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48小时 叙利亚内战开始倒计时?(20120207)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7日 22: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896e8822ba941929a176283634f6bf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关闭使馆,召回大使,美英加紧对叙利亚干预行动。希拉里说要切断叙利亚武器来源,推翻巴沙尔;俄罗斯派外长出访叙利亚,会晤巴沙尔。联合国框架外各方还将如何博弈?叙利亚哗变军官成立高级军事委员会,策划军事行动,目标直指巴沙尔,叙反对派武装更称48小时内将发起总攻。叙利亚是否将走向内战?

    主持人(刚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今日关注》。

    2月6日,美国宣布关闭驻叙利亚使馆,并召回大使,同一天,英国比利时也相继召回大使,而且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还强调,要寻求在联合国框架外干预叙利亚局势,大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并且要切断叙利亚的武器来源;俄罗斯也宣布外长拉夫罗夫将出访叙利亚,并与巴沙尔会晤。同一天,叙利亚哗变军官宣布成立高级军事委员会,并策划针对巴沙尔的军事行动,而且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还宣称将在48小时之内发起总攻。叙利亚会不会最终陷入内战?各方的博弈还会如何继续?这些就是我们今天的关注点,演播室今天邀请了两位嘉宾,先给大家做一个介绍,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先生,欢迎您;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教授,欢迎您。

    关于叙利亚的决议,在联合国安理会遭到否决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寻求在联合国的框架外来对叙利亚的局势进行干预,这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通过相关的背景了解一下。

    2月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表示,鉴于叙利亚国内的安全局势不断恶化,美国将暂时关闭驻叙利亚大使馆,撤出包括大使福特在内的所有外交官员,并由波兰驻叙使馆代为处理美国在叙利亚事务。但福特将保留美国驻叙利亚大使一职,继续与叙利亚反对派保持接触。同一天,英国和比利时也相继宣布,召回本国驻叙利亚大使。

    纽兰当天表示,在涉及叙利亚的决议草案被联合国安理会否决后,美国将考虑采取其他步骤,联合国际社会尽可能多的成员,对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施加更为有力的、深入的、广泛的制裁和压力。此前一天,希拉里也表示,美欧将就叙利亚问题的下一步动作进行更加紧密的合作。

    希拉里·克林顿 美国国务卿:我们必须同那些支持叙利亚人民,拥有更加美好未来的盟友们一起,在联合国框架之外加倍努力。

    希拉里还强调要通过外交渠道,不断向巴沙尔·阿萨德施压,同时采取武器禁运等制裁措施。

    法国总统萨科齐称,法国将迅速牵头组建“叙利亚人民之友”联络小组,他表示法国政府已开始与欧洲各国及阿盟磋商,以便成立叙利亚联络小组,寻找解决目前局势的可能途径。对此,法新社分析认为,萨科齐此举如同利比亚联络小组的翻版,法国可能因此拉开新一轮联合国之外,向叙利亚施压的序幕。

    主持人:美国等西方国家现在已经开始关闭使馆,撤离外交人员、本国公民,这是美国所说的要对叙利亚施加更所谓有力、广泛、有效的压力的一种表现吗?

    张召忠 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是,美国从今年已经带领西方开始了一系列的反制行动,就是所谓的“B计划”。“A计划”有交联合国表决,如果不成功马上实行“B计划”,其实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现在“B计划”的第一炮就是美国带头把它的大使馆撤了,其实他这个大使福特去年10月份就走了,美国走了一个月,法国大使也走了,走了之后美国感觉不方便,福特在那里说跟反动派联系,煽动一点事,所以最后又让他12月份回去了,去给反对派打气,了解情况给美国报告。这次又干脆彻底关闭大使馆。所以美国这样的表示,可以预计会直接带动法国、英国其它的欧洲国家效仿。

    明天或后天有可能看到更多的国家采取和叙利亚断交,或者驱赶它的大使,或者在外交上进行一些威胁的行动。

    主持人:的确,突尼斯方面已经提出这样一个建议,希望各国都要驱逐叙利亚的大使,再加上很多国家,包括西方国家已经开始从叙利亚撤离自己的外交人员,这种政治压力会给叙利亚带来什么?

