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保障校车安全,咋就这么难?(20111118)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8日 22: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A4026C0AE0D4b078E48D593A21CE39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11月16日的时候教育部下了一个紧急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于校车安全进行一次大检查。那么这次检查出了什么隐患我们到现场去看一看。

资料图

    不按人数只按重量,这样的司机有资格担当校车驾驶员吗?在广州市的白云区交警截停的中巴车上坐满了幼儿园的孩子,而车上的司机和一位随行老师面对交警也是一问三不知。没过几分钟交警检查了另外一辆校车司机拿不出校车证等证件,三四个孩子挤在两个座位上荷载26人的校车足足坐了44个孩子。

资料图

    景德镇市交警支队在校车专项整治中查处两辆严重超载校车,其中一辆荷载7座的微型车竟然挤进了22名幼童加上一名老师和一名司机共有24人,超员率高达340%不大的车厢里黑压压一片。车里的小孩有三五一团挤着坐的有的没有座位就干脆站着....

    主持人 董倩: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11月6日,教育部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于校车安全进行一次大检查。这次检查检,查出了什么样的隐患?我们先到现场去看一看。

  2011年11月17日广州白云区

  广州交警:核载19人,车上有27人。

  广州校车司机:校车司机(重量)可以顶三个(小朋友)。
  不按人数,只按重量。这样的司机有资格担当校车驾驶员吗?在广州市白云区,交警截停的中巴车上,坐满了幼儿园的孩子,而车上的司机和一位随行老师面对交警也是一问三不知。

  记者:她是不是你们的老师?

  幼儿园学生:不是,不是,不是。

  记者:天天都是她上车带队吗?

  幼儿园学生:很挤,很挤。

  没过几分钟,交警检查了另一辆黄色校车,司机拿不出校车证等证件。三四个孩子挤在两个座位上,核载26人的校车,足足坐了44个孩子。

  2011年11月17日江西景德镇

  景德镇市交警支队在校车专项整治中,查出两辆严重超载校车,其中一辆核载七座的昌河微型车,竟然挤进了22名幼童,加上一名老师和一名司机,共有24人,超员率高达340%。不大的车厢里黑压压一片,车里的小孩有三五一团挤着坐的,有的没有座位就干脆站着。

  2011年11月17日贵州贵阳

  贵阳市交警部门对校车超载现象也进行了突击检查,对一辆违规校车进行了查处。
  郑燕刚 贵阳市交警一大队四中队指导员:

  涉嫌违规贴膜,不能够看得清楚车里面学生的情况。

  在教育部发出紧急通知后,全国范围内都在进行校车安全大检查,而发现的问题恐怕并不出乎各地交警部门的意外,因为这样的检查事实上交警部门一直在不间断地进行。

  2011年11月24日新闻
  河北保定交警:别动,下车,下车。
  没事,没事啊,没事,没事啊。

  看看10月份被交警查处的河北保定市一家幼儿园的校车,两辆面包车内,或站或坐挤满了四五岁的孩子。经过交警清点,核载6人的金杯面包车塞进了32个孩子,连同教师和司机,总共是34人。而泉顺面包车核载8人,实际载客20人。

  记者:挤不挤呀?

  孩子:挤啊。

  记者:挤得难受呗?

  孩子:难受。

  来自教育部的统计数据,目前全国中小学校共有在校学生1.8亿人,而能够乘坐校车上下学的中小学生和幼儿大约只占2.7%。校车本就宝贵,但是它们安全吗?一次次校车悲剧,已经为全社会敲响了警钟。

  主持人:车少,但是人多,那么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孩子坐上有限的校车,超载就成了给定条件下最现实的一个选择。

  我们不妨来看看,曹林,中国青年报的评论员,他说:“新一轮安全检查开始了,每一次悲剧之后都会有这种亡羊补牢的行动,但是这种检查动真格了吗?有没有真的检查?检查在一阵风后有没有持续?检查发现的问题有没有得到解决?从悲剧的接二连三来看,我们太容易健忘了,震撼、悲伤、痛心过后,没几天就遗忘了。”

