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民间高息借贷:神话还是噩梦?(20110928)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8日 22: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8b1d56bf7d4492862003685756b688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老板失踪,企业倒闭,员工失业,暴力讨债出现,温州民间高息借贷险象环生。连续召开座谈会分析形势,14个部门组成专项工作组,温州市政府紧急出手。企业毛利只有5%,高利贷年息却超100%,一个满城食利的城市,到底提供了什么样的经验?

    白岩松 评论员: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我们话题谈起来的时候,先采用一种放松的方式。来,回头看看大屏幕上的漫画,我们就从漫画说起。在这个漫画上最显眼的是大大的“债”字,欠债还债的“债”。债底下压了哥仨,这哥仨玩命地拽着前面一个人的腿,然后还说着“老板,您不能一走了之!”。显然撒腿就想跑的这应该是老板,下面还写着“跑路”,然后拿着包,估计里头装着钱。

    接下来看一张,这个看到了一种很危险的状况,在一个悬崖上,几家民企在这个平台上待着,但是从悬崖上滚落的巨石上面写着民间借贷,显然民企危在旦夕,已经出现了倒闭的状况,可能被民间借贷就要砸到悬崖的下面去了。

    这两幅漫画究竟描写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现实呢?来,接下来咱们到温州去看一看。

    温州企业频现“跑路”老板

    中小企业接连倒闭 危机先兆还是个别现象

    贷款无门资金断裂 温州中小企业“扎堆”倒闭

    温州老板“跑路”成风 能否引发中小企业倒闭潮

    老板失踪,企业倒闭,员工失业,民间借贷,纠纷飙升,暴力讨债出现。9月的温州让人充满了担心。

    2011年9月26日

    主持人:从今年3月份到现在,江南皮革、三旗集团、港尚记、波特曼、天石电子等当地的一些知名民营企业突然就人去楼空,仅是媒体公开报道的那些不知去向的温州企业主就已经达到了10多位。9月21日,温州当地最大的眼镜商,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突然失踪。

    9月22日供应商围堵工厂讨要货款

    9月24日信泰集团员工上街讨要工资

    成立八年,员工三千余人,年产量2000万副的自主眼镜品牌企业信泰集团,是我国目前市场上销量最大的太阳镜企业之一。但是,这个颇具规模的企业董事长却突然消失,而他还只是温州近期负债跑步老板中的一个而已。

    在另一家倒闭企业,温州奥米流体设备科技有限公司的厂区,除了6、7名看厂的保安,已不见一个工人。

    奥米企业厂区保安:它倒闭了。

    记者:倒闭了。老板跑了吗?

    奥秘企业厂区保安:不跑怎么算倒闭。

    据员工讲,该公司在9月11日中秋节作为福利,还安排全体员工外出游玩,原本只需一天的行程被刻意安排成了两天一夜,而当员工游玩归来时,却发现他们的工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奥米企业厂区保安:没有东西了,东西搬走了。我还是最后过来的,他们工人过来上班,才发现机器都搬走了。

    而与奥米企业相隔不到三四百米的唐风鞋业,老板也在这个月月初不知所踪。而这些老板之所以纷纷失踪,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资金链断裂。

    周德文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我认为资金链断裂是压垮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它的因素是综合发生作用,但是它是慢性的,它不会一下子置它于死地。但是资金链就像人体的血液一样,一旦血液流尽了,这个人就必定死亡。

    一家企业倒闭,往往会出现连锁效应。温州眼镜行业龙头信泰集团老板出逃后,和其有担保关系的十来家企业就都受到了影响。有民间资本晴雨表之称的温州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地出现企业主失踪?一直被猜测的民间高息借贷会不会出现崩盘?温州又将如何应对?

    白岩松:老板要跑路的时候,过程安排得还比较温馨。安排员工去度假,而且是休息,而且是两天一夜,这下我估计让好多以为得着老板福利的,平常盼休息,好不容易老板突然高兴,咱出去休息,出去玩,好山好水还能住一夜,以后都不敢休息了,这事可真麻烦。

