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世界周刊]人物:陆克文与吉拉德(20120226)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6日 23: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f9ff19b32fe4d5bb4c4f54cb2572be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正在美国访问的澳大利亚外长陆克文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

    澳大利亚外长 陆克文:简而言之,没有吉拉德总理的支持,我无法开展自己的外长工作,因此我认为,提交辞呈是我唯一能做的,体面的决定。

    此时的陆克文,刚刚在墨西哥参加完G20外长会议,22号当天在华盛顿还有外交行程。

    谁都没料到,身为外长的陆克文,居然会在出访途中,在澳大利亚国土之外突然宣布辞职!

    3小时后,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发表声明:“陆克文先生在公开宣布辞职前从没向我提过,决定辞职前也没有与我联系。对此我感到非常失望”。--澳大利亚总理 吉拉德

    次日,吉拉德又宣布将提前进行执政党工党领袖选举。

    澳大利亚总理 茱利亚·吉拉德:我决定下周一10时举行一次工党领导人选举,在陆克文昨天辞职后,我就有了这种想法,我们需要进行一次领导人选举,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对此,陆克文也毫不示弱,立即宣布将与吉拉德竞选工党领袖之位。

    陆克文:茱利亚(吉拉德)已经失去了,澳大利亚人民的信任,从下周一开始,我将重建这种信任。

    “澳大利亚现代政治史上最富于冒险精神的偷袭!”

    2月23号,澳大利亚《时代报》网站用这样的大标题来形容外长陆克文的突然辞职。

    而我们都知道,陆克文还有个身分,澳大利亚前总理。

    前总理“海外偷袭”,现任总理“防守反击”,本周,陆克文与吉拉德的这场对手戏,将两人之间的恩怨纠葛和澳大利亚政坛内部的权力斗争,同时翻开。

    2012年2月19号,一段视频出现在YouTube网站上。

    《纽约时报》认为,或许就是它点燃了陆克文辞职的“导火索”!

    视频中的陆克文,一改平时的温文尔雅,显得怒气冲冲,甚至还飙脏话。

    这样的视频在网上疯传,陆克文的尴尬可想而知。

    在随后接受天空新闻台采访时,他承认,事情发生在几年前他担任总理期间,当时情绪有些失控。

    但他同时指出:“选在这个时机发布这样一则短片的人别有用心”。

    据一名工党人士透露,这类视频资料一般保存在总理办公室的档案库中。

    但总理吉拉德却一口否认与视频曝光有关:“我的办公室接触不到这类材料”。

    但这番不动声色的隔空喊话,已让人闻到了某种火药味儿。

    2013年,澳大利亚将举行议会选举,执政近5年的工党目前形势严峻。

    2月14号,《澳大利亚人报》最新民调显示:吉拉德支持率为37%,反对党自由党领导人阿博特超过40%。

    而另一份由尼尔森公司公布的民调则显示:58%的人认为陆克文是“最受欢迎的工党领袖”,支持吉拉德的仅有34%。

    于是,澳大利亚媒体纷纷猜测:两年前遭遇吉拉德“逼宫”的陆克文有意卷土重来。

    2010年6月24号,原本是陆克文动身去加拿大多伦多参加G20峰会的日子。

    但就在这一天,世界惊讶地得知:他已经不再是澳大利亚总理!

    陆克文:澳大利亚人选我为总理,为了给人们带来均等的机会,我竭尽了我的全力,我为我未能完成的任务表示歉意。

    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

    当时的工党政府同样面临着类似的困境:议会选举在即,陆克文的民意支持率却不断下跌。

    经过秘密串联,2010年6月23号,时任副总理的吉拉德公开挑战陆克文。

    24号,工党举行领导人选举,吉拉德全票当选,大势已去的陆克文被迫将自己的一票也投给吉拉德。

    短短24小时,工党换了领袖,澳大利亚换了总理。

    澳大利亚外长 陆克文:上一次我辞去政府公共职位,是辞去澳大利亚总理,遗憾的是,今天相似的因素起作用了。

    陆克文的辞职,可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两年前,吉拉德的一场“逼宫”导致陆克文黯然下台。之后,尽管两人看起来合作顺畅,也多次表达出为工党利益抛开个人恩怨的意愿,但关于陆克文有意东山再起的传言,却一直在党内流传。

