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一元钱”的分量!(20120103)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3日 22: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3e4447f367b4c82ab8e8d09ee2b817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节目导视:

    同期:现在有床。

    同期:这边条件好,也卫生。

    食堂、澡堂、超市、医务室,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山东临沂农民工一年前就能够住公寓。

    临沂市人社局局长 丛军:临时起一个周转的作用。

    小活、累活、找工难、维权难,数量庞大的打临工的农民工,城市如何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空间。

    林详宁:通过住建部门发布公告,吸引用人单位过来。

    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在城市中寻找着生计与梦想,他们的期待我们如何来回应,《新闻1+1》今日关注“一元钱”的份量。

    主持人 董倩: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我们先来看身后大屏幕上,会显示出几张照片,这几张照片是在城市的立交桥底下过夜的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因为他们打的是零工,所以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记者就问他们为什么要住在立交桥下,他们是这么回答,他们说我们在外面打工就是为了挣钱,只要有活干冷点就冷点吧,想租房,但是我不敢租,一是为了省钱,即便是在城市里的承租村,我租一间房一个月最少要两三百块钱,我一个月打工能挣多少钱呢,所以我租不起。第二,我是为了干活方便,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住在路边,如果有人来找我去干活的话,我可以打铺盖卷,说走就走。

    的确对于这些进城务工的打短工的农民工来说,住在哪儿的确是一个问题,对于这样的一个数量不算人口少的一个群体,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最近在山东临沂,当地政府就全额出资,为他们建立了一个零工市场,我们一起去看一看。

    春节将近又到返乡时,2011年5月的数据,全国农民工总数已经高达2.42亿,他们中的很多人期盼着回家的团聚,也在盘算着春节后,可能再回到城市后的生活。在这个岁末,一个一天只要一块钱的公寓已经开始运营。

    进城务工人员 朱荣兴:这边条件很好,也很卫生,床垫舒服。

    进城务工人员 刘树明:(我)在这劳务市场干了多少年了,挪了好几个地方,没(这里)那么好的条件。

    在山东临沂,近日一家专门针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公寓投入使用,很多的人听到消息,都赶来看看。下午5点半刚干完活的许华还是满身尘土,就背着家当过来了。

    进城务工人员 许华:一屋有时住十好几(人),有时住50-60(人),就通铺,没有床,现在这边都有床。

    在公寓里每个房间住8个人,总共有6栋楼134个房间,可以同时容纳1000多人入住,赶来住宿的还有女工,虽然有的只是临时住住,但是床铺的干净整齐,床头挂满的衣服丝巾,还是让这里有了家的味道。

    为了满足就餐,公寓对面的食堂从早上5点,一直开到晚上10点,门口24小时提供热水,近两千平米的大厅,足够400多人同时就餐,为了保证饭菜的物美价廉,三家经营者通过公开竞标入围,并明确限定了菜价利润空间,花上三到五块钱,就有好几种菜可选。

    此外,公寓还配备了医务室。

    医生:嗯,高压到170了呦。

    最终拿的处方,全部的药加起来一共才13块钱。对于像董先发这样的进城务工人员来说,住宿干净卫生,房间有人扫,吃饭有食堂,浴室有24小时热水,买日用品还有超市,这样一个一天住宿只要一元钱的公寓,实在让人满意。

    临沂市人社局局长 丛军:在自己付费非常少的情况下,没有找到固定工作的过程当中,在这个地方临时起到一个周转的作用。

    近年来我国很多地方都开始尝试,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廉价公寓,如重庆的新市民公寓,四川巴中的两元农民工公寓等。但像临沂市这样政府建公寓来解决农民工居住问题,并由财政拨款来支持运营的还比较少见。

    记者:它这是第一家吗?就政府投资,公益性运营的?