  在校车安全这个问题上,我们真的是有点健忘。去年《新闻1+1》也报导过,在湖南衡阳发生的在因果桥上14名孩子,因为超载的、改装过的农用三轮车而发生的事故,小小的生命就已经随风而去这个现实。为什么多少次超载这个问题永远是在同样的问题上犯同样的错误呢?如果超载的问题是发生在一些合格的校车上,那么孩子们的生命安全还能够得到一点点来自底线的保障,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有限的校车里面,那些不合格、不规范的校车又占绝大多数。

  接下来看的这一组照片,恐怕看了之后,你我都会心疼。

  这是2007年1月17,在北京海淀区魏公村路口拍摄的一张照片,这一个超载的小三轮车上大概有四五个孩子,他们的安全帽在夕阳下显得特别刺眼。

  再看这张照片,拍摄在2010年11月,在云南的洱源县,这个类似金杯面包车上已经有20多个孩子。注意看,在副驾驶座上已经叠坐了三个孩子,这还不算,司机正在往车上塞另外的孩子。

  再浪看这张照片,这是拍摄在今年的9月5日,广东梅州市五华县的郭田镇,这是一辆小货车,限载是半吨。但是我们看车上密密麻麻站了多少孩子,50多名。

  所以我们不妨再回头来看一个评论。中国周刊总编助理,他说:“排查是最为简单的方式,这样的例子还少吗?更重要的是在于建设、在于精细化的制度设计与执行管理,政府应该承担起这样的责任。”校车是90年代才刚刚出现的一个事务,我们的起点低,而且我们的起步也比较晚。近两年,国家相关部门对这个问题已经是越来越重视。在今年秋季开学以前,教育部就专门召开过一个中小学校车的试点会议,决定在全国六个地方进行校车的试点。那么快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试点的情况怎么样?我们一起去看看。

  今年8月浙江省德清县、山东省威海市和山东省无棣县,以及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黑龙江省鸡西市、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成了教育部中小学校车运营管理工作的试点。眼下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他们试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冯纪元 西安阎良区教育局纪委书记:到目前为止,我们安全运行两年多时间,没有出现任何一起交通事故,安全保障学生们上学。

  杨文治 山东滨州市无棣县教育局党委委员、武装部长:每个学生都有一个乘车卡,学生家长可以收到学生平安上车下车的信息,学生上车以后坐到固定的座位,每一个学生的座位,我们还都给它买了20万的保险。

  我们看到校车安全保障首先来自政府投入。据了解,一辆符合国家安全标准的校车售价达20多万元,而在拥有校车数量较多的浙江德清县,光购买79辆校车,政府就拿出了两千多万元,这79辆校车全可以做到覆盖城乡。

  记者:79辆的两千多万元,哪个部门出的钱呢?

  罗永昌 浙江德清县教育局纪委书记:这个是财政统一拨的,是政府。
  记者:是德清县的县政府还是?

  罗永昌:对,是县政府。

  虽然地方财政解决了校车的成本问题,但是校车改革不仅仅是拿钱那么简单,接下来的维护和运行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冯纪元:现在就是运行费用比较紧张,我们现在还收一部分费用,小学生按每天两块钱收取乘车费,这个基本上就是作为司机的工资,暂时能保住,但维修这一块费用不够。

  杨文治:我们学生家长承担50%,财政承担50%。现在对校车这一块没有什么优惠政策,如果县财政不拿出补贴,完完全全收家长的乘车费,可能有的家长就困难。

  根据我们从黑龙江省鸡西市和辽宁市桓仁县了解到的情况。2006年,鸡西市组织12家客运公司,调整公交线路,延伸至无公交车的区域,新增了31辆公交车接送学生,并为每辆接送学生的客车减免客运附加费用。而桓仁县虽然校车运力不足,但仍然因地制宜,周一至周日分别安排不同学校休息,集中校车接送学生。

  刘金凯 山东威海市教育局工作人员:从管理机制上,再一个从校车购买、运营这一块上,我们逐步进行一些政策的更新,以及一些管理办法的更新。校车试点这一项工作,为在全国更好地推广这些先进的运营模式,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

