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联大决议让叙利亚面临全球压力?(20120216)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6日 23: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5ed642287944106b6a4a75440a53c0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今天围绕着叙利亚问题重点要来关注两份草案,一份是由沙特和卡塔尔提出的几个小时后联合国大会即将进行表决的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而另外一份则是叙利亚政府昨天公布的10天以后即将进行的公投的新宪法草案。很明显这两份草案一份是意在施压,施加压力,而另外一份则是意在减压,减小压力。施压,减压,谁能够最终达到目的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第一个话题。

    今天演播室里请到的是两位特约评论员,一位是宋晓军先生,还有一位是叶海林先生。

    首先,我们跟观众朋友一起先来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两份草案的内容。

    几小时后,联大将就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新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据美联社报道,这份新决议草案与本月初,遭联合国安理会否决的草案相似,其内容包含有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交权等备受争议的提案。按照联大的议程,决议草案获得简单多数支持即可通过。任何国家在联大都没有否决权,因此不少媒体分析认为,这份草案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此份草案一旦通过,势必将给叙利亚政府带来新的外交压力。

    就在此前一天15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颁布总统令,宣布本月26日将就叙利亚新宪法草案进行全民公决。叙利亚官方通讯社15日发布了新宪法草案,其中规定叙利亚国家政治制度建立在政治多人的原则之上,而现行的叙利亚宪法则规定,叙利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领导国家和社会。新宪法草案还规定,总统由人民直接选举,获得绝对多数选票即可获胜,总统任期为七年,且允许连任一次。

    此外,叙利亚还将在90天内举行议会选举。媒体普遍认为,此举是巴沙尔·阿萨德针对日益加重的外交压力做出的决定。在叙利亚局势动荡之初,修宪曾是反对派的主要诉求,但是就在巴沙尔颁布总统令的当天,叙利亚反对派就对新宪法草案表示了拒绝,坚持要求巴沙尔下台。当天,作为不断斡旋,力求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俄罗斯一方也发出了声音,正在奥地利访问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维也纳警告说,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将使其陷入全面内战。

    拉夫罗夫 俄罗斯外长:不管怎样,暴力行为都应停止,我们认为任何外界干涉都不应发生,叙利亚问题应通过全面国内对话解决。

    巴沙尔·阿萨德的让步之举、数小时之后的联大表决,这些究竟会将叙利亚问题带向何方?国际社会又将做出怎样的反应?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之后,答案就将揭晓。

    劳春燕:首先要请教两位的问题是,我们也知道沙特和卡塔尔提交这一份决议草案,目的很明显是就是要向叙利亚政府施压,假使联大能够通过这样的一份决议草案,对叙利亚政府到底能够产生多大的压力?

    正在评论:联大决议对叙政府产生政治压力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其实一份联大的决议草案给叙利亚政府施压是不够的,但它同时也是必须的。没有这一份决议草案,下一步的行动很难启动,但是有了这一份决议草案,如果没有跟进的后续行动,那这一份决议草案是没有什么用的,它并没有任何强制的法律效力。

    一方面在决议草案通过之后,在此基础上把它再次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希望闯关成功。另外一方面,如果还不行,直接由以联合国大会的决议草案作为精神上的合法性,到那时候还不同意我的做法,由阿盟或者其他的地区组织出面来去解决和应对叙利亚的问题,实际上这是“两步走”的计划。不管怎么说,一份决议草案虽然不能颠覆巴沙尔政权行动变得具有国际合法性。在精神上,他可以拿这个东西作为他的旗帜,通过了以后,下面再做什么就可以一步一步来,这一份草案虽然不是最终的,或者说不是给叙利亚政权致命的一击,但是必须要有这一步。

    劳春燕:宋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因为联大的决议应该说它象征意义很强,但是它并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为什么要走这一步棋?

    专家观点:联大决议是“绕道儿”奔安理会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要绕道儿还是要到安理会,因为叙利亚政府目前通过法律或者说政治途径去达到让叙利亚政府下台,巴沙尔政权下台,除了安理会没有其他的东西。即便是国际法庭,因为叙利亚本身也不是罗马公约的签约国,你判它是反人类罪等等这样的方式像当时的卡扎菲一样,仍然破坏不了它的合法性。今天有消息说,还会在安理会提交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安理会的决议案,这个决议案俄罗斯方面也有回应,我还要审看这份决议案,至少俄罗斯方面说要有两点还是要坚持的,第一不能有政权更迭,这是联合国宪章当中不允许的。第二,外国武力干涉要把这些东西剔除之后,是不是通过联合国大会的决议案绕到安理会的决议案,俄罗斯也满意了,没有它担心的那两点或者其他国家认为符合联合国宪章,最后通过这项有约束力的东西,再进一步执行。另外,还有其他的方式。

    正在评论:俄立场未见大变

    劳春燕:您说到俄罗斯的态度,这两天我看到媒体报道的都非常得多,或者说评论的非常得多,俄罗斯它现在在叙利亚问题上,是不是变脸了?为什么呢?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有一个表态说,要和阿盟合作来解决叙利亚问题,阿盟在西方国家所提出的动议,要向叙利亚派出维和部队的问题上,它也是有条件支持的。

