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龙江河镉污染,如何索赔?(20120203)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3日 22: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d0479c3e002418cbad0591c3b65f40c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广西河池市市长 何辛幸:首先代表河池市人民政府诚恳接受社会公众的批评,并向龙江下游群众和社会公众表示最真诚的道歉。

    133万尾鱼苗,4万多公斤成鱼,237个养殖户,广西龙江河镉污染损失巨大。

    字幕提示:声音来源:养殖户甘德新

    甘德新:我养鱼的人工费都不要了,我都投资一万多了。

    最危险的时刻过去,公众关心的赔偿工作又该如何展开?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 郭声琨:要采取壮士断臂的决心依法处理,这个毫不手软。

    赔偿范围有多大?赔偿金额会有多少?两家涉嫌排污企业有这个能力吗?

    字幕提示:声音来源:广西河池市市长 何辛幸

    何辛幸:看出我们政府部门的监管上缺失缺位的地方。

    2011年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新增公益诉讼制度》,而广西龙江河镉污染的索赔诉讼又将如何展开?

    《新闻1+1》今日关注:龙江河镉污染,如何索赔?

    主持人 董倩: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距离广西镉污染事件已经过去了20天,在今天下午的记者会上,当地公布了9名公职人员严重失职问职的情况,我们从这个名单上可以看出来,受到处理主要都是当地一些环保系统的人士。那么再加上此前已经受到处理的9名企业的相关管理人员目前已经有18人受到了控制或处理。那么目前情况下,可是损失究竟有多大?相关的工作才刚刚展开,我们来关注一下。

    根据柳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今天下午4点更新的监测数据,各个测点所得到的结果都符合国家水质标准,柳州市的自来水情况也全都符合。专家称,由于在洛东有效阻击,已经明显减慢,污染团的移动速度已经明显减慢。这应该是广西龙江河镉污染处置传来的好消息。也在今天下午,污染事件的负责人处理结果也首次公布,其中环保以及行政系统的9名官员受到了从记过到撤职的处理。

    广西监察庭副厅长 雷永达:自治区纪委监察厅将继续深入调查,对严重失职、渎职或利用职权进行权钱交易等事件背后的腐败问题,无论涉及什么单位、什么深,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绝不手软,绝不迁就,坚决予以惩处。

    对于此次污染,广西河池市市长也在2月2日正式向全社会做出了公开道歉。

    字幕提示:2012年2月2日 新闻

    广西河池市市长 何辛幸:在此,我首先代表河池市人民政府诚恳接受社会公众的批评,并向龙江下游群众和社会公众表示最真诚的道歉。

    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接下来此次污染事件的事后处理就会提到议事日程,特别是那些因污染而受到牵连的居民以及养殖户的损失问题。污染发生后,来自河池市有关部门的调查,由于河水镉超标已经导致大量养殖户的鱼类死亡。来自河池市政府的通报说,截至2月2日统计,此次龙江河镉污染事故共致拉浪到三岔河段鱼类死亡133万尾鱼苗,成鱼4万多公斤,涉及养殖户237户,对于养殖户的损失当地政府已经承诺将帮助他们向肇事污染企业进行索赔。目前政府部门的主要工作是:及时开展污染水域渔业资源受损失的情况调查和评估、进一步进行养殖鱼类损失价格的评估、及时公布赔偿程序以及确保养殖户的生产生活。而此次赔偿的责任主体也已经浮出水面,他们分别是金城江区鸿泉立德粉材料厂和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目前9名相关责任人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

    广西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新闻发言人 冯振年:鸿泉厂没有建设污染防治设施,利用溶洞恶意排放含高溶度镉污染物的废水。金河冶化厂通过岩溶落水洞将镉浓度超标的废水排放入龙江河。

    同样来自当地政府的数据,此次镉污染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共排查涉及重金企业和经营户145家,他们当中责令整改或关停取缔的有11家,排查小企业、小作坊74个,原矿、原渣堆放点90多个。这些企业在2月5日前都会依法予以取缔。显然,一次镉污染事件暴露出了更多的问题。

