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中国好人】张轶超的十年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9日 05: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综合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35df1bfd9304b3cba3b3c95bdfa18b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综合消息:“你会去考证吗?你对自己未来有规划吗?”、“想去老师的公司参观,和老师成为朋友”、“希望能有实习的机会,能更好地面对社会”......昨天下午,上海杨浦区社区活动中心的某间教室里,不时传出孩子们的笑声,几十个孩子正与几位志愿者热烈交流。这些孩子思维敏捷、活泼自信,他们来自不同的家乡,却有着共同的“家”上海久牵志愿者服务社。

  在繁华都市的角落里,生活着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父母来自异乡农村,和城市孩子相比,他们少了玩耍的时间,放学后还要做饭、洗衣,心中却充满对知识和未来的渴望。“外来工子女”这个称谓,或中性或带有些许歧视的意味,但对于张轶超来说,这都只是外界打在他们身上的烙印,为了能让这部分孩子心灵得到健康的成长,他已付出了十年的时间。

  张轶超,曾是复旦哲学系一名普通学生,因为一次校园报纸的采访,他遇到了一群农民工子弟,从此他的生活中再也无法抹去那群孩子的身影,并自发组建了一支志愿者队伍给孩子们进行课外辅导。十年前的他或许未曾想到,这将会成为他未来的职业,甚至成为了他决定为之努力终生的事业。

  十多年前的杨浦区江湾镇,还曾是一片荒芜。经过一番努力,张轶超和几位同学最终找出了这些隐蔽在破败房屋里的外来工子女们的“课堂”。“昏暗的教室,用黑漆刷成的黑板,破烂的课桌椅,甚至粉笔只有半截。”当时的场景激起了张轶超的一腔热血,他被打动了。回到学校后,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组建一支支教队义务帮助这些孩子们。于是,“久牵”应运而生。渐渐地,这支队伍走上了正轨,得到了复旦学子们的大力支持。

  2006年,对于“久牵”来说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一位来自美国的志愿者凭着特长,会同上海根与芽青少年活动中心成立了一支合唱队,活动地点设在上海逸仙路一排沿街房内,每周有那么几天,在这条路上都可以听到欢快的钢琴声和孩子们清亮的歌声。同年5月19日,在中福会少年宫,合唱队演唱了三首歌:《童年》、《让世界充满爱》和《拯救世界》,歌声感动了在座的200多位观众,并且获得了10万元的善款。这支合唱队受到了学生及家长的欢迎,它有个好听又形象的名字“放牛班的孩子”。

  对于一个民间教育机构而言,十年的时间并不算短,而对于一个致力于农民工子女课外教育的民间慈善机构而言,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在这十年间,“久牵”经历了志愿者人数达到百人的“辉煌时刻”,也面临过资助人撤资,场地没了,志愿者相继退出的“困境”。创办人张轶超也从一个满腔热情的理想主义者,渐渐过渡为一个慈善教育机构的管理者。用他的话说,就是开始只是“触发了心中的爱心,而做着做着就决定将它化成一项终生的事业”。

  现在,张轶超的另一个身份是浦东某民办贵族学校的文化课教师,每周给高中部的孩子们上六节历史、哲学方面的课程。学校位于浦东的国际社区,是教学楼宽敞又明亮,学校的门口停满了高档品牌私家车,周围分布着的价值千万以上的豪宅。对于这里孩子而言,进入海外名校并非遥不可及的事。一面是“贵族子弟”,一面是“外来工子女”,这两者间的落差让张轶超深有感慨。“家境好的孩子会很自信,但穷孩子就会很自卑,久牵通过让他们自选喜欢的课程,多举办音乐会、运动会和联谊会等活动,逐步提升他们的自信,慢慢地这种差距就会越来越小”张轶超认为,教育的本质是让学生找到真正的自我,学会对自己忠诚。

  按上海市的规定,外来工子女不能进入本市高就读,只能读中专。随着孩子们年龄的增大,渐渐地开始面临选择专业和就业的困惑。于是,去年12月份,张轶超和他的同事们又萌生了新的想法,大胆地在“久牵”原本的教育模式里引入了“导师”项目,“导师”则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与以往不同,这些志愿者多已在公司或行业内身居高位,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

  “和大学里的导师不同,他们主要是为孩子们在求学、就业时解惑,在人生发展上给予指导”张轶超说。

  “老张说要去崇明,虽然风景很美,但我不知道那里烧烤到底怎么样啊!”在26日下午的动现场,一个学生在小组讨论时脱口而出,而旁边另一个来自安徽的男孩子调皮地对记者炸了眨眼,神秘兮兮地告诉记者,在今日的“久牵”,多数孩子会直接称呼张轶超为“老张”,或者“张CC”(名字的日语发音),如果你称他为张老师,那说明关系还“不够熟”。

  “希望在将来,久牵能发展成为外来工子女的课外活动中心,但这和少年宫又是不同的,久牵培养的是孩子们审视自我及看待世界的思维方式”已过而立之年的张轶超至今还是单身,他没有外人看来非常体面的工作,每次都让父母很难开口对外介绍,但他不认为这是对个人生活的一种放弃,“如果你可以选择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时,但你选择了另一件事情,这才算是放弃”。

  如今的“老张”总是习惯穿着一袭黑色长衫,社会让他褪去了原先的冲动和青涩,但他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仍走在实现理想的道路上。

(编者注:本文原载于东方网,时间为2012年2月27日,转载仅为提供资料。)

热词:

  • 张轶超
  • 志愿者
  • 久牵
  • 孩子
  • 理想
  • 中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