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农田水利建设工作情况现场侧记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7日 06: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4月26日上午9时,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召开联组会议,就国务院关于农田水利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开展专题询问。受吴邦国委员长的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云其木格主持联组会议。

  受国务院委托,水利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银监会等部门的负责同志到会听取意见,并对11位常委会委员提出的询问进行了回答。

  统筹解决水资源紧缺

  “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和工业的发展,城市和工业用水与农业用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马启智委员开门见山地提出,为了巩固农业的基础地位,保障我国的粮食安全,如何应对农业用水资源紧缺?

  “我国农业用水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水利部部长陈雷的回答也很实在,“目前,农业用水的缺乏主要包括资源性缺水、工程性缺水、水质性缺水和管理性缺水四种类型。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统筹考虑,综合应对。”

  陈雷透露,下一步的工作包括:编制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明确水资源配置方案时,充分考虑农业用水和保障粮食安全的用水需求;实施跨流域的调水,加快江河湖库水系连通的进程,着力提高水资源的调控能力和保障能力;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推动水资源的高效利用;推进水权制度建设和水市场培育,充分发挥水价的经济杠杆作用,用市场优化配置水资源。

  大力推进水库除险加固

  水利兴,促发展。可是,目前我国许多地区农田水利设施年久失修,对粮食安全形成潜在威胁。胡彦林委员对这一问题十分关心。“水库的除险加固工作应是农田水利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近年来,这项工作进展如何、成效怎样?”

  陈雷坦陈,从水库数量上来说,我国现有87873座水库,但是其中有48000座左右都是病险水库。他指出,从2008年开始,国家投入了700多亿元资金,对全国的7356座大中型病险水库和东部的重点小(1)型病险水库进行了除险加固和维修改造。到2010年底,这项工作已经圆满完成。从2010年开始,我国又对小型病险水库进行除险加固,预计今年年底以前完成对5400座小(1)型病险水库的除险加固。此外,从去年开始,用3年时间,到明年年底将要完成15900座小(2)型水库的除险加固任务。

  “除险加固工作消除了工程的安全隐患,近些年来没有发生一座大中型水库垮坝事故。同时,新增了34亿元的防洪库容和98亿元的兴利库容,提高了防洪减灾能力。”陈雷说,这项工作还发挥了水库的综合效益,增强了水资源的调蓄能力和抗旱的供水保障能力。

  着力扩大灌溉面积

  “全国仍有半数的‘望天田’靠天吃饭。在内蒙古,有效灌溉的比例就更低了。从上世纪90年代8000万亩耕地,增加到现在12000万亩还要多,耕地总量增加了,但是保灌的面积没有能力按比例增加。”郝益东委员说。

  对郝益东提及的问题,陈雷表示认可。他提出,扩大灌溉面积也是未来工作的重要内容。按计划,到“十二五”末要新增4000万亩的有效灌溉面积。今后,将对老的灌区和配套不完善的灌区进行挖潜改造,着力解决好“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在水土资源条件组合比较好、有开发利用潜力的地方,结合千亿斤粮食生产规划,大力发展新增灌溉面积。

  分类指导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改革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对深化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提出了明确要求,要明确所有权、使用权,建立起良好的管护机制。刘振伟委员抛出问题,“怎样才能建立起既能促进建设,又能管好、用好的小型水利工程建设运行机制?”

  “这个问题非常好。全国的小型水利工程大概有2000万处,目前我们已经实行产权改革的工程有700多万处。”陈雷介绍,由于小型水利工程资金来源主要是国家投入、集体投入和农民个人投入,产权性质也不同,特别是农村土地经营机制发生变化以后,产权制度改革一度出现了滞后的情况,产权不清晰、管理主体不明确,管理不到位的问题也非常突出。

  他透露,水利部专门制订了农村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新建的小型水利工程先建机制、后建工程,财政的补助资金所形成的资产归农民用水合作组织和农村集体所有,由县级人民政府核准颁发工程的产权证书,所有权主体可以采取自主选择、承包管理、委托专业机构管理等多种形式。同时,将工程规模比较大,受益户比较多的工程,明确为农村集体、农民合作组织所有;对受益户较少的,或者是比较分散的工程,明确为用户自主管理,同时通过租赁、承包等形式进一步搞活经营权,明确管理权和使用权。

  合理核定农业水费

  “近年来,特别是农业税取消后,部分农民认为农业税都免了,何必再缴农业水费?许多地方的农业水费征收较差,甚至收不上来,农田水利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影响了农田水利工程的良性运行。”庄先委员提问,水利部关于征收农业水费问题,有何良策?

  “农业水价改革是个大问题。从目前农业水费收取的情况看,全国面上的农业水费平均1毛钱左右,农业供水成本基本上在2毛钱左右,农业水费只是成本的一半,这就容易引发庄先委员所说的问题。”陈雷说,对此,我们现在主要是按照促进节约用水,降低农民水费支出,保障良性运行的原则,通过科学测算农业灌溉的成本,将农村集体和农民合作组织的管理运行维护费纳入水费,合理核定农业水价,加快实行农业终端水价。

  财政部部长助理胡静林补充,关于农业水费,一方面就是降低水价,减轻农民的负担;另一方面农民还要适当承担一些水价来促进节约用水。现在总的思路是加大财政的补贴降低水价,另一方面还要让农民在合理范围内承担优惠的水价。

  水利建设投入向西部地区倾斜

  杨贵新委员提出,在农田水利建设方面,西部地区历史欠账太多。建议进一步加大中央财政对西部地区农田水利建设投入的力度。

  “我非常赞同杨贵新委员的意见。”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杜鹰说,发改委倾力支持西部地区加快水利建设步伐。从2000年到2011年的西部大开发12年中,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1872亿元,占同期中央预算内水利总投资的38.4%,且这个比重是在不断提高的,从2000年的18.6%提高到去年的48.4%。同时,在现有各类水利项目,中央投资的比例大体是2/3到80%以上,尽量减轻地方资金配套压力。

  “中央财政要继续加大力度,资金、项目都要向西部倾斜。”胡静林补充道,中央投资安排的西部地区公益性水利项目,取消县及县以下配套和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的市地级配套资金,这些措施也都要落实好。

热词:

  • 农田水利建设
  • 农业水费
  • 农村小型水利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