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直面哈尔滨弑医血案嫌犯:医生态度挺好 就是折腾人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31日 08: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直面哈尔滨弑医血案嫌犯:医生态度挺好 就是折腾人

  CNTV消息(微博联播记者李文学报道)“医生态度挺好,就是有些折腾人……骗人……”3月30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3·23”血案发生一周之际,在南岗看守所,嫌犯李梦南这么向微博联播记者解释刺杀医生的原因。

  李梦南,个子不高,长相端正,只是眼神有些游离,不愿与人直视,不时舔舔嘴唇,吹吹气,语气很平静。很难想像,就是他冲进医生办公室,制造了一死三重伤的恶性伤害事件。

  谈动机:感觉医生折腾我

  “大老远来了又说不收,挺恼火的,感觉大夫折腾我,一时冲动就……”李梦南回忆事发经过时把动机总结得很简单。

  23日早晨,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大杨树镇坐了9个多小时硬座火车的李梦南和爷爷,第六次来到了哈医大一院,像前三次一样直奔风湿免疫科,找到了郑一宁大夫。“三个月前在她那看过强直性脊柱炎,她是管我的大夫。”

  因为李梦南还患有肺结核,郑一宁让他先去哈市胸科医院拍个片子再说。祖孙俩把片子拿回来后,郑一宁又朝他们要胸科医院的病历本。“爷爷走不动了,我一个人坐公交车把病历本取了回来。”李梦南说,当时郑一宁没说什么,领着爷爷去找科室副主任。“没让我进屋,爷爷出来后说,不能收我入院,也不能打类克,得先回家治结核。”

  李梦南说,他得这个病三年多了,膝盖、胯骨下蹲受限,行动不便,以前在哈医大一院打过类克,效果很好,这次来之前计划开完药就不再来了,“那天胸科医院的大夫说我基本好了,康复了。”所以回到哈医大一院跟医生说还想用这个药,“结果不给我打,也不收我入院,还让我回去治结核,把计划都打乱了。”

  “也听说过有结核不能用这个药,郑大夫可能是怕我打这个药对结核不好,所以不让我打。但我当时没相信,就觉得可以打。”李梦南说,三个月前来时,郑大夫让我先回去吃药治结核,吃完药再来,结果这次来还是不行,“像欺骗我似的。”

  李梦南承认医生接待他时语言态度上没什么,“挺好”,但“大老远来了,家里条件也不好,爷爷还有胃癌,很累,感觉大夫有意刁难我,不停地折腾我,就有了杀人的想法。”

  谈过程:行凶之后自残

  离开医院后,已经过了中午,爷俩没吃饭,找了以前住过的一家小旅店住下。

  “趁爷爷不备,我从旅店出来,到医院附近一杂货商那,花四块钱买了一把折叠的水果刀,直接去了风湿免疫科。没有明确目标,伤几个算几个。”李梦南说,一进屋,先看到了王浩,“我并不认识他,当时他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我,我看他挺高的,有点抵触心理,就一刀刺向了他,他当时就倒在了地上。”

  李梦南回忆,当时也看到郑大夫了,也捅她了。屋里挺乱的,有七八个人,有跑的,也有被他扎伤的。“当时没有太多的想法,已经不信任穿白衣服的人了,他们可能在骗我。”

  发现刺死人后,李梦南朝自己的脖子捅了三刀,“当时也没知觉了,只是觉得杀人了,自己也活不了,不如自杀算了,但没死了。”李梦南这时想起爷爷还在旅店,便回到了旅店,“把我做的事全说了,看我爷爷怎么办吧。”

  爷爷带他去医院急诊室包扎时,被闻讯赶到的警察抓获。

  “挺后悔的”,事隔一周,李梦南已经平静了下来,“真的挺后悔的,不该滥杀无辜。”但他还是认为当事医生处置不当:“要是收我入院了,把那个药给我打了,就没这事了。”只有谈到外面担心自己的亲人和无辜而死的王浩,李梦南才动了几下嘴唇:“杀人偿命,等待法律的制裁。”

  谈家人:不想见到妈妈

  李梦南的父母在他出生10个月后离婚,母亲再没出现过。李梦南三四岁时,父亲又因为伤害罪、抢劫罪在河北被判处死缓。此后李梦南一直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住在一座低矮的平房内。

  爷爷原是大兴煤矿的工人,七年前退休,目前每月退休金1300元左右。2009年7月做了一次胃癌手术,为此借的钱还没还清,家里条件不是很好。

  “我的名字是爷爷给我起的,平时都是叔叔和姑姑管教我,看病的钱大多是借姑姑的。”李梦南眼圈发红:“都怪我,不听他们的话,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对不起。”

  在与记者面对面过程中,李梦南唯一一次主动提问的就是:爷爷现在在不在家?当得知爷爷已经回家了,就是担心他时,眼泪开始在眼窝里打转:“平时有事都会和家里人商量,就这事没和爷爷说,我有自己的想法。”

  从小到大,李梦南跟奶奶最亲,但奶奶只知道他伤人了,还不知道把人捅死了。“不想让奶奶知道这事,她身体不好。”

  而对于自己的父母,李梦南的态度明显不同。“这么多年没见过妈妈,也不想找。她生完我不要我了,也没来看过我,自己现在这样了,没必要见她。”但李梦南跟爸爸关系很好,还曾给爸爸寄过几次钱,也希望爸爸再找个女人成个家。“爸爸明年就出狱了,还没想过他回家看不到我时的情形,到时他能来看我就行了。”

  谈自己:曾经也有梦想

  李梦南1994年5月出生,今年17周岁,读书时成绩不好,初一便辍学在家。“不想上了,感觉没什么意思。”在家呆了一两年后,开始腿疼,但没找出病因。

  2009年到2010年间,李梦南在北京洗浴中心打过两次工,总共不到10个月,“那时感觉到了城里,挣钱了,挺风光的。”但因为腿疼的毛病,就返回了老家,开始了漫长的看病过程。

  当地居委会于2008年给李梦南办了低保,每月有100多元的补贴。

  李梦南知道钱的用处,打工时攒了一些钱,“但看病都花了,现在总共花了四五万吧。”去年一年基本都是在医院里呆着了,这个医院转那个医院,打针、吃药,很辛苦。

  对于自己的病,李梦南认为不是那么糟糕,治好后还能恢复从前的样子,“能回家和家人见面了”,还可以去北京打工挣钱。

  有些内向的李梦南在家养病时,经常去镇里的广场上转转,业余时间还看了很多人际交往方面的书,像《做人的N种技巧》《年轻人如何适应社会》等,对此李梦南说,“想通过看这些书,自己能在社会上发展得好一点”。

  可是3月23日的一时冲动,不但毁了他,还把一个年轻并具有美好前途的医生毁了。

热词:

  • 哈医大
  • 哈医大一院
  • 医生
  • 病人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