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燃“煤”又告急?(20111107)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8日 06: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d856715349c42b45d8d8da1da25b6c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核心提示:

    近年来,一到冬天供暖就会成为大家的关注,今年很多地方政府的承诺是供暖价格不会上调,然而承诺的背后却是困难重重。煤价上涨导致需求方的实际购买力受到了限制,出现局部短缺。已经出现了17个省市要拉闸限电的局面。2011年11月7日播出的央视《新闻1+1》调查了煤炭价格上涨的原因,以下为节目实录:

    解说:

    供暖开始,供热企业是否做好了准备?

    记者:

    好收吗,现在的煤?

    齐河力源热电公司副经理 程亮:

    不好收。

    记者:

    有什么问题?

    程亮:

    主要是价格太高。

    解说:

    从陕西神木到山东齐河,一吨煤价格为何翻番?

    小华:

    主要就是三大项,一个是油,再一个是过路费,再一个是罚款,这是开销最大的三项。

    解说:

    湖南、湖北、广西、贵州,面对持续一年的电力紧张,今冬明春用电高峰又会如何?

    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刘进文:

    据预测,湖北省今冬明春电煤缺口将在300万吨左右。

    解说:

    煤到底去了哪里?煤价到底有没有问题?《新闻1+1》今日关注:今冬明春燃“煤”又告急?!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中国人常说一个词叫“温饱”,“温饱”,“温饱”。大家一提这个词的时候都把重音放在了“饱”上,好像这个词变成了一个来说“饱”这件事的,但是别忘了“温”可还在“饱”的前面呢,这一点可能南方的朋友感触不深,但是中国北方的朋友感触就太深了,这取暖季一年一度的又到了。您想想看,如果要是大冬天的外头特别冷,但是供暖的温度极低或者供不上,你这日子过得再给你多少饭恐怕你都吃不香,可是目前遇到了很多很多隐患,煤价不断地上涨,导致很多电发不出来,供热企业越供越亏,你说这时候怎么办?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张漫画,我们不妨大屏幕上看一下,这煤和电开始互相指责,到“清官”那儿找折去了,去探一个究竟。电在这儿指责煤,你太贵了,你太贵了,让我都发不起,我一发电都亏。然后煤这儿在指责电,供热和供电的企业,你们不改革,你们僵化。那好了,到底是煤这面的责任还是电这面的责任,又或者其实是官那方面的责任呢?来,咱们一起关注。

    解说:

    近年来,一到冬天供暖就会成为大家的关注,明天就将立冬,北方供暖今年情况如何?

    片中解说:

    11月7日,北京市的供暖锅炉将陆续进行点火试运行。

    片中解说:

    今天河北三河电厂和北京通州两座供热厂之间的供热管路正式开通。

    片中解说:

    甘肃省的供暖工作于今天零时也正式开始了。

    片中解说:

    在前几天提前预暖的基础上,供热企业加大了提供的力度,全力确保市民温暖过冬。

    解说:

    查阅各地新闻,今年很多地方政府的承诺是供暖价格不会上调。在辽宁沈阳低保户、破产企业的退休职工等困难家庭还可以获得供暖补贴。在甘肃兰州,政府承诺供暖温度不达标,居民还可索回取暖费。然而承诺的背后却是困难重重。

    字幕提示:

    煤价每吨涨三百 市民开销增加 送煤依旧忙

    威海煤价平均每吨涨200元 市民取暖支出增加

    过冬煤每吨暴涨500元 煤贩故意加价成“推手”

    解说:

    由于煤价上涨,一些地方的供暖企业已经发出了预警,甘肃兰州小北街供热站承担着近23万平方米的供热,除了五六千户居民还包含兰州市政府一个中学、一个小学等几十家单位,今年供暖小北街供热站压力巨大。

    字幕提示:2011年10月22日

    兰州市小北街供热站站长 王毓杰:

    根本就无法承受,现在我们仅仅刚开始储点煤,就是在11月1日正常供暖之前先保证把暖气供上,后期供暖正式开始以后,煤价是否还涨我们根本就无法预测。

    解说:

    今天记者再次联系到小北街供热站王毓杰站长。

    王毓杰:

    现在我们根据运行情况每天都去煤矿拉煤,能够供到什么时候无法预测,你看我们去年拉的煤坑口价每吨430,今年涨到660,涨了230元钱,涨幅太大了。而且我们(供)热价政府没有调整,所以供热期间很难做到不亏损。

    解说:

    高起的煤价困扰着的绝不仅仅是兰州,承担着80万平米供暖任务的山东齐河力源热电公司,居高不下的供热成本已经迫使齐河县政府出手干预。

    齐河县常务副县长 董庆新:

    比如现在的力源供热公司我们每年要补贴800万左右,供热问题应该是靠市场来解决问题,但现在面临着这种矛盾供暖成本高,老百姓又不愿提高供暖价格,那么只能由政府来协调解决,不能让老百姓冻着过冬。

    解说:

    进入冬季,煤炭价格又开始被大家议论,在资本市场煤炭股表现也开始活跃,而与之相反的却是电力企业、供暖企业还有自主供暖的普通百姓对煤炭价格的忧心忡忡。

    白岩松:

    这个绝不让一个老百姓冻着,这是政治,这是民生,但是真的如果想让老百姓不冻着就得供暖,而供暖又是一种企业和市场的行为。但是这里就出现了一种很大的落差,你看煤的价格在不断向上涨,但是供热、供电这块价格给压着了,因为毕竟涉及到民生,涉及到CPI,而且是今年很重要的要保证物价这样的指数,所以不能涨,在这个情况下的时候矛盾就出现了,于是担心也就会越来越大。比如说想要供热咱们先不说,去说说供电,现在电监会的新闻发言人已经说,全国有17个省市已经拉闸限电或者说错峰的效应,因为供电已经非常紧张了,而背后一个重要的隐患就是煤,《湖南日报》党报在10月20日那一天的报道,报道完“调煤保电”之后又出了一些节电的小窍门,比如说下班前20分钟就把空调关了不影响效果而且绝对省电,甚至细化到洗衣机用弱档不如强档更省电等等,党报已经登了这样省电的窍门,可见缺煤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那么我们真的是不是缺煤呢?来听听专家如何说。

    (电话采访)

    国家发改委 能源研究所研究员

    周大地:

    从煤炭的生产能力和现在煤炭的需求来看,总体是平衡的。也有人估计随着供暖期的进入,全国的煤价有可能还会上升,但这个信息现在也不完全,就是说不一致,有的估计动力煤炭还是属于价格平稳,供需比较宽松,有的地方认为可能会触底。但总的来看,即使出现短缺也是经济性短缺,就是说由于煤炭价格和我们在供应方面预期有的时候出现不一致,所以这种情况下供应方面的积极性或者需求的实际购买力受到了限制,造成局部地区发电用煤或者供暖用煤或者集中供热这部分,就由于价格的差距就成了买不起贵煤又买不到便宜煤,这是可能出现局部短缺的。

    白岩松:

    这可是涉及到千家万户,如果说仅仅供暖的话还是中国的北方,但现在已经出现了17个省市要拉闸限电这样一种局面,那可是全中国老百姓都与此有关。可是这个情况就卡在这儿了,一方面煤炭已经实行了市场的价格,蹭蹭蹭往上走,但是这种供电和供热讲政治,得保民生,因此它的价格被计划着给压在这儿,这一错峰就出现问题了。那么我们的解决方案是不是就让供电或者供热的价格蹭蹭蹭往上走呢,又不太敢。那么煤炭不断高涨的价格当中有没有一些我们可以压的地方呢?来,接着往下看,奥妙出现了。

    解说:

    陕西神木原煤的坑口价每吨320元左右,但从神木运到山东齐河仅运费就高达每吨395元,比煤价还高70多,这是不久前记者跟随一辆运煤车看到的情况。

    小华:

    开销非常大,因为再低基本上就挣不着钱了。

    解说:

    运价为什么比煤价还要高?货车司机拿出了自己的账本,一路开销主要有四项:油费6707元,过路费1265元,交警罚款670元,餐费420元,支出总计9062元。

    小华:

    油是占第一,过路费占第三,罚款占第三。

    记者:

    你们现在最烦恼的是什么?在路上跑。

    小华:

    烦恼的就是堵车,这个堵车堵得烦。

    解说:

    不仅运价高,让所有司机痛苦的还有堵车。记者跟随的这辆运煤车仅在神盘公路上就堵了三天三夜,从神木到齐河原本一天一夜的车程最后整整走了四天五夜。

    小华:

    这个运费,堵车的话运费也就高了,不堵时候运费也就低了,这一个问题。

    记者:

    这中间差别有多大呢?

    小华:

    差别,差别大的话就是一吨能差一百。

    (电话采访)

    本台记者 吴闯:

    神盘公路这条路上已经持续至少有三年以上,这条路基本上越来越堵。首先路的问题,就是这条神盘公路出口进入山西,而山西跟神盘公路对接的那条线正好比神盘公路窄了一半,前面形成了一个瓶颈,那车当然会拥堵在那。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车流量的激增,司机都知道这条路上会很堵,走高速的话意味着多花两千块钱左右的过路费,那与其多花这两千多块钱还不如在路上堵三天,这就是司机普遍的心态。咱们国家现在主要还是西煤东运,现在火车运力是不能够完全满足的,必须要靠汽运来补充,每吨煤火车运费是100元左右,而汽车现在的价格是将近400元,进一步完善铁路运煤的运输网络可能是最终解决这样一个汽运运价过高的根本途径。

    解说:

    为了控制成本,大多数司机都会选择省道和国道。

    小华:

    走高速都很少,这是最省钱的吧,走这个路线,又近又省钱的一个路线。

    解说:

    一车煤炭一路上主要是泡面和炒饼,最贵的一餐是65元。在山东和陕西两省之间往返的六天七夜里,两名运煤司机吃饭一共花了420元。

    小华:

    堵车时候按时吃饭,不堵车时候为了赶路,有时候一天就一顿饭或者是两顿饭,这是最多的了。

    解说:

    在陕西神木一吨煤320元,在山东齐河一吨煤就超过了800元,上涨了近500元,而记者看到的只是整个链条里一个小小的片段。

    白岩松:

    其实今天吸引我们来做这样一个选题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到在煤炭运输这个过程中它的价格翻番。那让我们觉得这里应该是有奥妙的。更重要的吸引我们的恐怕就在这个过程中记者所进行的这种调查采访,尤其是这样的一个账单,这是司机提供的。我们不妨非常细致的来分析这样一个账单,我们看看这个运煤车一路的开销。第一大开销就是油费,是6707元,但是我们请注意,在这6707元里头其实会有一定的比例是由于堵车所造成的,到了冬季之后因为堵车而提高的油费会更加明显,大家都知道如果车一直在90迈、80迈左右开的时候是最省油的,但是当它堵在那儿的时候不能永远是熄火的,因为隔一会儿就要跑一点儿,隔一会儿挪的几十米,隔一会儿挪的十米等等,尤其是到了冬天的时候,即便是堵车,但是你为了取暖,尤其在中国的北方也要热着车,那油的销量,油整个开销又会增加。所以在这儿是很难计算这6707元头里到底还有多少是由于堵车造成的。

    接下来我们再看过路费,过路费是1265,在这里的比例也已经占到1/8左右的概念,看似不高,但是请注意,司机没有走高速路,走的是二级路,按理说国家规定二级路已经不允许收费了,但是由于大部分运煤地区都是在西部经济欠发达而且国家有一定的优惠,还没有取消收费这样一个概念,因此它的过路费价格就很高。那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他要走高速这个过路费就更高了。

    交警的罚款这670里头有的时候你没法说,到底哪些是合理的罚款?到底哪些又是乱罚款,而且是重复罚款?有苦难言。

    我觉得真正不能省的是餐费了,大家已经看到我们司机已经吃的是够惨了,如果再省的话恐怕身体健康就受到了更大的摧残。但是也有省的余地,如果不堵车,如果我们有现代的物流业的话,这笔钱可能还能省下来。

    所以我们可以看,在这四项里头我们都有大大的可节省的空间。关键是现代的物流业能那么容易建成吗?这个我们放在后话去提。来,再看专家对这个事怎么分析的?

