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温州老板“跑路潮”背后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0日 08: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0月16日,温州市机场大道的一家寄售行大门紧闭。温州不少寄售行受借贷危机影响而关门停业。 本报记者 倪华初 摄

  中小企业倒闭,老板跑路——温州正处于民间借贷危机的风暴之中。这场风暴自今年上半年开始。发展至一个标志性阶段,则是9月20日胡福林“跑路”。

  温州最大的眼镜生产商之一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9月赴美,被传欠债20亿元,其中民间借贷12亿。胡福林“跑路”后,温州借贷危机被广泛关注。

  10月10日,胡福林返回温州。随后,温州政府部门介入,帮助温州这家招牌眼镜企业重组。

  记者调查显示,中小企业借贷渠道太少,出现资金困难时,高利贷会成为救命稻草。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指出,温州现象说明中国金融改革不到位。针对危机,当地政府出台了一揽子措施。日前还出台了金融改革创新行动方案,内容包括深化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等。

  10月11日,温州商人李强坐在火锅店中,四部手机一字排开,铃声此起彼伏。

  他平均10分钟接一个电话。时而怒骂“什么?一百万,你欠我六百万!”时而恳求,“现在真没钱,再给三个月,肯定给你。”

  他是这天早上从上海赶回的温州,“去避了几天风头,担保公司的人要抓我”。

  李强是做建筑生意起家的,正常光景,每年能赚几百万元。目前,他身背三四千万的债务。其中两千多万是高利贷的本金,一千多万利息。“利息还在以每个月几十万的速度增长。”

  他的债主包括公务员、银行职员、民间担保公司等等。

  类似李强这样数量众多的温州中小企业主,正在经历着生死考验。李强说,如果当时能够从银行或正规机构贷到款,就不会去借高利贷。

  眼看着日子走向岁末,李强不知道如何才能闯过“年关”。

  “救命”的地下钱庄

  李强第一次去寄售行,看到对方是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几个工作人员,他比较容易地贷了60万

  上世纪80年代,李强进入建筑行业。那时候建一栋房子成本10多万块。“那时业主会准时交付款项。”

  李强称以前几乎没接触过民间借贷。2008年底,他承建一个工厂厂房。厂里不付工程款,出现了250万资金缺口。“为了接到这个工程,我曾承诺过垫付这一阶段的建筑款。但是,我拿不出这笔钱。”

  工厂提出一个办法,厂长找担保公司借钱给李强。当年6月份,第一笔贷款150万,9月份第二笔100万。利息都是三分半,期限三个月。这笔贷款缓解了资金问题,工程得以继续。李强想,年底与工厂结清工程进度款时,便可还钱。

  结款时,工程完成95%,厂里欠着他900多万没结。

  此时,工人和材料供应商找他催款。材料商两次把他堵在高速公路上,工人则三三两两抱着被子睡在他家中。李强带着房产证去银行抵押贷款。“但银行说集体产权不能贷款。我当时又没成立公司,去小额贷款公司也贷不下钱来。”

  这个时候,他找了地下钱庄。

  媒体将温州称为借贷之城,其民间借贷之风由来已久。在温州买一份报纸,分类信息版满是借贷广告。

  “没有地下钱庄这样的民间借贷业务,就没有温州民营经济的今天。”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30多万家民营企业,其启动发展资金很多来自地下钱庄。尤其是在银根紧缩之时,地下钱庄就是中小企业找资金的“救命稻草”。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2011年7月21日发布《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民间借贷的市场规模是1100亿,民间借贷利率也处于阶段性高位,年综合利率水平为24.4%。

  周德文甚至认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有1500亿。

  在高利率高回报的驱使下,一些担保公司、典当行、寄售行甚至小额贷款公司等成为“地下钱庄”。

  据统计,截至2010年底,温州的融资性中介机构数量达1879家,包括186家担保公司、1088家投资(咨询)公司等。

  据《浙商》报道,温州地区所有正规担保公司的资金流量还不足地下钱庄资金流量的1%。

  李强还记得第一次去寄售行借钱的经过。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几个工作人员。他比较容易地贷了60万。抵押了一辆车,四分利息。