    何辛幸:我想这和我们的(政府)很多方面工作不到位有很大的关系,看出我们的政府部门监管上还有缺失缺位的地方,包括我们(政府)履行职责上有很多不到位的,我们也要通过这次发现的问题对我们整个行政执行力的提升,对我们这个队伍的建设要下更大的功夫。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 郭声琨:要采取壮士断臂的这种决心,一些环保设施三类处理工程不配套的要坚决地关闭,对一些违法排污的(企业)要坚决打击、依法处理,这个毫不手软。

    董倩:刚才短片中郭书记说了一句话,就是要拿出壮士断臂的决心。郭书记前两天还有一个表态,就是发生此次镉污染事件并非偶然,而是长期监管缺失的必然反应。那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郭书记他为什么这么说。首先我们按照这个事情发展的规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确定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那么我们看距离事发到现在二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现在能够确认的是两家企业与这次污染是有直接的关系。我们先来看这两家企业都是谁。首先是一家叫做鸿泉立德粉材料厂,这是一家小厂。那么它主要平时的工作就是提取重金属铟,这个镉是它在提取重金属时的一种伴随的产品。那到底这样的一家小厂能够掀起多大的浪来?那儿就像当地的环保局的局长说,他说,可以确定他是违法生产,违法排污了,但是企业产品规模有多大、镉的产量有多大、能够造成多大的污染还有待专家组进行调查和评估,这是这家民营的小企业。

    我们再来关注第二家已经确认与污染有直接关系的企业,它叫金河矿业。这是一家有色金属矿及碳材冶于一身的综合体,能查实的是废渣堆放是存在问题的。但是这个企业的负责人几次声明自己,就是我把堆的废渣全部都融在了这个江里,也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污染,那现在的问题是,是这两家企业一次排放还是多次排放,还是说有其它的企业也参与排放?那么就像当地的河池市委副书记秦宾(音)在2月1日接受新华社采访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他说,目前还要根据产量、产能,还有未处理的废水的镉含量才能够最终确定造成这次事件的排污企业,所以污染源的调查还没有结束。

    董倩:那关于这次污染事件的最新情况,我们马上来连线这次刚刚从广西报道回来的本台记者童盈。童盈你在当地采访的时候看到这个排污企业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本台记者 童盈:我们去了几家企业,其中第一个去的就是现在涉嫌排污企业嫌疑最大的鸿泉立德粉厂,这家企业本身是一个以立德粉作为环评批准生产的企业,但是在生产期间却擅自改变了自己的工艺,生产了重金属铟的元素,所以在期间有镉的产出。我们在厂区中调查采访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企业不大,有几台冶炼炉,最重要的设施就是冶炼炉和反应池,还有一些压滤机,厂区内比较零乱,还有重要的设施就是我们在厂内发现排污暗道,这条暗道也是通往一个溶洞,也就是地下河重要的通道。那么这个企业是有环评手续,但是它擅自更改了,如果从它的工艺来讲,据环保专家说它是属于咱们国家命令禁止和淘汰落后的小冶炼,也就是不允许它存在的。

    董倩:童盈你看,据你到当地的采访,这是一家小企业,那么它改头换面,它私自生产之后,当地相关的部门为什么没有及时能够发现和制止?

    童盈:这也是我们在调查中比较重点调查的,在我们采访河池市环保局的时候,他们就表示环保是属于属地管理,也就是这家企业应该金河区环保局来监管。那么金河区的表态是说,由于这个企业大门经常紧闭,监管人员无法进入,所以在它2007年生产至今长达五年的时间都未曾有监测人员进入过。不过像这样的说辞很难解释它监管的漏洞,因为从环保监察常规的理念来看,像这样的冶炼企业是有高高烟囱的,它的排烟和正常的排烟都不同。另外,这个企业我们发现有很多电源的箱子,如果仔细查看他的用电记录也能够发现这是一个正在运行的企业。另外,在这个企业的周边不到六米的地方就是龙江河了,如果监管人员认真地去监测周边的水样的话,也不难发现一些迹象,所以这些调查都表明当地的监管部门确实有这个失责的原因在。

    董倩:童盈你们在当地采访时候,就观察到你能目测到污染的情形是什么样的?

