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在岗位上:鹦哥岭有群大学生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4日 08: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d2a1808583a4b2e97d8419df1774341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在海南省的中南部山区,有一个叫鹦哥岭的地方,这里保存着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连片原始热带雨林。从2007年开始,来自祖国各地的20多名大学生陆续来到鹦哥岭,远离亲人,远离繁华,不畏艰苦和困难,保护生态,展开科研,帮助当地原住民致富,把青春挥洒在了这片珍贵的原始热带雨林中。本台走基层记者最近走进鹦哥岭,认识了这群可爱的年轻人。

  这是红外线照相机拍下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海南山鹧鸪的视频:

  这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水鹿;

  罕见的彩蝠;

  国家二级保护鸟类白鹇。

  本台记者 毛鑫:我手里拿的就是大学生们最近在鹦哥岭自然保护区里发现的一种小型捕食性昆虫,这种昆虫在海南还是第一次发现。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合升:带我的那个采集网捕虫网,然后我就在那个草丛,在那个灌木丛啊,草丛扫网,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凹颊猎蝽。

  王合升告诉我们,所谓凹颊猎蝽,其实跟我们熟悉的臭虫是同一类,目前国内已经发现过三种,但这次他在海南发现的可能跟那三种都不一样。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合升:接下来我要(把它)拿到试验室,在体视显微镜下面去描述它的一些形态特征,然后对照检测表,看看它是不是新种或者新记录的。

  尽管还没有确切的结论,但这样的发现已经足够让王合升感到兴奋。生于1979年的他,家在山东,在云南上大学,专业是研究昆虫。在海南中南部这个我国最大的连片原始热带雨林——鹦哥岭,王合升仿佛发现了宝库。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合升:我觉得能揭示雨林的一些现象啊,发现一些新事物啊,我觉得这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

  一说到昆虫,王合升的眼睛里就闪现出热切的光芒。自从2007年来到鹦哥岭,王合升不但找到心头所好,还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同事。来自湖南的大学生廖常乐就是其中之一,最近这两年,他的大部分心思,都花在了研究鹦哥岭独有的绿色树蛙上面,为掌握这种树蛙的分布与繁殖状况,他和同事最长一次在山上守了五天五夜。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廖常乐:每天晚上都是下雨,基本上就是睡在水里面,晚上有时候也会被冻醒。

  而1983年出生的廖高峰,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看鸟,虽然学的是会计专业,干的是社区工作,但廖高峰现在算得上是鹦哥岭保护区的观鸟第一高手。2010年11月,他在鹦哥岭拍到了已经有近30年没在海南野外发现过的、国家二级保护鸟类绯胸鹦鹉。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廖高峰:我最想看到的是那个紫林鸽,但是目前三年来我一直都没有见着过,但是我听同事说有人在这边见到过。

  廖高峰说,他来这里三年了,连鹦哥岭的十分之一都没走完。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的面积有500多平方公里,有将近半个香港那么大。2006年底,保护区设立,20多名大学生陆续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到这里,有做科研的,有做社区工作的,有帮助周边村民致富的。保护区各项工作的推动,靠的就是这群现在平均年龄在32岁的年轻人。五年多来,鹦哥岭的动植物资源记录不断被刷新,植物增加了近一百种,达到2209种;脊椎动物增加了50种,达到481种,其中国家I级保护动物新增1种,II级保护动物新增21种。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刘磊:他们对动植物的热爱比如说鸟类、蛇类大家是狂热的,他们晚上去拍鱼,晚上去找蛇,去拍蝴蝶,他们狂热的状态,所以他们在这里工作得很高兴。他们不想钱是怎样的,他们会想保护下来这个东西价值会很高。

  因为人手并不宽裕,保护区管理站的每位工作人员几乎都要参与巡山,检查捕兽夹、劝阻盗伐林木。记者在跟随王合升巡山时,一路上过河爬山,风景很美,我们的镜头也屡屡捕捉到山林中一些奇形怪状的小家伙。不过,王合升告诉我们,其实巡山路有时候也很危险。

  海南鹦哥岭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合升:深山里面更潮湿,很多地方都是悬崖峭壁,沿着那个动物走的路通过才行。走到半山腰上,蚂蟥特别多,我们当时在高峰岭上做了一个调查,当时每条脚上腿上爬20多条蚂蟥。

  有一次,在海拔1812米的鹦哥岭主峰上调查时,脚下几乎没有路,又起了大雾,王合升差点回不来。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合升:面前当时是大雾,看不太清,不辨方向,然后凭着直觉,抓住那个树干一步一步往下挪,如果掉到沟里去,我有可能不能站在这里跟你们说话了。

  住的是帐篷,吃的是压缩干粮,喝的是溪水,还要跟蚊虫和毒蛇打交道。现在,保护区上山巡护的保障已经强多了,相机、GPS等专用装备已经配齐,也新建了多个护林分站、护林点。不仅如此,采访中我们发现,管理站还建成了完整的鹦哥岭动植物档案库,实现了保护区各种资源的动态监测管理,而来自河南的王伟峰,就是勇挑这个重担的人。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伟峰:原来我们保护区刚成立的时候,领导就拿了一张图纸,一张1比5万(比例尺)的图纸,还是四张小图拼起来的,整个保护区就那一张图纸资料,干什么工作你都没法开展,我们的保护区(边界)在哪里都不知道,

  鹦哥岭山高林密、人烟稀少、交通闭塞,几乎与世隔绝,关于它的资料也是少之又少。五年前,王伟峰才24岁,刚出大学校门,他和同事们带着护林员,肩扛、手抬,搬着界碑、标桩,翻山越岭为保护区划界。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伟峰:2008年那时候,整个保护区要开始埋桩,村民就觉得你这桩埋在这里,我在你保护区里面(种的)橡胶我就不能再割胶了,所以他们就不理解,就全村的人上山堵着我们。

  保护区周边,涉及到103个自然村,之前很多村民都在山上砍树开荒,种植了经济作物橡胶林。一辈子靠山吃山,现在保护区设立,是不是就不能再上山割胶了呢?村民们生怕出现这种情况。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伟峰:(后来)我们跟周边村民签集体土地协议,每个村每个村下去喝酒跟他们签,签完了之后现在那些村民都很理解,我们只是管理这片土地,不给你去砍树,但是你还可以经营你的作物,现在他们理解了,桩我们都埋进去。

  用了两年多时间,王伟峰和同事们收集整理了包括鹦哥岭地形、村庄、动植物种类,以及科研成果等在内的资料,建起一个先进的数字化信息管理平台。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 王伟峰:(鹦哥岭)到底有多少资源,哪里是天然林,哪里是次生林,哪里是原始林,还有哪里有橡胶,(村民)他的橡胶林年龄有多大,现在都非常清楚,对整个保护区的资源,可以说现在是了如指掌了。

       编辑:王青涛

热词:

  • 走基层
  • 岗位
  • 鹦哥岭
  • 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