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闫沛东质疑曹操墓造假学者称有3名记者被收买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7日 12: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综合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安阳“曹操墓”真假再遭质疑

3日,闫沛东出示从南阳造假窝点搞到的其他假文物

  ■河南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否认参与造假

  ■3徐姓村民要与闫沛东当面对质

  西高穴村徐姓村民”出具的“铁证”是真是假?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导演“假盗墓”迫使国家同意发掘曹操高陵?安阳宣布发现曹操高陵当天,34个盗墓人就全放了?面对“倒曹派”代表人物——河北籍三国文化研究学者闫沛东新一轮的质疑,河南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西高穴村委会主任徐焕朝和安阳县警方前日作出正面回应:闫沛东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贾振林表示,正在咨询相关法律人士,以决定是否起诉闫沛东和有关媒体。而3名涉嫌参与造假的徐姓村民表示,要与闫沛东当面对质。

  与此同时,闫沛东微博爆料,目前有媒体记者伙同造假分子,打击报复举证群众,他将收集罪证,举报至中国记协,然后提起控诉。

  新闻回放

  前日,山东一媒体刊发报道,首度出示曹操墓造假“铁证”——参与造假村民写的书面证明。在报道中,闫沛东称,“曹操墓中的假石牌,就是这个村民和另一人一起埋到空墓里的,现在他给我出示了书面证明”。

  据媒体报道:这张书面证明上边写着:“我是河南省安阳县西高穴村民徐××,参与了河南考古队发掘‘一号墓’和‘二号墓’工作,是潘伟斌和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通过渔阳村民龙××,到南阳市张衡东路一个假文物窝点订制了‘魏武王常所用’石牌共63块,让我和徐××一起埋进大墓的……证明人徐×× 2010年8月23日。”

  贾振林:闫沛东捏造事实

  “我刚刚听说此事,感到十分吃惊和愤怒。”前日中午,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说,他刚刚让工作人员下载打印了这篇报道,正在仔细阅读。

  “这张所谓的‘证明’不像是西高穴村村民或渔洋村村民写的,甚至不是安丰乡的群众所写的。”看了网上公布的“铁证”,贾振林说,首先,证明中提到“渔阳”这个村名就写错了,真正的村名应为“渔洋”。西高穴村和渔洋村相距不到1公里,当地人不大可能写错。其次,证明中说自己和潘伟斌到假文物窝点订制了63块石牌。其实,曹操高陵仅出土了8块有“魏武王常所用”字样的石牌。那么,其他石牌呢?

  “目前,一些专家学者对曹操高陵的真假之辩属于学术范畴,但闫沛东此举属于捏造事实。”贾振林说。

  关于报道中提及自己导演“假盗墓”的说法,贾振林感到十分搞笑。他回忆说,发现这座大墓后,他请潘伟斌队长下去察看了一下。潘伟斌当时告诉他,这是一座东汉时代王侯级的大墓。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接触过一个盗墓者。”贾振林告诉记者,他因工作关系去西高穴村次数较多,也不排除有盗墓者认识他。“其实,发掘曹操高陵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曹操高陵曾多次被盗,国家因此进行了保护性发掘。”从记者处获得闫沛东的手机号码后,贾振林使用手机和办公室座机几次拨打该号码,对方均不肯接电话。

  “我们先后打掉了5个盗墓团伙,涉案人员38人,目前还有几个犯罪嫌疑人在押。”在安丰派出所,所长王国平说,公安机关绝不可能私放犯罪嫌疑人。他们追究盗墓者的法律责任,都是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

  据《大河报》

  3徐姓村民要与闫沛东当面对质

  闫沛东称其掌握的“铁证”中有人证和物证,人证方面有西高穴村村民徐某,他是考古队发掘时雇用的民工,见证了两年来村、乡、县直至市政府介入流入假文物过程的。

  对此,西高穴村村委会主任徐焕朝先从时间上回应说,曹操高陵是2008年12月12日开始发掘的,今年6月底停止发掘,至今才1年多,何来被雇用两年的民工?

