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被劫持同胞:回家之路!(20120208)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8日 22: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6e663e738fd40e680a116839d54fe1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CCTV消息:在2月7日左右,29名中国工人安全获救,当时他们搭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飞机飞往内罗毕。出发的位置在苏丹的南科尔多凡洲,随后向南飞至肯尼亚的内罗毕,到达内罗毕机场的时间是7日晚上10点35分。而记者告诉我们预计今天晚上11点飞机将再次起飞,到卡塔尔的多哈进行短暂停留。之后飞机再度起飞,大约在北京时间下午2点钟左右到达北京。虽然总算了回家了,但由于大多数员工是四川籍,所以他们要回到自己的家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本台记者 陆晔:29名被劫持的中方员工就是从我身后这架飞机上下来的,虽然从他们的面相上看他们有些许的疲惫,但是可以说他们都是在不错的状态之中。

    昨晚,被劫持了11天的他们安全抵达内罗毕。

    中水电集团员工 孙世伟:当时枪声乱作,我们什么也不清楚。

    今天,他们启程回国,期待与家人团圆。

    记者:妈妈第一句话跟你说的是什么?

    孙世伟:回来就好。

    被劫持人员李艳男友侯显明:我就问她有没有被虐待,被打。她说没有,可能就是艰苦一点。

    多方施救,这11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依旧留守苏丹的工人,他们的安全是否有保障?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又该如何平平安安?《新闻1+1》今日关注--被劫持同胞:回家之路!

    字幕提示:

    《新京报》“29被劫中国工人获救”

    《北京青年报》“我29名在苏丹被劫人员获救”

    《北京商报》“中国29名在苏丹被劫持人员获救”

    《核心报道》“11天,29名被劫中国工人昨晚获释”

    《现代快报》“获释”

    《长江日报》“苏丹被劫29名中国人获救”

    《成都商报》“苏丹被劫29名同胞全部获救--老乡受惊了,欢迎回家”

    评论员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刚才这么一个短暂的小片子您可以看到,在今天中国很多地方不分东南西北,媒体的重要版面甚至就是头版刊登的都是在苏丹29名同胞获救这样的一个消息,同时配有大的图片新闻。

    透过这一系列的报道,你能感觉今天几乎中国松了一口气。是啊,毕竟是29名同胞曾经十几天里的时间里头生死未卜,那么这十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援救的过程究竟存在哪些奥妙?那么今天我们也将连线采访中国驻苏丹的大使,同时也会采访我们的记者给我们带来最新的消息。首先我们还是关注我们的同胞回家之路。

    昨天晚上,四川小伙子侯显明一直守候在电视机前收看苏丹被劫人质的新闻,晚上11点半,他激动地在微博上向大家报告被劫女友平安的消息。

    被劫人员李艳男友 侯显明:昨天晚上11点多,她给我打了电话,她就说她平安。感觉挺轻松的,然后她给我感觉就是不是被劫持,感觉就是出去当驴友,遇到一点事情。

    从1月30日发出第一条求助微博,失去连续超过200多个小时之后,侯显明曾担心不能再见到相恋六年的女友24岁的李艳,昨天晚上侯显明终于转危为喜。

    侯显明:我就问她哭没哭,然后她就说了四个字,就是说欲哭无泪吧,然后我就问她有没有被虐待,被打,她说没有,她就说可能是艰苦一点。

    侯显明从新闻里得知,昨天当地时间下午5点35分,载着29名同胞的飞机抵达肯尼亚内罗毕威尔逊机场。

    字幕提示:2012年2月8日新闻

    这29名被劫持人员经历了长途跋涉,略显憔悴,其中还有一位脚踝受到伤,一下飞机他就被使馆的工作人员扶上了轮椅,到了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如同回到祖国的怀抱,刚刚得到自由的29名中国员工吃上了他们难忘的一顿晚餐,8号他们就要启程,9号就能回到国内,他们洗漱一新,换上了新衣服。

    11天的等待,最大的53岁,最小的24岁,获救的29名被劫工人胸前别上了一枚五星红旗徽章,政府工作组从苏丹带去的两名医疗队医生还为他们做了体检。

    记者:这11天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中水电集团员工 孙世伟:路上还是有些艰辛,但是我们互相帮助、互相扶持。

    记者:我知道你是学阿拉伯语的,你的阿拉伯语专业在这次的11天时间里有没有帮到你?

