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谢亚龙:无法提供遭刑讯逼供证据(图)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6日 15: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日,南勇(右一)在案件审理结束后走出法庭。新华社发

  昨晚6时,随着南勇案庭审的结束,备受关注的中国足球打假反赌扫黑案最后一批案件全部审理完毕。

  昨日,辽宁铁岭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南勇受贿案,丹东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李冬生受贿、贪污案,高健、陈宏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案,沈阳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申思、祁宏、江津、李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同日,丹东中院审理了高健、陈宏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案。

  与第一批审理并接受宣判的48名被告人一样,本批审理的谢亚龙和南勇等11名被告人,也将在法庭合议后等待一审判决。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

  南方日报记者 朱小龙

  历时8个多小时,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原主任、中国足协原副主席南勇在辽宁铁岭中院的庭审过程终于宣告结束。这位昔日中国足球最高领导人的涉案数额终于大白天下。他因涉受贿罪,被公诉方指控17项犯罪事实,涉案金额达148.9万元。

  南勇涉案金额148.9万元

  据起诉书显示,南勇涉嫌的犯罪事实主要为操纵俱乐部升降级、安排裁判“关照”比赛及收受名表或钱物。148.9万元中,最大的单笔数额为40万元,系南勇当年帮助沈阳金德队保级成功后,由俱乐部分3次送到他手中。除了几笔巨额现金之后,南勇更多的受贿行为都是收受财物,包括劳力士金表、保健品、洋酒、加油卡等。

  在昨日的庭审过程中,南勇承认曾经收过钱,但并不承认这是犯罪行为。

  公诉书中还出现了大连实德、山东鲁能、云南红塔等俱乐部的名字。其中,云南红塔当年在成功冲上甲A联赛之后,曾经在庆功会上送给南勇一条白金项链。

  在他涉及的17项犯罪事实中,10起与俱乐部有关,7起与个人有关。其中包括国脚郑智为了转会国外踢球,曾给南勇送手表;前女足主帅李霄鹏为了参加培训,曾给南勇送物品。

  和之前开庭的紧张气氛相比,昨日早上南勇是乘坐普通的法院面包车进入了铁岭法院,并无警车开道。南勇的代理律师和亲人也不愿过多与媒体进行交流。这也说明,南勇案的争议之处并不多。庭审结束之后,南勇也是微笑着走出法庭,显得十分轻松。

  李冬生被控收受79万元

  近两日在辽宁数地审理的第二批足坛反腐案件中,在丹东受审的李冬生是惟一被控两项罪名的涉案被告,除受贿罪,他还被指控犯有贪污罪。

  据悉,公诉机关指控李冬生共涉30项受贿罪名,在2005年4月-2009年12月,李冬生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技术部副主任、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79万余元。此外,李冬生还被指控11项贪污罪名,涉案金额约6万元,两项合计85万元。

  “末代甲A”泰达对国际一战真相揭盅

  4国脚合伙受贿800万元

  申思、祁宏、小李明、江津,这4个昔日中国足坛响当当的名字,昨日在沈阳中院成为了并排而立的犯罪嫌疑人。他们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出庭受审,案情涉及末代甲A天津泰达队与上海国际队一战,4人共计收受800万元贿赂。

  据参加庭审人员透露,4人的律师都是做有罪辩护,“四大国脚”对于被控犯罪事实基本表示认可。但其辩护律师认为,他们都有主动交代的从轻情节,请求从轻处理。

  此前据媒体报道,在2003年末代甲A之战中,天津泰达老总找到前上海中远球员申思,拜托他让天津获胜保级,酬劳为800万元。

  公诉人透露了整个案件的完整细节:天津泰达队当年为了顺利保级,必须在最后一轮中击败上海国际队。时任泰达老总张义峰买球的请求落了空,随即打起了球员的主意。张义峰通过中间人王勇找到申思,以800万元酬劳请托,要申思找找人帮忙放水。申思于是就找到了江津、祁宏和小李明。3人表示心领神会。

  在帮助天津泰达队保级成功后数日,4人分别来到了香港某酒店的房间里领走了200万元现金。

  不过,此案仍有存疑之处,据天津泰达方面表示,他们为此场比赛付出了1200万元,仍有400万元去向不明。

  延伸

  韦迪: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

  表示绝不会视而不见,绝不会“法不责众”

  当足球反赌扫黑案庭审进入尾声,如何对涉案俱乐部和个人进行处理无疑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昨日,在北京出席2012年足协杯抽签仪式的中国足协副主席韦迪对外界重申:“中国足协绝对不会对违纪视而不见,也不会因所谓的‘法不责众’不作处理。”

  韦迪透露称,在反赌扫黑案件审理结束后,中国足协将组成以律师为主、足球专家为辅的特别工作组,深入了解案件具体的违纪情况,对相应的违纪单位和个人照章处理。中国足协对涉案的中超、中甲俱乐部、相关违纪单位和工作人员,绝不会视而不见,不会法不责众,而会依据有关章程和规定,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

  韦迪称,在高压态势之后,足坛腐败还是有再度复发的可能性,足协目前已初步和公安部建立起监管足坛腐败的长效合作机制。此外,韦迪还透露:“会考虑和国际足联及国际刑警组织合作,联手监管相关资金流向、打击和预防赌球、假球和腐败。”

  对于如何从制度根源上防治腐败的问题,韦迪表示:“足协会进一步明确内部架构的职能,形成以会员代表大会为决策机构、执委会为执行机构、专门委员会为议事机构、协会各部门为办事机构的运作制度,足协领导个人的权力将被减弱,监管也将会增强。”

  相关

  辽宁警方否认

  谢亚龙遭逼供

  据新华社电 昨日,辽宁省公安厅“中国足球假、赌、黑”专案组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本不存在谢亚龙所说的刑讯逼供问题,谢亚龙及其代理律师金晓光是在混淆视听,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就在此前一天,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谢亚龙受贿案。谢亚龙当庭翻供、自称曾遭刑讯逼供。此事在互联网和一些媒体上广为传播,一时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前日上午,在法庭上,当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谢亚龙对检察机关起诉的12项罪名只字未提,而是表示:“我是在遭到了殴打、侮辱,家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承认那些罪行的。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

  谢亚龙说:“2010年9月4日,我是戴着头套、反戴着手铐带上火车的。坐火车的时候,办案人员就不停地打我。在之后几天的审讯中,我被办案警察灌凉水、打耳光,他们还电击我的心脏……”

  昨日,辽宁省公安厅专案组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本不存在谢亚龙所说的刑讯逼供问题,谢亚龙及其代理律师金晓光是在混淆视听,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办案人员向记者出示了2010年9月16日下午2时10分,谢亚龙押入辽宁省看守所时的体检报告。报告上,“检查情况及结论”一栏注有谢亚龙体检时的体温、血压、脉搏等数据,并写着“神志清,查体合作,心肺正常。腹平坦,无压痛。全身无感染及外伤,四肢自如,神经系统正常。同意收押”等字样,并有谢亚龙本人签名。

  据了解,自谢亚龙押入辽宁省看守所后,案件调查即转交给检察机关侦查。

  当庭法官和公诉人要求谢亚龙提供遭遇刑讯逼供的证据时,谢亚龙表示,接受审讯时就他一个人,并不能提供相关证据。

  当公诉人询问谢亚龙为何不在检察机关侦查时讲清这些事实时,谢亚龙表示,他以为检察官也会打他,那时候就没有说这些。

热词:

  • 谢亚龙
  • 国脚
  • 犯罪事实
  • 申思
  • 天津泰达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