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如何让奥数不再疯狂?!(20120112)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2日 22: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0805e7b5a744d70b48acf688080ff23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上过奥数的举手

    都上过啊

    成都某培训学校校长 蒋扬斌:学奥数的人跟两年前相比少了很多。

    从兴趣变成负担,疯狂的奥数是否已经彻底失去基础。

    成都某培训学校校长 陈星海:出台这个禁令过后,因为老师不敢出来,所以我们就没有办奥数了。

    2009年成都率先向奥数宣战,两年战果究竟几何。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家长:(过去)要上好学校,不得不去学(奥数)。

    孩子、家长、老师、学校,能否从这道奥数谜题中彻底解放。《新闻1+1》今日关注如何让奥数不再疯狂。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又快放寒假了,相信很多家长又在盘算到底要不要给自己的孩子报个奥数班,相信对于绝大多数的学生和家长来说,奥数这两个字绝对是意味着折磨和纠结。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一方面绝对是从本能上不愿意去学,但是另外一方面又争先恐后加班加点的去学,不是出于兴趣和爱好,而是出于功利性的选择,因为奥数是一个敲门砖,它可以叩响进入好学校的大门。

    就在两年多以前,2009年成都市推出了禁奥数令,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那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我们去看一看。

    学生们期盼已久的寒假已经到来,这个假期他们会怎样渡过,日前记者来到了位于成都市武侯区一家规模不小的培训学校。已经有少家长前来给学生报名寒假的补习班,倪国桢大爷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来给孙子报名寒假的奥数课的。

    记者:你知道成都市已经禁止学校招生以奥数为参考标准了吗?

    学生家长 倪国桢:知道,好像去年还是前年,2009年就开始了,我们知道。

    记者:孩子上奥数不是为了考试?

    倪国桢:从我个人的角度,孩子(学奥数)好像没有这个(因素),都要看自己兴趣。

    记者:那你觉得他学奥数学得苦么?

    倪国桢:他学得到还可以,还是比较轻松。

    倪大爷表示,孙子学奥数是兴趣所在,记者在这所学校停留了大约两个小时,就只看到倪大爷这一位家长来给孩子报奥数班,这样的场景有些出乎意料。

    画面提示:2009年资料

    记者:我问问小朋友,上过奥数的举手。都上过呀。

    学生:嗯。

    记者:这里面喜欢奥数的举手?有几个,这里面讨厌奥数的有没有?

    学生:有。

    记者:这么多讨厌奥数的,那讨厌奥数怎么还上?

    学生:家长逼的。

    记者:来你说。

    学生:爸妈逼的。

    记者:怎么说,爸妈总得给你解释,到底什么理由?

    学生:为了上初中做好基础。

    记者:还有的怎么说?

    学生:还有招生考试,有些时候要有奥数题,所以说必须去学奥数才行。

    本来少部分人的兴趣,却成为所有学生的负担,奥数这个被意化为名校敲门砖的培训,同样也曾经是成都教育的困扰,也正是在两年前,禁止奥数比赛、禁止入学前奥数测试、禁止将奥数成绩与入学挂钩、禁止公共教育资源流向奥数,禁止在职教师办奥数班。成都市教育局当年发出的五条禁令在全国率先向奥数宣战。两年的时间过去了,现状究竟如何呢,就此记者也采访了倪大爷孙子所报名的学校的培训校长。

    成都某培训学校校长 蒋扬斌:现在有奥数班,但是学奥数的人跟两年前相比少了很多,(原来)一个学期的话,我们所有的校区有上千人,那现在就只有三分之一了。

    蒋扬斌告诉记者,现在学校开设的奥数班更像一个兴趣班,有兴趣有能力的孩子才会选择,为了验证这并非个例,记者又来到了成都东部的另外一所培训学校,他们干脆停掉了奥数培训。

    成都某培训学校校长 陈星海:(原来)我们一般每年都是五六个(奥数)班。

    记者:大概有多少学生?

    陈星海:两百多个学生,接近三百个学生。

    记者:当时的老师从哪儿招的?

    陈星海:我们当时找的老师都是成都市一线的,获得了奥数资格证的奥数教练的老师。

    记者:公立学校的老师,还是就是一般学校的老师?

