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美国债遭全球资本热捧 成吞噬各国外汇“黑洞”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3日 01: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1年8月16日,美国衣阿华州,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东北衣阿华社区学校农村经济论坛开幕式上讲话。CFP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 向松祚

  2011年岁末时节,国际金融市场出现引人注目的奇特现象:欧债危机持续恶化迫使国际资金加速“逃往”美元,投资者对美债需求异常强劲,美债收益率创下历史最低纪录,美元取代黄金成为全球资金最主要的避险工具和最安全的金融资产……

  这表明,随着欧债危机日益深化和全球经济复苏持续放缓,美元霸权和美债陷阱得到进一步强化。

  早该垮塌的美国债

  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美元霸权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基本格局不仅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美元地位反而得到提升。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数据,2010年底,美元占全球官方外汇储备资产比例依然高达65%,只比全球金融危机前(2002—2003年水平)的66%略有下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各国中央银行没有大规模抛售美元资产(美国国债),相反,它们加速购买美元资产。“两房”(房利美和房贷美)被美国政府接管之后,各国大量减持了此类政府支持机构发行的证券,却大幅度增持了美国政府债券,尤其是短期国债。

  目前全球所有债券中,以美元计价和交易的比例依然高达45%,以欧元计价和交易的比例达32%,与危机前没有变化。全球所有外汇交易总量里,以美元为对手货币的比例高达86%,欧元占38%,与危机前没有变化。全球有68个国家将货币与美元挂钩或固定,27个国家将货币与欧元挂钩,与危机前大体相当。

  美元霸权不断强化的最显著特征,是美国国债市场的不断壮大。如果我们以普通思维逻辑和惯常标准来观察和审视美国国债,它似乎早就走上了不可持续的道路。

  美国国债与GDP之比远超国际公认警戒线。2011年8月,即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级别之时,美国国债达到14.29万亿美元,与GDP之比接近100%,其中公共持有债务为9.74万亿美元,与GDP之比亦高达65%。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估算,到2021年,美国国债与GDP之比将达到9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则远为悲观,到2015年,美国国债与GDP之比就将达到100%。

  美国政府实际债务总量要比14.29万亿美元大得多。2010年底,美国财政部前副部长阿特曼估计美国政府实际债务总量高达31万亿美元。当然,还有高得多的估算,譬如著名“债券大王”格罗斯估计美国实际和隐形债务总规模超过80万亿美元。

  美国联邦政府收入、支出、赤字与GDP之比均严重恶化。2000年之前,美国联邦政府收入与GDP之比平均约为20%,目前已经下降到15%。联邦政府支出与GDP之比则上升到25%,赤字上升到GDP的10%左右。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未来10年,联邦政府每年财政赤字不会低于1万亿美元,累计将超过10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外债占比超过50%,外国政府和投资者持有大约5.5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垄断全球的“美式武器”

  尽管各种指标都表明美国早就“应该”陷入债务危机了,尽管标普下调了美国主权信用级别,尽管各国对美国国债“爱恨交加”,抱怨、愤怒、指责之声不绝于耳,美国国债却成为比黄金还要优良的投资天堂和避险工具。适用于一般国家赤字与债务的理论逻辑和国际标准,并不完全适合美国国债,个中秘诀就是“美元悖论”和“美债陷阱”。

  简而言之,美国国债市场规模越大、流动性越高,就越具有“锁定效应”和“规模效应”,就越具有垄断性。庞大的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流动性和安全性最好的债券市场,美债是各国政府和主权财富基金最主要的投资品种。

  美国资深金融外交家、哈佛大学教授理查德·科伯说过:外国投资美国国债越多,就越难以自拔,美元债市流动性就越高,各国外汇储备投资就越是别无选择。事实上,美国国债市场已经成为吞噬各国外汇储备的“巨大黑洞”。

  凭借美元霸权和美债陷阱,美国可以非常方便地为自己的三大赤字融资(财政赤字、经常账户赤字和国际收支赤字),可以肆无忌惮地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将债务货币化,向全球征收通货膨胀税和铸币税,却不用担心国内通胀。最近美债收益率降低到近乎“零”水平,意味着各国心甘情愿为美国赤字免费融资。

  美国所拥有的货币金融优势,正是众多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致命困境。美元霸权、美元悖论和美债陷阱恰像套在新兴市场国家身上的沉重枷锁。美国凭借美元霸权和美债陷阱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则是新兴市场国家输入性通胀的主要根源。因此,从新兴市场国家和全球整体经济立场上观察,美元霸权和美债陷阱才是全球经济所面临的真正威胁。

  2008年以来,以美联储为首的发达国家央行反复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过剩的局面愈演愈烈。与此相应,全球流动性过剩和资产价格泡沫已经导致全球性通货膨胀。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通货膨胀率已经超过8%、甚至进入两位数水平。

  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全球流动性过剩,流动性过剩刺激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工业金属和矿产、粮食价格持续大幅度飙升,输入性通胀成为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严峻困难。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还导致全球汇率急剧动荡和国际热钱肆意横行,“货币战”、“汇率战”之呼声甚嚣尘上。货币战、汇率战、贸易保护主义、投资保护主义成为制约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障碍。

  概括一下,发达国家高赤字和高债务、以美联储为首的发达国家中央银行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汇率急剧动荡、国际投机热钱肆意横行、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暴涨和高位运行,是未来全球经济面临的五大主要风险,总根源则是美元霸权和美债陷阱。

  美债危机

  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使美国政府赤字大幅度上升,国债纪录屡创新高,在2010年底突破了14万亿美元大关。2011年2月22日,在可供发债余额仅剩2180亿美元时,美国国会未就提高上限达成一致。在2011年5月,美国国债触及国会所允许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7月31日,经过艰苦谈判,美国两党终于在提高债务上限方面取得共识。

热词:

  • 美国国债
  • 债收益率
  • 黑洞
  • 全球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