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代表委员面对面]黄泽民:鼓励金融创新应改审批制为备案制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4日 15: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9eef4a235b8431da078903174af2f3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全国政协委员黄泽民接受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采访。(倪杨 摄)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 3月3日,中国网络电视台《代表、委员面对面》节目组记者倪杨、周红艳,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泽民。以下为采访实录:

        金融创新应改审批制为备案制

        记者:黄委员,你好,首先,我们想了解了解你参加两会的带来哪些提案?你做提案的初衷是哪些?

        黄泽民:我这是第五次参加会议,这五年我就提交的都是金融方面的提案。这五年没写过大的方案,全部是提案,提案关注主要问题都是金融,曾提过一次关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的提案。

        记者:可以透露一下您今年提案的相关细节吗?

        黄泽民:我今年提案的题目一个是关于人民币投资的。人民币汇率是政策长期关注的问题,所以2009年开会的时候我提出一个关于推动人民币汇率国际化的提案,那么今年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上,总体来说发展速度还是非常快的,而且离岸市场也已经发展起来,开始用人民币结算了,所以人民币已经走出去了。2009年的时候有一个人民币回流机制的问题,这个问题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民币还不是可以自由兑换的货币,自由兑换货币条件是先等币的国际化,自由兑换货币缺少存在的前提条件,所以那时存在回流机制的问题。

        那么因为中国有人民币回流的历史,就香港来说,香港对这块业务很感兴趣,所以通过贸易,清算流出去的人民币,很大一部分会流到香港去,所以香港也是作为一个境外市场,具有离岸市场性质的。但是对香港的人民币资金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是要给它有一个回流的渠道,是贸易相向没问题,他可能跑到这边买东西没问题。应该关注金融资本相向,因为我们金融相向还处于半环状态,就需要每一个具体项目,属于开放性问题。

        记者:你觉得细节方面有哪些相像?

        黄泽民:比方说我们现在这个人民币在总的在金融相像都是需要审批,不是说境外的金融机构随便进来就可以做,但是这块现在保持规模做得是越来越大,所以这个不仅仅是香港的问题,就是说关于离岸市场的问题,像伦敦还有其它的金融中心要发展,由此的话就有一个人民币定价权的问题:人民币谁来定?我想应该这样定价,我们这儿是人民币交易中心,但是你定价的话,市场机制要完善。

        但是我们现在很不完善的一个地方就是人民币整个定价机制是不完善的。这突出的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的话就是利率市场化程度不高。第二个是债券市场,特别是国债市场是分裂的,不是一个完整市场。所以国债收益的趋向不是很完美。

        第三个方面就是国债的衍生品还没有出现,因为衍生品具有价格发现,所以推行国债期货来完善和丰富境内人民币产品,这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是非常重要。去年,我是提过一个推进国债期货的提案,主要内容就是国债期货提案应该尽快上市,以此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那么再一个提案就是关于金融创新,因为我们现在的金融创新还是有问题的,产品不多,产品线比较短,主要的问题恐怕还是从这个管理限度上来看,我们监管比较细致,产品基本上都是需要审批。所以我想,总体上来应该是从审批制度转向备案制度这样一个大体的思路,这样有利于金融的创新,尤其是资本产品的创新。现在很多产品是应该推出的,比方说石油、天然气,和这些商品挂钩的金融业应该是推出的。

        应该根据市场投资的需求,将金融衍生品作为主要的主体,创造产品的主体应该是金融机构,监管层的可以实行过程和事后这两个层面的监管,事前需要监管层的审批。监管者是不是一定比这个其它金融机构更聪明?我想不见得。因此,让监管者去监管,金融机构需要告诉监管层,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改成备案整理,通知一下监管层我有这样一个产品。金融机构做得时候怎么样,是不是出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要进行监管,事后有什么问题你要监管,我想这基本上也是作为一个金融市场这个发展成熟过程当中一个比较要做得事情,不能什么事情要分一个高下。

        不赞同取消IPO

        记者:那你应该很支持取消IPO。

        黄泽民:不支持,这个和关于金融产品从目前的审批制度改成备案制度是两回事,因为我们要看这样,就是我们现在IPO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首先我们定一下性质,就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出了主板但是去改成创业板,现在的问题就是,改了之后这个创业板是不是创业板?

