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媒体称重庆2200元“天价榨菜”成本仅4元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1日 18: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售卖600克装的“沉香榨菜”,定价超过2000元CFP供图

  加工 天价榨菜加工厂外,大小不一横七竖八的瓦罐在淋雨羊城晚报记者 鲁钇山 摄

  沉潭 涪陵区新村乡群星村,天价榨菜沉潭处,水上的浮标标示着榨菜沉潭的时间羊城晚报记者 鲁钇山 摄

“沉香榨菜”开坛 CFP供图

  7月29日,要价118.8元的“限量版”高价矿泉水惊现杭州;稍早,由蓝带集团从美国进口的橡木桶陈酿啤酒720毫升零售价高达398元;而就在7月初,涪陵榨菜集团生产的600克装“沉香”榨菜要价2200元被曝光……中秋将至,天价月饼会否接踵而至……

  连日来,天价食品再次成为坊间热议的焦点。其中为市民诟病最多者,还是“沉香”榨菜。

  如此“天价榨菜”从何而来?成本究竟几何?如此做法是否有欺诈之嫌?怎样才能杜绝这种“天价”的产生从而维护消费者的权益?……羊城晚报记者深入重庆,辗转多地,对“天价榨菜”发酵地、加工厂、销售处以及涪陵榨菜集团及其相关供应商、菜农和当地有关部门等展开调查和采访。

  “天价榨菜”是何方神圣?羊城晚报记者决定深入榨菜原产地一探究竟。发现天价榨菜的生产地点并非活水流淌的江底,而是一个水波不兴的小水潭。其位置,在涪陵区新村乡群星村。

  乡村水潭泡着榨菜坛

  7月13日,细雨蒙蒙。出涪陵市区沿着陡高陡低的曲折山路行驶两个多小时,记者来到了新村乡群星村。这是群山里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小村落,公路旁的几栋土坯的房屋便是这个村子的标志。但这几栋房子里都没有人,大门紧锁。再往前行,山麓之上有一屋舍,旁边有猪栏鸡舍还有狗看护。幸运得很,家里有人在。

  屋主是记者朋友的朋友,见朋友带人来看水潭不好推托,领着记者一行进了院子。朋友说,这个屋主是他当年一起学车的“大师兄”,名叫周彪,是涪陵榨菜集团老板的本家。在拉了一阵家常之后,“大师兄”告诉了我们这里的“核心机密”那个水潭的位置,就在他所住的这栋房子的后方,“存放沉香榨菜已有多年”。

  屋后,一个水潭被绿树青草环绕,上面漂着4个浮标,写着“2002”、“2003”、“2005”等字样,据说这些就是天价榨菜沉潭的年份。据涪陵榨菜集团此前公开表示,沉香榨菜最早的沉潭时间是2001年,迄今已有10年。

  这么贵重的东西,就放在山麓上的一个水潭里面,不担心别人会偷吗?邻村的老杨不屑地吐了口烟:“家家都有,谁来偷他们的啊?不过是把脱水后的青菜头扔到坛子里,再把坛子扔到水里,有什么好稀奇的!2000多元,那是在卖名字嘛,哪里是在卖榨菜呦!”

  普通工厂造天价榨菜

  涪陵榨菜集团生产此种“天价榨菜”的工厂只有一个,相对于其他年产近万吨榨菜的工厂来说,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厂,它的位置就在从龙潭镇进入新村乡的入口附近。记者随后来到了这家工厂。厂子的门口,种了玉米、辣椒等,杂草丛生。两堆瓦罐放在杂草中,任日晒雨淋,其中最大的有1米多高,小的也有近半米高,总共近300个。虽然在它们的附近各有一个雨棚,但面积太小连瓦罐的五分之一也无法覆盖,还摆放得混乱无序。“这些都是他们用来装榨菜的”,附近居民老杨这样告诉记者。