    童盈:好,当时我们去的时候这个企业已经勒令停产了,它的主要负责人有一部分已经被刑拘了,还有一部分在逃。那么我们在企业的周边来看,企业比较零乱,厂区内没有任何的环保设施,污水、废水的都没有处理的设施。我们又绕到企业的周边来看一下,它是在喀斯特地貌的大山里,虽然掩藏的比较深,但是其实也不难发现。不过我们转到它周边的河域来看一下,往上游看水色是不一样的,虽然有这么长时间,但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后来我们又调取了一些资料,我们在问当地的环保局说,这个事故发生后有没有在周边检测中有镉的元素?他们说在29号做第一次检测的时候是有镉的检出,但是未超标,现在情况是这样。

    董倩:好,谢谢童盈。

    一方面我们要关注是谁造成了这次污染;另一方面我们更关注的是这次污染到底伤害到了谁。

    柳州市柳城县唐义平以打渔为生,镉污染事件发生后,一大家子生活陷入困境。

    龙江河沿岸的广西河池,宜州市德胜镇的渔民人去船空无事可做。

    柳州市柳城县凤山镇柳江江边,40岁的张永生望着龙江方向发呆。他说,打渔6年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人去船空,无事可做。打渔为生的渔民们最怕这样的污染事件。133万尾鱼苗,4万公斤成鱼死亡。面对巨大的损失,237户养殖户难过而焦急。

    拉浪电站渔业队渔民 黄亚四:这两天这个(污)水来了,不敢打了,这个水有毒,鱼也没有了,都没打。

    42岁的渔民黄亚四在这里生活了26年,他说,这次的污染是他经历最严重的一次。如果算上投放的饲料、鱼苗成本至少要损失十几万,这样的损失在这里的每一个养鱼户都要面对。这里的渔业队一共有47户渔民,以捕鱼为生,有7户是网箱养鱼户,一共养了三万多尾。如今,已有60%-70%的鱼类死亡,损失惨重。而面对巨大的损失,渔民们最着急的当然是赔偿。

    字幕提示:2012年2月1日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广西河池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李孟凡:我们很自信地说这个不是我们的,因为我们也算过,这里面都是很少的含量,你说渗下去也不至于,因为它的污染是一波一波下去的,肯定是有人偷排,我们不存在偷排,渗漏是不可能的。

    字幕提示:2012年2月1日 鸿泉立德粉厂

    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环保局纪检组长 蓝群峰:他们生产的时候,按照原先,说是生产立德粉和一些化工产品,但是后面他们擅自改变生产原料和工艺,这次是排查之后才发现的是生产铟。

    记者:铟跟我们现在了解到的镉有什么关系呢?

    蓝群峰:都是金属,可能有并存在一起的。

    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渣场堆放不符合要求,被环保部门初步认定为排污企业。而鸿泉立德粉厂则是因为非法排放污染物,在公布的名单排序上排到了最前面,成为目前嫌疑最大的排污企业。尽管责任由官方认定,但是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却一再否定。

    字幕提示:声音来源:本台记者 童盈

    童盈:这次龙江河超标最高的时候达到80倍,究竟是企业一次性排放还是长期排放造成的?专家还在论证当中。究竟是哪一家企业违法排污还是多家企业违法排污?至今还在调查之中。

    责任的最终认定还需要等待,再看这两家企业的规模,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股份公司2004年10月成立,是一家国有控股企业,当时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8亿元,拥有固定资产总额是7.58亿元。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公司全年营业收入确保目标11亿元,奋斗目标13亿元,利润总额确保目标8千万元,奋斗目标1亿元。而鸿泉立德粉厂是一家民营企业,2007年开始投入生产。去过现场的记者告诉我们,这是一家小作坊式的企业,规模很小。这样的两家企业如果责任最终认定,究竟有没有赔偿的能力?怎么赔偿?能赔偿多少?此次污染事件后面的工作还有很多。

    字幕提示:声音来源:广西宜州市渔民 唐桂荣:你问我怎么补贴这个钱,我们要求,反正要求是有,但是希望他们真的能帮助我们解决,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赔偿,我又没有办法。

    董倩:说到一个赔偿的问题,在这次严重污染事件发生之后,为了使得下游的城市居民的饮水安全不受到危害,那么当地政府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进行了相关的工作,那这方面花的巨资由谁来补上?这是一方面。再来看这些养殖户,我们先看一组数字,这是新华社提供的,截止到2月2日最新统计,龙江河宜州拉浪至三岔段共有不同规格133万尾鱼苗、4万公斤成鱼死亡,涉及养殖户237户,网箱758箱。

