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负债13亿胡福林“出逃”归来 员工称其是个好人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1日 16: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得知胡福林返回温州后,很多工人回厂探听消息。

  胡福林回来了!

  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在传播了N天之后终于成真———10月10日,信泰集团总裁胡福林重新回到温州。“是的,他在温州。”10日下午4时许,温州瓯海高新区党委副书记鲁汝庆向羊城晚报记者证实了这个答案。

  而这一刻,胡福林回到了他的厂区里。天阴沉沉的,如丝般的小雨,让一切显得更压抑。

  员工评价

  “我们不恨他,他是个好人”

  收到“风声”后,不少信泰集团员工也赶回了厂区,李俊兵(音)就是其一。“我来看看老板是不是真回来了。”他的表情如此恳切,让人难以想象这个曾经在30多个眼镜厂打过工的工人,最后还是选择“原地等待胡福林”。

  一个月前,“胡福林”这个名字还让人觉得陌生。直到9月下旬,“温州最大的眼镜企业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负债20亿出逃”这条铺天盖地的新闻震惊了人们。“眼镜大王”胡福林并不是温州第一个落跑的老板,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9月22日那天,我们还在正常上班,一点迹象都没有。”李俊兵记得很清楚,“可是23日回到厂里,经理就说‘暂时不用上班了’。”那天上午,本来还想着要赶工的李俊兵跟小组里的工人一起开了个会,“十个人里八个都抹眼泪了。”

  在李俊兵眼里,胡福林一直是个好老板。“他是个好人,他对我们的管理非常人性化。”这句话,在与记者聊天的一个小时内,李俊兵重复了十多次。“这里的篮球场可好了,老板花了16万元建的,2个;这里的饭堂也特别好,每个月有生活补助150元,饭菜可口,外面的小店都没我们饭堂做得好吃,老板也常常在这里吃饭;我们这里还有网吧,有宾馆,过生日都有礼物,每年加一次工资。”李俊兵十分不舍:“你看那辆大巴,去年买的,是我们的员工车。我们今年上半年才去杭州玩了3天,不要钱。”

  虽然老板“逃跑”了,李俊兵还是天天回信泰,“我每天6点多就醒了,8点准时来这里看看,就跟上班一样。”在这里工作了四五年,李俊兵常常看到很多老前辈也在门口徘徊,“我们这里老员工居多,还有干了17年的老师傅呢。”

  李俊兵不是唯一一个说“老板好”的员工。恋恋不舍地出现在厂房门口的,还有塑胶部的小唐,特意开了摩托车过来,只为探探消息。“我不恨我们老板,他不是坏人,他只是没钱了而已。”她说,“我们每个人都怀念他。即便现在不上班了,同事之间还会电话问问:老板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在信泰关门之后,1700多名员工即时“下岗”。“很多人已经回老家了,也有人找了新工作,但都不太满意。”李俊兵来自四川,却拒绝离开:“这里什么都好,我愿意为老板免费工作一个月,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留在这里等他。”

  突然出走 “他还在建厂,他还有订单”

  与门外恋恋不舍的员工相比,紧紧关闭的铁闸门似乎没了生气。大门由保安把守着,只有信泰的高层可以出入。正是在这里,记者见到了该公司执行总裁胡明芬。

  两鬓略有白发,留着平头的胡明芬眼中似乎有些疲倦,他对胡福林是否已经回来、信泰的现状三缄其口,连声道:“不说了,不说了。”对于胡福林的“逃跑”,他再清楚不过———9月20日,胡福林从异地打电话给公司,要求财务给员工发8月份的工资,并告诉相关人员称自己不会再回温州。21日早上,胡福林突然给胡明芬打来电话,解释了自己外逃的原因,表示由于投资规模过大、面太广,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

  当胡明芬马上向开发区管委会汇报时,胡福林已经成功“逃跑”到了美国。

  “这个厂是总部,我们搬过来才两年。”站在门口的李俊兵指着另一边崭新的厂房说:“这边还在扩展中,厂房建好了,生产线还没铺好,没投产。”他手一转,指着大门左边一大块已经长满杂草的空地说:“老板计划在这里盖一栋18层的房子,现在还没动工。”据进去过的员工透露,目前厂房里满满的都是货,什么都没动过,也没有传说中的“法院封条”。

  “其实,我们的眼镜是盈利的,就以我所在的金属一部为例,我们手上还有30万(副)的订单。”李俊兵透露,“我们一个月的产能也就5-6万(副)左右,加班加点也就8万(副),这个订单至少要忙到明年。”

