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一周人物回顾(20120211)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1日 23: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28dce0308814fd59cf125a4d202c72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获救工人:平安回家

  周四下午两点三十五分,29名在苏丹遭到劫持的中国工人终于回到了祖国!在机场简短的欢迎仪式上,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不幸被流弹击中、殒命异国的工友默哀。每个人都知道,如今能平安回家,是何等不易,又是何等幸运。半个月前,中水电集团公司在苏丹的一个项目工地突然遭到反政府武装袭击,29中国工人被武装劫持。最小的24岁,最大的53岁,在惊恐中度过的11天里,他们被持枪威胁、日夜穿行密林三四百公里,即便脚部严重扭伤都不敢停下半步;他们始终互相搀扶,互相解压,几经辗转,终于获救。眼下,他们都已回到自己的家乡。又能见到亲人,每时每刻都显得格外珍贵。

  汤成奇:贪腐“能人”

  汤成奇,他曾是江西南昌的“明星官员”,也是在经济开发中“成就奇迹”的能人,而近日,这位原南昌市委委员、南昌县委书记却因受贿3900余万元,造成国家损失2.8亿多元被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从1991年至2009年,从普通科员到副厅级,汤成奇先后担任过9个职务,一面是伴随着“领头人”“经济能人”等一系列光环的升迁之路,一面却是不断“加码”、愈发张扬地贪婪受贿。从第一次受贿至案发,汤成奇平均每个月就要受贿16万元。本周,面对汤成奇并不高明的贪腐细节,令人不解的是,究竟是什么 让他在19年的时间里竟能一直如此高调的犯罪?

  何烈胜:“鹰”式育儿

  只穿着一条小短裤,一双运动鞋,在父亲的要求下,这个4岁男孩儿带着哭腔在零下十三摄氏度的暴雪中足足裸跑了5分钟。本周,这段让人看着着实有些心疼的视频迅速引发关注,而如此教育的方式也让孩子的父亲何烈胜饱受质疑。对此,自称“鹰爸”的何烈胜表示,让孩子雪地裸跑并非一时之举。因为不甘心早产的儿子成为脑瘫,从孩子6个月开始,“鹰爸”就为他安排了每天长达8个小时的学习训练计划,3到4公里的快走慢跑,登山、游泳、自行车,再穿插武术、街舞等各种训练班。何烈胜称现在儿子不但身体健康,学习能力也比普通孩子超前很多。本周,这个才四岁的孩子已经成了南京一所小学的旁听生。

  许服英:谁的钱包?

  捡到一个钱包,却被众多毫不相干的路人争相索要!这不是电影中的桥段,而是武汉环卫工人许服英的真实经历。几天前,许服英在清扫武昌大道时突然拾到一只装有3千多元现金的手提包,旁边一位男子见状立刻上前让她交出。虽然男子态度强硬,还以报警相威胁,但始终也说不清钱包的样式和里面的钱数,而就在这时,又有不少路人围了上来,其中一些人抢着表示钱包是自己的,甚至有人试图伸手抢走,但警觉的许服英始终坚持,没有轻易交出钱包。第二天,凭借包里的身份证,许服英和同事终于联系到了真正的失主。终于松了口气的许服英说,虽然家里并不宽裕,但就算捡到的是三万元,自己也一分不拿!

  白岩松:看完本周人物回顾,想起一句老话来,坚持就是胜利,是啊,如果没有被劫持同胞们在困境下的坚持和相互扶持,如果没有外交人员锲而不舍的坚持营救,29名同胞平安回家就很难变成现实。而环卫工人许服英同样也是因为坚持,才完美地完成了拾金不昧,找到真正失主的结果。也正是一路上想骗走包的人不断出现,更证明着许服英坚持的可贵。当然生活中不一定什么事坚持都会是胜利,比如鹰爸近乎上刑一般的考验4岁的儿子,该不该继续坚持就挺让人怀疑的。好了,走进《新闻周刊》选出的本周人物,在她的身上,也同样有一种可贵的坚持,站在巨人的身边,依然能坚持成为自己,成为独特的一个。

  本周人物:蒋英:淡然谢幕

  男中音歌唱家 赵登营:有近千人吧,老的,少的,有从南京赶过来的,有从湖南赶过来的,就是为了送我的恩师一程.