  他说那里不像银行那么手续严格,在地下钱庄里,各种手续相对灵活,“甚至凭信誉和关系也能借到钱”。

  炒房炒矿到炒钱

  大量资本逃离实业,炒房、炒矿甚至炒钱,为此次危机埋下了伏笔

  据介绍,地下钱庄的资金多数来自民间。在温州,只要家里有闲钱的,几乎都会向地下钱庄放贷。

  一边是数量众多急需资金的借贷者,一边是想通过放贷得到高额利息回报的放贷人,地下钱庄是中介人。

  张力今年40多岁,他与朋友筹了几百万准备做生意的钱,朋友拿到地下钱庄放贷去了,借贷者现在还不上。

  张力介绍,正常情况下,个人间借贷月息2到3分,公司间业务月息3到5分,一些钱庄的短期利息达到6分到一毛。不过,从2010年开始,民间借贷就有些疯狂了,甚至出现月息一毛多。

  放贷人会与地下钱庄议价,提出自己理想的利息要求,一般月息三分左右。

  在吸存资金结束后,地下钱庄会和借款人第二轮议价,一般达到5分以上。地下钱庄就在这个环节赚钱。部分地下钱庄为了最大程度吸引资金,向放贷人提出非常高的利息回报。

  “民间借贷最火的时候,人们需要托关系才能把自己的钱放到钱庄里去。”一名知情人说,民间借贷的介绍人一般是亲朋,人们不会把钱交给陌生人。

  据当地媒体报道,地下钱庄也影响着银行贷款业务。一些借款人虽符合银行的放贷标准,但由于银根紧缩,银行的信贷额度已用完而无法放贷。于是,借款人为该银行吸收一定数额的存款,成为从银行贷款的前提。

  借款人筹集存款,会求助地下钱庄,这时,就有“金主”(有放贷需求的个人或企业)将约定款项存入指定银行,然后由银行按正常程序向借款人放贷。

  “金主”去银行办理定期存款,并将银行存款单等出示给借款人。按照行情,定期存款一年,“金主”不仅可以拿到相应银行利息,还可以一次性拿到借款人额外支付的近5%的贴息。如按活期存款办理,借款人必须向“金主”支付18%至20%的贴息。

  周德文介绍,现在大量传统中小企业利润率只有5%左右。做实业的话,还利息都远远不够。

  温州市金融办知情人称,以往,温州的民间资本在炒楼、炒股或炒矿。在银根紧缩、股市楼市不景气的情况下,资本没有去处,人们开始炒钱,钱变成一种商品。

  周德文称,在2010年时就提出了温州企业空心化的预警。大量资本逃离实业,炒房、炒矿甚至炒钱,为此次危机埋下了伏笔。

  此次温州债务危机发生后,温州被指责已丢掉了做实业的优良传统,实业空心化。

  资金链断裂

  据介绍,民间借贷3个月内无法还清,就危险了,利息越来越高,进入恶性循环

  据介绍,温州中小企业筹资的一种普遍的做法是,找银行贷款,到还债时从民间筹集资金还银行,然后等待下一次银行批下来的贷款……时间不会间隔太久。

  做建筑行业的李强,到后来靠借贷维持工程开展。

  最多的时候,李强拥有着五六个工地。他说业务铺开后,因对方不能按期支付工程款,以及贷款利息增加等,欠债也不断增多。为了让工程顺利进行和结束,他说只能不断借贷。

  他算了算,借款两千多万,到现在利滚利已还了3000多万。

  国家银根紧缩之后,银行借款骤然收紧。据当地媒体报道,温州银监部门今年6月开始对银行存贷比情况进行日均监管。这种情况下,银行以限制贷款和增加存款,来实现达标。

  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的调查显示,一季度末温州企业运营资金构成中,自有资金、银行贷款、民间借贷的比例为56∶28∶16,民间借贷占比例较去年同期提高了6个百分点。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了解到,一些中小企业被银行告知,还上之前贷款,才能借到下一笔贷款。中小企业只能从民间融资,多数来自地下钱庄。但还上银行贷款后,银行不再放贷了。由此,这些中小企业被套入了高利贷中。