    陈星海:当时都是公立学校,而且是教得非常好的那种奥数教练,出台这个禁令后,我们因为老师不敢出来,所以我们就没有办奥数班了。

    据了解,成都出台禁奥令以前,成都已有1000多家涉及奥数培训的机构,假期参培学生最多时超10万人,而目前根据非官方市场统计,大约只有不到2万名学生在进行奥数培训,较2009年减少了五分之四。

    董倩:刚才短片里面的数字已经提供给我们这样一个现实,就减少了五分之四,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我们都替那些被奥数解放了的孩子高兴,但是如果你看这个绝对值10万,如果减少五分之四的话还有2万的学生在学奥数,而我们掌握的相关的数字是根据研究只有5%智力超常的儿童是适合学奥数的,那么2名学生显然数字还是太多,那问题就出来了,他们是真的都对奥数感兴趣吗,如果不是的话,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学呢,本台记者尹响最近就在成都相关的专题进行采访,我们来连线他,尹响你采访了来家奥数的培训机构,他们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本台记者 尹响:董倩,就是从招生的人数上看,就是之前和我们短片上看到的一样的,确实现在是有了大幅的减少,而且当时我们在选取这个学校的时候我做了一个调查,就是到网上去搜索,到底还有多少的学校在开设这个奥数班,我在网上看的时候,当时看到其实开班的学校其实已经不是很多了,我们选取的第一个例子,第一个学校就是目前还在开设奥数班的,刚才正如短片所讲的,我们去了这个学校确实它的学生的规模只剩下了三分之一,而学校的校长告诉我,它主要对三分之一,是因为他有兴趣有能力的孩子在学。而另外一所学校,就像刚才说的,它主要是招不到老师,像奥数因为现在成都市颁布了禁令有一个非常严重的禁令,就是禁止公办学校老师校外兼职培训奥数,所以说现在的奥数培训老师都是他们专职称之为教练的这种老师,因为现在要付出人力的成本相对来说比较高,就小规模一点的不能够大面积招生的学校,在公立学校招不到老师,它自己也不能去培养这种奥数教练,所以它的压力也会很大。

    董倩:那从你介绍的情况来看,这个一纸禁令在两年多时间里取得的成效是很显著的,相关的当地教育部门对自己的禁令取得的成绩他们是怎么评价的?

    尹响:是这样,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采访到成都市教育的主管部门,但是我们在网看一个报道,就是去年10月16日,成都市教育局的副局长回答了《人民日报》的提问,也是关于奥数的,他们就是说,当时家长疯狂让孩子去上奥数,但是他们没有理解到其实奥数只是数学的表现形式,并不是谋取公立的工具,所以我们要禁止让奥数全民化和公立化,而取消奥数对于成都市教育局来说,它就是要减轻学生的学习的额外负担,避免了学校之间的无序竞争,同时也为家长减负。

    董倩:好,谢谢,尹响。

    我们不妨再回头看一下两年多前,成都市教育局推出五个禁令都是什么,我们来看一下,禁止奥数比赛、禁止入学前奥数测试、禁止将奥数成绩跟入学挂钩、禁止公共资源流向奥数、禁止在职教师办奥数班。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到底在当地经历了一个什么变化,我们继续关注。

    2009年10月26日 新闻

    主持人 张羽:针对奥数竞赛所导致的学生负担加重等现象,成都市教育局近日推出了五个禁止措施,为中小学生减压。

    具体细则将从哪里入手?又能否起到应有的效果?2009年当成都整治奥数风暴的消息在全国掀起巨浪,在经历了半年多的猜测和热议之后,10月底具体的办法细则尘埃落定。

    禁止教育行政部门、教育培训机构、教育学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举办或协办以及组织学生参加包括奥数在内的所有学科培训和竞赛。

    培训、竞赛不能办,考试不能沾,升学不看分,老师不能教,违规罚校长,这是当时有媒体总结的细则内容,应该说这五条禁令试图从师资、招生、及社会力量的介入等多方面来遏制疯狂奥数。然而在细则出台实施之初,效果却并非立竿见影。

    画面提示:2009年12月19日新闻

    家长:我们孩子的那些班都停了,而且所有的那些费用都已经清退了,但是马上紧接着的就是,我们就感觉到有很多宣传材料过来,有很多培训机构他做的这种培训班就开始上课了。

    记者:就是民办奥数班。

    家长:还有一些民办的老师,比如说他就是采用私立学校的老师来办这个班,还有一些退休教师,他也可以参加办的这种班,马上又开始开课了,所以家长就感觉到有些压力,有些疑惑。

    2009年10月28日采访

    龙江路小学 六年级学生 韩讴竹:我爸妈还是在坚持让我上,他们说,万一第一年不能完全地扼杀住,万一还是有一些(中学)对奥数非常重视,还是要学。

    1993年成都开始出现奥数班,此后奥数热初步升温,一个兴趣班最终却成为了名校录取的敲门砖。多年的惯性让这个政策的出台并不那么一呼百应。成都家长的担心其实指向都是隐藏在奥数乱象背后的本质原因之一,那就是学生的奥数竞赛成绩和升学之间的挂钩问题。