    国务院农民工办公室副主任 汪志洪:是第一家,那么在“十二五”时期,国家也要着力解决农民公(的)居住问题,我们现在的口号就是要让农民工都从通铺变床铺,就是他(们)过去都住通铺,现在都有床铺,那么这个临沂市就切切实实解决了问题。

    一个身份证登记,一天一元钱就能在城市里有个落脚的地方,这让很多进城打工者心里踏实了许多,根据了解,这所公寓只是临沂市政府投资2000余万元兴建的临沂市零工市场中的配套设施之一,从去年11月24日开业至今,已经迎来14500名务工人员入住。

    董倩:农民到城市里面来打工,主观上说可以多挣点钱养家糊口,那么从客观上来讲,也弥补了城里面的劳动力缺口,到现在为止全国是2.42亿农民工,背井离乡在城里面打工,他们为城市做出了很多但是城市为他们却做的不多,所以现在临沂市政府,我们看他们花了2000万全额由政府出资,为他们做了这么一件好事,这是值得肯定的,我们不妨来看一看,这个整个工程是一个什么样的样子,这是一个在城乡结合部的工程,项目总投资2000万,占地35亩,总建筑面积8700平方米,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公寓区有6排134间,每间公寓可住8人,刚才短片里面看到了,有点像学生宿舍,人均面积2.7平方米,可同时容纳1072人居住,我们还了解到这个零工市场按功能区划分,分为办公、服务、生活和休闲四个区域,临沂建的这个一元钱的公寓之所以让人关注,两个原因,一个是这一块钱在很多人看来几乎是什么事都干不了,但是在临沂农民工花上一块钱就可以解决最基本的住的问题,这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再有一个就是政府全额出资2000万,而且每年的这种维护的费用大概是150万,每年都要往里填150万,那人们自然而然就有疑问了,政府用什么来支付这样的一笔钱,这笔钱能不能持续下去,对此我们也采访了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社局的局长肖立军,听听他是怎么解答的。

    肖立军:公寓的资金是我们市区两级的财政,专门出资来兴建的,这个群体作为政府出资也是应该的,再一个,政府出资我们这个中心,别管是土地也好,别管是资产也好,还是政府的。这个群体随着城市的建设、改造,五六年后,十年八年之后,可能又要往外迁,又要建新的,因为城市建设改造之后它肯定又要出现新的城乡结合部,所以这资产仍然是我们政府的,从经济上来说,政府应该说是没有什么损失,既给他们提供了服务,将来这个设施还是我们政府的,我们将来也可以把它作为一个培训中心,(或者)社会实践基地都可以。

    董倩:对于一元钱公寓这件事,今天也看到了不少评论,其中有一位余丰慧,财经评论员他这么说,他说临沂市进城务工人员一天一块钱住宿价格的综合服务中心,每年运行费用占全年财政收入的万分之零点七可以说是花小钱给农民工办了一件实实在在的大事,这对各地解决农民工困难问题具有示范的效应。

    我们看现在服务中心的问题是解决了,吃和住对于农民工来说,临沂的农民工,打临工的农民工来说已经不再是问题了,那接下来他们面对的就是怎么找工作挣钱的问题了。

    对于高达亿计的农民工而言,他们从事的行业也是千差万别,其中有很多人所干的是不可或缺,但有些零散的活,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打零工,他们的数量也同样可观,据了解,临沂市的800多万农村人口中,每年有245万人进城打工,其中高峰时每天就近到临沂市里打工的人就不少于8000人,居住在一元钱公寓的大部分就属于这一类,他们大部分在早晨5点多就出门找活干了,挎着工具包的人是大工,多少有些瓦匠和木工的手艺,而没有工具包的人只能干纯体力的小工活。

    董先发:这个活有不出力的,大部分找这个小工,都是累活。

    原来他们打工大多租住在马路市场附近的廉价民房,每间房屋住至少一二十个人,拥挤不堪,而据临沂市城市管理局介绍,以前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几千名找工作的农民工自发聚集在马路市场附近,只要有车来,他们不管是不是招工的就都围上去,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而在2010年7月,一个名叫刘袁斌的人,在临沂开设了民间版一元钱公寓。

    肖立军:他们个人应该说在这个财力上各个方面吧,应该说都没有政府所具备的一些职能,要想彻底规范我们认为只有政府出面才能够解决后面一系列的问题。

    显然,这个民间版的一元钱公寓,虽然提供了良好的经验,但是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而每个月两万块的房租,七八千块的水电费,一年20多万的员工工资,对于这个最高峰时只有2000多人入住的农民工公寓来说,入不敷出的情况日益严重,参考这样的民间实验,新的政府支持的临工公寓也定位在了一元钱。

    肖立军:他们在路边这些民宅内住,都是一块钱的通铺,根据他们过去住的那个通铺设的价格,叫他们能够接受。

    而新的一元钱公寓所能提供的服务也绝不仅仅是居住那么简单,记者注意到在政府建设的新的一元钱公寓外,多处都装有摄象头,晚间有保安巡逻,平时还有社区民警不定时检查,而如今他们不用走多远在公寓旁的零工市场里就可以找到活。这里设有专门的瓦工、零工等六个洽谈专区,还有招工信息栏和电子屏。

