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美军撤离伊拉克 留下坟墓和烂摊子(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07: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肖承森绘

埋葬着驻伊美军官兵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第60区。

  本报记者 温宪摄

  将近七年半前,隆隆的美军机械化作战部队从科威特大举北上伊拉克;如今,美军不得不南下原路撤回。在历史老人的严峻目光下,伊拉克南部沙漠升腾的尘埃拖曳着一个渐渐淡去的当今世界最强大国家的背影,身心显得有些疲惫……

  当地时间8月19日清晨,在伊拉克南部沙漠地区经过580公里的机械化夜行军后,美军第二步兵师第四斯特赖克旅开始跨越科威特边界。这标志着美军最后一个完整战斗旅撤出伊拉克。

  当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头条位置相关报道的标题为“七年战争真正历史性的结束”。

  美国——

  死于伊拉克战争的美军官兵墓碑上的标注已由原来的“为了美国的安全”悄然改为“自由伊拉克行动”

  8月18日,《纽约时报》在A10版左下角一个黑框中留下这样一段文字:“国防部确认了伊拉克战争以来的第4406名美军死亡者。17日确认的最新死者为来自新泽西州的贾马尔·雷特,24岁,陆军第25步兵师专业人员”。

  紧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第60区内埋葬着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中死亡的美军官兵。一排排簇新的白色低矮墓碑上镌刻着死者的生卒年,其中不少是“80后”。死于伊拉克战争的美军官兵墓碑上的标注已由原来的“为了美国的安全”悄然改为“自由伊拉克行动”。

  这一不动声色的改动有意无意地加剧着人们对这段历史的健忘。美国于21世纪初发动这场战争的理由是伊拉克隐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基地”组织,所有这些“均对美国的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对于刚刚经历了“9·11”事件的美国公众来说,这些开战理由当时具有足够的蛊惑力。面对存有诸多疑虑的国际社会,美国用血与火的“斩首行动”诠释着单边主义色彩浓烈的现代强权政治。

  同样不动声色的历史老人最终用无情的光阴显现出伊拉克战争理由的荒谬,进而揭示出美国在这场战争背后有着更为深远的战略谋虑:以伊拉克为切入点,进而“改造”石油储量丰厚的整个大中东地区,最终在经济、军事、政治、外交等诸方面谋取“美国全球战略利益”。

  然而,这场战争不仅为伊拉克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也使美国陷入难以挣脱的不义泥淖。伊拉克战争的“蝴蝶效应”诱发了其国内各教派、各部族间错综复杂的利益矛盾,也为整个大中东地区乃至全球国际关系带来了诸多新的复杂因素。美军占领伊拉克七年之后,民不聊生仍是伊拉克的现状。首都巴格达至今每日供电仅几小时,饮水常遭污染,垃圾满街,炸弹爆炸事件接连不断。

  道义上的失信、军力上的捉襟见肘、政治上的不得人心、经济上的沉重负担——满目疮痍的伊拉克为美国带来了难以承受之重。顺势打出“变革”口号的奥巴马赢得了大选,并一再重申将在任内结束伊拉克战争。在严酷的现实面前,美国的骄横不得不有所收敛。曾信誓旦旦“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美国最终不得不默认自己的历史局限性。

  伊拉克——

  正是美国“在解决一些问题的同时,引发了在另外一些问题上更大的混乱”

  8月17日下午,刚刚卸任的美国前驻伊拉克大使克里斯托弗·希尔在美国国务院就伊拉克最新局势向各国记者吹风。“一早醒来,就听到伊拉克又发生爆炸事件,死了那么多人,大家一定很沮丧。人们都想知道何时能够结束这种局面,我对此问题的回答是‘很难预料’。”希尔说。就在当天,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巴布阿尔穆阿泽区一处征兵站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至少造成59人死亡,129人受伤。希尔承认美国在伊拉克所面临的挑战极为严峻:“看起来容易的其实很困难,看起来困难的简直就是不可能。”  

  除了安全局势外,美军战斗部队撤离后伊拉克的政坛局势一直成为美国极为忧虑的重要话题。在美国的战略谋划中,伊拉克新政府的运转是与美军战斗部队撤出密切相关的上下文。自今年3月7日伊拉克大选以来,在大选中小有领先的伊拉克前总理阿拉维领导的政党联盟“伊拉克名单”与现任总理马利基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之间就建立新政府问题一再讨价还价,最终谈判破裂。这意味着在美军作战部队完全撤出伊拉克之前,伊各派已无希望就组建新政府达成一致。希尔对此难掩受挫之感,他说,“我感到,伊拉克公众正在对其政治家们失去耐心。”

  其实,正在伊拉克政坛上翻云覆雨的人们正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后所选择出来的政治新权贵。在摧毁了萨达姆所把持的旧的伊拉克国家机器后,美国将一批流亡国外的萨达姆政权政治对手陆续请回,以填补伊拉克政权真空。在费尽心力的扶植之后,近来美国官员私下不断抱怨说,许多伊拉克官员现在还在扮演着反对派的角色,而不是致力重建国家的未来。美国对伊拉克政客们的抱怨遭到了伊拉克官员的回击。他们称,正是美国“在解决一些问题的同时,引发了在另外一些问题上更大的混乱”。