    孙世伟:确实有一定的能力,跟他们(反政府武装)进行了沟通。我们对一些饮水、食物、健康、卫生问题(跟他们沟通),经过沟通得到了解决,然后我向他们阐述了我们是平民,请不要伤害我们。对保护我们这29位同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记者:我知道你在宿舍的网上留得最后一句话是“我们被包围了”,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孙世伟:当时枪声乱作,我们什么也不清楚,当时感觉有一定的害怕,但是我们心中感觉我们大家在一起,我们团聚在一起,互相帮助,应该能够挺过这个难关。

    11天,对于29名被劫工人是相互扶持、共度难关。这11天对于他们的家属来说,也是相互扶持安慰。

    侯显明:发了微博,就有很多的记者和网友时不时回馈来一些消息,让自己就不是那么的无助了,我觉得挺暖心的,然后其他家属都联系上我了,我们就在一起建了一个群,昨天他们都接到电话了,然后都知道平安,很兴奋。目前我就等她回来,看她的心态,可能要考虑怎么去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吧。

    字幕提示:“祝福你们,正好情人节来,快求婚。”--网友祝福

    今天侯显明还收到了很多网友的祝福,他说他会带着礼物去机场迎接女友。

    记者:回到北京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孙世伟:先看看爸爸妈妈。

    记者:有没有跟他们沟通,打过电话没有?

    孙世伟:给家人打过电话,已经报了平安。公司的领导已经提前给他们打了电话,已经报了平安,他们现在都很安心。

    记者:妈妈第一句话跟你说的是什么?

    孙世伟:回来就好。

    字幕提示:祝福归来同胞!

    白岩松:是啊,回来就好。真正回来的感觉出现在昨天晚上北京时间也就是10点35分,当这个飞机在肯尼亚内罗毕的机场降落的时候,大家的心才慢慢松下来。接下来看到29名同胞还基本上算是健康,这颗心才完全地放下来。那到现在为止,其实从昨天的这个飞机降落一直到现在连24小时都不到,那么又有哪些最新的消息,我们的记者在采访当中又有见闻?他们的状况如何?接下来我们就连线采访这件事情的本台记者张东。张东你好,赶紧要告诉我们一下,这29名同胞有没有已经踏上回家的路?飞机起飞了没有?

    本台记者 张东:岩松你好,目前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所有这29名中方的获救人员都与肯尼亚当地时间2月8日的晚上6点钟,也就是北京时间的晚上11点钟乘飞机从肯尼亚内罗毕出发返回北京。那么飞机将会在多哈进行短暂的停留,然后抵达北京的时间大概是2月9日下午2点钟左右,那么他们在北京将会进行一个全面的体检,然后从北京他们会尽快启程返回四川与家人团聚。

    那么在整个劫持事件当中唯一一名丧生的中方员工他的遗体也于苏丹当地时间的2月7日由苏丹方面移交给了中国方面。那么据我们了解到的消息是,这个遗体有可能在苏丹当地进行火化,然后再运回中国,岩松。

    白岩松:是啊,在你提到了这样的一个信息之后,不管我们现在有多少人会为29名同胞这种获救感到格外的这种开心,我们也要为一名同胞在这样的一个事件当中不幸遇难,我们要表达我们最深的这种哀痛,也要对家人进行抚慰。

    那张东,同样还有一个问题,大家恐怕也非常关心。因为从昨天10点35分飞机一降落,这些被救的人员进入到你们被采访的视线当中,他们得到了怎样的接待?另外,他们的身体状况如何?在画面上我们看,怎么还有人要坐轮椅,是不是身体的状况很糟糕?他们吃的是什么?大家都关心这些细节,你赶紧把这些细节给观众朋友介绍一下。

