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玉树重建进入收官关键期 应做好“加减法”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04: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阅读提示

  前不久,网上流出青海玉树90%的灾民仍住帐篷的传言,虽最终被证明不实,但再次引发了各界对玉树重建的关注。

  在高海拔、高寒地区施工,如何又快又好地完成重建任务,满足灾区群众的生活需求,并在规划建设中兼顾传统文化保护和未来的发展需求?对所有参与重建的企业来说,这都是一道必答题。玉树重建进入最后一年,最迫在眉睫的是:10月30日之前,所有城镇居民住宅项目都要交工。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等援建单位在这些挑战面前,有着自己的“加减法”。

  在玉树重建的收官之际,网上却流出玉树90%的灾民仍住帐篷的传言。整个玉树重建预留的工期是3年,这个传言不禁让人捏了把汗:今冬之前,究竟能不能让玉树百姓住进新房?

  没留意过玉树地理环境的人多半会觉得,3年时间不算短。实际上,玉树4000多米海拔带来的不利影响,不仅是高原缺氧导致的人工降效,每年的黄金施工期也只有6个月左右。

  赶工期,无疑是玉树重建中不得不做的选择。进入关键的最后一年,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等援建单位都是倒排工期,保证工程进度。最有标志性意义的一个时间节点是:今年10月30日之前,所有城镇居民住宅项目都要交工。记者从中建方面了解到,他们可以赶上这个目标进度。

  之所以有担心进度的传言,一是因为“先农牧民住房、后城镇居民住房”的建设步骤,二是玉树州城镇房屋土地权属关系比较复杂,以致结古镇的建设进度相对慢一些。一旦居民意愿普遍锁定,赶进度其实不是最需要担心的问题。

  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在普遍赶工程进度的情况下,如何保证建设质量不出现瑕疵。由于援建资金主要来自中央财政,成本控制成为另一个不好把握的因素,既不能因为企业节省成本的内在冲动降低建设标准,又要保证援建资金发挥最大效应。

  中建八局董事长黄克斯说:“要以最低的成本,保证最好的质量。”可是,这话说来容易做来难。

  技术上做加法,居住需求上不做减法

  直接参与玉树灾后重建的企业,主要是中建等4家央企以及北京、辽宁两地颇有实力的企业,建筑质量理论上应该有保障。

  这种施工难度,被乐观地形容为“大炮打蚊子”。不过,玉树重建的难度,主要不在技术层面,而在管理层面。

  有些困难是可以预计的。比如,玉树是全省唯一大电网未能覆盖的地区,援建单位需自备柴油发电机保障施工。玉树建筑材料奇缺,除了砂石料及砖以外,其他的最近都要从800多公里外的西宁运来……

  由于玉树援建实行的是一套新模式,即中央财政下拨大部分资金,地方政府管理使用,援建单位负责项目实施。因此,这些可预见的困难一般会在规划中作为成本核算因素考虑进来。

  真正考验企业管理水平和社会责任感的,是面对一些无法提前估量的溢价因素和事先难预计的困难时,做何种取舍。

  据了解,玉树重建普遍使用的是二四墙,而中建考虑到高寒地区保暖的需要,自加成本用了更厚的三七墙。中建八局二公司负责建设的折龙达社区,有50多户城镇居民住房原本被规划到一个低于路面5—10米的洼地,既不利于出行,也有安全隐患。中建自加成本先打下最高达3层的框架结构,把住房抬高到路面以上。最为偏远的安冲乡布让村援建点,盖房之前要先修路进去,也是中建主动承担下来。

  中建玉树灾后重建前线指挥长卢克强表示,中建的玉树重建项目不追求无节制地降低成本,首先要保证建筑质量并考虑居民生活基本需求。

  那么,这些额外增加的成本要从哪里找回来呢?中建各个援建环节的基本经验是,先寻求更好的技术解决方案,然后是优化管理。

  “一吨水泥从西宁运进来,成本要增加一倍,再送到农牧区的援建点,还得再加一倍。”中建八局山东建泽混凝土公司玉树搅拌站经理孟云飞说,这些都是无法压缩的成本。他们只能想办法调整混凝土的配比,公司的实验员先后做了700多次实验,最终找到了既能降低水泥用量、又符合当地建设环境需求的配方。

  技术的合理使用,有时既能节省成本,又有利于抢工期。中建八局青岛公司在安冲乡农牧民住房的建设中,采用比较新的技术——型钢支撑体系,可以省去一些工序,人工成本也节约一半左右。

