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岁岁清明》三人谈:主旋律影片的突破与创新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7日 07: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旋律影片的突破与创新(党旗礼赞·创作选评)

——《岁岁清明》三人谈

电影《岁岁清明》

  主题:清香中的苦涩

  苏叔阳

  明前的龙井茶味道极好,那碧绿的茶叶,在纯净的暖水中悠然浮沉。清亮的茶汁上,香气如袅袅薄雾,柔柔地打着旋儿飘出杯子,你深长地吸一下,足可以陶然。接着你轻抿一口,会被那清淳的草香镇住,你会惊讶茶的嫩叶竟如此让人荡气回肠。在淡雅中蕴含令人久久回味的香醇,是明前龙井茶独有的韵致。

  看到影片《岁岁清明》,犹如回到梅家坞,又看到了晨雾缭绕的茶树,闻到了弥漫在茶山的清香,身上又撒上了温柔细细的春雨。让我惊讶的是,这竟然是一部抗战题材的影片。将惨烈与柔美、让血腥和诗情、把深仇和永记心头的初恋搅拌在一起,清香和苦涩一起轰击你的心头,成为一首不会忘怀的歌。这是编导者一次大胆的尝试,一次创新,一次对“主旋律”题材突破性的创作。我以为很值得电影界做一次认真的讨论,给出应有的评价。

  影片以一个农家少女的情窦初开为切入点,以一场必然失败的初恋为故事的主线,以恬静的诗意抒写普通人之间的朴实真挚的情谊。编导用大量的篇幅描绘了中国几千年来所遵行的生活方式:和平、渐进的田园诗般的生活。这个生活方式曾经在上世纪30年代被英国著名的哲学家罗素热情地赞美过,他还以此抨击西方的生活方式,并且说,假如全世界都能实行中国的这种生活方式,就不会有杀戮、侵略和争夺。

  这当然是种善良的空想。但是影片的编导者,正是以这平和安逸的场景反衬出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暴行打碎了美好的一切,从现实到梦想。这是编导者匠心所在。全片绝大部分都是叙写这和平恬静,结尾的突变,才更加令人深省。

  我以为,这部影片确实说出了抗战的意义。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只有过一次整个民族奋起抵抗另一个民族企图毁灭我们的战争,这就是抗日战争。侵略者的炮火轰毁了我们世代延续的生活方式,妄图毁灭我们的文明,把我们逼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当我们全民奋起,就谁也不能把我们战胜。全民抗战的精神,为民族的存亡而斗争的气概,永远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财富。所有为民族而牺牲的先烈都不该因他们的出身和职业的不同而被否定。尹逸白的牺牲,正是全民族一致抗战的注脚,其意义值得肯定。至于少女的初恋,那份真挚、纯朴,淡淡的打动人心的幽怨,也是生活真实的写照,是这部影片的精彩之处。那些诗意的田园生活、铺满画面的翠绿,正是对侵略者滔天罪恶的抗议!

  应当特别表彰编导者敢于创新的精神。影片题材、样式和风格,基本一致又各有千秋。他们在“娱乐至死”、“只谈风月”和“消解正义”的风潮中,坚持走自己的艺术之路,而且不断探讨各种题材的艺术表现形式,实在令人尊敬。总之,我以为这是部难能可贵的影片。

  人物:残忍中的人性光彩

  朱小鸥

  影片《岁岁清明》拍得极美。

  首先是立意不凡。一部表现抗日战争、写杭州人民拍案而起、奋力抗日的主旋律影片,不见血雨腥风的杀戮和惊心动魄的战斗,而是以细腻的笔触,从生动的细节、优美的画面、舒缓的节奏入手,来展现人们在寻常生活中的人情之美。如小敏初识尹少爷,引领尹少爷看山看水的过程——穿过湿漉漉的石板路,见到生意盎然的茶园,一路上几乎没有对话,只见镜头如眼,点染山水,国画般的意境勾勒出如诗一般的秀丽画卷,营造出那美丽、纯朴的天真少女的情怀,让人为之感动。这感动来自于过程,一个美丽的、展示心灵的过程,一个让人喜悦的认识和感受纯真人性的过程,通过路边空灵秀丽而富有生机的自然景色,传递出一种渗透人心的、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情感萌动,纯洁而真诚,展现出人性的光辉。于是,当日寇那绝灭人性的摧残、蹂躏蓦然袭来,必然形成表象宁静下的人性和反人性的尖锐斗争。