    叶海林:实际上有一个问题,关于俄罗斯也包括中国在内的,在上一轮的安理会决议草案当中被否决的过程中有一点是要明确的,否决这份草案并不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站在叙利亚政府一边,而站在阿盟的对立面,而是因为这个草案带来的后果是我们不希望看到,因为它会直接流血冲突加剧。所以,现在不是说所有阿盟的草案俄罗斯都会反对,一定要看草案的内容是什么?这个内容现在有一个风险,阿盟现在表示很清楚,我要和联合国一起组建维和部队。它有一个潜台词是如果联合国不参与我就单干,单干俄罗斯就没办法了,因为地区合法性对于在中东这一轮的政治变动中已经出现过,比如说在利比亚、也门,特别是在也门,基本上是海合会主导的。

    如果让阿盟去单独主导,而联合国是不能否决这个活动的。阿盟就可以绕开联合国单干,俄罗斯要还想发挥影响力就必须保证所有的维和行动是在联合国框架下的,俄罗斯如果没有维和行动,干脆都没有,如果有,它一定要参与,它不能参与,就等于说下一步所有的主导权就全都没有了,所以俄罗斯的态度并没有变化,它只是说在下一步关于维和的问题,你必须要通过我,怎么通过我呢?要通过联合国安理会,所以它才可以考虑参加,如果现在开始说,我绝不派兵,我绝不参加,它就等于告诉阿盟你们单干吧,单干的结果是阿盟组织几千人、几万人进去,那个时候俄罗斯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正在评论:抛出新宪法草案 巴沙尔打民心牌

    劳春燕:说完了施压,再来说说今天另外的关键词是减压,削减压力。说的是巴沙尔·阿萨德,昨天叙利亚政府宣布了新宪法草案,那是多年第一次那么大规模的修宪,据说是30多年以来,将近40多年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修宪,主要的内容两点:第一,总统任期的限制,现行的宪法当中是没有限制的,这一次的修宪以后,规定只能够连任两届,也就是说阿萨德最多他只能够干到2014年。第二,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对他地位的规定在新的宪法草案当中是没有的,怎么看这次叙利亚政府拿出的这一份新宪法草案?

    专家观点:叙新宪法草案意在强调政府合法性

    宋晓军:首先是它拿出新宪法草案的政治意义,它要确立自己政府的合法性,否则,按原来西方说的你就应该走人,你没有合法性的,包括美国的国务院发言人直接说你该走人,你不具备合法性。首先跟外界的提出来让它走人的压力,形成了一种直接的回应。第二,我觉得这充分体现了阿萨德以及他父亲的政治风格,我们知道阿萨德他父亲去年上来之后,中间跟逊尼派之间有过很多的血腥。但是到了1983年之后,之前有过什么哈马的问题、阿拉伯咆哮血案等等,最后他很柔软地去处理了这件事。另外,跟阿拉伯国家、跟苏联、跟美国、跟俄罗斯做得很平衡,这件事说明阿萨德的家族或者他整个的执政团体在政治上有非常大的冗余量。这一次,当然他又展现出了他的冗余量,我既不直接说,你说我非法让我滚蛋,我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或者说在再往前推一步,应该来说这还确实体现了阿萨德政权执政的性格或者说他的智慧。

    劳春燕:叶先生,怎么看阿萨德出的这一招棋,能不能够为他很有效来减轻他现在所面临的压力,或者说他能不能够以此来挽回民心?

    专家观点:任何宪法草案都无法让阿盟满意

    叶海林:我倒是觉得效果恐怕不会太明显,因为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他和反对派之间的问题了,特别是不是他跟国内反对派之间的问题了,主要的来说是他和阿盟之间的问题,只要阿萨德政府主导的宪法草案,阿盟一定会反对的,阿盟不能让阿萨德有个体面下台的机会,它一定要推翻它,不能用阿盟为主导推翻叙利亚的宪政权,不能更迭宪政权,阿盟不能说它在自己已经在中东获得了地区事务的主导权,这是谁赢谁输的问题,对于阿盟来说,这没有妥协空间,我相信阿盟很快就会做出反应,认为这个草案没有意义,下一步还是要通过联合国的方式或者通过阿盟的方式让阿萨德下台,因为有了这么一个草案,如果阿盟也接受了,下一步你可以去公投,你下一步怎么办?

    正在评论:全民公投会否扭转叙政府被动局面?

    劳春燕:对阿萨德来说,这是不是也是比较大尺度的让步?

    叶海林:实际上他能做到的让步也就这样了,你就再往下做让步,就干脆你现在辞职下台流往海外,这件事情目前对于阿萨德来说,时机已经过去了,他现在再想用这种能够让阿盟满意的方式来结束目前的政治问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自己走人。

    劳春燕:新宪法草案现在还只是个草案,但是26日进行全民公投,能够如期举行吗?

    宋晓军:刚才叶先生说的阿盟或者说谁来说服,包括咱们中国的外交部的副部长也去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在中间还会有一个利益的博弈,这应该说是有一丝希望我们就要争取,因为争取希望最终是要避免流血,大规模的教派的仇杀或者复仇清算,这些东西现在还不好说,也可能阿萨德还有更后边的让步。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