        记者:是不是高兴。

        黄泽民:不是,和高兴不高兴也没关系,就是说它整个的机制,我看不是这样,它本来就是一个迷你型的主打,是吧?因为从游戏规则来说,你就是都是面向全国还有高级投资者这样一个市场,所以你建立这样一个东西和主板市场游戏规则基本一样的方式,那么你说我现在可以改称注册资本,这一点我感觉是有问题的。在美国,纳斯达克为什么可以改?纳斯达克是柜台交易市场,是OTC市场,在OTC市场当然是可以的,比方说国内的话也有一些地方搞三板,如果改成三板的话倒是和纳斯达克的性质是一样的,但是你看别人需要在三板挂牌是需要经过审批吗,不需要,三板小,是想挂牌就挂牌这样的性质。我们认为这个创业板改成主板会变成这样,如果现在改成主板,还改成注册资本的话,会让一些骗子也进入市场。现在上市过程中,在审批的过程中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经过细致的检讨,每一个环节都会出现问题。发行价格过高,上来以后,PA就是60倍、80倍,问题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发行价格这么高?首先就是这个市场充满了谎言,你的投行和保荐人都会有问题。比方说我举个例子,现在要实现招股说明书,招股说明书是对未来预计有一个预测,那我现在请问,你现在上市的时候,保荐人主要是投行,投行和上市公司自己合谋,对未来预期的话有一个预测,结果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预测的这个业绩是不是准确?不准确是可以的,那不准确的,你上市公司给了投行给了发行费用,给了一千万,还是给了两千万?可以,你先拿走30%,还有的70%证监会还可以搞这个账号,你这个70%钱就打放过来,到时候的话,你这个预测的话大幅度偏离的话,你这个钱是要扣你的钱,甚至要罚你的钱。

        记者:还要加强监管。

        黄泽民:这个就是一个合谋,是保荐人是投行和上市公司之间的一个合谋,这是一个问题。那么第二个的话,按照现在的游戏规则,你这个在招募的时候,你要记得自己的报价,要有20家以上的机构投资的报价,然后形成一个价格,那么我现在要问了,价格可不可以穿透,现在到底是怎么操作的。比方说某家券商,现在要做主承销,然后哪些机构来报价的,这些投资银行,就是你的主承销商,你是不是去号召,去串通其它的机构来参与你报价,这个你增加为什么不管?所以我说这个就是串谋,实际上你串谋和合谋之间它股价提高抬高了,然后你说你这个IPO制度有问题。不是制度有问题,大的框架制度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应该是一个利益问题。

        黄泽民:对,是细节,是整个运行机制的话你不规范,要是修改的话,要改在这个地方,现在我们目前国内这样的情况,全部变成谁想上就上了,那还得了,问题不是在这个问题。

        养老金入市应该在股市健康发展和养老金增值保值之间寻找平衡点

        记者:除了这两个提案的之外,你还带来什么?

        黄泽民:当时前面两个因为不是带有争议,很多人也不是很关心,还有一个恐怕是比较有争议的问题,就是关于养老金入市的问题。养老金入市我感觉是这样的,实际上是两方面的需求,所以不单是股票市场需要新的机构来投资的问题,同时也是养老金保值增值自身的需求,这是两个方面。现在我们的这个养老金的话,实际上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福利里面还是存在一方面,CPI是很高,所以CPI和银行存款之间有一个差,这个差的话,我们是负利率,然后把这个负利率来乘上各地的养老金,这个层面之间,是有几千亿的亏损,所以的话我想,客观上有保值和升值这样的一个需求。对于养老金入市来说,美国做得比较成功,最有名的,就是我们国内媒体广泛告知的401k计划,是做得比较可以的一个东西。

        当然了美国的养老金也不是绝对纯收益的,既然是市场有收益就有可能有损失,问题看你怎么做,总体做得怎么样。我们说总体评价,说美国养老金市场运作做得是比较成功的,这一点有没有疑问的。那反对的人恐怕会有一个想法,就是说中国股票市场问题很多,不要拿美国来说事。我是这样想,股票市场是中国金融市场从目前来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股票市场一定要好好进行,养老金入市给股票市场发展完善和市场的健康带来一个外在的压力,所以养老金入市需要股票市场健康发展和养老金增值保值之间逐渐形成和寻找一个平衡点。

        记者:但是这个401k会之前稍微注重一点点的研究,就是这个它其实存在一个问题,美国比较成功的,比较失败的可能就是日本的模式,然后如果就是说我们投这个养老金入市它肯定是会有一个等待股指规范的周期也好,一个等待它收益平稳一个周期也好,如果就是说,那个周期正好是跟我们这个人口老龄化或者说正好赶不上用途。

        黄泽民:你现在讲这的这个问题是比较有意思的。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日本股市以平均股价作为标准的话,那它是1989年年底达到最高的,将近是4万多元,39800多元,然后到1990年,过了元旦,开盘以后就开始一路下跌,到现在的话平均股价一万块钱不到,是这样的情况,因此即使是在日本,养老金入市正好是碰到股票市场处于长期低迷的状况。二十年过去了,它的股市仍没有回到1989年年底的水平。很显然,日本情况对中国来说是没有可比性。

        记者:我们不会碰到低迷期这样的情况。

        黄泽民:中国经济的经济增长有一些很基础性的条件,比如说工业化还没有完成,比如说城市化还没有完成,现在好多人担心的人口红利没有,刘易斯拐点,这个问题恐怕过10年、过20年以后回过来看,这个东西不可能先知先觉。我现在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看看这个医院生孩子的话,产科病房的话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