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世界周刊】视线:日升VS日落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0日 23: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康辉:近来,日本首相菅直人的日子很不好过。先是在日本所称的“北方四岛”问题上遭遇俄罗斯强力阻击,紧接着他的内阁支持率跌破20%,被认为已出现“政权末期症状”。本周一,又一个消息传来,日本失去了世界GDP第二的位置。20世纪80年代,日本曾经被认为势不可挡,将很快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经济老大。然而三个十年过去,日本经济却渐行渐远。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日本真的衰落了吗?本期视线,关注日本这30年。

    2011年2月14号,星期一。日本平面媒体的休刊日。但日本政府公布的一个数字却迅速传遍世界。

    54742亿美元。这是日本2010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比起中国此前公布的58786亿少了4044亿美元。这意味着日本正式走下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位置!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虽然我们国家的GDP被中国赶超,但日本的人均GDP仍然是中国的十倍。”

    尽管日本高官说得轻描淡写,但在世界经济史上,这的确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杨伯江:“鸦片战争以后,日本经济总量逐步超过了中国。在战后1968年的时候超越当时的联邦德国成为在资本主义世界的第二名。在1980年代的时候超过了当时的苏联成为真正的全世界的第二。那么这一次中日之间经济总量换位逆转,应该说日本在经济规模经济总量引领亚洲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消息传来,日本国内反应不一。

    日本公司职员:“日本再不改变可能就要完蛋了。”

    日本退休员工:“我希望大家努力帮助日本实现复兴,我们不能败给像中国这样的国家。”

    就在这一天,韩国亚细亚经济网站说:今天起,日本再也不能将自己比做初升的太阳了。而美国《华尔街日报》一张拍摄于东京某工业园区的照片,则特意将场景选在了“日落”。

    康辉:2010年,对日本来说的确是一个转折点。昔日曾经的辉煌、今天下滑的无奈,都会让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感慨万千。在他们的青春时光,日本曾经是一个让西方十分敬畏的国家;如今媒体眼里的“迷路国家”,曾经是创造了东亚经济奇迹的“优等生”。

    穿越时光隧道并不是什么新鲜题材,但2007年一部重返过去的电影还是让日本人痴迷。为了逃债,广末凉子扮演的田中真弓乘着父亲发明的时光机,回到1990年的东京。当时正是日本经济史上最为亢奋的时期。繁华无比的东京,在银座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六本木的广场大楼几乎全是迪斯科舞厅……

    这是一个让日本人至今都念念不忘的时代,也是让美国感到恐惧的时代。
      
1989年10月9号,《日本占领好莱坞》的大标题出现在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上。当时,日本索尼公司买下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美国人担心自由女神就要穿上和服。

    同年5月,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遏制日本》一文,提醒美国对日本设限,否则,日本就将取代美国的全球经济龙头地位。

    让美国人惴惴不安的,是日本创造的令世界惊羡的经济奇迹:1968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83年人均GDP超过美国,随后成为美国最大债主……丰田、松下、日立……日本制造风靡世界,三菱公司买下了纽约的地标式建筑:洛克菲勒中心!

    “日本在军事上没有打败美国,但通过经济战争却战胜了美国。”1979年,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在《日本第一》一书中的预言成为了现实。而这样的成就是二战后短短几十年日本经济崛起的结果,也与美国出于冷战反共的需要大力扶持日本密不可分。

    杨伯江:“在战后日本之所以能够迅速恢复经济并取得长足发展,是和当时执政党的执政重点方针有非常重要的关系。比如说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比如说日本国土开发计划,都引领当时的日本社会、日本国民朝着一个目标前进。”

    大松博文,人称“魔鬼教练”,上世纪60年代带领日本女排连夺世界冠军。他所倡导的近乎严酷的刻苦、认真,正是生活在那个狂飙突进时代的日本人最真实的写照。

    1956到1973年,日本实际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以上。这种持续的高速增长在人类经济发展史上是罕见的,被称为“日本奇迹”。70年代初期,日本基本上实现了国民经济现代化。