  美妙的旋律还在继续,伊人却已离去。2月10日,92岁的蒋英在这曲《绿树成荫》的陪伴下,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教授 赵登营:他们选用了亨德尔的广板,它表现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一片大树荫,这个树荫在干嘛呢?树荫在保护着我们后面的后人,给我们带来了清凉。我觉得我的老师好像乘着这种歌声的翅膀,慢慢慢慢飞入天际与她相爱的钱老相聚去了

  65年前,当蒋英的名字还没有和钱学森连在一起时,她所有的梦想都在音乐上。蒋英出身名门,自幼便喜爱音乐,跟随父亲蒋百里游历欧洲后,18岁的蒋英考入柏林音乐大学,决心“把西洋音乐学到手”。

  蒋英:我自己兴奋极了,有这么多东西要听,有这么多事情要看,忙得不亦乐乎。那个时候的音乐大学还是很严格的,但是非常严格,但是又给你自由。比方说声乐系来讲,你要学主课,你要学钢琴,你要学外语,你还要学乐乐,包括身段,还有音乐史,历史课。

  大学毕业后,蒋英以优异的成绩和德国柏林大戏院签约,并与德国的唱片公司签下了10年合约。但很快战争爆发,蒋英前往瑞士,继续“和音学”的深造。1943年,瑞士“鲁辰”万国音乐年会上,蒋英参加女高音比赛获得冠军,成为东亚获胜的第一人。1947年,留学10年的蒋英回到上海,在兰心大戏院举办了个人音乐会,盛况空前。表弟金庸撰文评论说:“她一发音声震屋瓦,完全是在歌剧院中唱大歌剧的派头,这在我国女高音中确是极为少有的。”

  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教授 赵登营:她是中国著名的德奥艺术歌曲诠释的大师,专家,权威,这是大家公认的,而且她是唯一一个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主战场的艺术家,我觉得蒋老师的很多经历、阅历造就了她这样的平静,坚守着自己的理想。

  同样在1947年,钱学森也回到了上海,身份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教授,与蒋家是世交。蒋英的人生轨迹,就从这里开始了巨大的转变。

  蒋英:送我回家,一到客厅,我说怎么招待他啊?我说这样,我说我这里有很好的唱片,我给你挑一张顶好的,我喜欢的唱片给你放好不好?他说不好不好,不用了不用了,静默了。他说我有话跟你说,他说你跟我去美国好吧?就说了这一句话。

  1947年,蒋英与钱学森在上海结婚,随后前往美国波士顿。一年后,他们又搬到了加州理工。华裔作家张纯如这样描述当时的蒋英:“她见多识广,美丽大方,加上一幅好歌喉,加州理工学院优秀的男性对她着迷不已,他们甚至说,我们全都爱上了钱太太。” 但和钱学森在一起时,性格开朗的蒋英也会努力配合丈夫的步调。

  蒋英:吃完饭了回来,他泡了一杯茶,他就说回见,回见。回见?他拿了一杯茶就到他的小书房去了,门一关,不见人了。从第一天一直到以后这六十几年,没有一天晚上不是吃完晚饭自己倒一杯茶看书去了,没有说跟我聊聊天,跟我找几个朋友来玩玩,没有

  1955年,回国后的蒋英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任教,一教就是46年,没有再登台演出。她教出了26位优秀的学生,都蜚声国际声乐界。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赵登营依然清楚记得,他慕名前来拜师时的场景。

  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教授 赵登营:那个时候骑着自行车,从音乐学院骑了大约半个小时到蒋老师阜城8号那个老的楼房,那么一个慈祥、漂亮的长者站到门口来迎接我,老师就往钢琴上一坐,她就这样,一个和弦下去,我当时声音就出来了。她的气场怎么这么大,一下把你给包进去了。每次上课她化着淡淡的妆,自己梳扮的很整齐,干净。

  1991年10月15日,在隆重的授奖仪式上,获得“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称号的钱学森特别感谢了夫人蒋英——“正是她给我介绍了这些音乐艺术,这些艺术里所包含的诗情画意和对于人生的深刻的理解,使得我丰富了对世界的认识,学会了艺术的广阔思维方法。”而很多人那时才第一次知道了蒋英的名字。

  赵登营:蒋老师她并不喜欢人家叫她钱学森夫人,她说他是科学家,我是歌唱家,我是艺术家,我是教授,我是做我的事情。

  任教46年,低调的蒋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2004年,她的得意门生们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向她致敬,那一晚是属于蒋英的。如今,学生们也早已有了学生,那些她喜欢的咏叹调,通过他们的歌喉,依然一次次唱响在舞台上。

  钱学森:今天接到一个老同学,从前在交大四年级,同屋的郑世芬的信,给他回信,说我很幸运,因为我的老伴比我年轻好几岁。

  蒋英:表态表态。表得好,表得好。

  白岩松:从某种角度说,蒋英的专业或许也是钱学森成为大家的重要灵感和来源。钱老本人就说过,夫人的专业给了他另外一种看世界的方式,那么离开这可敬可爱的老两口,我们今天人才的培养是否太过于专业化了,因而视线太窄了一些呢?在人才培养的道路上,如何文中有理,理中有文呢?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