  影片另一个达到审美境界的鲜明特点,是在视觉形象的探索中,寻找到形式与内容的契合点。江南小镇那空灵的山水,雾气蒸腾中湿润的青翠茶园,在情节的发展中都起到“留白” 与“黢染”的国画意境,传达出中华民族古朴、淳厚的民风,一种隽永的意境得到了升华。看似自由随意的拍摄手法,实质乃是通过具有精神和境界指向的意象描摹,走向人物的精神世界,传达作者对人物的理解,对主题的诠释。石板路仍在向深山延伸,小路蜿蜒不见尽头,作者的心意也被消解在亘古不变的血脉亲情中,留在永恒的山水里,故事中的人和事也会超越时代而永恒留在岁岁清明时节祭奠人的心里。

  影片在作一种探索,作者希望突破习以为常的形式框架,捕捉一种看似宁静生活表层下的心灵激流,把描写战争事件提升到人性较量的高度。我认为,这种探索对于主旋律电影的人性化描写的丰富是有裨益的。

  叙事:欲擒故纵的转换

  彭加瑾

  电影《岁岁清明》拍得真,拍得美,拍得新,始则令人震惊,终则让人震撼。

  这是一部小投入、小规模的影片,但却是一部大视野、高格调的作品。创作者大处着眼,小处入手,在全民族抗战的历史洪流中,借一个茶农少女三年清明时节的片段经历,刻画出了杭州人在外敌入侵前的不屈的灵魂。影片的成就与可贵体现在创作者对于电影艺术一系列对立元素、复杂关系的成功把握与有机融合。

  首先,是艺术家把“抗战”与“爱情”题材融会在了一处。以“爱情”写“抗战”,把爱情作为主体,置于前景,而把“抗战”作为插笔,作为后景,不能不使人们感到新颖与别致。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爱情是纯洁善良的发自内心的对于幸福的向往与追求。那么对于毁灭这种幸福的邪恶、野蛮、凶残的侵略者的痛恨与抗争,就是必然的、合理的、永远为人所称道的。因而,“爱情”与“抗战”统一在了一个重大而深刻的人性主题上,它们不再矛盾。相反,这里的爱情写得愈真挚、愈美好,它对于侵略者的谴责也就愈深刻、愈有力。

  其次是风格、类型的整合与融汇。面对小制作与大主题、叙事与抒情、个性与群体、爱情与战争、批判与颂赞、张扬与收敛等种种对立矛盾的因素,艺术家通过奇特的构思与诗化的风格,把它们统一、融汇在一起。

  “少女”视角的选择与“清明”时段的确立,对于全剧诗意风格的体现至关重要。“少女”视角不仅作为一种“引导”,帮助我们迅速进入剧情,关注主人公的境遇命运;同时更以其清纯的灵魂、阳光的心态,过滤掉种种杂质,进入诗的领域。“清明”时段的重要性,除了剧情的需要、“追思”主题的需要之外,还在于它作为结构的支点,为全剧诗意风格提供了击节而歌、一唱三叹的依托。

  当我们沉醉在影片如诗如画、如泣如诉的描述之中时,我们能够感受到艺术家的追求与才华。他们把一系列对立元素、复杂关系统一在了诗意风格之中,收到了以小喻大,以简驭繁,单纯之中见丰富,平实之中见奇崛的艺术效果。

  最后,我们不能忘记影片对于两次“突转”的成功运用。一次是阿敏发现尹少爷带着全副武装的日本兵来到茶园;一次是阿敏目睹了尹少爷的壮烈牺牲。两次“突转”,前一次令人震惊,后一次令人震撼。“震惊”的不仅是一个有为的青年竟成为了侵略者的走狗与帮凶,更是一个纯洁天真的少女发出了抵抗外敌的呼声,即使是一个所心仪爱慕的人,一旦成为汉奸,也为她所不齿。

  看完全剧,我们知道,这是一场误会,是艺术家对于“高潮”的欲擒故纵的又一次的渲染与铺垫。难得的是艺术家口风的严实。在观众无法预知的情况下,又一次“突转”出现了。尹少爷不但不是汉奸,而且是真正的抗日英雄。他的壮烈牺牲,不但使我们认识了看似柔弱的杭州人的“杭铁头”性格,也像重锤敲击一般促使我们思考战争究竟给人们带来了什么?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岁岁清明
  • 三人谈
  • 主旋律影片
  • 党旗礼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