    刘江永:“它采取了一种新的国家发展模式,这个发展模式有几个特点第一就是借助美国的保护轻军备优先发展经济。进口低廉的石油矿产还有资源把它进行加工,尽量增加它的附加价值之后向海外出口。通过这种市场份额的占有完善售后服务来使得日本形成一种叫做出口导向型的发展模式。同时它在国内建立了终身雇佣的一种企业集团的模式。集体抱团共同对外展开竞争。”

    到80年代中期,日本在计算机、高级精密仪器、高级汽车等高端产品领域也已赶上甚至超过美欧。“日本模式”成为全世界经济教科书上的案例,以日本为“领头雁”的东亚“雁行模式”也风行一时。

    康辉:从1968年的“日升”,到如今的“日落”,日本创造了半个世纪的辉煌。上世纪80年代日本全盛时期,“日本第一”、“遏制日本”、“可怕的日本”等等说法,就像今天外媒肆意抛给中国的词汇一样满天乱飞。可是很快,日本遭遇了“失落的20年”,滑入了由盛转衰的轨道,至今尚未恢复元气。在这种态势下,日本让出世界第二的位置,其实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2011年2月16号,日本文部科学省、厚生劳动省和经济产业省联署发函给财经业界247个团体,要求企业扩大招收应届毕业生。

    每年3月,是日本大学生毕业的日子。日本政府最新统计显示,今年大学毕业生面临就业“超冰河期”,就业率预计只有68.8%。

    这与上世纪80年代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人才供不应求,一些公司为避免对手挖人,不惜花钱将已经内定招聘的大学生送往国外旅行,称为“隔离旅行”。

    这一幕早已成过眼烟云,“穷忙族”取而代之成为日本社会的流行词。

    小山良人,宫城县石卷市人。1992年大学毕业时,正好赶上经济泡沫破灭。小山找不到工作,只能靠打几份零工维生。

    小山良人:“真的很困难。这样下去能不能找到工作,非常担心。”

    2002年,小山离开家乡来到首都东京碰运气。然而日本经济仍然不景气。终生雇佣制根本轮不上他。只能干合同干的小山很快又被解职。34岁的他只能露宿街头。

    小山良人:“再怎样拼命干依旧得不到安定生活。对于将来毫无期待,也不能有什么期待。”

    小山就是典型的“穷忙族”——极端的忙碌与贫困奇怪地交织在一起。与小山有相似命运的还有山田。年过50的他曾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但经济泡沫破灭后,山田丢了工作,做的都是临时工,月收入只有13万日元,为日本平均工资的一半。为维持生计,山田迫不得已动用了之前存下来的给孩子们上大学的钱。

    山田:“得存钱供他们上大学,这是做父母的责任。即使牺牲自己也得把学费攒到。孩子们没有错。”

    为了孩子们的未来,已经忙碌不堪的山田还想再打一份临时工。大量的“穷忙族”,见证的正是1990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从巅峰跌落的痛苦过程。


刘江永:“在1987年到1990年之间,每年平均地价上涨10%,也就是说这三五年下来要上涨百分之四五十。东京银座就像北京的王府井一样,按一平米来计算200多万人民币,它是一个天价。”

    而这个巨大泡沫的起点,是1985年美英法德与日本签署的“广场协议”。面对日本咄咄逼人的发展势头,美欧要求日本减少出口,降低贸易顺差,手段之一就是日元升值。“广场协议”签署后,日元与美元比价从242:1骤升到120:1。

    刘江永:“日元升值,石油价格上涨了,成本上涨了,就打击了它的价格竞争力。所以这段时间日本经济出现了危机。它为了保持本身国内经济活力于是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它不断降息,降息降下来以后日本的企业,他们在出口遇到了问题。于是乎他们脑子动歪了。说什么来钱快,股票来钱快。还有什么来钱快,房地产来钱快
这个泡沫是越来越大。

