中,西方现在明摆着在支持叙利亚德反对派并培植反对派,让他们的力量逐步成长起来、壮大起来,去和政府军进行对抗。杜先生,您给我们分析一下,根据叙利亚反对派目前的现状,您认为他们的军事实力,现在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上?

    正在评论:叙反对派对抗政府军是“蚍蝣撼树”?

    杜文龙 特约评论员:现在总的感觉是一个快速增长的阶段。11个月以前,动乱刚刚开始的时候,那会儿据说是有1.5万人,有一些反对派的骨干,另外还有政府军倒戈的一些人,持不同政见者。现在看已经4万人了,11个月从1.5万到了4万,这个趋势是一个加速的趋势。从刚才我们介绍的装备看,一开始是氢武器、炸药包这种非常简便的一种器材。现在,有通讯器材、有夜视器材、有反潜导弹,甚至开始抢夺政府军的重型步战车,这是明显的加速过程。按照11个月从1.5万到4万,如果再过一年半年,如果总人数达到了10万人,这样它的对抗能力和对抗水平比现在要强得多,到那个时间,恐怕所谓利比亚的模式可能就会出现。反政府武装、反政府军在西方的支持下,包括作战的指导、训练的指导、武器装备的这种支援下,有可能会迅速壮大。一旦有可能和政府军形成势均力敌的对抗行动,利比亚的模式可能就会在利比亚重演。

    劳春燕:叙利亚德反对派似乎到目前为止还是一盘散沙,现在反对派有很多,比如说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这是比较大的一个,而且在叙利亚国际之友会议上也是得到了一个初步的承认。另外,还有叙利亚民族协调机构、叙利亚自由军、叙利亚全国民主委员会等等,这些反对派他们内部也有矛盾。比如说全国委员会和全国协调机构还打过架。另外,昨天有一个最新的消息,全国委员会当中有一个执行委员会的委员还闹了分裂,自己又另起炉灶,另外搞了一个反对派。宋先生,您如何评价叙利亚反对派现在的这种状况?能够如西方所愿,大家整合在一起吗?

    正在评论:公投结果未出 叙反对派内部分裂

    宋晓军:短期之内比较难,叙利亚德反对派的外部条件比利比亚要好,西方有政治支持,先不说军事支持。有海湾国家,尤其是沙特阿拉伯,当时利比亚的反对派没有沙特阿拉伯慷慨解囊,这些人又分裂是为了钱。也门模式是很简单,沙特一拍钱、一赎买就变成这个样子,当然埃及的模式很简单,美国援助13亿美元,坦塔维就丢下,穆巴拉克就走人,变成了一个部分取代然后融合,接着大选。这些人的外部条件有有钱,又有政治支持,但是内部之间确实难以捏合。

    第二,西方要甄别。军事基地也好或者说原来极端地穆斯林兄弟会、叙利亚分支一旦进来之后,这批人即便是执了政、又有钱,他如果要显得比阿萨德更有人品,他只有一件事用最短的时间拿下戈兰高地,戈兰高地是属于叙利亚,1967年丢给以色列了,一旦要对以色列狠的话,西方还分两拨,比如说英法,很多穆斯林在英法居住,他们对以色列不好,但是美国要护着以色列,这里面是错综复杂。择要择清楚,又有钱又有政治支持,这个过程确实还有一段过程,这恰恰是阿萨德能赶紧抛出来宪法草案,至少在面子上我也蓝图,你们这些人有社会政治改革的蓝图吗?未来社会是什么样?没有。

    劳春燕:现在在反对派当中能够拿起枪去打仗的,是不是主要就是自由叙利亚军或者说叙利亚自由军呢?

    杜文龙:现在看主要是自由叙利亚军,它的名字很乱。各种武装今天可能是这样,明天可能是那样,里边还有基地组织,基地组织也是一种武装暴力行动。这个成分现在很乱,就像现在西方国家一样,你给不给装备。如果给政府武装这一边装备倒还说得过去,如果给了基地组织,这是在支持恐怖,还是在支持叙利亚内部的政治体制改革?

    劳春燕:怎一个“乱”字了得,反对派很乱、局势也很乱。

    近期,叙利亚德安全局势还是在进一步地恶化当中,政治军和反对派继续在霍姆斯和北部的伊德利卜省爆发冲突。据统计,自25日以来,叙利亚全国已经有超过百人丧生,全民公投似乎并不能够改变叙利亚目前的现状,也解不了巴沙尔·阿萨德的困局。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