  让校车也成为中国最亮丽的一道风景,试点地区已经开始出发,而改革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怎么解决?我们希望六个试点城市能够找到办法,而他们的经验和示范效应在眼下也显得弥足珍贵。

  主持人:去年教育部有一个调研报告,其中有两点:第一,交通事故是校园安全事故中最主要的一种情况;第二,要引起我们的关注,就是交通事故多发生于农村。因此,教育部布置的六个试点有一部分在乡村,这个问题恐怕也会得到相应的步解决。

  刚才看了六个试点之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钱恐怕是校车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钱是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看另外一组数据,钱又不是问题。今年上半年,我们国家的财政收入同比增幅31%,而且全年财政收入肯定会过10万亿,用这样一笔丰厚的钱拿出一部分做校车方面的事情,恐怕钱并不是问题。

  到底应该怎么解决校车问题?不妨看看两位专家看,一位是熊丙奇,来自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他说:“必须将校车纳入政府预算,而且应该由中央政府买单,可建立中央财政负责买校车,地方财政负责日常运营和维护经营。”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位,他是来自中国教育协会教育机制研究分会的施进军,他说:“目前的条件下,让政府完全提供校车,既是不现实,也未必能够高效运转。采用政府购买服务,或者采取政府补贴、市场运作,最终实现政府机构负责校车的安全管理,校车的生产运营依靠市场调节的良性局面。”那么这是两位专家的看法,接下来我们不妨再听听另外一位家是怎么说的。

  袁桂林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部教授:不要一个模式,因为各地要发挥地方的自主性和创新精神,因为不同的地形地貌,还有各地学校布局都是不统一的,还有不同的年龄段,义务教育阶段和非义务教育阶段还是不一样,公办和民办的学校办学主体不一样,所以要因地制宜不同的模式。

  记者:解决这些问题的模式前提是什么?

  袁桂林:还是立法,这样重要的关系到千百万儿童上学安全的问题,让谁监管,没有依法,根据什么去监管,这不是问题吗?还有就是追究责任主体,这个事情到底归教育局还是归公安局,还是归交通局,还是归哪个部门,得有一个责任主体,这个不是我们随便说的。我们要立法,法律里要说清责任主体,而且这个要全国最高的立法机构——全国人大来讨论。

  主持人:听完了几位专家的看法之后,我有这样一个感受,其实钱是一个问题,但是比钱更重要的是人的认识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把校车安全问题,看成是义务教育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如果我们能够把每一个乘坐校车的学生的安全,看得比我们自己的孩子的安全还要重的话,那么这个问题就一定能够想出应对的办法来,政府也就能够整合各种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

  校车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有了安全的校车,还真不一定就一定能够得到校车的安全。因为它涉及到很多方面,比如说校车本身要合格、司机要合格、运营要规范,而且监管要规范。近年来,我们国家在国家层面上也出台了不少标准、条例,但是这些条例和标准近年来实施的效果怎么样?我们不妨来关注。

  字幕:
  2005年4月3日
  河南许昌尚集镇大韩村民办幼儿园
  一辆面包车经过改装后塞进了59个孩子
  2006年11月30日
  长春一辆核载6人的微型面包车
  车内搭载了13个孩子
  2007年7月7日
  河北鹿泉市某幼儿园接送孩子的面包车
  核载9人内装载41人
  2009年12月10日
  湖南平江某幼儿园
  定员7人的微型面包车塞入了20多名孩子
  2011年11月17日
  广西柳州柳江县幼儿园镇中心小学
  核载8人的校车坐了28个孩子

  超载,还是超载,面对每一次检查不断出现的问题,需要各部门再想想办法,校车安全问题必须解决。

  去年12月,在湖南衡南县的因果桥上,一辆农用三轮车夺去了14个孩子的生命。尽管六名相关责任人事后被免职,但是所有人在那时都在强烈地表达着自己的愿望,如果这14个孩子有一辆安全校车?事发第三天,衡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肖六中就对媒体表示,要启动校车工程,要添置一些规范的、符合要求、符合标准的校车,要采取多种途径筹集,来解决当地的校车问题。那么一年之后,情况如何?