    成都市电子科技大学 附属实验小学校长 康永邦:我是2002年做中学校长,那个时候成都一直采用的是微机摇号(升学)方式,当然也有个别一些学校,可能还是要看一下(学习)奥数的学生,在奥数方面获奖的情况,“禁奥令”以后,(成都)市教育局推出了一个小升初的新政,自去年以来,严格按照户籍所在地就近入学,另外就是把各个区、小学划成若干片,片区的小学,在一个统一的时间统一的地点采用微机摇号的(升学)方式。

    今天当我们再次关注着成都整治奥数乱象的五条禁令,显然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内容跟进。而实际上在去年年底,成都市教育局还额外增加了一个三步政策,一是政府、学校及相关单位,不专门为参加奥数的学生进行培训,不提供公共资源协助培训。二是学校不组织、不动员学生参加这方面的竞赛。三是不把奥数题目写进考卷,不以此来评价学生的优劣。

    董倩:成都教育部门相关的一纸政令,让这个奥数的培训市场迅速萎靡,但是就像我们刚才提出那个问题,为什么还有两万多学生还在坚持学奥数,其实原因有一个就是家长不放心,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一个家长怎么说,他说家长们的心里都很矛盾,认为被现实逼成了“变态娘”和变态爹“,我不觉得这是家的攀比心理在作祟,我可以放弃培优,培优里面就包括上奥数班,但是小升初的门槛障碍就在那儿,之后还有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无论哪一次升级都有很高的门槛,这是现实,如果不培优也有好学上,我为什么要变态到让孩子去受折磨?

    这是家长的大实话,其实我们可以想一下,假如所有的学校都是一样的,在硬件上的投入都是一样,软件上老师和校长都是优秀的,他们的教学理念也都是好的,那这些家长为什么要逼着自己的孩子,让他们违背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去学并不喜欢的奥数,就是为了能够上所谓的名校,但如果学校都一样的话,为什么家长还要作出这样的选择。

    我们再来看成都市教育局局长周光荣他说,要满足老百姓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你就得搞城乡统筹教育均衡发展,这样子让老百姓在自己的家门口,在他家附近就可以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他认为什么?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学校在教他的孩子,他就觉得很放心,所以说改革动力的话,就是老百姓的需求对优质教育资源强烈的需求。

    这是成都市教育局局长这么说,我们接下去不妨再听一听一位在教育第一线的成都市的小学校长他又是怎么看的。

    康永邦:成都的措施力度很大,在硬件设施上,整个学校硬件建设上特别是初中到中学,硬件建设上相对均衡。第二就是软件建设方面,就是实行集团化办学,优质教育学校引领一个集团,一些传统的品牌学校,引领几所相对发展不够优质的中学,组成一个教育集团,在集团内整个教育资源相对的均衡,集团内老师在管理上是一些统一的培训。

    记者:您觉得这种模式,会进一步推广吗?

    康永邦:可能从没有集团到有集团,最终我想还是要从有集团发展到没有集团,因为大家都办好了,可能就要各个学校,不断地出现自己的特色。

    董倩:一方面学生和他们的家长都在择校,但其实另外一方面其实学校也在择学生,也就是在挑优质的生源,否则的话它就不会在小升初这个环节上设置或明或暗的一道道或者说奥数,或者是其他的英语一系列的门槛。学生在择校,学校在择学生,归根到底两个问题,一个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不均等,另外一方面就是教育评价体系现在过于的单一,而不是多元化,把学生和老师逼到这条路上。

    那么,再回到成都市,他们已经实施了两年多的禁奥令学生、老师、家长心态都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了?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我感觉奥数很枯燥,因为老师经常给我们做题,根本没有讲什么方法,所以感觉很不自在。

    记者:如果小升初这个奥数还是作为一个硬杠杠,参考标准的话,你会迫不得已坚持下去吗?

    学生:如果没有禁奥的话,我应该还是会坚持下去的。

    对于这名成都电子科大附小的小学生而言,不学奥数是个极大的解脱,否则在上小学六年级的他和他的同学们,想必要过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寒假。

    学生:就(像)一个关在笼子里的小鸟重获自由。

    学生:更多时间锻炼身体、玩,还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得到解脱的不仅是学生还有家长。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家长:他没有那么辛苦,对我们家长来说也是解决了很大的压力,小学阶段学习是其次的,主要是一个习惯的培养。

    电子科大附小 学生家长:(过去)作为家长来说,其实很纠结,如果是别的孩子去学了,你的孩子没有去参加学习,那么你在择校上或者在选拔上处于一个劣势。

    其实”禁奥令“并非没有争议,仍有人认为奥数对于孩子的思维锻炼有很大的好处,一刀切很可能会影响学生数学思维和能力的培养,对此电子科大附小的校长康永邦也坦诚,自己也曾有这样的想法,而在做校长之前他还曾经是成都市奥数培训的金牌教练。