    殷罡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对叙利亚来讲不算太大,施加一定的压力让巴沙尔·阿萨德感到一定要抓紧时机,做一些实质性的和解行动,改革、停止镇压、撤出军队等等。

    但是都撤出大使这种做法是不是好,我觉得用处不大,可能撤出的国家反而是损失,因为失去了一个信息来源,特别是这种号召、鼓动也好,来自像突尼斯,还有利比亚,这次表现得比较积极,这些革命成功的国家,认为叙利亚也应该效仿它们,它们比较带劲。

    但是真正比较老道的,像法国萨科齐说的比较有实质性的意义,就是法国牵头组建“叙利亚之友”。什么意思,就是将来叙利亚局势的发展还是法国牵头,跟利比亚相仿。而且将来法国在叙利亚发生的作用比在利比亚发生得还要大,因为叙利亚几十年间一站到二战结束,这么长的时间,叙利亚地区包括黎巴嫩是法国的统治地,它有一种责任感。

    主持人:所以这次法国说准备牵头叙利亚的联络小组,让人马上想起一年前的“利比亚小组”。当时小组除了向反对派表示一种支持,还有就是协调北约在利比亚的相关军事行动。这次这样的行动还没显现,但是法国上次在利比亚的这种成功感给了它一种心理暗示?

    张召忠:因为法国在整个冷战时期和过去20多年来冷战结束以后,什么时候都轮不到法国去出头,它出头也是它自己在那儿干,国际上没有谁能配合它干什么大事。没想到利比亚这个事儿美国退一步它进两步。

    主持人:它做成了。

    张召忠:它带着北约干一次大事,所以这个事情对萨科齐来讲是利好。3月份,法国就要开始大选,所以萨科齐再想在叙利亚问题上大有作为,很简单,就把利比亚成功的经验移植到叙利亚就可以。

    第一个法国带头,其它配合,这个事情美国都愿意干,卡梅伦也愿意干,因为今年他办奥运会,又怕别的国家抵制它。

    再一个断交,断交以后腾出空间来跟反对派建交,找一个地方跟反对派开始建立外交关系,这是原来利比亚的态势。

    第三个,对现政府进行军事禁运、经济制裁,然后跟反对派给他们融资,给他们钱,给他们武器,然后通过阿盟看能不能派兵,搞电视台、报纸,让反对派有根据地。

    主持人:这一切都让我们想起利比亚模式。

    张召忠:他肯定会把这一套搞过来,下一步就会看到这样的运作。

    主持人:所以现在自打关于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在联合国安理会遭到否决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寻求所谓的联合国框架之外的一种干预形势。它的外延会有多大,会采用哪些形势、哪种手段?

    殷罡:联合国框架之外,因为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决议的时候,中国、俄罗斯否决了,联合国框架之内采取行动没有法理依据了,只能是联合国框架之外。

    像安理会13个非常任理事国对协议表示赞同,因为协议本身跟西方要通过的,他们提出最高的要求还是有很大差距。所以联合国框架之外的行动一定要比联合国框架之内,假使协议通过,要强硬、宽泛得多。

    主持人:这种强硬宽泛包括军事的可能性吗?

    殷罡:也不包括。

    主持人:最近有美国的一位议员,他的名字好像叫利伯曼,他说现在是时候向叙利亚的反对派提供一些帮助,包括什么呢,医疗、通讯、电子侦查,甚至包括武器。如果叙利亚反对派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武器运输支持,难道这不是一种变相的军事干预吗?

    张召忠:正像俄罗斯说的,这个条约还让我们投赞同票,老是指责政府军、巴沙尔政府,你怎么不指责反政府武装呢,你老给它提供武器,还要巴沙尔政府军事禁运呢?

    是这样,下一步有可能会出现几个结果,一个对巴沙尔政府进行军事禁运,同时给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现在一直在提供,如果不提供,这么多爆炸都哪儿来的,他们缴获的武器一部分是美国、一部分是以色列的,还有一部分是土耳其提供的。

    所以西方和阿拉伯的一些国家土耳其向它们提供武器,这是造成内乱的一个很重要的源头。

    再一个,在联合国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动用北约或者是欧盟这样的力量,现在正在运作。

    主持人:这座火山存在?

    张召忠:存在,火山仍然在爆发。从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过去20年美国主导了5场战争,其中有3场战争,中国、俄罗斯要么是赞成票、要么是弃权票,干成了三次。

    还有两次中国、俄罗斯不高兴,但是联合国也没有表决,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和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那都是在《北约框架》内搞的,所以可能会看到下一步在《北约框架》或者是《欧盟框架》中做这个事情。

    所以目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她强调说叙利亚依然存在着内战的可能性,爆发内战边缘的状况已经出现。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会力挺反对派。

    同时利比亚的反对派已经说要在48小时之内发起总攻,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通过背景短片先来做一个了解。

    最近三天叙利亚冲突愈演愈烈,2月6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自由叙利亚军”公开表示:“要在未来48小时内发起总攻击!”

