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焦点访谈 >

[焦点访谈]阻击镉污染(20120207)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7日 20: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8b26a61ffef4757bca3d9249130f94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2月07日  19:38

  重播:

    CCTV-1

    2月08日  06:10

     

    CCTV-新闻

    2月08日  01:45

     

    CCTV-新闻

    2月08日  05:30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焦点访谈):1月1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龙江河被发现遭受严重镉污染,这对沿江居民和下游广西柳州市370万人的饮水安全构成威胁。一场在龙江河上进行的镉污染阻击战就此展开。那么,这次镉污染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它又留给我们怎样的教训和启示呢?

  镉浓度最高峰值一度超标80倍

  2012年1月15日,广西龙江拉浪水库库区渔业养殖出现死鱼现象,在勘察死鱼原因的过程中,河池市环保局对水体进行了一次常规检测,竟然意外地发现水库库区镉浓度最高峰值一度超标80倍,也正是这一发现,使一场严重的镉污染事故的“盖子”得以在第一时间被揭开。

  随着对涉及重金属生产企业的逐一排查,有两家企业先后进入了执法人员的视线,而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在企业排水沟渠或附近都检测到镉浓度严重超标。

  如果说第一家涉嫌镉污染的企业仅仅是一家地下黑作坊的话,那么第二家企业就具有了相当的规模,它的废渣堆积场据估算有十万吨左右含有镉的废渣。这些废渣外面虽然有围墙,但它底下没有做防渗处理。由于广西当地有地下溶洞和地下河相连,并且地下溶洞非常复杂,洞中套洞,专家说:“下雨(水)往哪里去,就这个堆场下面还连着漏斗,要漏到地下水去。”最终造成了泄露事故。

  发生在河池的镉污染,如果不立即堵截,将直接威胁到下游沿岸居民的生活以及广西最大的工业城市柳州的生活用水。1月18号凌晨,河池将镉污染情况紧急通报给下游的柳州市。柳州立即组织力量赶往上游两市的交界点进行监测,并且在当晚的柳州新闻中向公众公布了情况。

  柳州市环保局长甘景林说:“两个小时监控一次,就发现这个断面超过国家轻微超标,我们要求龙江段这50公里沿线的老百姓,暂时不要饮用龙江河的水。”  

    河池市市长何辛幸也告诉记者,他们把三岔和洛东电站的库容也腾空了一些,“来容纳后面的(污染)水团,为了尽量减缓它向下游,减缓向下游的速度,推迟这个时间。”

  虽然争取到一些时间,可是随后的测算结果却令人担忧,镉污染物总量达到20吨,被污染河水镉超标80多倍,如何在短短的百公里龙江河段尽可能消除污染,减少对下游的威胁,成为人们关切的课题。

  科学消除污染 保障用水安全

  龙江镉污染治理,借鉴了自来水厂净化水工艺,就是在龙江五条大坝出水口处投放絮凝剂,使水中游离的镉离子经过化学反应变成絮状物,沉淀到河底,从而达到消除水体中镉污染的目的。1月20日,河池在龙江受污染河段的5条大坝上开始投放絮凝剂。此后,国家环保部调集的国内江河污染治理专家赶赴柳州,确保以科学的手段消除污染、保障沿岸居民用水安全。广西自治区政府统一指挥河池、柳州两地的治污行动。

  为了确保柳州的饮用水安全,1月19日,柳州最大的柳西水厂紧急联系供应商,采购净水物资。随后,国家住建部也派出城市水处理方面的专家赶到柳州。

  住建部水处理专家张金松告诉记者:“进厂的水,它的镉在0.002毫克/升到0.003毫克/升,国家规定标准是0.005毫克/升,就是完全符合国家的标准。我们设置了一共是五道防线,来保证城市供水的安全,其实目前只是启用了这两道防线,那么就已经保证了这个镉的浓度(进厂时),由0.002毫克升到0.003毫克升,这样已经做到(出厂时)仪器无法检出。”

  1月24日,被污染河水的峰团到达柳州境内的糯米滩水电站,这也是柳州上游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在这里,指挥部设计了更稳妥、更精确的治理方法,以确保河水水体内镉污染浓度不超过柳州柳西水厂的处理能力。

  相关人员介绍,在糯米滩电站主要通过化学降解和稀释手段降低镉污染浓度,以达到国家标准。从1月20日龙江河段各投放点紧急投放药剂,到2月4日柳州糯米滩电站暂时停止投药,一场长达半个月的镉污染攻坚战终于告一段落。而在这期间,很多人也在不断地反思,为什么这样一场严重的镉污染事件会突如其来,类似事件是否还会发生呢?

  “绝对不能再让这种事情重演。”

  面对污染企业,河池市环保局副局长黄河告诉记者,“这是一家国有股份制企业。这样一个企业应该是在我们日常的监管工作当中的。”但他也承认,面对这样一家国有股份企业,“力量也不够”。

  河池市是有色金属之乡,每年的有色金属产业会向地方政府贡献12.6%的GDP,可是粗放型的生产经营,不仅浪费了大量资源,也破坏了环境。一家已经加工很长时间的地下黑窝点,一家已经长期存在的国有控股企业,从这两家涉嫌污染的企业身上,我们看到了多年来企业无视法律,环保历史欠账沉重的事实。

  采访中,河池市市长何辛幸告诉记者:“我们一定痛下决心,必须要改,改变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式,下最大的努力,转变产业结构。绝对不能再让这种事情重演。”

  目前,龙江河镉污染阻击战已经告一段落。河水镉浓度峰值的逐步降低,证明清除这次镉污染的措施是科学有效的。今后,根据实际情况的发展,专家们还将对污染处置后的长期影响进行跟踪。这场严重污染事件,看似突如其来,但隐患却早露端倪。为了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有关部门对违规企业实施有力、有效的监管,已不仅仅是一份职责,更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