    零工市场负责任 林详宁:通过住建部门发布公告,吸引用工单位过来,全部免费,不收任何费用。另外,他们的车辆在早晨3点以后就可以进来,免费停车。

    为了解决打零工的人没有技术的问题,公寓的负责人请来了建筑行业的行家里手免费为他们培训,零工的工资一天一结,通常因为数额小被欠了工资也没人管,而在这里他们有了新的依靠。

    林详宁:我们首先让他提供证据。

    记者:这个是。

    林详宁:他当时的欠条,欠多少钱,然后我们有一个落实的记录,我们现在为了搞好维权服务,现在目前是配了两个人。

    汪志洪:应该说它(公)在向农民工更加完善地享受基本公共服务方面已经迈出了具有实质性的一步,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董倩:临沂的商贸业和物流业比较发达,究竟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地方建这样一个零工市场,我们再来听一听当地的说法。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社局局长 肖立军:主要的来源是我们市区以外的,真正兰山区的基本没有,主要是周边县区,也有个别是外市和外省的,这个群体也是流动人口的一部分,主要是马路市场,它是五、六年前自发形成的,过去为什么没有,及时来研究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当时人数一两千人,不大影响整个交通包括服务,也都没引起重视,但是随着这两年城市建设发展呢,他们达到了一个五六千人的群体,确实从各个方面 需要来专门给他们提供服务,也是客观存在的,这个群体大都是聚集在市区的主要路口,以及一些主干道两边,有的时候会占道洽谈求职的一些事情,他们一般都散居在路段附近的居民家中,考虑既不安全也不规范,应该说更不方便我们进城务工人员的求职,同时也影响了城市的交通,过去我们叫马路市场,把解决这个问题列入了民生工作的实事之一,同时对他们的管理进一步改善了,由过去的松散性的管理,变为集中性的服务和管理。

    董倩:为什么临沂市要在兰山区建这么一个零工市场呢,也是有他们自己的考虑了,我们来看这么一组数字,那么在使兰山区,刚才我们已经说了临沂市是一个商贸还有物流比较发达的城市,因为它有这样的物流发达,因此对于劳动力的需求也就比较多,有多多,我们看几个数字,在最多数的时候大概是一天8000人,淡季的时候也要在3000人,平均起来一般是5000-6000人,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那么由于有这样的需求,因此它这个马路市场也就应运而生,但是马路市场存在的问题它是分布无序,而且运营也无序,具体到这个兰山区每天早上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就人声鼎沸,因为就开始找工作了,所以当地的居民就不堪其扰,这是一个问题。

    再有就是环境问题,因为人多了,找工作的人多了以后,对于环境是一个损害,还有就是一个社会治安的问题,还有一个交通治理这么一个问题,这么多人每天大概五六千人在这里找工作的话,交通自然会堵塞,安全隐患也就相应的出来了。对于农民工来说,吃、住并不是一个他们要追求的这么一个目标,他们来城里不是为了吃和住,是为了找工作,当吃、住问题有了一个最基本的安定下来之后,他们接下来最重要就是怎么去找工作,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继续来听。

    肖立军:我们不光能住一千多人,我们同时整个平台,包括我们的服务大厅,服务场所,同时能容纳五千人在里面求职,也就是说你这个居住在周边的,离市区比较近早晨起来就可以上我们那里直接进行求职,住的路远的,周边县或者是临沂市之外的离这个比较远的,周边县的为主,周边一般他们的交通工具一般都是摩托车、电动车,他们有相当一部分群体,五六千人这个群体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早晨起来来城里求职,并不一定在这里居住。我们运行大约是一个多月吧,也出现一些工地欠薪的情况,我们一这一个多月,已经为十九人次进行了劳工权益的维护,你要有什么事,直接上我们维权柜台投诉就行了。

    董倩:临沂做的这方面的尝试可以说是多方受益,农民工受益刚才已经提到了,城市也是受益的,因为经过了这番对于农民工的这种服务之后,整个城市换来的是一个良好的秩序,而从更长远来说,社会是受益的,因为你心里面放着农民工,反过头来他心里面也就自然放着你。

    刚才我们说到临沂的一元钱公寓,这是一个好的尝试,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在北京西客站附近采访了一些要回家的农民工,听听他们对于自己最基本的生活需求的一些设想。

    今天的西客站很多人已经准备踏上回家的路,在过去的一年中,不少人打工钱包更鼓了,但对于务工条件也已经有了新的期待。

    记者:吃的问题呢?