  其实,玉树援建项目质量控制的核心,并不是使用最先进的技术,而在于面向业主使用更合理的技术。技术方案越合理,越有可能达到双赢的效果。

  菜单式设计,住户自行选择户型

  在玉树援建和在其他地方盖房子,有非常大的不同:玉树援建是交钥匙工程,没有开发商,建设方直接面对需求各不相同的单个业主。每家每户从一开始就介入,而不是等房子建好了再挑选。

  这意味着,工地直接变成了矛盾集中点,前一阶段的征地拆迁矛盾可能会转移过来,而住户各式各样的个性化需求,同样会直接影响援建进程。

  “2010年刚开始援建的时候最难。”中建玉树灾后重建前线指挥部总经济师朱巧林说,一方面是援建方不熟悉情况,另一方面是一些政策补偿、资金补偿没有及时到位。

  玉树县安冲乡寄宿制小学是整个玉树灾后重建中最早启用的学校。交工之后,校长尕玛成林先做了一个“不信任实验”,把学校所有的下水管道堵住几天,看看房子漏不漏水。实验结果令他非常满意,他从此非常乐意为中建和周边居民调停矛盾。

  农牧区居住点的重建,回旋余地大一些,顶多是原本定下的一个集中居住点,最后应居民要求拆分成5个点来建。结古镇的情况就复杂得多,这里地域狭小,寸土寸金,而且土地权属关系复杂,基本需要原址重建。

  尤其是涉及需要公摊面积的公共道路等小市政建设,纠纷最多。对此,中建安装公司的员工深有体会,他们在路边竖一根电线杆,可能都会招致一片反对。最终,他们把路灯和电线杆合二为一,直接把路灯装在电线杆上,既满足了公共照明需求,又尊重了群众意愿。

  最复杂的难题,还是住房样式的设计众口难调。通行的做法是,提供5套户型供居民选择。一开始中建也是如此,上千名工人都准备甩开膀子干了,没想到二公司负责的折龙达社区有不少居民不满意这种方案,前前后后有200多户居民跑到建委会,要求按自己的意思修改建筑设计图。

  “大部分改动,基本是房间大小的调整,对设计成本的影响不算大。”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研究院玉树项目总建筑师朱权秀说,但这一改意味着没有标准化设计,加大了施工难度,也大大增加了管理难度。

  出于尊重民意等诸多考虑,中建最终同意把居民个性化需求纳入设计方案,推出了菜单式设计,由住户自己先出草图,设计人员再转换成规范的设计图,每改一次按一个手印。整个社区200多住户,出了600多套图纸,有的人最多改了五六次。

  不仅如此,考虑到玉树未来成为旅游城市的功能需求,中建把这一片建设成了具有康巴民族风情的“石头城”,兼顾了传统文化保护和未来的发展需求,居民将来往上加盖房子或横向发展,都预留有空间。

  乍一看,菜单式设计无异于自找麻烦,可它却减少了后期建设中的矛盾对施工进程的影响,反而加快了整体进度,等于节约了成本。

  试装牛粪锅炉,既环保又增加公共福利

  整个玉树灾后重建,除了工期、质量和成本,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那就是环保。

  玉树地处三江源头,也在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境内,是生态环境最脆弱、最原始的地区。

  这里很高的生态敏感性和很低的环境容量,使得援建单位在环保方面难有积极作为,最多是尽量减少人为活动对环境的破坏。比如说处理好建筑垃圾,尤其是在农牧区。或是挑选居住点时,避开生态比较脆弱的地带。

  难能可贵的是,中建在其中一个援建项目上采取的技术改进,不仅能增加当地居民的公共福利,符合居民的生活习惯,将来还有可能比援建带来更大范围的辐射效应。

  中建八局副总工程师王桂玲介绍说,在设计康巴艺术中心采暖系统时,有人提出把牛粪作为主要燃料来设计一个集中供热的解决方案。他们随后找到清华大学等合作方,对锅炉进行改造,并对牛粪进行压缩处理,设计出一套符合要求的牛粪锅炉,试装在青少年活动中心。

  参与该项目的清华大学建筑环境与设备研究所副所长杨旭东博士告诉记者,据他们测算,只要在玉树回收牦牛粪的5%左右,就基本能满足当地的供热需求。而且,他们还设计出不同功率的锅炉,既可以满足城镇集中供热的需求,也可以在小型的居住点使用,甚至可以作为单个家庭的供热源。这项技术有望为尚未实现集中供暖的广大农牧区提供一个普遍解决方案。

  中建玉树灾后重建前线指挥部党委副书记王晓波透露,中建正准备在玉树合作投资建一个牛粪加工厂,为当地居民使用这种锅炉提供便利。

热词:

  • 加减法
  • 重建项目
  • 石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