    我们来初步地统计一下,看看在温州老板跑路的部分企业都是哪些?包括浙江江南皮革,这涉及到的皮革,浙江乐清三旗集团有限公司,它是属于生产电线、电缆,还有波特曼咖啡、天石电子公司、温州信泰,信泰是生产最大的太阳镜的企业,眼镜之王,还有温州奥米流体等等,还有鞋业。其实从这些公司来看,倒是都在做实体,而且温州人历来有个说法,其实温州人是比较讲信用的,说如果就欠几千万块钱,他不一定跑。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可能这些企业又不是特大,有很多企业大部分集中在一两亿之间。那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进入9月份的时候一种非常让人担心的现实就出现了,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能看到,温州那边又有一家企业的老板跑了。加在一起的时候,这些恐慌就逐渐的增加。开始的时候还是全国很多的财经媒体去关注这样的事情,后来就已经不仅仅是财经媒体了,社会的版面、新闻的版面都开始关注这样的一种现象。

    那么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是不是真的非常非常严重了呢?今天我们就采访了温州市金融办的张主任,听听他给我们进行一次全景扫描。

    张震宇 温州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现在个县市区汇总上来以后,现在大概在20到25家左右,大概是这样一个数字,当然这个是今年以来的一个整体数字,这跟7万多家中小企业来说,量不大,但是造成的影响比较大,整体上我们还是可控的,就是说对这次整体中小企业这样一个情况还是可控的。我们从量上来看,因为它数量不是很多,比例不是很多,但是问题是这种一家、两家,或者三家、四家,十家的倒闭,或者老板、企业主的出走,这种对社会的影响很大,主要造成心理的恐慌要比经济(影响)大。第二个,现在我们温州社会的系统风险实际上还是在可控的范围内。

    白岩松:这个说法可能是比较准确的,就是量虽然不大,但是影响很大。的确,比如像刚才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演播室的摄像师进来的时候还问我,今天做什么选题?我说温州的企业老板,他说借高利贷,还不起,然后最后倒闭跑了。你看,几乎很多的人,即使不在温州,都已经知道了这样一种事实的现象,显然影响是很大。那么这种影响会向哪些方面扩散呢?浙江温州的某公司的董事长谢炳超就说,温州老板的跑路、跳楼事件势必带来三个后果:第一个,“城内失火、殃及鱼池”,某些企业倒闭了,员工、亲戚、朋友等经济利益相关体势必要受到损失。第二个,“多米诺骨牌效应”,某些企业倒下了,贷借方、担保方受损,关联企业、行业受损,直接袭击了温州经济,导致它受损。第三个,“蝴蝶效应”,鉴于温州模式经济特殊性,温州风暴可能波及全国经济。还有人已经把它概括为有可能形成中国的次贷危机,那这就非常让人担心了。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的时候,当地的政府该怎么办呢?是假装看不见,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不得不认真对待了呢?

    面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我们一定要清醒、坚定、有作为,政府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出手的目的在于规范引导,促进经济转型发展。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

    面对持续发酵的民间高息借贷乱象,三天前,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专门召集了一个座谈会。数据显示,在借贷之城--温州,80%的家庭个人和60%的企业都参与的民间借贷。最近几天温州开始陆续出台应对措施。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5日,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主持座谈会,研究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和民间借贷风险。

    陈德荣说,要研究制定企业帮扶,融资协调,风险防范等系列政策,切实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障,要充分运用金融法律等手段,迅速开展风险排查活动。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6日,温州市经信委组织担保行业协议,倡议和中小企业共渡难关。

    担保公司需加强被保企业的排查工作,了解贷款流向,提前做好风险防范。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6日下午,温州市银监分局和市金融办召集会议,号召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9月26日下午,温州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和市中院联合通告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

    市委市政府和各县市区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和专门工作组,在企业帮扶,民企融资协调,打击黑恶势力,倒闭企业善后处置等方面加强工作力度。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7日上午,温州市政府召开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专题工作会议。

    会上市政府决定成立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领导小组,下设企业协调组、融资协调组、维稳协调组和宣传报道四个专项小组。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7日下午,温州市人大财经委组织召开金融工作调研座谈会。

    除了一系列紧急应对措施,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还介绍说,温州准备尝试成立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并计划充分利用本地龙头企业资源,把无序变有序。

    白岩松:就在最近几天的时间里头,可以说温州市各个级别不同的领导,包括干部非常非常的忙,忙着开会。而忙着开会的一个中心的议题就是面对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开始有很多企业的老板跑路,甚至出现跳楼这样极端的一种事件。