  涂成灰色的院墙里面,红砖砌成的屋舍俨然。厂子红色大门紧闭,以前可以轻易出入的大门已经挂锁。但厂子里常人来人往,工作仍然忙碌。或许是因为正处舆论漩涡,该厂内的工作人员异常谨慎:“我们这里是不能随便进出的,必须有集团的人陪同才能进来”,有工作人员说,“这里生产的就是榨菜,它卖多少钱我们不知道。”“其实以前进去非常容易,只是最近出了事管得有点严,生产高档榨菜的地方,环境也没好到哪去,跟一般的工厂没啥区别”,附近居民小刘如是说。

  总部专卖店不见有售

  “2200元的榨菜,我们这里没有。那么贵的价格,谁买啊?”重庆江北机场的一家特产店里,工作人员如是告诉记者。在常因价格畸高而为大众诟病的机场里都没有卖,重庆其他地方记者更是难寻“天价榨菜”的踪迹。

  据涪陵榨菜公开资料显示,其2200元高档沉香榨菜的销售地点仅有两个,即重庆市区和涪陵地区。

  涪陵区新世纪商场,是涪陵最高档的两个商场之一。该商场榨菜销售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200元实在是高得离谱,那都是用来送礼的,根本不实用。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卖过,将来也不准备卖。”而在涪陵另一个高档商场,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没有那款榨菜销售。

  记者随即又走访了分布于涪陵街头的多家涪陵榨菜专卖店,但都没有这款榨菜销售。记者随即来到位于体育路的涪陵榨菜集团总部楼下的专卖店,货架上同样没有这款榨菜。“如果你想要的话,我能帮你去厂里拿”,该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什么不摆出来呢?“那么贵……”该店员欲言又止。

  直到记者在重庆百货附近的一个水果摊上买水果的时候,该水果摊摊主梁先生即向记者表示:“我可以帮你到厂里去拿,至少便宜500到600块。我们跟厂里很熟的,你可以先看货然后再给钱……”

  在涪陵街头,这样的涪陵榨菜“义务推销员”人数不少,甚至不少“山城棒棒军”也表示有厂里的关系,可以拿到低价的榨菜,不管哪个品种。

  秘方来源

  “巴国古法” 口说无凭

  在涪陵,榨菜是便宜货,农村里几乎家家都做。但做榨菜的秘方,在这里可是个顶抢手的“宝物”。“不久前曾有一个小榨菜厂,花了几千块钱买了一个‘巴国古法’制造榨菜的秘方,近来越做越大,生意非常红火……”百胜镇的老陈总想弄个“秘方”,可百求不得。

  据了解,涪陵榨菜集团的“天价榨菜”,也与“秘方”有关,但这个“秘方”不是买来的。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枯水期,人们在涪陵区榨菜生产重镇珍溪镇整治长江水道。这次普通的工程有着极不普通的发现漕泥中意外挖到900多坛榨菜。大家打开坛子发现,里面榨菜呈褐黑色,并没有腐烂,味道也不错。据当时在场的人说,香味异常浓郁。后查证该榨菜是“怡亨永公司”1937年生产,在装船外运中被日军所炸,船沉水底而成。有分析认为,榨菜在近60年的发酵反应中,生成了人体所需的十多种微量元素,是榨菜中的极品。

  这个偶然事故所留下的几百坛榨菜沉入水底的“制作”工艺,后被坊间称为制作榨菜的“巴国古法”,并为涪陵榨菜集团所用,最后用于生产“天价榨菜”,于2007年3月上市。当时即有不少媒体对此进行报道。今年6月24日,中信证券分析师黄巍发布的《涪陵榨菜重大事项点评:推高端产品拉升企业形象》中称,涪陵榨菜推出的600克装沉香榨菜,“以2月江风自然脱水,压榨后要用河沙封坛倒置沉入乌江底进行自然酝酿,全程均为手工制造,至少3年才能酿成,极品沉香榨菜则要酿制8年以上方能上市”。