    农民工 赵战伟:吃的问题自己掏钱买,买着吃。

    记者:贵不贵啊?

    赵战伟:反正也不便宜,一天得十好几块钱吃,甚至得二十块。

    记者:十好几块钱相对您每天打工的工资来说大概是什么情况?

    赵战伟:大概就是百分之十几吧。

    记者:您觉得这个比例高不高?

    赵战伟:反正是够高了,我们农村人出来挣点钱不容易。

    农民工 陈干富:生活上比如说那个伙食堂,建筑队有个甲方,包工头回来办这个伙食,它伙食太破了,吃不上口,价钱都是他定,价格太高,数量太差。

    记者:一个房间大概有多少人?

    赵战伟:多的时候有十几个。

    记者:十几个人的时候您会不会觉得有点挤?

    赵战伟:当然解的有点挤,不方便了。

    陈干富: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卫生条件差。

    记者:您要是想洗个澡,洗个衣服,有这种环境吗?

    陈干富:没洗衣服的地方,只能在小盆里抓。

    记者:洗澡呢?

    陈干富:洗澡只能在卫生间,提一桶水去洗,要不就出钱到浴房。

    农民工 段燕琴:就自己租房子,需要三百块钱,就是小了点,地下室嘛,就能放下一张床,夏天的时候特潮,反正那墙上那上面都是水,嘀嗒嘀嗒往下,睡潮湿的话,有时候腿、胳膊有的时候会疼的。

    而对于山东临沂这样的一元钱农民工公寓,他们充满憧憬。

    段燕琴:要是有这样的地就挺好的,对我们来说就挺好的。

    陈干富:那能有那种公寓吗?

    赵战伟:那当然希望有这样的地方,但是那个地方很不好找,最好它是有个民工食堂最好了,在外面买着吃,有的食品根本就不干净。

    陈干富:在这个价格上如果数量多一点,菜好一点,就差不多。

    董倩:春节临近春运开始,很多生活在城里的人又开始渐渐感受到这段时间自己生活的不便利之处了,因为家里的保姆回家过年了,连送报纸,送牛奶,送水的工人也都回家过年了,毫不夸张地说如果离开了在城里面务工的这些农民工,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很可能就玩不转,由此可见农民工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他们已经和他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和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的居民密不可分了,现在有了临沂的一元钱的公寓,也就让我们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期待,比如说山东临沂可以建,那么山东的其他地方全国的其他地方是不是可以建更多的一元钱的公寓呢。

    第二哪怕不建一元钱的公寓,可不可以多给农民工提供一些有更多选择的公共服务呢,另外有些工人的这些工资,比如说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的工资,可不可以给他们涨点钱,所有的人都希望,用最少的钱购买最好的服务,但是我们设身处地换位思维,为这些农民工想想,如果他们能挣的更多,他们可以更体面的生活,我们其实也是其中更大的受益者。

    另外站在更高一点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的话,城市大门能不能为这些农民工再豁达敞开一些,在过去的2011年很多城市都在进行着户籍制度这些方面的大胆而积极的改革,应该说为这个问题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个河南商报评论员王攀的这么一个评价,他说一元钱的公寓有地住不代表有家,要给农民一个城市的家,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身心健康等方面进行保障,因此在一元钱公寓之后,怎么能让这些农民工能从一元钱公寓,它是一个驿站,最终还要从一元钱公寓走出来,走到城市中,让城市里面有他们的一个落脚之处,这才是他们最终,也是最好的归宿。

    最后新年到了,祝所有的农民工兄弟,在新的一年能够心想事成,生活愉快。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要闻回顾】

   政府投资建设 山东“农民工一元公寓”开门纳客

   临沂一元公寓遇尴尬 雇主来得少盼零活“入住”

   【追踪解读】

   山东临沂:“一元钱公寓”缓解打工者住宿难

   山东临沂:“一元公寓”住宿之外的服务

   【相关评论】

   叶和平:“农民工一元公寓”小事见真情

   张天鸿:“一元公寓” ,折射了啥?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