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有多少迷茫看客就有多少曹操墓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08: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21日,在苏州召开的三国文化论坛上,23名专家对河南安阳曹操墓再次提出质疑。从“魏武王”石牌到墓葬形制,以及那个提供顺藤摸瓜机会的《鲁潜墓志》,都被言之凿凿指出形迹可疑。河南方面则信誓旦旦,对质疑逐条严加驳斥。(《扬子晚报》8月23日)

  所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自从安阳鼓捣出一个“曹操墓”,建展馆、修公路、搞开发,当地政府就忙得不亦乐乎;外人也没闲着,挺曹派、倒曹派你方唱罢我登场,没头没脑没结果。我等非考古中人,无法从各执一词中辨别信谁还是不信谁,所能见的是曹墓之争无关真假,有关地方利益。

  其实,墓里有没有曹操并不是问题。从名人之争的恶俗来看,不管荒唐还是可笑,只要有坚牙利齿就行,谎言不断重复,最后总能达到既成事实之目的。争名人的也未必在乎真假,只要有个噱头就行,跟股市里安个概念差不多,借题材炒作一把获利后,哪管一地鸡毛。

  我们刚刚将缙云山的李一请下神坛,并奇怪于这么一个“法术”并不高明之徒,何以“得道成仙”,被硬生生捧上了天。其实,这世上原本就没有骗子,假冒伪劣能大行其道,无非有市场需求,故弄玄虚者意不在此,上当者也是另怀鬼胎,一个图便宜一个要卖乖,你来我往的心照不宣间成就了灰色的江湖。酒不醉人人自醉,如此而已。

  曹操墓也好,李一也好,其他伪大师或是名人古迹也罢,所起的都是这种让人麻醉的酒精作用。太多的苦难无处克服,太多的郁结无处纾解,太多的不安无从释放,太多的愿望无从实现,于是需要一个符号一个图腾来让灵魂得到寄托。这就是为什么在安放真身的大墓之外,还有那么多的衣冠冢,那么多的雕像,那么多的神龛。心理学中有“空椅效应”,即咨询者对着一把空椅子可以无讼限想象,想着上面坐的是谁就是谁,然后可以对假设的对象尽情表达,让情绪得到释放。从某个方面而言,人们缺乏可以指点迷津可以引导人生的信仰,到处求仙访古也是寻找这把椅子而已。

  我们可以厌烦无休无止的名人故里之争,可以痛斥周老虎之类明目张胆的骗局,可以诧异于张悟本、李一的呼风唤雨,或可以正色要求曹操墓须有一个科学的说法明示于众。但我们阻止不了妖言惑众的前赴后继,就像阻止不了传销的绝迹一样。因为有那些懵懂有那些寻求庇护的人群,就有超出现实之外的“救难者”面目出现。

  李一迷惑信众的,就是他宣称能治抑郁,这正是现实中精神类疾病越来越多又难以医治的写照,给了他“作法”的空间。不管富人穷人,都希望延年益寿,于是有了形形色色的养生术滋生疯长。“社会公众对曹操高陵的观光旅游需求强烈,预计年客流量将超过10万人次。”这就是现实,管他是真是假,有热闹的地方先瞧瞧再说。中国从来不缺这种看客与看客文化,也不乏以攀龙附凤为荣,哪怕是到名人的坟头踩个脚印也是荣幸之至。

  能说什么呢?无论安阳打曹操的主意是蓄谋已久还是灵机一动,傍上曹操就是傍上了名人大款,于政绩与圈钱都吃不了亏。这种买卖不做白不做,在以成功论英雄的世道,有见风使舵而喝彩的势利人心,斥责投机已没有意义。曹操墓纵然造假又咋的,能阻止千人万人争往的窥探欲?

  我们需要反省的是精神世界何以如此缥缈,在没有方向感中失去了坚定与淡定,能被“卖拐者”一次次的忽悠。也许该做的,是给自己的心灵设定一把可以诉说的椅子,让装神弄鬼者无法牵着咱在世间游走。

  余人月

留言评论