    就像刚才短片中提到的那样,确认的这两家企业能不能赔得起这么多的钱?那接下来我们看,昨天河池市副市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就说了这么一番话,她说当地政府将帮助养殖户对污染企业进行索赔,现在已经展开调查。那么这样的一个表态当然很好,但是我们来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汤维建教授在去年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公共利益受损往往与相关行政机关管理缺位有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公共利益受损,相关行政机关难辞其咎。因此,由相关行政机关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往往”动力不足“。”他们在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方面动力不足,反过来想,在帮助养殖户向企业要回自己利益的时候动力就足了吗?要想索赔,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确认到底有多大,我们注意到在这次有一个叫做中华环保联合会的社会组织参与到了这次的调查还有证据收集工作中来。

    董倩:接下来我们马上连线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中心督查诉讼部部长马勇。马勇您好。

    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中心督查诉讼部部长 马勇:您好。

    董倩:首先你给我们讲一下,你们在调查中了解到当地养殖户的损失大概有多少?

    马勇:我们主要是在宜州怀远镇罗山村的龙江河段做了调查,当地的养殖户大概是40多户,那么初步的保守估计,他的直接损失大概在400万-500万之间,因为当地的养殖户绝大部分养的是竹鱼,这种鱼是三年的生长期,当地养殖户的鱼苗绝大部分都是去年购置的,也就是说去年和今年这两年全部是纯的投入而没有产出,明年才有收益。

    董倩:马先生,我想问您一下,当确认了这些养殖户的损失之后,接下来你们要做的是什么?

    马勇:接下来,因为现在政府也表态要去调解工作,我们会配合政府来帮助渔民去协调、处理,如果说协调不成的话,我们将会帮助老百姓通过法律的途径帮助他们去索赔。

    董倩:现在你们能不能确认,也就是鱼类的大量死亡跟镉污染之间就是有一个密切的因果关系?

    马勇:应该说这次死鱼跟这次事件有密切联系的,因为之前在龙江河段没有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死鱼事故,并且环保部门已经排除了也就是溶解氧导致鱼类死亡的原因。所以我们知道溶解氧是鱼类生存最主要的条件,因为这次发生了镉污染事件之后,使得造成了大规模、大面积的死鱼,所以应该说跟这次事件是有密切联系的。

    董倩:好的,谢谢马先生。

    我们再回过头来提一下,因为刚才我们已经说了河池市副市长在前两天已经表态要帮助养殖户进行索赔,但是结果如何值得关注,因为就在不久以前,广东信宜市政府就有一个状告紫金矿业要求他们索赔。那么一起来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对于养殖户的损失,广西河池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黎丽在昨天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承诺,政府将帮助养殖户对污染企业进行索赔。事实上,近期这样的承诺并不罕见。

    2011年9月25日,紫金矿业分公司溃坝致信宜下游多个村庄遭灾。10月9日,广东省信宜市政府一纸诉状将紫金矿业两家子公司告上法庭。政府方面诉称,两家公司的尾矿库溃坝事件给信宜市造成了重大的人员死亡和财产损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950万元。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帮助中心律师高尚涛(音)认为,“不管信宜政府动机为何,起诉的举动客观上维护了受害民众利益,值得鼓励。”今年1月4日上午,广东省信宜市人民法院就开庭审理了信宜紫金矿业溃坝事件引发的民事赔偿系列案中第二批共15件损害赔偿纠纷案,该批案件从开庭至今已持续数日,记者获悉,信宜紫金再次提出了调解意愿。与此同时,信宜紫金还透露,双方就该案焦点问题的争议继续僵持不下。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王灿发:比如像这次水污染找到了哪些是污染企业,哪些是老百姓,赔偿多少,政府部门包括环保部门是可以作为中间人来进行调整。那么双方都接受了,让他们之间达成一个协议,而不是说政府部门跟企业签订一个协议。

    董倩:如何挽回公众的损失,恐怕有两条腿:一方面要依靠政府,让政府成为一个中间人协调双方的关系,最后达成共识。另外一方面可能要走公益诉讼这样一个道路。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