  其后这种说法遭到质疑,中信证券发表声明表示,分析师未进行实地调研。

  成本起底

  榨菜600克 成本仅4元

  如此榨菜,到底成本几何?让我们从原料算起。

  “做榨菜用的普通的青菜头,今年的平均价格是每斤两毛七。”种青菜头多年的龙潭镇居民老张告诉记者。“最多4毛多一点吧,不会超过5毛。”老张的说法得到了众多菜农的认同。也就是说,原料的成本最多是每公斤1元钱,600克青菜头的成本是0.6元。

  涪陵榨菜半成品供应商阿齐告诉记者:“青菜头必须通过两种方式来进行脱水,一种是放在外面通过风来进行脱水,俗称‘风脱水’。另外一种是在地上挖一个池子,然后向里面撒盐,称为‘盐脱水’。那些沉在水底的榨菜,经过的是风脱水,这是一种相对较好的工艺。经过风脱水以及后来的沉潭,青菜头的分量会减轻,减轻的数字大概在40%,也就是说1公斤的榨菜经过这道程序就变成了600克。”以此计算,一包600克的天价榨菜需要青菜头1000克,成本也就是1元钱

  据了解,半成品的榨菜到了这里之后,要经过再脱水、切丝、包装等多道程序,然后便上了市场。“在这一段,榨菜的重量估计会再减轻50%左右。”半成品供应商阿成说。至此,“天价榨菜”的成本升至每包2元,一位半成品供应商告诉记者,加上人工等分摊,每600克沉香榨菜的成本最多为4元。

  营销套路

  官网炒作 点“菜”成“金”

  在涪陵榨菜的官方网站首页,记者在显著位置看到一篇题为“点‘菜’成金”的文章,文章注明引自一家全国性媒体6月20日的报道。文章开篇表示,涪陵将建榨菜博物馆,其后称:“给榨菜建博物馆,听上去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只要了解到下面这些信息,就会认为它非常合理了。据悉,继2007年第一批600克装沉香榨菜以2000元的高价上市之后,今年涪陵又上市了第二批沉香榨菜,且市场售价调至2200元。这种堪称‘黄金榨菜’的极品,正成为涪陵榨菜的名片,并书写了涪陵人点菜成金的传奇。”

  “当年,沉香榨菜惊艳上市时曾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面对来自市场的‘咸菜竟然卖出鲍鱼价’的质疑,乌江涪陵榨菜集团老总周斌全这样回答说:‘我们是将沉香榨菜当成一张文化名片来打造的;同时,我们也要把榨菜打造成高端产品,塑造企业形象。这样看,价格其实就不是问题了。

  “事实证明,价格的确不是问题。限量上市的沉香榨菜不仅受到了消费者的热捧,而且还获得了客户订单。想想看,同样是由植物制造,如果一包香烟经过精细选材、加工和包装可以卖出上百元的价格,成为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享受得起的奢侈品,那么榨菜为什么不能走限量路线从而也成为一种另类奢侈品呢?这样一问,价格或许真的就不是问题了。”

  如此文章放在网站首页,不是宣传,又是什么?何况宣传还不止于此。

  据《重庆晚报》等媒体报道,2007年3月18日晚,乌江涪陵榨菜集团召集全国的数百名一级代理商,启动拍卖会,拍卖“天价榨菜”的经营权。乌江榨菜的代言人、影视明星张铁林也被邀请到现场助阵。据了解,当晚现场气氛非常火爆,经过数轮竞标,“天价榨菜”的全国经销权被重庆一家公司以100.777万元拍得。这家公司的举牌者说,之所以出如此高的价格,是认为该产品市场前景好。“经营权拍卖结束后,消费者随后就可以在全国各个销售点购买到这种榨菜了!”乌江涪陵榨菜集团负责人当时如是介绍。拍卖会后,乌江涪陵榨菜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周斌全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回答中表示:“(沉香榨菜)包装很贵,总的算上来,一盒‘沉香榨菜’的成本会很高,但是利润也很高,不好说得太具体。”……