    张东:好,目前是这样的。那么在他们的飞机降落之后,在全部的29名获救人员当中有2名是女士,另外有1位,也就是您提到的坐轮椅的,也就是他是脚踝有了一个扭伤,是脚踝扭伤的一个事件。

    那么在肯尼亚当地机场已经进行了非常完备的处理,肯尼亚内罗毕医院也派了一辆救护车在现场,三个医生加上全套设备进行准备着,同时他们准备了三个轮椅,刚才提到的脚踝扭伤的人也是在下飞机后第一时间就被轮椅送到中巴车上。

    那么据我在现场看到的条件来看,他们所有人在走下飞机的那一刻,他们的表情其实还是非常平静的,甚至我还看到有些人是面带着微笑走下的飞机。那么当然过去的10天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经历,那么再加上可能是生活物资的匮乏,可以看到他们在走下飞机的时候,他们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一些脏乱,神情有一些疲惫,但是他们身上有些人是披着肯尼亚当地特色的条纹的棉布走下的飞机,这也是机组人员为了让他们在旅途中能够过得舒适一点,同时也是出于饱暖的需要而特地准备的。

    那么在机场,中方的工作人员也是给他们进行了体检,同时他们也准备了一个非常完备的急救箱,里面应有尽有,以便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那么在所有人都走下了飞机之后,两辆中巴车非常迅速地将他们从机场带到了他们所住的肯尼亚的洲际酒店,那么在那里他们所隶属的中水电集团也早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崭新的衣物以及手机,以便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向自己的家人报平安。而在当天晚上,中国驻肯尼亚的大使馆也宴请了这些获救人员。情况就是这样,岩松。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张东给我们带来细节性的报道。谢谢张东。

    评论员 白岩松好,接下来我们透过一个我们摄制组做的图,来感受一下我们这29名同胞的回家之路。我们看,在2月7号的时候,29名中国工人是安全获救,当时他是搭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包机飞往内罗毕,位置在这儿,苏丹的南科尔多凡州,然后它是向南飞,飞到肯尼亚的内罗毕,到了肯尼亚内罗毕的机场是昨天晚上北京时间10点35分。那么今天刚才记者张东已经告诉我们,预计是北京时间晚上11点,也就是说离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飞机将起飞,起飞之后当然是回国了。但是要在卡特尔的多哈进行一个短暂的停留,之后飞机再度起飞,大约在明天下午2点钟左右的时间到达北京,这个时候大家的感觉会非常非常开心,毕竟真正的回家了。

    但是要说他们回自己家,因为相当多的人都是在四川,恐怕还要在北京有所停留或者说有所安排之后再转乘飞机回到四川,回到他们自己的家,吃到川菜,吃到他们父母和亲人给他们做的菜,那一瞬间他们可能会觉得,哎哟,这下子真到家了,真替他们感到高兴。

    但是毕竟在过去这11天的时间里所发生这样一个事件,我们有很多的经验,也一定会有一些教训,我们要有哪些提醒?同时这里的奥妙是什么?为什么又发生这样一个逆转,最后产生了一个相对喜剧化的结尾?一会儿中国驻苏丹的大使都会在连线采访的时候给我们一一道来,不过我们还是会回述一下过去这十几天的历程。

    “苏丹29名被劫持的中国工人有望在48小时内获得释放。”昨天早上这则报道出现在很多媒体的头条,只是有望,没有具体时间,但这样的好消息还是被迅速传播,最终它被确认。

    新闻解说:本台消息,日前在苏丹被劫持的29名中国工人已经获救了,目前他们已经登上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飞机,并且已经离开了苏丹,反政府武装所控制的……

    自从1月28日中国在苏丹一工地遭遇攻击,并有多名工人被劫持的消息传来。如何施救?他们能否平安归来?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这样的不安一直持续到内罗毕威尔逊机场他们走出舱门的那一刻。

    29人全都平安,这11天的生死救援终于有了一个让人欣喜的结果。

    被劫持的中国工人经历了11天的生死考验,而同样经历了11个不眠之夜的还有特派苏丹的中国外交部工作组。

    新闻解说:外交部领事司司长29日紧急约见了苏丹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敦促苏丹在确保中方人员安全的前提下积极开展搜救。