    而在当天,法新社报道说,政府军数百辆装甲车开进大马士革附近的扎巴达尼和霍姆斯市对叛军进行打击,造成至少33人死亡。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还称, 5日,叙利亚军队同“武装分子”在叙利亚其它多个城市发生冲突,共有31人在各地冲突中丧生;而2月4日则成为叙利亚自去年3月开始动荡以来最血腥的一天,据外电报道,一日之内双方激战造成200多人死亡。

    不过也有报道认为,西方夸大了叙利亚冲突的严重性,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4日强烈否认反对派关于政府军用坦克和炮火在霍姆斯打死200多人的指控,称“没有理智的人”才会在安理会讨论决议草案前夜这么干。

    据联合国统计,持续10个多月的叙利亚流血冲突目前已造成5400人丧生。叙利亚官方称,武装冲突和暴力袭击已导致2000多名军人和安全人员死亡。

    主持人:最后几个数字,一个是联合国的统计,5400多人死亡,另外就是叙利亚官方给的数字2000多人。几千人的这种伤亡是不是意味着叙利亚的内战已经开始了?

    殷罡:在叙利亚大多数人口居住的地区没有这种现象,但是在以霍姆斯为代表实际上已经陷入了内战状态。它并不是少数的人拿着枪在街上捣乱,袭击的目标这种游击队性质的。在霍姆斯中国也有一些记者,化妆成游客做一些实际观察,回来以后听他们讲,也看了一些照片。

    至于反对派搞武装割据,某个阶段、街区,他们设了港占领着,也就是说他们完全处于一种内战状态,这个时候政府军不可能投降,肯定是打。像这两天发生的,特别4号在霍姆斯发生的大规模伤亡事件,死了几百人,双方拿着炮打来打去。如果都说政府军干的,这有点不公道。

    在这种情况下,像安理会决议说让叙利亚的军事力量和其它的武装力量特指政府方面的撤出城市,这一点做不到。

    主持人:这种情况下,恰恰有一些叙利亚政府军的一些高官哗变,来去领导所谓反政府的高级军事委员会。这里边有一个所谓的领导人叫谢赫他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对于所谓高级军事委员会的领导,会对未来叙利亚反对派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张召忠:这个人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说是叙利亚北部的领导人,这个人我估计不会到将军这一级,应该是中等军衔,大约是上校一级这样的人。个人的直观感觉成不了什么样的大事。

    看一个国家,利比亚的经验和科索沃的经验有这么几个判断,一个就是现在巴沙尔对叙利亚的党政军现在的控制能力还有多少,至少在60%以上,可能比这个还要强,它的控制力是这么大。

    第二个,离心离德的人,高层有多少,刚才说的军队哗变的人,到现在军队哗变最高级的军官都没有到将军,就是说决策者还没有,我们到现在没有看到决策层有将军、军方的人员去叛逃,像利比亚似的,有它的外交部的人,它的中央的大使、高层国家的。

    主持人:最主要的一些岗位。

    张召忠:现在还没有看到一个,没有叛逃。

    再一个,现在反政府武装包括反对派有很多的派别,但是各个派别之间没有组成统一战线,这边都是反对派、这边都是政府军,没有一个巩固的根据地。

    这样距离想翻天还尚需时日。

    主持人:看来所谓的高级军事委员会难成气候。随着局势的发展,包括内外环境的变化或者是压力的增大,会不会形成高级军事委员会来策划或者领导,然后由叙利亚自由军来具体实施?

    殷罡:可能性不大,叙利亚自由军公平客观地说这个事儿,即便是西方,像土耳其、英、美、法国这些对叙利亚的自由军可能暗中有一些支持,但表面离得都很远。

    叙利亚自由军,它在叙利亚的内部动荡期间,并不表现一只民主力量,并不是说和平要求民主什么。他从军队里带着武器叛逃出来,做了一些事情跟民主是相违背的事情,国际社会也谴责,美国也表示这样做不对,他们自己也有一些收敛。

    48小时之内,如果他们真正集中部队打一仗,这是巴沙尔·阿萨德巴不得发生的事情,把你消灭了以后,然后顺便往你身上一栽。

    如果他们打起内战,最激烈、最真实的反对这场内战的,恰恰是在海外的这些反对派人士,因为他们非常担心。原来是想推翻少数人的专制实现民主,结果少数武装人员掀起了一场内战,国家整个拖向了一场内战,不要民主、生命、安全都没有保证,走到利比亚的老路上,这是反对派的大多数人,包括国内的反对派,上街游行这些人不愿意看到的。

    主持人:所以现在叙利亚反对派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组织,为什么会突然提出一个48小时之内发起总攻,这个口号岂不是太空泛了?

