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伍皓:公务人员如何借“网”问政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19: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党的执政能力要向网络延伸,必须善于运用新兴媒体。随着微博的蓬勃兴起,微博已经成为网络的舆论中心,成为公民监督政府公共权力和维护自身权益的主阵地。微博问政,已经成为我们党执政兴国必须面对的新课题。作为党政干部,要善于利用网络空间与人民群众进行交流,要勇于、善于到虚拟世界里充当意见领袖,把党和政府的正确舆论向大众传输,提高党和政府的公信力。笔者认为,当一个人的微博有官方背景以后,就不再是个人的微博,而是有官方政务信息发布职能的微博。公务人员开微博,必须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功利主义和官僚主义”,真正树立公仆意识,以豁达、真诚、宽容、雅量的心态,正确对待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利用好微博与公众沟通,解决实际问题。在具体操作中,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努力探索适合自己的“微博风格”。任何虚拟空间都是现实的投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做人风格,同样微博在网络社会里也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回顾2009年底开通微博到现在,我一直尝试不同的微博风格,在云南省委宣传部工作期间,从最初的“谈工作、聊生活、侃八卦、晒幸福”到“只发宣传信息,回避谈个人的任何事情和个人观点”,到红河州工作以后,以宣传红河为己任,把微博作为红河州一个重要的外宣平台,按《小康》杂志刊登的《微博官员掀话语革命 微博时代如何说话》一文的说法:“伍皓调任红河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一职。其微博客风格也改头换面,君不见,红河之水现微博,有图有文多美丽。君不见,家乡云南宝贝多,人文风气敢称王”。现在我的微博,没了漫骂、少了争论、多了交流、多了和谐。我认为,官员微博、政务微博的风格定位,一定要紧密结合自己的工作职责,少展现自己的个性,主动述职、主动公开政务,主动与网友互动交流,不应追求轰动效应,应于平实中见真诚,于和谐中求发展。

  二是坚持以人为本、倾听民生、汇聚民意,解决实际问题。微博,能够与党群关系、领导力联系在一起,盖因一切传播关系从本质上讲都是一种社会关系。微博是官员了解民意的平台,也是老百姓走近官员的渠道。开通政务微博、官员微博的根本目的,就是解决民生问题。2011年6月,有人在微博上向我反映,一位张姓男子被骗到红河州泸西县相亲,结果所有证件和钱物被抢、人也被捅伤,我及时给予了回复,并迅速协调安排公安部门介入调查,最后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受害人也得到了妥善处理。有网友评论“伍皓部长微博反应超快,好像不到五分钟,顶一下……”,此事得到了网友的高度赞许。2011年8月,有网友在我的微博里反映红河州蒙自市传销现象死灰复燃,我将情况向州委、州政府作了认真汇报,引起州委、州政府的高度重视,及时安排部署了一系列打击非法传销的举措,目前,打击传销的工作还在深入开展。政府官员举手之劳的事情,对每个个体而言,就是头等大事,我们要通过微博来收集民意、了解民情、解决民生,使政务微博真正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办好事,解决实际问题,如此,才能赢得群众的赞扬与信任。

  三是用微博推动工作。政务微博是一个宣传窗口和社交平台,主要功能是信息发布。过去,每当碰到一些争议事件时,宣传部门更多采取家丑不外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式,甚至采取限制媒体报道的方式。随着微博的发展,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不但不会取得效果,反而更容易使政府失去公信力。传播一般涉及四方面的关系——政府相关部门、宣传部门、媒体和公众。这四者之间是互相博弈的关系,要将其转化为相互协同关系,需要找到一个结合点,或是一个共同的价值目标。这个共同的价值目标就是对事实真相的尊重和公开透明。2011年2月,“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计划”在新浪微博发起,随后,云南《生活新报》、《贵阳晚报》、云南《都市时报》、凤凰网等多家国内新闻媒体相继刊发和转载了红河县垤玛乡少数群众外出乞讨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事件发生后,我们一方面向广大网友公布垤玛乡的真实情况,另一方面州委、州政府下决心拿出2亿多资金,用两年时间,把垤玛乡和临近的三村乡,从基础设施、产业培植、意识教育等多个方面入手,解决行乞问题。2011年4月,红河州探索“参与式”外宣,开展了《我要去红河》微博征歌活动,引起网民的广泛参与,其主打歌曲《我要去红河》成为今年最流行的网络原创歌曲,并登上央视《我要上春晚》栏目。微博宣传直接带来了红河州旅游产业的迅猛发展,今年“十一”黄金周,云南省接待游客599.35万人次,其中红河州游客接待量达83万人次,同比增长10%,仅次于昆明,位居全省第二位。

  微博问政重在“问”。微博的最大特色在于互动、沟通,它既是民意与舆情的“观测站”,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稳压器”。微博问政,“行”更胜于“言”,问政的目的,不仅在于官员说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官员做了什么,如何推动和改进工作。在新技术不断更新的21世纪,微博问政无疑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政务时代:多倾听网络民意,提高政府的服务效率与水平,以更积极有为的姿态融入“微博时代”,才能更好地促进社会和谐,加速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进程。

  (※伍皓:2009年2月云南“躲猫猫”案,时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他组织“网民调查委员会”,由此成名。2009年11月,他以“云南伍皓”的实名,在新浪微博上注册了微博,成为国内首位实名开微博的厅级官员。同月,在其主导下,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开设了国内首家政府微博——“微博云南”,通过微博发布了一条111个字的新闻,对前一天发生在昆明的螺蛳湾批发市场群体性事件进行了通报。目前,他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和网易微博的“粉丝”数量分别达到122万、462万和49万,在官员微博里具有很高的关注度和影响力。)

  (作者:中共云南省红河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热词:

  • 伍皓
  • 微博
  • 官员微博
  • 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