  据了解,2010年11月23日,“涪陵榨菜”股票上市首日以25.12元开盘,盘中股价最高涨至48元,较发行价最高涨幅达243.10%,随后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

  截至2011年7月14日,盘中股价最低跌至17.42元,较首日最高价跌幅达63.71%。首日追高买入的投资者几乎全线“套牢”,不少35元以上买入的投资者更是亏损严重。7月14日,该股票报收于20.72元,较前略有增长。

  消委回应

  金玉其表 正被调查

  “哪里是在卖榨菜,他们卖的是银子嘛!买的都是房地产公司什么的大老板儿,银做的碗和筷子是拿来送礼的,那榨菜只是由头,听起来好听一些罢了!”一位水果摊主说。

  对于这种做法,重庆市消委会投诉部主任喻军表示,该款榨菜有误导消费者及过度包装的嫌疑。目前,重庆市消委会已责成涪陵区消委会对此进行深入调查。涪陵区消委会有关工作人员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调查正在进一步进行当中。

  7月12日,涪陵区委书记张鸣对此事表示:“认为涪陵的礼品榨菜存在过度包装的问题,我也比较赞成。我还真没有吃过那个菜,也没有翻开那个盒子看一看,好像说里面有一个小银碗,有一对小银筷子。一个产品还是要靠产品本身的竞争力才行,企业应该认真考虑。”涪陵区外宣办主任孙廷娟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涪陵区已将此事责成涪陵区榨菜办进行跟进,目前工作正在进行中。

  处于风口浪尖的涪陵榨菜集团目前对此事有何说法?羊城晚报记者随即来到涪陵集团总部。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事应该找市场部,而市场部又称需要找总经办,总经办则称要找董事会秘书处。最后,董事会秘书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涪陵榨菜集团针对“天价榨菜”事件曾有回应,该回应代表涪陵榨菜的官方态度。

  记者随后找到该份回应,回应称:高端产品沉香榨菜系公司2007年初推出的一款礼品榨菜,该产品推出后一直按照正常程序生产和销售,此后公司没有对该产品进行任何宣传。目前公司礼品榨菜有近20个品种,销售价格从几十元到两千多元不等,所有的礼品榨菜主要在涪陵地区和重庆市区销售,没有全国推广。

  “沉香榨菜自2007年推出至今,该产品正常销售,对公司的业绩影响甚小。”

  引起这场风暴的中信证券分析师黄巍,此前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承认,沉香榨菜只是个“噱头”。

  法律看法

  卖榨菜还是卖筷子?

  “天价榨菜”是否有欺诈之嫌?记者就此采访了众多法学专家、学者、律师等。不少学者都认为“天价榨菜”具有欺骗性,违背诚实信用的原则,应该改正。

  “他们到底是卖榨菜还是卖筷子啊?”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程信和对此表示:“他们在产品的外面说是卖榨菜,宣传的也是榨菜,可里面的主要东西却不是榨菜,而是银制的碗筷,这种做法是有欺骗性的,会诱导顾客发生误解。”“根据《广告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包装上的标识和里面的产品必须一致,这是最基本的商业准则。”

  程信和表示:“在买卖双方中,买方是弱者,卖方是强者,是专家。卖家有必要把自己所卖的东西在包装上清楚地告诉买家,从而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这一点‘天价榨菜’没有做到,从这个角度,说‘天价榨菜’有欺诈性质也是可以的。包装盒里摆着不一样的东西,其整体价格超过核心产品的价格很多,这是不合适的。他们改正的方法有两种,要么就在盒子上写明卖的是银制的碗筷搭配榨菜,要么就只卖榨菜把银制的碗筷拿出去,两者只能选其一。”

  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富杰对此表示:“本来在市场上交易,买卖双方之间的行为应该由市场来调节,只要你情我愿就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所卖的商品与包装上的标识差距过大,那就确有欺诈的嫌疑了。毕竟这种做法是会引起误解的,从而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

责任编辑:冯晔

热词:

  • 天价月饼
  • 涪陵榨菜
  • 秘方
  • 跌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