    而在“王车ju易位”后,两人的处境也戏剧性地互换了:总理吉拉德饱受指责,外长陆克文却人气上升。

    2月22号,在陆克文宣布辞职后几小时,他的女儿杰西卡和妻子都在推特上留言,支持他的决定。

    和许多名人一样,陆克文的推特颇受关注,他是第一个推特粉丝数超过100万的澳大利亚人。

    而且,陆克文的推特帐户估价为1.06万澳元,是吉拉德的10倍。

    至少从数字上来看,外长陆克文比总理吉拉德更有人气和知名度。

    “人生太短暂,承担不了太多的仇恨。”

    2010年,辞去总理职务的陆克文,以政党利益为重,同意在吉拉德手下担任外长。

    澳大利亚外长 陆克文:我面对我在党内的政治挑战,我的决定就是继续下去,继续做出贡献,搞外交,会有一点知识,也能够帮忙解决好一些问题,我想那是最好的方法。

    担任外长期间,陆克文自比空中飞人,不停地在世界各地穿梭出访。

    日本大地震后,他在14小时内从迪拜赶回国接手处理相关援助事宜。当时媒体形容说,陆克文“肯定是有一张魔毯”,才能如此迅速回国。

    但在忙外交的同时,他也偶尔会在国内事务上抢一下吉拉德的风头。

    2011年初,昆士兰州遭遇水灾。陆克文深入灾区前线,涉水视察灾区,卷起袖子协助灾民堆沙包,还割伤了脚,成功展现“爱民”形象,支持率上升。

    相比之下,总理吉拉德的表现却显得有些尴尬。

    2012年1月26号,一段吉拉德被保镖裹挟着仓皇逃离的视频在网上流传。

    当时,吉拉德正和反对党领袖阿伯特一起,参加一个颁奖活动。突然遭到近200名主张土著权益的抗议者围攻,仓皇逃离的吉拉德甚至丢了一只鞋。

    不久后,这只鞋还被人放在拍卖网站上,标价出售。

    对吉拉德来说,最难堪的不是跑丢了鞋,而是在民众中的支持率一路下滑。

    2011年5月,吉拉德违反竞选时的承诺,决定从2012年7月起征收碳排放税,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反对党指责这将阻碍经济发展;工会担心企业成本增加导致工人失业;相关企业则担心税负增加。

    2011年9月,当吉拉德宣布将重启澳马难民交换计划后,她的支持率跌到仅剩32%,成为17年来支持率最低的总理;陆克文的支持率则比她高出一倍。

    2011年12月,在工党的年度大会上,吉拉德发表讲话。

    讲话中她提到了二战以来的历任工党总理,却唯独漏掉了陆克文。

    这种公开的怠慢,被媒体解读为是对陆克文的某种警告。

    2012年2月23号,在宣布举行工党领袖选举后,吉拉德向陆克文下了“战书”:

    澳大利亚总理 吉拉德:如果结局令我失望,我没有得到其他议员的支持,我将回到后座议员席,收起成为工党领袖的野心,我期待陆克文先生参加这次竞选,也希望他做出同样的承诺。

    在《费加罗报》看来,这几乎等同于18世纪法国贵族之间的“决斗”。

    因为,陆克文的海外偷袭冲击了吉拉德原来的部署。

    2月21日,陆克文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还宣称自己“支持总理,打算继续担任外长”。

    1天后,22号凌晨2点,他却突然宣布辞职。

    此时正是堪培拉时间下午6点,电视台记者正在准备夜间新闻节目,时间的选择堪称精准。

    澳大利亚外长 陆克文:最近几天,西蒙·克林部长和其他一些无耻者,公开攻击我的正直,质疑我是否胜任外长,面对这些攻击性的挑战,吉拉德总理选择不批评他们,我只能推断,她认同这些观点。

    美联社认为,陆克文此举,旨在将自己塑造成“遭暗箭中伤的受害人”,与一群“冷漠无情”的官僚对抗。

    但实际上,在这场权力争斗中,陆克文早已蠢蠢欲动。

    据独立党派议员威尔基披露,早在去年11月,陆克文就与他进行了90分钟密谈,透露了自己有意重新竞选工党领袖,并希望获得他的支持。

    而在陆克文宣布辞职后,包括资源和能源部长马丁o弗格森等多名部长在内的30多名议员也公开表示支持。

    在这场被澳大利亚媒体称为“政坛复仇记”的权力斗争中,陆克文和吉拉德,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下周一的党内选举或许能给出一个初步答案,但无论结果如何,陆克文与吉拉德之间的恩怨情仇,绝不可能就此了结。

    只是,对于澳大利亚民众来说,执政党高层的内部争斗,并非一场值得期待的连续剧。

    就像昆士兰州州长安娜·布莱所说的:“大部分澳大利亚人已厌倦了这样的剧情,无论结局如何,这出戏越早落幕越好。”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