  “在西高穴村徐姓村民较多,但帮助发掘曹操墓的民工多数是女的,姓徐的却不多。”关于工地上干活的民工,徐焕朝掰着指头数了数说,姓徐的民工只有3个,两男一女,分别叫徐有良、徐玉龙和徐爱清。随后,他打通了3人的电话。

  “我根本没听说过闫沛东这个人,说墓中的东西造假,那根本不可能。”随即赶来的徐有良说,他是最早一批在曹操高陵干活的民工,负责开吊车和拉土,该工地民工最多时有20余人。

  “曹操墓透气时,我是第一个进去的。”徐有良说,墓口当时堆积着3米多厚的土层,光土层清理就用了两个月。这么厚的土层连盗墓的都无法挖开,更不要说为了造假,事先放进假文物了。土层清理后,还要将下面淤泥形成的硬土像切凉粉一样,切块后一层层搓去,工序繁杂。自己天天在工地待着,目击了曹操高陵的发掘过程,说曹操高陵涉嫌造假纯属捏造。

  “考古队有规定,发掘情况不准向外界透露,否则就不能来上班了,民工不可能向外人透露信息,更不会接受别人录音或者采访。”徐玉龙老人针对闫沛东的言论气愤地说,他不知道闫沛东是谁。每天发掘时,都要对上班的工人进行登记,发现文物后要向考古人员及时报告,并登记发现的位置、时间等情况,制度很严,不可能有造假的情况出现。

  而村民徐爱清也表示,在发掘过程中没有任何人造假,她也未见过闫沛东。

  “闫沛东说的民工‘徐某’,面前就我们3人,我们愿意和他当面对质。”三位徐姓村民说,他们想让闫沛东指认一下,看看是哪一位“徐某”,否则就是无中生有,就是造谣污蔑。

  据《大河报》

  闫沛东:记者被收买

  9月6日下午,闫沛东在其微博中传出信息,造假分子太猖獗了,“目前有三名媒体记者,为虎作伥,出卖情报,伙同造假分子,打击报复举证群众,不仅亵渎了新闻工作者作为‘无冕之王’的神圣称号,已触犯刑律,下周我将他们的罪证收集后,将举报至中国记协,然后提起控诉,对造假者、包括造假分子的保护伞,绝不能姑息养奸,肃清舆论环境、铲除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才能纯洁学术界,还历史本来面目!”

  闫沛东还在其微博中说:“潘伟斌曾声称对质疑者以‘诽谤罪’进行起诉,至今不敢有任何动作,现在就像惹了马蜂窝一样,被对方群起而攻了!可是,我握有十八件曹操墓造假铁证,任何时候都能掌控局势,根本不存在形势对我不利的可能!他们正在转移媒体和公众的视线,一边利用群众,一边丧心病狂地收买媒体记者”。

  闫沛东透露,某报记者骗取了报社领导的信任,炮制虚假新闻报道,给媒体记者抹黑,欺骗了公众。

  闫沛东在微博的最后表示:“我正受到来自有关部门的巨大压力,一人做事一人当,正义缺失,必须替天行道,证据会一件件公开,决心打假到底!”

  不过,闫并未全部指出3名媒体记者,有网友留言“敬待那3名记者的大名”。

  昨日,记者拨打闫沛东的手机,但始终未能接通。

【新闻链接】

闫沛东首度出示曹操墓造假“铁证” 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回应

> 曹操墓造假“铁证”曝光 闫沛东公布村民书面证明

    8月31号晚,闫沛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已掌握所谓曹操墓涉嫌造假的一系列铁证,包括人证、物证,还有录音、文字等各种证据材料,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链条。”

> “反曹派”主力闫沛东 首度出示曹操墓造假证据

> 曹操墓质疑者闫沛东再赴安阳取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