    记者:这里是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国际机场,被转移到安全地带的17名中国工人刚刚乘坐飞机降落在这里。

    新闻解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简航生今天召见苏丹驻华使馆临时待办伊萨,就中水电苏丹项目部遇袭,29名中方人员遭到劫持一事提出紧急交涉。

    新闻解说:中国政府已经于30日晚派出由外交部牵头,国资委派员参加的工作组赴苏丹协助开展营救工作。

    新闻解说:中方正在继续积极与苏丹方面沟通,敦促苏丹方面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尽快使被劫持的29名中国员工获释。

    新闻解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今天下午的例行记者会上介绍了中国工人在苏丹被劫持事件的进展情况,中方正在通过各种渠道采取一切可能的办法开展营救工作。

    密集的救援行动,但并不太明朗的事态消息,无疑不表明着施救的难度,当被劫持的29名工人略带疲惫的平安归来,这11天的紧急行动,所经历的曲折和困难也格外引人关注。

    评论员 白岩松:其实任何一个外交性的事件,也许我们在新闻层面上所能看到的只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上的一角,可能是1/10,甚至可能是1/100,但是更多的这种努力和艰辛和辛苦以及外交的涡旋等等,可能都在水面之下,我们当时未必看的很清楚,只有随着时间这种慢慢的推移才能清晰起来。

    不过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下中国驻苏丹的大使罗小光,相信这十几天是他非常难熬的一段日子,当然我们也要谢谢他。罗大使您好,其实可能因为29名同胞获救的这个消息太过让我们欢喜了,我们几乎忘了前面已经有17名同胞转移出来,我知道您刚才的工作与此有关,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17名同胞的情况?

    中国驻苏丹大使 罗小光:你好,主持人。我接电话之前也刚刚从机场返回的路上,我们在这次1·28劫持事件过程中,其中有18名中国员工,在被29人劫持之后有18人暂时被困在营地周边。那么我刚才送上机回国的这17名员工,就是我们在1月28日29名员工被劫走之后,我们通过多方面的努力,敦促苏丹方面采取积极的措施,在两天的营救过程中把17名员工都安全营救出来,并在刚才我把他们送上回国的飞机。

    白岩松:罗大使,其实在过去这十几天的时间里头,我们也是在失望,甚至有的时候绝望,然后希望,这样一种交织的过程中过来的。但是为什么最后突然发生这种扭转,一下子变成了这种喜讯到来。您觉得促成这件事情最后向喜剧方向转变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罗小光:主要因素是因为这次劫持事件它性质比较特殊,一个是被劫持的人员比较多。第二,他被劫持的地点位于苏丹比较边远的南科尔多凡州,距首都700多公里比较边远的山区地带。第三,他是处于苏丹政府军和反政府军互相争夺、交战的边远地区,所以由于比较复杂的这些背景,在发生事件之后,就使得这个事件不同于以往一些仅仅是劫财或者其它原因的一些被劫持人质事件,他带有比较复杂的政治背景,这就使得我们这次整个推动、营救过程中,首先要确保人质的安全。其次是要保证有一定的时间,要争取时间,但是因为他涉及到多方面复杂的因素,所以在前两天解救完被困的17名员工之后,我们又通过多方的努力和协调,最终促使29名被劫持的人员安全获释。

    那么应该简单地说,这是一次比较大规模的跨国境、跨部门、跨领域,得到一些友好国家政府的理解、支持和帮助,同时我们也非常感谢在这次解救的行动过程中,国际红十字会组织利用他们的途径,比较积极地参与了转运工作,使我们这次营救行动能够在经过几天的多方面的努力和协调之下,最终有了这么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

    白岩松:罗大使,还有一件事情,一直现在回过头去看的话感觉有些蹊跷,按理说劫持我们这些同胞的,可能大家会想象成他可能比较恶劣等等,但是他在对中国以及对我们的同胞表态以及一些做法的时候,还存在着一定的友善,为什么会存在着这样一种矛盾呢?您是怎么看的?