  美式“民主”正在伊拉克经历严重的水土不服,美国对此颇感进退两难。美国前驻伊拉克大使克罗克说,传统的外交在伊拉克不起作用。美国生硬地介入伊拉克制度和政治生活,这不是一种健康或可持续的关系。“考虑到伊拉克的历史及其特性等诸多因素,这一制度到底能否奏效?”希尔说,美国不愿被视为伊拉克的占领者,但在决定伊拉克未来的决策过程中,美国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他暗示,美国的想法是仍由马利基作为总理,国家安全事务则由阿拉维负责。但这一构想又将诱发潜在的国际矛盾:伊拉克的邻国伊朗反对阿拉维,另一邻国土耳其则对马利基留任持有保留态度。

  无法预料的政治前景、四分五裂的军警力量、政客们的茫然甚至无助,使得伊拉克公众不满情绪加剧,政变之说随之风闻。自1958年以卡塞姆为首的自由军官集团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费萨尔王朝以来,伊拉克曾发生四次政变,被美军推翻的萨达姆本人便是通过政变上台。目前在伊拉克民间流行着一个政治笑话:一位伊拉克政治家最近与一位伊拉克高级将领进行了接触,谈及伊拉克发生政变的可能性。这位将军极为认真地拿出一张巴格达地图,详尽地解释说如何用卡车堵住通往绿区美军基地的道路,如何占领电视台,随后包围议会……谈话最后,这位将军极为严肃地问道:“当你成为总统时,能不能让我当国防部长?”

  面对四分五裂的伊拉克,美国一直主张新的伊拉克政府应包容逊尼、什叶等教派和库尔德等政治集团利益代表。然而,即使伊拉克最终产生一个由各种势力分享权力的政府,也会是一个彼此牵制、极为虚弱的联合政府。这样一个政府实在难以完成重整河山的重任。

  转型——

  美国如此大规模地独立执行培训、建立中央政府和基层政权、在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之间进行调停等类行动,这在历史上还未曾有过

  美国弗吉尼亚州斯普林菲尔德有一处外貌颇为平常的建筑,这里就是美国国务院重建与稳定办公室所在地。美军作战部队全部从伊拉克撤出后,前美国总统布什发动的“自由伊拉克行动”随之结束,奥巴马总统在伊拉克将行动重心由军事转为民事的举措被冠之以“新黎明”行动。美国国务院重建与稳定办公室便是美国实施这一行动的主要载体。办公室门外停着两辆看似与平常商务车无异的车辆,“这些是装甲车,”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说,“它们将配备给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的民事人员。”

  美国在伊拉克军事转民事的战略实施中,仍散溢着浓烈的火药味。美国国务院负有培训伊拉克警察的任务,而这些培训任务将主要由美国承包商完成。此外,美国国务院计划通过私人承包公司雇用多达7000名保安人员,对伊拉克国内5处美国外交机构“大院”进行保护。这些私人保安公司将使用雷达对来袭火箭进行预警,对路边炸弹进行搜索,使用无人飞机进行侦察,并通过新组建的“快速反应部队”进行紧急救助。美国务院还拟为驻伊外交机构装备60辆防雷、防伏击的装甲车辆,使其在伊装甲车辆数量达到1320辆,还将增加空中力量,由承包商驾驶的直升机队将由17架增至29架。

  在伊拉克,美国在安全领域大量雇用私人承包商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美国黑水公司残酷伤及无辜伊拉克平民的官司早已令美国承包商臭名昭著。在此情形下,美方强调当新的美国承包商进入伊拉克时,他们没有外交豁免权,且须向伊拉克政府注册,以此缓解伊方的担忧。

  美国社会有许多人对美国能否在伊拉克成功转型大有疑虑。曾在阿富汗等国担任美国大使的詹姆斯·多宾斯说,在如此危险的国度内,美国如此大规模地独立执行培训、建立中央政府和基层政权、在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之间进行调停等类行动,这在历史上还未曾有过。克罗克说,美国的时间表走在了伊拉克现实的前面,“我们需要战略耐心”。美国军队还未完全从伊拉克撤出,已经有不少人提出应向伊拉克派出新的军事人员,以训练伊拉克军队掌握坦克、火炮和战斗机等装备,重建伊拉克空军,建立特种部队以执行反恐行动。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美方官员称,所有这些想法都需与伊拉克政府进行谈判。但正面临中期选举的美国政府现在不愿公开讨论这些问题。

  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伊拉克战争一直与阿富汗战争密切相关。美军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及此后的局势走向不仅影响伊拉克,也势必对美国在阿富汗的长期战略产生影响。有美国媒体指出,美国人需要知道阿富汗战争也不可能永远继续下去。刚刚出任美军驻阿富汗司令的彼得雷乌斯表示,他反对从阿富汗快速撤军。他在阿富汗的使命不是为了主持一场“体面的退出”。他甚至暗指奥巴马总统宣布的2011年7月开始从阿富汗撤军的期限也有可能发生变化,“这是极困难的工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