    我们帮他总结一下,从9月25日一直到9月27日下午,会是不断的。在这些会当中既有市委书记陈德荣主持,研究当前民间借贷的风险。然后第二天,温州市经信委组织担保行业会议,倡议和中小企业共渡难关,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落实了,估计跟头一天的会是紧密相关的。当天下午,银监分局跟市金融办召集各银行负责人开会,别逼得那么紧,该贷款的时候还得贷,别停人家的贷款等等,我估计都是这些内容,也同样是头一天会议的一种分解。同样在这天下午,像公安局,温州市检察院跟温州市中院联合发布通告,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这是有点担心和害怕了,如果出现了某种黑社会的迹象,或者出现暴力讨债这样的一种空间,它会使本来已经很脆弱,压力感到很大的老板,要么跑路,甚至出现跳楼这样一种极端的事件。到了27日的时候,温州市政府就召开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专题工作会议,下午又是金融工作的调研座谈会。

    其实远不只这些,在我们采访当中去了解了很多,会议很多,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我们有哪些部门组成的,也可以分析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金融事件了。像纪委参加,这里头也有很多人说,很多的公务员都参与其中,这事不太好查。的确存在着公务员参与其中,去放贷等等,但是有时候他不一定以他本人,可能是家属等等,要查也不太好查,不太好查也得查。宣传部,得做好宣传工作,稳住大家的情绪,别走极端,法院、劳动保障局、商务局、金融办、人民银行、银监会、社保、政法委、维稳办,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它有可能带来社会的不稳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注意到专门的公安也会召开这样的会议。在这样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条出现断裂的时候,公安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来我们听听温州市金融办张主任给我们进行的分析。

    张震宇:公安的部门主要是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做好现场的维护,就是保全企业的资产,因为有些企业走了以后,它还有资产在这里。第二个就是打击高利贷,打击一些高利贷和暴力催款的一些行为。现在大量的工作先是保全企业的稳定,然后再腾出一只手来做规范。主要现在的工作还是保全企业稳定,先把资金供(应)满足。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对正常的,我们也向社会公告,就是正常的民间借贷,我们所谓的正常的民间借贷就是受法律保护的,银行基准利率贷款四倍以内的借款,这样的就是两分左右的这种贷款,正常的借贷,只要你是进入经济实体的,我们也是保护。那么现在关键就是我们在温州有些个别地区,借贷的资金已经达到三分、五分这样高的链上,这个我们就要打击了。

    白岩松:其实说白了,就是高利贷其实相当层面上是存在的,而且据专家分析,在温州民间的这种融资市场超过1000个亿,多大的数。我们先来看一看什么是相对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的,什么就算高利贷。

    《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即打及高利贷行为的通知》,民间个人借贷利率可以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你们可以商量,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不能超过4倍,在4倍之内其实就算合理合法的。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贷借贷行为。但是显然在温州是大量的存在着超过4倍以上的,不过现在的时候还不能逼得太急。

    你看财经评论人余丰慧就给我们进行了这样的分析,如果现在开始整顿的话,整顿本身都可能引起链条断裂。如果你要是高压,压的太狠的话,本来它现在就非常脆弱,可能就断了,出现金融风险。但两难在哪呢?可是如果不整顿,风险将会继续迅速的扩大,这就是我宁可喝毒水,但是我要解渴,如果我要不去借高利贷,我现在就死,借了高利贷可能明天死,也存在着极小的可能不死,所以他去借。那个雪球会越滚越大,但是非常危险。更加可怕的是私企高利贷、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违规高息融资,不但造成者的血汗钱血本无归,而且最终极有可能使得政府再次买单,说到底是纳税的平民百姓买单。他说的这是一个极端的情况,如果最后发展到要政府去买单的话,等于跟咱无关,咱是平头百姓,平常过着正常的日子,但是你得替这样的行为买单,你显然会觉得冤,这确实无法向国人来进行交待。

    接下来我们就要分析一下了,为什么在温州这样一个民间资本非常雄厚的地方,民间借贷却也很盛行?问题出现在哪些方面?我们解剖一个麻雀,去看一下。

    位于温州市洞头县的唐风鞋业,在老板黄伯鹤失踪,企业倒闭之后,原唐风鞋业副总经理赵永国,除了四处寻找黄伯鹤外,身上还背负着1600万元的高利贷。

    赵永国 原唐风鞋业副总经理:真的,我想自杀了,说白了,那天我爬了31楼,我想跳楼自杀了,想不开了。

    去年8月,经朋友介绍,原本经营小酒店的赵永国认识了刚刚在洞头县办厂的黄伯鹤,两人很快协商共同合作,而合作不久,黄伯鹤就提出借高利贷,叫赵永国做担保。

    赵永国:担保公司,高利贷,我担保,他签字,他借款。

    原来黄伯鹤经营的唐风鞋业的两栋厂房是他从另一人的手中购买的,2480万的厂房款,黄伯鹤只付了300万,剩余的约定一年付清。因为可以从银行贷到低利率资金,黄伯鹤变想出了一个办法,借高利贷,先还厂房房款,再以厂房房产做抵押,向银行贷款,最后用从银行贷出来的资金还清所借的高利贷。

