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党旗礼赞:党员老纪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5日 05: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多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们来到椅子山下的红花梁子镇时,正赶上集日,镇文化站的小杨便陪我们逛逛大集。在集市上,我认识了党员老纪。

  老纪站在农用四轮车前,和两个农民正卖青苞米,不停地大声叫卖:“啃青了,啃青,没上化肥的青苞米,又嫩又香哟!”他头上戴的几块彩皮瓦拼的长舌帽很显眼,四下瞅瞅,好像只有他戴着这样好看的帽子。小杨告诉我们,老纪是全国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他的帽子是参加国庆观礼时在北京买的。

  老纪名叫纪兴武,是本镇桦树沟村的党支部书记。村民没人称他的职务,都叫他党员老纪。他介绍自己时也说我是党员老纪。他说告诉别人自己是党员,不是显摆,而是让人相信自己是个好人,值得信任。他担任村支书的4年时间里,用自家的农用四轮车为群众免费出车数百次,行程一二万公里;他亲自扶持和帮助的家庭120多户,占全村总户数的1/2;他带领村民秋起垄、春宽播,科学种植大豆,亩产连年提高,使桦树沟成为产粮大村;他组织有坡岗地的农户大搞多种经营,大面积种植甜菜,使每户增收2000多元……

  这个时候,老纪似乎突然发现了我们这几个陌生人,就过来推销他的青苞米。他一开口就眯眯微笑,眼睛闪烁着柔和的光,让人感觉到他的诚实与温暖。他扒开一棒青苞米,用手指甲往粒子上一扎,立刻冒出浆来。他瞅着我们说保准好吃。我问这青苞米和其它苞米不一样吗?他说青苞米能卖个好价钱,但青苞米要用粘籽,扣地膜早种,多铲多耥,适时追肥,环节多,叫人操心费事。他没有多余的话,静静地站在那里,这跟他手中默默不语的青苞米很协调。

  电视台记者来拍集日,一看见党员老纪,就把镜头对准了他。他躲闪不及,摆着手说别总照我了,我在你们那里露过好几回脸了。他真的是不好意思,一个劲儿地挠后脑勺。

  当他听说我们是作家时,就又一次上前跟我们一一握手,像是老朋友重逢那样亲近。他说他念书时喜欢作文,可羡慕作家了。他邀我们去他家做客,说桦树沟离这不到20里地,四轮车突突一会儿就到了。我们觉得老纪是个人物,就没推辞。

  坐着老纪的四轮车行走在乡间路上,看山林看水湾看庄田,很欢快。路过桦树沟所属的永安屯时,五保户朱广信老人手拿镰刀吃力地迎面走来,老纪停下车大声问:“干什么去呀?”朱老头说去划拉点烧柴。他说你回家吧,我给你想办法。老纪把车开到屯里干部家的门前,气冲冲地走进屋里。也是凑巧,这个干部正和几个人喝酒呢。老纪对着这个干部狂吼起来:“扔下五保户朱老头不管,你还算什么干部!”屋子里的气氛紧张起来。在众人面前,这个干部有点吃不住劲了,但他了解老纪,若是真急眼了老纪恨不得把你拉出去斩了,所以来个缓兵之计平和一下。他满满地倒了一茶缸白酒递给老纪,说你如果把这缸酒喝了,我就把朱老头当成我亲爹来对待。老纪没有酒量,他迟疑一下,猛然端起酒缸,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顿时,老纪的眼泪刷刷地流淌出来,让我们这些在场的人也满眼泪水了。

  老纪喊来一个年轻人替他开车,把我们拉进他的家里。老纪的家是三间平房,院套很大,整洁而干净。坐在屋里的村小学的一位老师见老纪回来了,赶忙走出来站到老纪面前,为难地说:“老纪支书,教室维修还差3000元,咋办呀?”老纪没加思索:“孩子的事是大事,这钱我负责,明天一早就给送去,你们干吧!”他回头跟我们一笑:“别看村干部是全中国最小的‘官’,但大事小情阵阵落不下,什么都得管。”

  晚上,老纪让妻子做了一顿农家饭“三烀一炸”:烀苞米、烀土豆、烀茄子,炸鸡蛋辣椒酱。我们大口品尝,吃出满头的汗水,吃得又香又痛快。我说咱们唱歌吧,这话让喜欢听歌的老纪笑得合不拢嘴。他爱听民族唱法的歌,说出了郭兰英、郭颂、吴雁泽、魏金栋等一大串歌唱家的名字。我们唱郭颂的《农家乐》,老纪禁不住打起拍子,他兴奋得摇头晃脑像一棵正在拔节的庄稼。

  前不久,我又一次来到桦树沟,这村子变得让人认不出了。一提起党员老纪,人们还是竖起大拇指,赞叹夸奖。可惜没见到老纪。他的孩子告诉我,他远在200多里地的大山里放羊,到猫冬的时候才回来。他已经67岁了。

责任编辑:刘禛

热词:

  • 党旗
  • 礼赞
  • 党员
  • 老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