  周德文介绍,对于一般企业,民间借贷3个月内无法还清,“就危险了”。到6个月的时候,会基本处于资金链断裂的边缘,利息越来越高,会进入恶性循环,“企业拿什么来还?继续借。下一笔资金的利息怎么还?还是借”。

  到2011年初的时候,李强发现很难借到钱了。不得已,他打电话给一个自小玩到大的公务员朋友借贷。朋友从银行贷款50万,通过地下钱庄担保,李强拿到了这笔钱。

  李强用这笔钱还了其他债主的利息,但到第二个月,他还不起朋友的钱。朋友叫了几个人去要债,把李强的一个亲戚围住。李强大部分债务都由这个亲戚担保。“借钱的时候,一般要有个担保人,最好是公务员或者企业主。很多时候,大家都是互相担保。”

  李强说他为此与朋友关系闹僵了。但另一些债主他没办法对抗。几个月前的一天,他回家发现墙上写着大字,“欠债还钱”。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突然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他跑出去发现,有人用石头把玻璃门砸碎。

  他尽可能避免与债主接触,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讨债的人只针对我,不会找家人。”

  新兴放贷方式

  在高利息刺激下,银行资金甚至境外资金也以各种渠道流入了民间借贷市场

  曾经,在李强急需资金的时候,温州一家国有银行信贷部的工作人员对他“施以援手”,从2009年7月开始,150万、80万……陆续借了700多万给李强,月息4分。

  李强说这名工作人员让他提供了一些工程合同及预算等资料。“她是利用我,从银行里贷出钱,然后再转贷给我,从中赚取利差。”

  李强说,利息都是直接打到该工作人员个人账户,还了800多万利息,直到他再也还不起钱。“该工作人员将债务转到弟弟身上,然后再以弟弟名义起诉我。现在我们正在打官司。”

  据介绍,在高利润影响下,民间借贷出现了新特征:资金多元化,甚至境外资金加入到民间借贷行列,银行资金也通过各种渠道变相流入民间借贷的池子。

  银行资金更多时候以一种更为隐蔽、合法的方式流入民间借贷市场。有知情人称,一些银行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套取资金关系,与人合伙开担保公司,以假实业的方式把钱借出来,再翻倍贷出去。

  李强也坦承,多次通过一些银行领导贷款,都是私下进行。

  当地媒体调查称,银行资金还通过上市公司、国企等途径,流入民间借贷市场。银行低息贷款给上市公司或国企,上市公司以委托贷款高息发放出去,银行收取正常贷款利息和委托贷款手续费,各得其所。而一些国有企业或大型企业从银行贷款,利率上浮到年息8%左右。地下钱庄给这些企业每月2分利,年息24%,除去还给银行的利息,企业坐收16%的净利。

  诸多银行牵连其中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曾对媒体坦承,银行资金流入高利贷市场的行为确实存在,这与监管失职相关

  温州市金融办一名知情人坦承,银行贷款流向的监管,的确有尴尬之处。

  据报道,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曾表示,由于信贷需求旺盛,许多企业纷纷转行从事高利贷业务,一些大型企业从银行低成本拿到贷款后,放高利贷,赚取巨额利息、利差,实际成为高利贷市场从银行融资的平台,“一些国有担保公司、财务公司也利用国有银行的资金,偷偷地放高利贷”。

  温州银监局局长张有荣曾对媒体称,目前温州有21家银行受此次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牵连,直接或间接受到牵连的资金是15.86亿元。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银行资金通过一些企业流入高利贷市场的行为确实存在,这与银行的监管失职相关。

  温州银监局办公室一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银监局没有针对银行资金违规流向民间借贷的特别措施,但一直在关注。

  这名负责人说,目前确实发现一些银行具有违规贷款的嫌疑。已经要求各银行自查,然后银监局再核查。但是资金最终是否流向民间借贷,需要调查后才能定性。查实的要严肃处理,甚至移交司法部门。

  本报记者得到的一份温州市政府调查文件中提出相应警告,此次企业关停对银行业机构产生影响,主要集中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当前温州市企业资金链还在不断紧绷,后续潜伏风险不容乐观。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曾对媒体表示,如果高利贷仅限于民间资本领域,波及面可能还不算大,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国企和银行涉足这一领域,经济一旦下行或将带来系统性风险。如果钱是从银行流入民间借贷,资金链条慢慢拉长,借钱的企业经营出现无法偿还的情况,最终会对银行产生冲击,牵连的经济体也会越来越多,从而发生“中国式的次贷危机”。

