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报告显示医患纠纷频发致部分学生畏惧学医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4日 06: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13e83d84aff4435acfd54b9ab1ebaa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医患困境”愈演愈烈

    阅读提示

    复旦大学校团委近日公布了一份历时5个月完成的对上海部分在读医学生、实习医生等进行的调研访谈。洋洋10万多字的报告显示,医患纠纷让很多学生和家长对学医产生了迷茫、排斥,甚至畏惧的心理。由于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优秀生源更愿意选择经济、金融等“钱景”看好的专业,而不是更艰深的医学专业。看似体面的职业,吸引力却并不如前。

    不仅如此,在专家看来,医学生培养质量整体水平的下降,医学人才难于满足社会发展,才是眼下更亟待解决的大问题。医学教育,面对困境如何求变?

  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医学生对职业选择感到迷茫

  “大四起实习,几乎全部时间都在医院,没几个月,耳闻目睹的医患纠纷就有七八起,虽然大多数情况并不是十分严重,我自己也没有和患者发生实质性的冲突,但还是感觉五味杂陈,碰到有病人很情绪化的指责,心里很恼火……”一位正在上海红房子医院实习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这样说。另一名受访医学生甚至直言:“绝对不会当医生了,以后宁可做些和医生有关的工作,如医药代表、法医或是基础研究等。”

  调查显示,多数医学生不会转行,却有心怀担忧、失望或另谋出路的想法。比如在就业时,希望能进入“好的医院、好的科室”。而好科室的标准之一,就是“事故发生率较低、能尽量避开医疗纠纷的科室,比如眼科、神经内科、内分泌科等”,而要避开像儿科、心外科、血管外科以及与急诊有关的科室这样的“高风险地带”。

  不愿当医生的另一个原因是,学医周期远比其他专业长,实习医生和轮转医生压力大、待遇低、十分辛苦,还要承担风险,让人容易心理不平衡。

  “对于许多年轻人而言,报考医学院可能意味着付出的学习成本与就业收入不成比例。”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口腔预防儿童科主任医师、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副院长冯希平教授说,由于对医院、医生的考核标准不尽合理,许多年轻医生在最初工作的几年里既要应付忙碌的住院医师工作,又要承担各种科研课题、写论文、出成果,还要面对买房、结婚等生活压力。耳闻目睹这些压力,往往让家长和学生对职业选择感到迷茫。

  优质生源难招之外,更该关注扩招后的培养之伤

  此前,冯希平也曾对上海几大医学院的在读学生做过一项“职业认同度”的调查。冯教授发现,近年来,在高考志愿填报时,优秀中学生第一志愿报医学专业的并不多,他希望调查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调查显示,医学生对“未来的医学生涯”大都表示担忧,仅1/4学生对选择医学感觉“自豪骄傲”、“无怨无悔”,且其中多数为大一新生和研究生人群;近一半学生读医是“痛并快乐着”,仍将坚持。在四、五年级接触临床和实习阶段,学生们对未来的医生职业认同度达到最低点。

  厦门大学今年宣布,将效仿免费师范生制度,招收免费医学生,以吸引更多优秀生源,提高医学人才培养质量。冯希平认为这不失为聪明之举。但上海交大医学院副院长黄钢则表示反对,因为医学是“救苦救难的行业”,需要吸引一批有奉献精神并以之为乐趣者,而不是被其他优惠条件吸引来的人。

  在复旦、上海交大这样的综合性高校,在自主招生中第一志愿报考临床医学专业的考生仍相对较少。“顶尖学生多半不会选医,而选经济管理、商业等赚钱的行业,医生收入太低了。”复旦大学一位负责人这样说。

  黄钢则说:“宁可招不满,也不要二三志愿的调剂生源。因为医生是既崇高又辛苦的职业,要有足够的爱心和兴趣才能做好。在选择之初或学习阶段就有动摇,不如尽早放弃。”在上海交大医学院,凡有要求转离临床专业的学生,他都会立刻签字同意。

  黄钢也是国家临床医学教育学科专家组成员。据他了解,上海几大医学院基本都处于不愁生源的状态,且临床专业招生分数还呈持续上升之势。但在某些医学教育资源较薄弱的地区,前些年裹挟在大学扩招浪潮里的医学院大量招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生源质量,让临床医学甚至成了“兜底专业”。

  几年前,我国开设口腔临床专业的医学院校不过几十所,而现在已有100多所,新的院校还在陆续“冒出来”,甚至有院校一年招生就多达数百名。学生多了,学校没有足够的培训配套设备和实习基地,动手能力弱、就业有困难、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便选择考研。在黄钢、冯希平等专家看来,医学生培养质量整体水平的下降,医学人才难以满足社会发展,才是眼下更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重实践通人文,医学教育模式开始求新求变

  不久前进行的全国高等医学院校大学生临床技能竞赛,让人印象深刻:30多个比赛项目,考的不只是内、外、妇、儿、护理、皮肤、五官科、急救等各专业的基本检查、手术缝合等技术,还有学生医德医风、医学人文等素质。分明是面对某个人体器官的模具,但医学生却要像对待活生生的人一般使用鼓励的眼神、语言来交流沟通。

  “做医生,看病和看病人是两个概念。病是一种客观存在的躯体疾病,但这个病是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每个人会有不同的价值观、社会经历、情感反应,只有把病和人整体考虑,才能成为优秀医生,也才能改善眼下不和谐的医患环境。”承办这一竞赛的复旦大学副校长、上海医学院院长桂永浩这样解释。

  临床技能竞赛的举办,在某种意义上,显示了近年国内医学教育在经历扩招、滥招之殇后,正逐渐走出浮躁,改变医学院毕业生会读书、会写论文却不能临床看病的痼疾,重新关注基础的临床技能和临床思维训练。

  上海是在国内率先实施临床医学教育改革的地区之一。上海交大医学院2005年招生规模为900人,如今则缩减到了600人,其中临床专业仅300人,其中100多名为八年制硕博连读,200人为五年制医学生。曾在国外工作的黄钢说,在西方,医学就是高成本、学费昂贵的专业,属精英教育。在交大医学院,如今学生上临床类课程时,可以四人一组,面对一个标本,人人动手“练刀”,实践机会大大增加。

  医学伦理、人文素质等课程渐多,也是医学教育领域的新变化。复旦大学为医科学生开出六个模块、150多个通识课程,从交流学、社会学、国际政治学到艺术欣赏、音乐,看似与医学并不搭边,却可以让医学生与病人更好交流、沟通,懂得尊重他人。而黄钢则亲自为上海交大医学院的学生开设了一门“名画中的医学”,从名画入手,解析医学进步史、中西医学的理念差异,展现技术之外的医学伦理观念:“医学的本质是人文,而不是科学。” (文稿据人民日报)

       相关评论:

       人民日报:医闹是条死胡同 靠闹普通老百姓的路更难走

       李光东:“医闹”闹不出医疗质量患者权益

       于文军:严打医闹,还需拓宽正常维权渠道

       [新闻1+1]相关背景:我国5年增加7千起医闹事件

      [新闻1+1]黑社会已成专业“医闹” 岩松:归根到底受害者是患者      

热词:

  • 医闹
  • 医患纠纷
  • 临床思维
  • 医学人才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