    康永邦:我发现很多小时候没学过奥数的孩子,他们的知识面更宽,身体更健康,学习后劲更足,综合发展更好。所以我现在做小学校长,我就主张孩子课余不要去学奥数,把更多的课余时间去锻炼身体,去多读书,多观察大自然。

    现在电子科大附小给学生们开设了一堂自主选择的数学兴趣课,而也曾经是成都市奥数品牌教练的数学老师李清明强调,这个兴趣班是真正从数学根源培养学生的兴趣和思维。

    电子科大附小数学老师 李清明:我可能一周就给孩子一两个问题,让他们从这一两个不同的问题去寻找不同的数学思想、数学方法。

    重点学校可以挑选学生,家长热衷让孩子多个选择,一些学校老师可以获利,培训机构大发其财,这个看似不可破解的利益链条被破开之后,学校、家长、教师似乎都放松了很多。而那些民营培训机构呢,他们到底如何呢?出乎意料的是,奥数市场的萎缩似乎并没有让培训学校在收入上大滑坡。

    蒋扬斌:从这个数字变化来讲的话,学校没有损失,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开的科目很多,从小学到中学,有数学、作文、英语,学生没有学奥数以后他可以选择其他兴趣科目的学习,没有影响。

    董倩:成都的实践表明,取消了这个奥数学习班还有培训班,受益是多方的,但是今天我们似乎在攻击奥数,其实不是,奥数本身没有问题,奥数比赛也没有问题,而当奥数和升学挂钩,当奥数成为学校筛选学生的一个筛子的时候,这才是问题。家长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受这个罪,我们说奥数与升学脱钩当然好,但是,这是一个治标的问题,如果说教育资源还是不均等,如果说择校这个问题还是存在,家长和学生还有这个需求,那么今天我们治了奥数,那奥数是没有了,那过一段时间奥别的千千万万的奥数会又一次站起来,关于取缔奥数到底会有什么好处,奥数的存在到底又折射出社会上什么样的问题,我们不妨来听听四川的一位教育家,他怎么看。

    四川省教育学会研究员 纪大海:这里面还有一个非常本质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一种社会文化价值追求,这是一种教育文化的一种追求,还是深深植根在广大的社会层面理念核心意思当中,如果是奥数取消了,或者是不作为升学的东西了,但是他们追求的热度没有降温,奥数就会采取另外一种变形的一种形式进来,如果你考什么他就补什么,其它方面有什么要求他就强化哪一方面的要求,仍然在另外一种层面上,或者用另外一种形式折射出来反映出来,这里面有一种悖论存在,我们的素质教学就是,人人的兴趣爱好得到满足,但是这种兴趣爱好满足的情况下,有很多孩子形成了一些特长,这种特长应该是素质教育应该加分的,但是你一加分,好了,全社会都跟着你加分的政策马上进入补习了,我们现在是一种在教育进和退在这种悖论当中折磨着。

    董倩:随着优质教育资源的拓展,还有配置的进一步平衡,包括奥数在内的一系列的培训班的退出,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在最后我们也想说说家长的心态,其实家长的心态也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社会的心态,家长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孩子上奥数培训班,是为了让孩子的未来能够成功,能够上名校,所以能够成功。但到底什么是成功,当然很多孩子的家长认为,当大官、挣大钱就是成功,没错,这也是成功的一种,但是注定这些人的成功人数一定是少数,剩下的大多数就不是成功吗,其实我们想想当拥有健康的身体,拥有自由的选择,这难道不是幸福和成功吗,所以说家长的心态也要做适当的调整,而且作为家长也不应该看到我的孩子的同学学什么了,好像我不学就要落后一样,其实教育学者孙云晓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就是关于奥数,他说奥数让大部分的孩子一次次证明自己是傻瓜,作为家长你愿意自己的孩子用学习奥数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是傻瓜吗,所以归根结底,孩子学什么还要根据他的兴趣来,孩子最后成功不成功也不是家长的心愿能够决定的。

【早前新闻】     

      7部门查处奥数班遇尴 60学生齐喊“出去”

      补习班孩子扔纸飞机求救:7楼在上奥数救救我们

      山东在职老师暑假办补习班 称补习内容开学不讲

      广州小升初难度超高考 奥数奥英钢琴要求高(图)

【相关评论】

      锻炼思维 不只有“奥数”一条路

      上海:给“奥数热”降温还需时间

      评论:是谁把“奥数”逼成了妖魔?

     “奥数与升学挂钩”为何屡禁不止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