  “跑路”的消息不断

  一般要到年关才出现的“跑路”事件,从今年端午节至今,消息不断

  在李强躲避债主的时候,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正风雨飘摇。

  一名知情人介绍,从今年端午节开始,就不断听到有人跑路的信息。往年,要到年关才偶尔出现。

  一天早上,该知情人接到弟弟的电话,弟弟问某某的跑车还在你修理厂吗?后来他得知,车主跑路了,人们都在找。

  张力的朋友从亲戚朋友处募集了4000万,月息2分。加上自己的2000万,以月息3分借给一个眼镜商。他每月赚利息100万。突然一天,电话就不通了,“跑路了。上家资金链断裂,他也被牵连了。”

  进入今年下半年,借贷人跳楼的状况频繁见诸报端。据媒体报道,仅9月22日以来,温州市就发生3起企业老板因债务危机跳楼的事件,2死1伤。

  “人们一下子恐慌起来,纷纷挤兑。很多人都是被挤兑给害死的。所有债主都在抽款,一下子哪能还得上?”张力说。

  张力说,也有一些老板,去澳门赌博把借贷的钱输了。最多的甚至一次输几千万。温州人现在流行去海南赌博,一去包下整个酒店。

  资金链断裂后,除了自杀就是跑路了。

  一个具有戏剧性的跑路故事是,中秋节时,温州奥米流体设备公司老板破天荒请公司全体员工300多人去雁荡山游玩两天,不去的要罚款200元。员工们玩了两天回来,发现老板跑了,厂里价值上千万的设备全不见了。

  温州市内,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寄售行,目前多数已关门歇业。张力说,“地下钱庄的人要么跑路了,要么度假去了。”

  10月13日,记者走进温州火车站附近一家寄售行。工作人员称,目前资金紧张,不一定能贷到。

  风暴未止 地方救市

  李强说,真正要钱的时候是年关,到时还不知道多少人要跑路。他目前仍在躲躲藏藏中

  据媒体报道,针对此次危机,浙江省与温州市出台了一揽子举措,包括向央行申请600亿贷款救市。有学者炮轰救温州行为,认为从2000年开始,“温州模式”已变异,高房价、高物价都与温州人的炒作有关,“救温州就是救赌徒”。

  10月10日,温州银监局局长张有荣对媒体称不存在600亿一事。

  10月12日,温州市金融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10月8日起,温州市政府组织了25个工作组进驻温州各个银行。协助银行业机构做好银企融资对接,要求银行机构不抽资、不压贷。“银行可以提出一些有可能跑路的老板,向公安部门申请限制其出入境。”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告诉记者,现在政府主要是救火,稳定局势。对于民间借贷问题的预防措施,仍在研究中。

  上述温州市金融办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认为,以往政府不能很好地监管民间借贷,是因民间借贷处于地下状态。他称政府下一步希望把整个地下民间借贷链条引到地上,计划在三年内将目前20多家小额借贷公司增加到100家,贷款额度达到1500亿,基本满足温州地下民间借贷的要求,并成立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也就是中介。

  他认为,提供了足够正常贷款渠道后,借的和被借的都不会去冒险了。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10月1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温州现象充分折射出中国金融改革不到位,金融机构的设置方面卡口太多,钱没有真正进入到实体企业中去。“一个小企业但凡借了高利贷基本上就等于抽上了鸦片,是引鸩止渴,但是它无奈,如果有正规的渠道不会去借高利贷”。

  据新华社10月19日报道,温州日前出台了金融改革创新行动方案。内容包括深化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开展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试点等。

  10月13日,李强说,他不想跑路,工程欠款还有5000多万没要回来,“也没必要跑路。只要有人帮一把。”但是李强不知道钱能不能要回来、什么时候能要回来。“真正要钱的时候是年关,还不知道多少人要跑路。”

  目前,李强仍在讨债和被讨债的生活中,躲躲藏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