    周大地:

    我们国家现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大量的运输占的运力太大,煤炭运力可能占全国运力在铁路上将近一半。另一方面在有些路段可能占百分之七八十,八九十都在运煤。另一方面,包括我们现在在运煤里头用到大量的公路,那么也是这几年用各种投资的方式建起来的,你现在让他不收钱或者不盈利也很难做到。至于合理不合理,我们现在不好评说,但是由于你的交通运输系统还不足以,所以你用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随便运,你可以有选择,那么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

    白岩松:

    刚才提到一个现代物流业,现代当然远远做不到,都是一拨又一拨自己在那儿单干,形不成一个大的物流。另外,都有地方保护主义,雁过拨毛,最后每个地方仿佛都得到了小利益,最后整个国家或者说老百姓在吃大亏。

    我们看看整个煤炭运输的时候有几句话很简单,整个运输链现在是中段乱、两端苦,千万不要认为坑口出媒的时候价格还不太高,但是这一路运下去,从陕西到了山东翻了一倍还多,因此中间是乱的,出煤那个地方也不一定赚太多钱,那么到了发电或者供热那边的时候就更惨了,所以叫中段乱、两端苦。

    我们再往下看,现在物流业之所以是小作坊、小农作坊,问题很重要的就在于因为它都是单个在干,去的时候是超载,回来的时候是空载,这样的话根本它的成本就降不下来。因此,中国的物流成本比世界平均水平高1-2倍。那么有没有解决之道呢?还真有,你看《中共中央党校学报》,首先认为现在存在着三大问题,在物流这方面,第一个是在运煤这方面,是铁路运力紧张制约煤炭供应,而“倒卖车皮计划”等不良现象更加剧运力的紧张和煤价的上扬。第二,是煤炭经营单位过多过滥,中间流通环节不规范,加大了交易成本。第三,煤炭质量优劣混杂,市场无序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煤炭物流市场的顺利发展。这是《中共中央党校学报》的意见,提出的三大病症。但是也提出一个药方,那就是能不能在中国尽早建立大的现代物流业,什么样的概念?“考虑在全国范围内整合现有煤炭企业的自有物流体系,通过股份制组建行业物流集团,强强联合,合理配置资源、健全经营网络以快速提升煤炭行业的整体物流服务水平,同时鼓励和扶持有一定基础的煤炭物流企业向第三方煤炭供应链管理服务商转型。”说白了,就是你成为第三方,既不是煤炭自己弄一辆又一辆车,还让人中间黑或者怎么着咱都不说了。另外或者第二方是铁路,第三方是现代物流业非常专业的,他从你这儿拉煤走,可能拉白菜回来或者拉其他地方回来,这样成本就被降下来。

    好,这个话题我们接下来继续关注。

    解说:

    面对即将到来的供暖季,山东齐河力源热电公司至少需要5万吨储备,目前还有1万吨缺口。

    记者:

    好收吗?现在的煤。

    齐河力源热电公司副经理 程亮:

    不好收。

    解说:

    有什么问题?

    程亮:

    主要是价格太高。

    记者:

    你们最开始定的是每吨多少钱原煤?

    程亮:

    每吨应该说是750元吧。

    记者:

    有人送吗?

    程亮:

    没有,现在调整了一下才开始上的。

    记者:

    调整多少?

    程亮:

    现在是800。

    记者:

    800块钱一吨有人送?