    张召忠:从军事意义和国际化的意义上界定一个国家是不是处于内战,有这么几个条件,一个就是巴沙尔政府军是一派,另外反对派它必须有一个统一战线,有一个党派、首领,而且着制式的军装,不着军装不叫内战,你必须要有一个,村子点火了,这放一枪,那儿扔一个手榴弹,这样不行,着正式军装才算合法的战斗员。

    然后有一条明确的战线和根据地,比如这是班加西、的黎波里,现在什么也没有,就说内战,在哪儿呢,这些条件都不具备。

    主持人:叙利亚国内的局势还是纷繁复杂的。在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政权处于比较困难的时期,俄罗斯外长的到访会是一剂强心针吗?背景了解一下。

    联合国安理会4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决议草案未能获通过。

    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

    2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在叙利亚问题上,中方不是谁的庇护者,也不刻意反对谁,而是秉持客观公正立场和负责任态度。我们的目的是使叙利亚人民免遭暴力冲突和战火,而不是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6日也发表讲话称,俄罗斯坚信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是正确的。一些西方国家发出的声音不够体面,甚至近乎于“歇斯底里”。而这种“歇斯底里”的评论掩盖了叙利亚过去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事件本质,即叙利亚不止有一个暴力源,该国存在好几个暴力源。

    2月7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访问叙利亚,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展开会谈,寻求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办法。

    主持人:最新的消息显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进行了会谈,有这样的一段话,拉夫罗夫对阿萨德表示说,每个国家的领导者都应该意识到自己所承担的责任,叙利亚总统有这种意识。

    这是在传达一种什么样的政治信号?

    殷罡:一方面戴高帽子,一方面向他施加一种真正的压力。什么叫责任?不是说一定要待在位子上,少数派一定要管理多数派,我有这个能力,因为我的能力超常,因为我的体制很完美,执政方面都很廉洁,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

    这里面包含着巴沙尔·阿萨德在适当的时候接受了一个适当的解决方案,急流勇退,这是俄罗斯外长的一个真实含义。

    俄罗斯外长这次到大马士革,并不是表示支持阿萨德政府,相反他可能是一个比较负责的举动。在安理会否决了某个议案,不是说就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了。俄罗斯一向说叙利亚离他们很近,有利益所在,是一个需要关切的地区,然后其它人提出了意见被否决了,这时候它必须搞一些建设性的行动,证明自己有另外一套办法,比你的更高明,俄罗斯正在这样做。

    主持人:所以俄罗斯外交部有一个声明,这次外长包括对外情报部长对于叙利亚的访问是由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来亲自授意的,而且他有这样一段话,“俄罗斯希望坚决地想要通过最迅速地实行时机已成熟的民主改革来对迅速地使叙利亚局势实现稳定,这里面用了两个最迅速,看出来俄罗斯对于目前叙利亚局势的一种迫切心态?

    张召忠:俄罗斯忍无可忍,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简单讲,俄罗斯从历史上有这么几个事,一个就是在南联盟问题上,1999年科索沃危机的时候,当时西方就开始说杀了1万多人,就像今天叙利亚这个形势一样,南联盟是硕果仅存的俄罗斯的盟国,如果南联盟再丢了以后,俄罗斯在整个欧洲就不可能有第二个盟国。

    但是俄罗斯两套方案,一套方案出动军队保护南联盟,俄罗斯军方、政方,好多民族主义者强调这个,当时叶利钦说不行,这还是跟西方好,慢慢就开始让三架马车去谈,谈的结果最后是科索沃独立,欧盟派军队过去。最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打了一场78天的战争,肢解了南联盟。

    所以俄罗斯就感觉,忍让是这么一个结果。到了”9·11“事件以后,美国要打阿富汗,俄罗斯说可以,我支持,在我这儿过境,白白地让它过境。

    打阿富汗期间的一些秘密的图纸、地道全都提供给美国,做了大量的贡献,最后美国在它那儿搞革命,乌克兰、格鲁吉亚。

    如果这次再放,利比亚又放了,这次再放,俄罗斯为什么现在说还有问题,我的车臣战争两次都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还有车臣共和国,达吉斯坦共和国,跟你的问题都一样,都这么放了以后国家安全怎么办,都可以比较说。

    主持人:

    但是俄罗斯的强硬态度并不代表着一定要继续地支持巴沙尔政权,有外媒评论说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的坚决立场,其实希望谋求所谓有控制的废除巴沙尔政权。

    殷罡:它跟支持巴沙尔政权完全是两回事,完全是两回事。俄罗斯在这个事件上坦率地说比较负责,俄罗斯从它自己的利益考虑,如果通过安理会实行一个国家内部的政变,下面没准就是哈萨克斯坦,中亚那些挨个变,它受不了。

    主持人:叙利亚局势如何进展我们会继续跟进,今天非常感谢两位嘉宾来到演播室跟我们做分析点评,谢谢。

    制片人:陶跃庆

    策 划:马 敬

    编 辑:桑瑞严 寇 春

    监 制:包军昊

    E-mail:chinanews@cctv.com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