    赵永国:他说担保公司钱拿过来,他说要还现在的房东,他说还有600万,先还他600万。

    用担保公司的钱付给房东600万后,还差1500多万怎么办?于是黄伯鹤多次与房东商议,希望可以提出办理过户手续,用抵押房产的方式向银行贷款,但都遭到了拒绝。

    赵永国:银行里面利息是便宜,但是没有房子抵押贷款贷不了。

    按赵永国的说法,这600万元高利贷是按照5分利借的,像唐风鞋业这样的小企业借贷期一般不会超过三个月。如果按照两个月计算,以5分利,借600万高利贷,每个月需还利息30万,两个月连本带利需还660万,如果逾期不还,还将利滚利,而唐风鞋业纯利润只有50万元。

    赵永国:雪球越滚越大,窟窿就补不上了,这里拆东墙补西墙,拆西墙补东墙。

    面对越来越大的窟窿,在银行人员的劝说下,黄伯鹤又对月末存款换贷款产生了兴趣。这次赵永国又做了几百万元高利贷的担保人,但是博鹤永国的努力拉存并没有换来银行的贷款。

    史晋川 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他借了高利贷,然后给银行,这样的话,银行就把自己的月末存款余额做大了,然后银行又答应给他一定的信贷额度,贷款给他。这些约定有的可能是按照约定做了,有的并没有按照约定做,因为这种约定严格讲是违规的,是不受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的保护的。

    赵永国:现在政府要好好管一下,真的管一下,不管真不行了,你看有多少跳楼自杀的、上吊的,还有逃的。

    白岩松:透过温州部分的企业老板,要么跑路了,要么跳楼了,能看到背后一个非常纠结的一种现象,温州简直是又非常有钱,又非常缺钱,这样一个城市,怎么去解读呢?当然非常有钱了,现在藏富于民,在民间有大量的资金,但是由于很多政策的限制,它无法进入到很多可以投资的领域里头,我们对于民营的资本还是有相当的,虽然嘴上说公平对待,但是歧视是现实存在的。因此这笔钱放在兜里,放在哪,银行负利率,怎么办呢?他憋着就要寻找出口,因此有钱是要向外贷的。可是另一方面又严重缺钱。为什么?温州有大量的民营企业,而且有很多是小的民营企业,可是再贷款的时候,我们的银行左挑鼻子、右挑眼,想贷到钱非常非常艰难,甚至有数字说,70%的小的民营企业根本在银行里贷不到款,因此它就有需求。这面有钱,这面有需求,两者撞一块了,可是哪一天玩不好,或者说明明往下玩,也可能玩不好,一定会出现今天我们所要谈论这样的问题。那到底该怎么解这个结呢?我们听听财经专家吴晓波的看法。

    吴晓波 财经作家:现在温州这个情况有两个结,第一个结是高利贷的水涨船高,第二个结是实体经济的资金短缺。那么现在政府开会应该解哪个结?如果政府去解高利贷这个结,比如通过行政性手段,通过抓人的方式、通过遏制的方式要把高利贷打下去,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按我的观点政府应该首先去解实体经济这个结,就是帮助那些从实体经济解决信贷难的问题。当这个问题解决之后,高利贷自然就会下降。

    白岩松:今天我们谈论的似乎仅仅局限在温州,但是这样的一种挑战和危局仅仅就会在温州存在吗?财经评论人余丰慧有这样一段文字,仅仅地方政府“害怕”是不够的,因为全国到处是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爆发全国性金融风险的几率在增大,全国民间借贷风险正在整体发作,依靠地方政府各自为战,游击散打是不行的,中央政府必须从全国整体角度立即出台应对民间借贷风险的对策。显然要全国一盘棋去看待。

    刚才我记着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人认为这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潜在的中国次贷危机。我们能让它爆发吗?显然不能。

      【岩松点评】:

    量不大 影响很大

    “量不是很大,但是社会影响还是很大。”这个说法比较准确。即使很多人不在温州,都已经知道了这样一种事实。

    领导忙着开会 中心议题研究“跑路现象”