  谭顺之 湖南省衡南县新闻办主任:(去年)10月27号出了这个事以后,我们启动了校车工程,这个校车工程我们先是试点,现在已经在三个乡镇试点了。我们通过教育部门出一点,社会支持一点,家庭支持一点,建立一个校园安全基金,也购进了一部分校车。目前,我们县里面有投入通过交通部门备案的校车已经有168台,都是小学生上学下学的接送。交管部门对这个校车实行了建立档案管理制度,特别是的我们主要推出农村公交线路,我们启动了11条公交路线,现在这个工程已经上马了。说实话这一块面临的困难还是很多,包括社会这一块资金投入和财政投入确实比较难,所以有些工作实施起来还有一个过程。

  为孩子们购置一辆什么样的校车?事实上去年7月,关于小学生校车安全的技术条件就已经实施。

  2010年7月23日新闻:
  为了规范校车的使用,防止类似安全事故的发生,今年7月1日,我国也推出了首部关于校车使用的强制性国家标准《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

  《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这是我国第一部强制性国家标准,每一项规定应该是特别的,例如小学生校车必须每座配备安全带,安装“汽车黑匣子”,至少应设两个应急出口,双层客车和铰接客车均不得作为校车等等,处处体现了安全细节。当时这样一个强制性的标准标志着今后不能随意用公交车、中巴车、双层客车等普通客车或微型客车作为小学生校车。但是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一份标准,在一些地方还还是无法得到实施,
  2010年8月3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严格说来,按照这个标准,在9月份一开学,天津仅有83辆校车恐怕都没法上岗,但据天津交管部门统计说,目前天津有校车83部,校线车114部,此外还有每天活跃在小学门前的黑校车。新标准的实施让原本符合标准的校车都变得不合格,更不要说那些黑校车。

  袁桂林:现在的问题是没有执法的标准,校车不要看成是车,它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服务系统、监督系统、生产系统、管理系统,还有教育系统,几大系统配合,才能真正良性运转起来。

  主持人:关于校车的问题,现在存在着一个尴尬,就是有标准没现实、有制度没落实,我们认为现在最应当做的就是要赶紧加快校车的建设,因为我们校车的缺口实在是太大了。

  接下来我们看一个“中小学生上下学出行方式的调查”,这是教育部2001年统计:目前,全国中小学校一共是在校学生1.8亿,有接送中小学生还有幼儿上下学车辆28.5万辆,其中符合标准2.9万辆,仅占10.32%。换句话说,平均6428名中小学生才拥有一辆专业校车。这一组数字对比多么强烈。

  在上下学交通方式统计中,乘坐校车上下学的中小学还有幼儿只占2.77%,大概515万人,而依靠骑车、步行上下学的64.2%,最大多数,乘坐公交车14.19%,乘坐私家车5.48%,乘坐学校或者家长租车5.94%,采用其它方式7.42%。

  我们老说一句话,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还有一句话,每一个孩子都是祖国的花朵,而幼小的花朵需要一个安全的花盆,来提供它的成长。其实这不仅仅是一个个口号,这更是我们全社会对于教育问题、对于孩子问题取得的一个共识。在经历过一次次惨痛的校车事故,在经历过一次次痛苦的内疚、反思之后,这次恐怕还应当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安全问题需要特殊的保护,甚至是特权的保护。孩子们必须能够坐在一个安全的校车里面,有尊严地、安全地去上学。这是一个国家对于孩子的态度,也是国家责任的一个体现。

  在节目的最后,我们不妨看看有一些专家的一些建议。

  有一位专栏作家说,一些城市正在启动试点校车项目。期望相关部门:要给学生配备性能较好的校车,别拿退役的公交车充数。另外路线安排合理,还有要给司机高工资,聘任责任心强的人员。最后,规定校车最高时速,并安装GPS等等必要设备。这些是专家给出的一系列建议,我们也希望校车能够在未来几年高速发展,同时安全发展。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热词:

  • 新闻1+1
  • 保障
  • 校车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