    眼看地价越来越高不可攀,1990年,日本政府决定提升利率,紧缩银根。长期累积的泡沫瞬间破裂。股价暴跌,地价急落,许多家庭的财富化为乌有,大量企业倒闭,日本经济进入了长达20年的衰退期。

    1995年,日元一度大幅升值,日本GDP窜升到5.11万亿美元的历史高位,达到美国的73%,更是中国的7.5倍。但15年后,2010年,日本GDP仍在5万亿左右徘徊,被中国赶超。而美国则以14万6600亿美元遥遥领先,为日本的2.7倍。

    经济低迷,导致政局动荡。十年九相的局面导致日本经济政策的延续性几乎成了一句空话。

    刘江永:“这种不到一年就更换一个首相,结果就是七拧八歪。有的人强调增长,有的人强调减少赤字,它的经济政策没有办法贯彻下去。”

    经济不景气还刺激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抬头,再加上一些政客谋求迈向政治和军事大国,应美国要求分担美军战争费用等等,日本经济走向了迷失。

    杨伯江:“冷战以后,日本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了分化。就日本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并没有达成一个共识。那么究竟是把国家资源集中于经济发展上还是在经济发展之外在谋求新的目标,各届内阁的思路也是不一样的。比如安倍内阁他上台之后,重中之重是放在摆脱战后体制,摆脱战败国地位,这样一个颠来倒去朝三暮四,就导致了日本的发展方向不能够维持一贯性。”

    康辉:有人说,日本这个国家命运的升起与落下,都是大幅度的。历史上从明治维新开始崛起,以后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到二战战败跌入谷底,但此后又因经济奇迹再度崛起,直到现在让出世界GDP第二的位置。就连日本防卫大学校长历史学家五百旗头真也认为,日本文明的巅峰时期已过,将进入一条下行线。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在2010年的中国电影“非诚勿扰”中,日本北海道的优美风光让许多人萌生了去日本旅游的想法。

    刘江永:“我们到日本去的观光旅游者去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什么,第一个感觉就是干净。日本从明治维新以后一百多年了,它就非常重视什么,日本城乡下水道的排水设施的系统建设。为什么?因为它是一个山多雨多海洋性气候,你不修,就到处都淹了。”

    环境整治与公共设施的完备,只是日本作为发达国家的特征之一。日本是全球最长寿的国家,平均寿命83岁;日本的养老保险制度已经实施了60多年,每个国民都参与,老有所依;医保覆盖率也几乎是100%,即便是生了大病也不用担心付不起医疗费。

    这一切并非一蹴而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在日本取代西德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前后,曾出现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水俣病、痛痛病等成为公害。

    杨伯江:“日本在资源的破坏等等方面都曾经出现过非常严重的问题。那么在这些问题出现了之后,日本从六七十年代开始越来越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在发展经济保持一定速度增长的同时能够保证对环境的保护和对资源的有效利用。”

    今天的日本经济增速放慢,再加上国土面积狭小、老龄化加剧,曾经势在必得的日本开始出现不争第一的声音。

    《我们需要成为第一吗?》这是去年日本华裔阁员莲舫的著作。
书中的观点是:做好自己,不需要事事领先。

    不过,在多数日本人看来,日本也不能甘于落后,更何况相邻的中国提供了共同成长的机会。

    日本大学生:“我认为亚洲将继续保持增长,日本正努力扩大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但我想日本也应该重新激发自己的活力。”

    杨伯江:“(日中)这样一个逆转会促使日本各界特别是战略精英层进行一个深入战略思考。那么对华战略心态会有一些变化。仅就经济战略来说,日本恐怕今后
会进入一个舍量求质这样一个阶段。不再追求,它也维持不住,不再追求数量上的增长,而是谋求如何在质量上能够保持住现有一个位置甚至追求更高的目标。我想这是对日本最重大的一个影响。”

    康辉:其实,GDP排名的变化,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意义并不大。什么时候,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好了,才是真的好了。而对于日本这个国家来说,日升还是日落也不是那么重要,什么时候学会了坦然地面对中国崛起,也就为自己的未来找到了一条出路。

    (编辑:唐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