    就在最近的几天时间,温州市各个级别的不同领导、干部非常非常的忙,忙着开会。一个中心的议题就是面对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开始有很多企业的老板跑路,甚至出现了跳楼这样的极端事件。

    暴力讨债空间是“潜在”的威胁

    如果出现了某种黑社会的迹象,或者出现了暴力讨债的空间,会使本来就已经很脆弱或者压力已经感觉很大的老板出现跑路甚至跳楼这样的极端事件。

    “组合拳”还需出重拳

    从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的部门组成中我们也可以分析,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金融事件了。像纪委会参加,会有人说很多公务员都参与其中,这事不太好查。的确存在公务员参与其中放贷等等,但是不一定是其本人,可能是他的家属。要查不太好查,不太好查也得查。宣传部得做好稳定情绪,别走极端。维稳办,这点很关键,因为它有可能带来社会的不稳定。

    “温州现象”不是偶然 有提供有需求

    透过温州部分企业老板要么跑路了,要么跳楼了,能看到背后一种非常纠结的现象。温州简直是又非常有钱又非常缺钱,这样的城市该怎样解读?非常有钱,藏富于民,在民间有大量的资金,但是由于有很多政策的限制,无法进入到很多可以投资的领域里。我们对很多民营的资本还是有相当的歧视是现实存在的。因此这笔钱放在兜里,放在银行负利率,憋着就要寻找出口,因此,有钱是要向外贷的。可是另一方面又严重缺钱,因为温州有很多小的民营企业,可是在贷款的时候,我们的银行左挑鼻子右挑眼,想贷到钱的时候非常非常艰难。甚至有数字说,70%的小民营企业根本在银行贷不到款,因此,他就有需求。一面有钱一面有需求,两者撞在一起,可是哪一天玩不好,一定会出现今天我们所谈论的这样问题。

    我们要对“中国次贷危机”说no

    显然,要全国一盘棋去看待。有人认为,这是非常带有中国特色的潜在的“中国次贷危机”,我们能让它爆发吗?显然不能。

     【新闻回顾】

     温州风险凸现:资金链断裂 老板跑路

    负债20亿的温州“眼镜大王”胡福林逃跑了!蓝天药房老总“跑路”了!年总产值10亿的温州东特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老板姜国元开溜了……一个又一个“跑路老板”消息,印证着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日前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说过的话:“民间借贷危机或处爆发前夜!”而老板“跑路”现象向龙头企业的蔓延,或许预示着,爆发的前夜,来得比周德文预计的要早。

     温州民间借贷面临崩盘 一天九老板“跑路”

    据政府有关负责人透露,仅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行业涉及钢业、阀门等,都与民间借贷有关系。>>>详细

     温州民间借贷年利率达180% 高息将企业逼上绝路

    从4月份开始,浙江温州、台州、宁波等多个地区出现了较为集中的中小企业老板“跑路”的事件,其中以温州比较集中。 >>>详细

     【各方回应】:

     温州市委书记: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面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我们一定要清醒、坚定、有作为。政府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出手的目的在于规范引导,促进经济转型发展。”会上,陈德荣说得相当明确。

     温州市公检法:“组合拳”连续打出下“猛药”

    温州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联合发布一则通告,要求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依法维护企业正常生产和金融秩序稳定。

     温州市银监局、金融办:送出“定心丸”

    温州银监分局和温州市金融办一起,召集包括四大银行在内的全市各家银行主要负责人开会,希望各家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详细

      相关评论】:

     温州走到了再次转型的关键路口

    央视特约评论员 杨禹:民间借贷的风波已经威胁到了温州当地的一些实体企业,实体企业有损是会危机温州的经济命脉,包括当地社会的基本稳定。这个时候考虑的不仅是采取有力措施及时抑制民间借贷的风险,更重要的是考虑整个温州经济也许面对再次转型的关键,这个时候,实际上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当前关键是当地政府应该在管与不管之间做好权衡。从根本上说,有特色的实体经济才是温州经济在转型之路上可以依靠的基础。

     解企业之难方能治“民贷依赖症”

    正如英国电信集团董事长利万基在2011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所言:“中小企业是整个经济的引擎。”关心中小企业就是关心国民经济整体,就是关注就业、关爱民生。只有帮助中小企业从“民间借贷依赖症”的无奈困境中走出,才能迎来企业和民间借贷的春天。

    (编辑:孙继礼 刘禛)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1+1
  • 民间
  • 高息借贷
  • 神话
  • 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