    程亮:

    现在有了。

    解说:

    一直采用的蒸汽发电供热方式,当地居民取暖费近三年来一直保持着每平方19块5的标准,让山东齐河力源热电公司一直处在亏损状态。

    齐河力源热电公司经理 李明军:

    当地居民用户每平米是19块5取暖费,我们的成本核算到了32块多钱,32一平。

    解说:

    就像一个慢性病,近年来一到冬季供暖问题的出现就不可避免。在兰州11月1日供暖前,记者在当地一家小型供热企业的煤厂一块煤都没看到,这样的情况在去年也曾经出现过。

    字幕提示:2010年10月17日新闻

    片中解说:

    甘肃安泰供热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兰州市中心区,负责向周边40万平方米的住宅供暖,当记者走进这家企业的供暖站的时候发现空地里堆满了燃煤,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这里现在应该已经堆放了1万吨燃煤才能保证整个供暖季的需要,但是现在只有7000吨。

    甘肃安泰供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何雄忠:

    (煤价每吨)超过500块钱,这个行业我觉得普遍的就是要亏损。

    片中解说:

    何雄忠介绍说,煤价目前已经占到企业供暖成本的近80%。

    解说:

    一到冬季慢性病肯定发作的还有发电企业,今年湖南、江西、广西、贵州可以说饱受缺电之苦,而进入冬季,华中电网、南方电网却表示,电力紧张局面不仅得不到缓解,而且可能进一步恶化。

    国家电网华中电力调控分中心副主任 李勇:

    华中电网前期的储煤情况还不错,每天的来煤在85万吨左右,但是现在的来煤情况开始有所下滑,降到了67万吨左右。目前我们供煤的天数大概在18天左右,比我们预期的电煤的库存要低很多。

    解说:

    为了缓解压力,湖南省分管省长不得不亲自赴产煤省讨口粮,他们还打通了一条由秦皇岛走海路进入长江的应急补充渠道。此外,政府还拿出了5亿元建立工业调度的调节基金,为火电企业解围。

    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刘进文:

    这5个亿是借给企业使用,年终归还,就是无息使用,对缓解火电企业的困境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白岩松:

    面对这样的一个价格,煤炭在那儿上去,电供热给压在这儿的时候,也有一些发电企业做过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这个比喻就是面粉的价格不断地上涨了,但是馒头的价格不让涨,那好吧我不涨,但是一定会短缺。其实这就是很现实的问题摆在这儿,那咱倒不是说是不是馒头的价格也应该快速上涨,但是你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总是倒挂的话一定会出危险。比如说现在湖南省为了保电的煤只剩下150万吨的库存,什么概念?只相当于在去年同期的1/2,这个时候有的时候会一头冷汗这样的一个概念,假如出现过2008年类似雨雪冰冻灾情情况的话,麻烦了,那时候怎么去保电呢?如果要没有电了,老百姓的日子又怎么过呢?

    好了,针对这个价格这方面是不是该用市场化的方式去理顺,听听专家他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周大地:

    从长远上来看,理顺资源性产品的价格,特别是电价,包括成品油价格,也就是天然气价格这些基础性、原材料,特别是能源价格也是我们今后一个长期的必须完成的任务。从现在情况来看,一调电价煤价跟着上,这样电价、煤价轮番涨。这个实际上反映了我们迄今为止所有电价调整都没有达到一个所谓能够对过高电力需求消费过快增长合理的抑制点,我们还是采取了其它措施来解决供需矛盾,但是并没有解决合理的平衡点问题。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是需要做重大调整的。

    白岩松:


也许我们谁现在都拿不出一个立即一二三四特别好的解决方案,但是在所有的忧虑和大家的建议当中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事到如今有很多事情不能用掩耳盗铃的方式就遮着就掩着,必须用最大力度的改革去推动已经存在了很久、已经挤压很久这样一个矛盾。

    最后拿什么作为我们今天节目的结尾呢?其实不妨就把刚才司机列出的账单我们一起再看看,大家一起出谋划策一下,看看通过什么样的改革这些费用都能够慢慢地降下来。油费6707,如果变成了大的物流业,都是双向运输了,是不是相当于油费成本就降低了呢?还有过路费1265,我们可不可以减一些费用?包括西部二类公路是不是也可以不收费了呢?交警罚款,如果人家运输就能够挣钱的话,就不会超载,那你就不罚了。另外交警要不乱罚款,这笔成本也不减下来吗?还有餐费等等,希望他们吃得好,但是要改革。

热词:

  • 新闻1+1
  • 燃煤
  • 告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