  今年6月刚刚给员工每人涨了200元的工资,信泰的关门让所有的员工都不解。更不解的是中层员工小朱,作为主管级别的人员,她还参与了信泰的内部集资,“这相当于公司给中高层员工的福利,月息1.5分,比存银行好多了。”小朱5月份凑足了3万元交给公司,“8月还派过一次息呢。”

  在信泰资金链紧张的时刻,来自员工的集资似乎比银行和民间贷款“更靠谱”。

  信泰之“死” 借钱做买卖,终成大麻烦

  胡福林的“逃跑”,与资金链的断裂有直接关系。

  早在今年上半年,胡福林的困窘便悄悄出现———4月初,温州第一波“逃跑老板”出现,一个月里出现了三家企业老板因资金链断裂而跑路,也正是这时候,信泰公司财务明显出现紧张,胡福林四处筹钱,除借来两三分利息以上不等的民间资金外,5月份又向内部员工筹集了部分资金。

  有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正是银行追贷期,银行在此扮演了“不甚光彩”的角色:“当时,银行让他先借钱还了这一期的贷款,过几天再发放新的贷款。”于是,胡福林不得不转向民间高利贷,可银行并不守信,钱还回去后就再也贷不出来了。

  鲁汝庆透露,信泰“死”于一笔1400万元的到期银行贷款,在银行和高利贷的双重还款压力下,资金链出现了断裂。“在高速路上,一辆车开到100码,要他马上刹车到20码,不翻车才怪。”鲁汝庆说,如果没有银根放松和紧缩的反复无常,信泰这次不会出现问题,而温州人的个性是有10元就会充分利用10元,所以这次温州的困境会更加严峻。

  “银行收得太紧了,即使他(胡福林)已经按时还款。”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分析指出:“他是眼镜大王,可是,他的‘战线’已经拉开了,没有银行的贷款,他还能怎样?!”

  周德文口中的“战线”,便是胡福林展开的太阳能光伏产业。据官方资料,信泰集团成立于1933年,是温州眼镜业的龙头企业,去年产值达2.7亿元,员工3000多人。但是几年前,信泰在银行信贷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为转型升级而投资太阳能光伏产业,同时还经营房地产。

  “起初,信泰在太阳能投资上获得了成功,有了利润。当时银行及民间资金滚滚而来。胡福林一时被眼前的大好形势冲昏了头脑,便放开手脚向银行及民间资金借贷,在温州市瓯海区、平阳县和浙江金华地区等处相继建立3个分公司。”有熟悉信泰的内部人士透露,也就是这么一条长长的战线,最终成了大麻烦。

  4如何善后 欠债13亿,重组成定局

  坊间传闻,胡福林欠债20亿元,其中民间高利贷12亿、银行贷款8亿;也有传言称胡福林为自保与妻子“假离婚”,先分走了近9亿元,此后信泰宣告破产。

  胡福林出走后,信泰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资产清算,结果显示,信泰总负债约13亿元,其中高利贷有三四亿,供应商约6000万元,剩下的八九个亿就是银行贷款,而员工内部集资只有200多万元。“ 如果胡福林没有回来,公司只会是被法院破产清算一种结局。”

  在确认回国之前,胡福林曾提出2个要求———保证他的人身安全、确保企业走出困境。

  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对外表示,政府一直在做工作,动员胡福林尽早回来,政府依法保护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政府将积极帮助有市场有前景而一时陷入困境企业,通过多种方式走出困境。

  “工人9月份的工资全都发放完毕了,涉及资金约900多万元。”鲁汝庆向记者证实。李俊兵、小唐等员工也表示,虽然是9月23日开始停止工作,但已经拿到了9月完整的工资,“是现金”。

  于是,10日下午14时40分许,胡福林经上海飞回温州。然而,信泰已经逃不过重组的命运。

  据悉,在温州政府和眼镜业商会协调下,多家眼镜企业准备联合并购重组信泰集团。“信泰本身的资质、基础还是很不错的,重组后完全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周德文认为,从目前看,重组方式主要有两种:保留实业部分,债权债务暂时剥离,让其继续正常经营,用赚来的利润慢慢还债;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债转股重组信泰的房地产、光伏产业。

责任编辑:南淄博

热词:

  • 公司
  • 负债13亿
  • 老总
  • “出逃”
  • 归来
  • 员工
  • 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