    罗小光:这个基本背景就是我前面介绍的,实际上中水电筑路工地的营地它位于苏丹边远山区,苏丹政府军和一个反政府派别,就是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武装他们争夺的一个地区。那么首先从苏丹方面来说,苏丹是一个和咱们有着悠久历史友好合作关系的国家,跟咱们的国家非常地友好,比较牢固。另外,就是当地的反政府军他主要的问题和矛盾是和苏丹政府,所以他并不针对我们中方,那么这次从背景来说可能有一定的偶然性。因此,我们在做整个工作过程中,也考虑前面的这些因素,最后使得我们的人员能够非常平安的,虽然渡过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因为这里头涉及到苏丹政府内部的一些矛盾,就是苏丹政府和一个反政府武装派别之间的一些矛盾和斗争,所以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一些。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罗大使,一会儿还有问题向您请教。

    好,接下来我们共同感受一下我们同胞的回家之路。

    从苏丹南科尔多凡州起飞,中间加油一次,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飞行抵达内罗毕威尔逊机场,在内罗毕休整完一晚后,今天启程回国。

    字幕提示:当地时间2012年2月7日肯尼亚内罗毕威尔逊机场

    新闻解说:到了,马上就要到了,飞机身上的红十字标志越来越清晰。载着29名亲人的包机……

    当飞机抵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威尔逊机场,机身上的红十字标识似乎格外显眼。2月7日,苏丹外交部发表声明,宣称苏丹政府已经允许国际红十字会一架飞机抵达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将被苏丹政府武装劫持的中国工人接走,选择飞往肯尼亚中转回国,在这个过程中也有第三方红十字委员会的介入。当被劫持工人获释的消息传来,参与者的多元也在从另外的角度描述着事态的复杂。

    中国政府工作组组长 邱学军:外交部还有相关的单位,特别是我们的使馆,驻苏丹,驻南苏丹,驻肯尼亚的使馆也都成立了相应的工作组积极地开展工作,就是全力以赴地确保人质安全获得营救、安全获释。

    1月31日,中国工作组一行六人抵达苏丹首都1喀土穆,这个工作组由外交部牵头,国资委派员参加,而他们抵达当地后也得到了苏丹有关方面对我方的理解和支持。

    据悉,苏丹政府首先停止了在我方公司营地周围广大地区对反政府武装的一切军事行动,并且出动武装直升机将我方46名未被绑架而逃脱,仍在营地受到威胁的员工空运到100多公里以外的欧拜伊德市(音),而后安全转移到首都喀土穆,在这个营救过程中,一名苏丹政府军少尉牺牲,多名士兵受伤。在各方涡旋下,绑架者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秘书长亚西尔·阿尔曼发表声明,重申该组织“绝不反对中国,也不反对中国人,只要在安全的条件下,他们将释放中国人质。”在此情况下,中方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在国际红十字会肯尼亚分会的涡旋下,最终达成了将人质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武装占据地到第三国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释放的协议。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还是要连线罗大使,罗大使究竟我们现在在苏丹的这种企业和工人有多少?在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又会给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哪些经验和启示呢?罗大使。

    罗小光:目前根据不完全的统计,咱们现在在苏丹的中资企业和机构超过两百家,那么在中国工作和生活的中国公民接近两万人左右。这次事件之后,当然这是一段时间以来,咱们中国公民在境外遭劫持,从人均数量来说和性质都是空前的,所以这个事件发生以后,也引起了国内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就向我们驻外使馆发出重要的指示,我们驻外使馆也采取立即的应急,紧急预案,已经处置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发生之后,特别是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结果,那么我们想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应该是在像苏丹这样的非洲一些国家和地区,有类似这样的背景和条件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如何吸取这次的教训,能够采取完善我们现有的一些安全防卫体系和措施,使我们中国企业在进一步“走出去”的过程中能够更有效的得到自我保护。

    白岩松:时间的因素,罗大使,今天我们只能说到这里了,非常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的介绍。希望以后我们的企业和人员更安全。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