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调整与变化中走向成熟(国际视野)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4日 05: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18日,中国第九批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第一梯队160名官兵从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踏上征程。

  人民图片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第二七五八号决议,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上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事件。今年是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40周年,为我们回顾和总结过去40年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思考中国在联合国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提供了新的契机。

  “坚定的支持者”和“重要的合作伙伴”

  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

  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的联合国大会决议中有这样一句话,“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40年前,中国为恢复在联合国席位所做的努力和其他会员国对中国恢复席位的支持已经表明,中国需要联合国,联合国也需要中国。联合国因一个占世界1/4人口国家的参与而与以前不同,新中国也因恢复其联合国会员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身份而发生了变化。

  40年里,中国与联合国关系走过了不同的阶段。20世纪70年代,在联合国恢复中国合法权利的第一个10年里,正值发展中国家要求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维护国家主权独立斗争的高潮,中国旗帜鲜明地支持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斗争。中国利用联合国这一舞台,在道义上全力支持这一斗争,中国政府对1974年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通过的《关于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宣言》给予了高度评价和支持。

  在最初的近10年中,尽管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也加入了一些联合国的附属机构和专门机构,但中国国内仍旧处于封闭状态,对联合国的参与非常有限,中国与安理会中其他一些大国的关系也处于对抗之中。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对外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中国对联合国各机构、机制和各项活动由过去的反对、抵制或观望转变为参与、合作。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中国开始加快对联合国的参与进程,普遍参与了联合国经济、安全、文化、人权、环境、裁军及发展等不同领域的活动及其条约机制。中国开始与联合国开展发展援助方面的合作。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还实现了从对联合国维和行动不参与到参与的转变。1988年9月,中国申请加入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特别委员会。1990年,中国军队第一次向联合国中东停战监督组织派遣军事观察员,开始了中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序幕。

  在最近的10多年里,随着中国的迅速发展,中国与联合国关系中最引人关注的一点是中国在联合国角色和地位的变化。例如,在发展援助方面,中国从不接受联合国发展援助到成为受援大国,而今中国已成为联合国新的发展捐助国,中国通过联合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在不断增加。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08年访问中国时曾说,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世界上人口最多、发展最迅速的国家,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正不断扩大和发展,联合国“需要中国进一步参与,并给予更多、更大的支持”。中国领导人也多次表示,中国要做联合国“坚定的支持者”和“重要的合作伙伴”,履行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全面深入参与联合国各领域的活动。可以看出,40年来中国与联合国的合作关系在不断发展、扩大,逐步走向正常,也逐步走向成熟。

  多边外交的重要舞台

  联合国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多边舞台,让中国能够更好地了解其他联合国会员国,也能够让其他会员国更好地了解中国。

  40年来,联合国已成为中国走向世界、参与世界、扩大国际合作的一个重要舞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几乎加入了联合国所有专门机构、附属组织和相关组织,包括国际劳工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旅游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世界贸易组织等。联合国机构也陆续在中国设立了自己的办事处,如联合国人口基金、世界粮食计划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机构驻华代表处。

  中国广泛参与世界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中国加入了联合国体系。40年里,中国签署了各项重要的多边条约,普遍加入了国际人权、环境及裁军机制。例如在人权领域,中国于1997年10月和1998年10月签署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签署了27项国际人权条约,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等。

  通过联合国走出国门的还有中国的维和部队和维和警察。根据2010年中国国防白皮书,截至2010年12月,中国共参加19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累计派出维和官兵17390人次,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派遣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近些年来,中国维和人员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大洲,包括海地、利比里亚、黎巴嫩、苏丹、科特迪瓦、东帝汶等。

  2000年中国向东帝汶派出了首支维和警队,2004年中国又向海地派遣了第一支由125名人员组成的维和警察防暴队,中国警察开始成建制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截至今年7月,中国已向东帝汶、阿富汗,波黑、科索沃,利比里亚、苏丹和海地七个任务区共派遣维和警察1708人次。

  中国维和部队和维和警察的出色表现不仅受到联合国的嘉奖,也广受所在国人民的赞誉。

  中国对联合国机构的广泛参与是中国走向世界、融入世界的开始,包括接受联合国机构的发展援助、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开展不同形式的多边合作、承担联合国资助的发展项目、参加联合国主办的各种政策和技术培训及履行条约义务等。

  总之,联合国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多边舞台,让中国能够更好地了解其他联合国会员国,也能够让其他会员国更好地了解中国。通过这一舞台,中国履行自己的国际义务、承担共同的国际责任,在全球层面发挥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的作用,实现合作共赢。

  发挥更均衡、更多样、更灵活的作用

  与联合国合作共赢的结果,符合中国利益,也符合联合国及广大会员国的利益。

  展望未来,面对新的机遇、新的挑战,中国在联合国的作用如何定位,与联合国关系如何发展,值得进一步思考和探索。从过去40年的经历和经验看,有许多值得我们总结和借鉴的地方。

  首先,联合国对中国是重要的。改革开放后,中国通过联合国加入了世界体系,逐步走向一个在国际制度下发挥作用的国家。在当今世界,联合国仍然是一个最具有普遍性、权威性、能提供最大国际合法性的组织,这也正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不能抛弃联合国的一个原因。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在联合国中的作用和影响在上升,中国受到的关注度和期待度在上升。中国被期待分担更多的联合国会费比额,被期待派遣更多的维和部队,被期待提供更多的发展和人道主义援助,被期待在气候变化、国际金融和国际安全等领域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影响的上升,中国与联合国关系的走向及中国在联合国的作用越来越引起外界关注。有会员国对中国在联合国中地位和作用除了充满期待也充满怀疑和担忧,有的关注中国崛起可能对联合国带来的冲击,有的担心中国通过维和行动扩大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影响等。

  联合国在当今世界的作用不可替代,但这一组织也有自身的缺陷和不足。联合国组织自身就带有难以克服的矛盾和冲突,例如主权原则、不干涉内政原则与人道主义干预、保护责任之间的矛盾,主权平等原则与大国权力政治现实之间的矛盾,尊重文化多样性与普世价值之间的矛盾,主权国家利益与全球利益之间的矛盾,等等。无论在现实政治中还是在学术上,这些都是没有解决的问题。联合国几乎容纳了所有种族、民族和地域方面的差异,容纳了所有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文化、价值认同方面的差异。联合国会员国在美国对伊拉克战争问题发生的分歧,以及在对北非中东干预问题上发生的分歧,正是联合国各种矛盾和困境的反映。

  对中国来说,如何利用联合国这一平台,着力关注和解决那些联合国关注、同时也是中国自身应该关注的问题,如实现社会公正、消除贫富差距、更好地解决食品安全、环境安全、道路交通安全等方面的问题,如何通过联合国更好地在全球事务中发挥作用,扩大与广大会员国在联合国框架内的合作,共同营造一个更好的国际环境,实现在安全、人权和发展等方面的共赢,都是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

  联合国不是中国多边外交的全部,但对中国又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在联合国的多边框架内,中国可以在国际和全球层面,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发挥更均衡、更多样、更灵活的作用。七十七国集团、八国集团、二十国集团这些多边合作形式有各自不同的属性和功能,可以在未来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都不能提供一个像联合国这样全方位的舞台。中国与联合国关系应该继续迈向新的高度,中国有能力在思想上、组织上和制度上为联合国做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贡献,能够通过新的理念建构、制度创新和组织技巧,去解决那些不断困扰中国在联合国发挥正常作用的问题。与联合国合作共赢符合中国利益,也符合联合国及广大会员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